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此情相伴此生

更新时间:2021-03-27 14:07:00

此情相伴此生 已完结

此情相伴此生

来源:奇热 作者:唐络宛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秦泽铭,安瑜

精彩试读:“阿泽,阿泽,他不是阿泽,我要去找我的阿泽……”安瑜无意识地推开小雷。已经走出病房的秦泽铭头也不回,淡淡地说:“如果她不走,就打断她的腿然后再拖走。”小雷心里苦笑,要真打断了安瑜的腿,他的腿只怕也没得好了。小雷无奈,只能强拖着安瑜走,安瑜抓着床沿,小雷只好一手钳住安瑜的两只手,一手抱着她推着她走。在电梯等候的秦泽铭看到小雷和安瑜这番模样,心里莫名地恼火,皱眉道:“谁让你抱着她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打断她的腿-唐络宛

秦泽铭的手在那片雪白逡巡,微笑道:“你说要是把这两坨肉割掉,你还是个女人吗?”

安瑜害怕的摇头,眼里写满了哀愁,“不要……不要……”她想逃,但身体除了不停的颤栗,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眼泪也不受控制地一大滴一大滴地落下来。

秦泽铭看着她落泪不为所动,为了她这样的女人不值得!

秦泽铭收回手,坐到对面的椅子上,一副君王高高在上的模样。他一直是他世界里的君王,冷傲、严肃、不苟言笑,曾为她放下的那些骄傲他要重新拿回来!

秦泽铭对着病房门外叫道:“小雷,去把医生叫来!”

“是。”

听到有别人的声音,安瑜惊惶地将衣服扯上来。秦泽铭见状轻蔑一笑,头靠在椅背摩挲着下巴玩味地看着她。

安瑜被她看着不安,又不敢说话不敢动,时间变得特别漫长而煎熬。

安瑜张了张嘴,简单地叫他:“阿泽……”

秦泽铭厌烦地打断她:“阿泽?你没资格这样叫我。”

安瑜嗫嚅着,说道:“我,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你不能……”

“谁知道那是谁的种?”秦泽铭好笑地说,“就算你怀的真的是我的孩子,我也不会让你这肮脏的身体生下来的,他没有了不是正好吗?”

“没有了?”安瑜念着这个词,心忽然特别痛,是什么没有了,孩子吗,他不是好好待在我的肚子里吗?

安瑜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肚子好像有点疼,一定是自己太伤心了,宝宝不开心了,她要开心,要开心才对。

安瑜擦了擦眼泪,扯开一个笑,柔声道:“宝宝不痛,妈妈不哭,不哭。”

秦泽铭嫌恶地别开头不去看安瑜那副做作恶心的模样。

医生很快就来了,一进门就问:“安小姐出什么事了吗?”

“你还真是医者仁心啊。”秦泽铭嘲讽道。

医生瞧出秦泽铭语气不对,讪笑道:“秦总见笑了。”

秦泽铭问:“我正要问你呢,她情况怎么样了?”

“安小姐除了……”医生指指自己的脑袋,“……有点问题,其他的回去注意休息,保持良好的心情就没问题了。”

秦泽铭笑着问:“如果我现在要给她动手术呢,比如说,割掉双乳。”

医生不明白秦泽铭是什么意思,小心翼翼地说:“安小姐的那里没有问题,不需要……”

“我一定要呢?”秦泽铭依旧是一副笑脸。

医生揉搓着双手,赔笑道:“安小姐现在身体虚弱,恐怕……”

秦泽铭抬手打断医生的话,“行,我知道了。我先带她回去修养一个月,一个月后再带她过来动手术,你们准备好。”

又对小雷说:“把她带走。”

“我不走。”她不要再见到他,那不是阿泽,那是魔鬼,一定是的,一定是的那是魔鬼,她不要跟他走,她要去找他的阿泽!

