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溺宠成瘾:强占旧爱100天

更新时间:2021-04-14 17:21:55

溺宠成瘾:强占旧爱100天 已完结

溺宠成瘾:强占旧爱100天

来源:奇热 作者:维维宝贝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岑心,霍凌宵

精彩试读:“衣服和鞋子都是今年的最新款,护肤品也是针对大小姐的肤质特地让人从法国空运过来的。”斜角的长廊里,尹责认真地汇报。霍凌宵的目光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岑心的身体,眸光中沉着某种深沉的东西,直叫人猜不透彻。人生经历的洗礼总会让人脱胎换骨,六年前的岑可心总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傲气十足地指挥岑朗森每一个手下小弟,刁蛮程度非同一般。如今的她早已收敛成寡言少语的冷色女孩,学会把所有的心事都藏在心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要履行夫妻义务了吗?

看护将里面的东西一一取出,是衣服、鞋子和保养品。岑心从小就接触名牌,只一眼便看出,那些东西都是极贵的。

脸颊扯了几扯,方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没有激动到落下泪来。母亲到底是爱她的,才会在发现她穿着一身分不出性别的行动服时给她买这么多衣服。

“快去换上给太太看看吧。”看护推了她一把。岑心方才醒悟过来,抱着东西乱撞了两下,差点找不到门页。最后拉门往外走,嘴里道:“我到外面去换。”

宝蓝色的长裙恰到好处地裹住腰身,完美地突出女性的身体曲线,裙摆一直铺到脚跟,正好将过瘦的腿遮住,却又将她的高挑给显露了出来。

脸上方才涂了护肤品,肌肤一时湿润光泽,精神焕发,像是换了一个人。

岑心看着镜中的自己,唇角扯了扯。在山野里混迹数年,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还会穿上这么漂亮的衣服,这么美丽地站在这里。

镜子里的人成熟冷艳,发质蓬松参差,直铺腰际,更透出一份野性美。

“衣服和鞋子都是今年的最新款,护肤品也是针对大小姐的肤质特地让人从法国空运过来的。”斜角的长廊里,尹责认真地汇报。霍凌宵的目光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岑心的身体,眸光中沉着某种深沉的东西,直叫人猜不透彻。

人生经历的洗礼总会让人脱胎换骨,六年前的岑可心总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傲气十足地指挥岑朗森每一个手下小弟,刁蛮程度非同一般。

如今的她早已收敛成寡言少语的冷色女孩,学会把所有的心事都藏在心底。

二十四岁,并不是很大的年龄。

胸口极不舒服地堵住,霍凌宵绷实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

“你怎么在这里?”岑心没想到自己一个转身就能看到霍凌宵,原本的表情迅速消失,变回了那个冷漠的自己,敌意地看着他。

霍凌宵猛然清醒,这才意识到尹责刚刚似乎提醒过他,只是想东西太深入,没有注意到。目光依然落在她身上,对她点头:“真漂亮。”

他的赞美没有赢得岑心的回应,她绷直了身体,肩膀桀