“阿泽,阿泽,他不是阿泽,我要去找我的阿泽……”安瑜无意识地推开小雷。

已经走出病房的秦泽铭头也不回,淡淡地说:“如果她不走,就打断她的腿然后再拖走。”

小雷心里苦笑,要真打断了安瑜的腿,他的腿只怕也没得好了。

小雷无奈,只能强拖着安瑜走,安瑜抓着床沿,小雷只好一手钳住安瑜的两只手,一手抱着她推着她走。

在电梯等候的秦泽铭看到小雷和安瑜这番模样,心里莫名地恼火,皱眉道:“谁让你抱着她了?”

自残-唐络宛

小雷打了个激灵,忙放开了安瑜,用手把她推进电梯。

出电梯时安瑜又抓着电梯门不肯放手,秦泽铭一下子把安瑜抗在肩膀上就走,安瑜在秦泽铭肩膀上又踢又打,秦泽铭一巴掌重重打在安瑜屁股上,“你疯够了没有!”

安瑜停了一下,脸上现出可疑的潮、红,“你、你放我下来!”

“好啊。”秦泽铭说着毫不留情地把她扔进车。

安瑜的头撞到了车门上,吃痛地倒吸一口冷气。

秦泽铭随后上了车关上车门,发出指令,“开车。”

上了车,安瑜依然对着秦泽铭又打又踢,“你放我下去,你让我离开,你这个疯子,疯子!我要去找我的阿泽,我要去找我的阿泽……”

秦泽铭扣住安瑜的手,压住安瑜的脚,喘着粗气在安瑜的耳边低声道:“你是想让我在这里把你给办了吗?嗯?”

加长林肯车内,即便这么大的动作也不会放不开手脚,安瑜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一脸娇羞地将头抵在胸口。

秦泽铭看着她的模样,想着那个男人的话,又在她耳边说:“这样你就动情了,果然是贱!”

安瑜脸色瞬间刷白,咬着唇隐忍着又要落下的泪。

又回到了那个家,安瑜在门口打了个冷战,好像在这里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

她忽然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院里呢?秦泽铭为什么忽然这样凶狠地对待她呢?她想问秦泽铭,可秦泽铭一脸厌烦地看着他,完全没有要和她说话的意思。

秦泽铭吩咐管家:“最近的饮食好好安排,尽快将她的身体调理好。”

管家应道:“是,少爷。”

秦泽铭抬起安瑜的下巴,冷笑着说:“你要是在手术台上死了,可就不好玩了。”

安瑜脑子轰然一响,颤抖着嘴唇,艰涩道:“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秦泽铭眼底划过一丝痛楚,不过很快就被冰冷的笑意覆盖:“你知道的。”

安瑜流着泪说:“阿泽,你不是爱我的吗?你怎么会这样对我?”

“爱?你现在说这个字眼未免也太好笑了吧,你现在还配说这个爱字吗?”

“是吗?你真的不爱我了吗?”安瑜拿起桌上的水果刀,颤巍巍地放到自己的脸颊:“你真的要伤害我?”

“你在做什么?!”秦泽铭狠狠的盯着她。

安瑜疯魔一般,激动地说:“你不是说要划花我的脸吗?我不信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我了。”

“你把刀放下!”秦泽铭向前迈了一步。

“你别过来!”安瑜手一抖,脸上已经有了嫣红的血流出,她神色却一点变化也无。

秦泽铭深吸几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你看,你还是爱我的是不是?你还是在乎我的是不是?”安瑜笑着流泪,脸上的血色衬得她有种别样的妖冶。

秦泽铭仰头了下眼,等他睁开眼的时候,又恢复了那副冷然毫不在意的模样,他说:“安瑜,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真要自毁容颜的话尽管来。”

秦泽铭笑意满满地看着安瑜。他在赌,他在赌她会因此而失望松懈。

果然,安瑜闻言,颓然将手放下,秦泽铭一个箭步过去夺过她手中的刀向远处丢下。

安瑜却笑了起来,笑得那么美,“谁说你不在乎我的,不然你管我的死活呢?”

秦泽铭皱眉,像是不认识眼前的人,“安瑜,你真是疯了!”

安瑜却只是笑,她笑着站起来,像一个胜利者一般,走进卧室。

秦泽铭冷冷地在声音在安瑜身后响起:“你要是就这样死了,可就不好玩了,我还没玩够呢!”

小说《此情相伴此生》 第19章 打断她的腿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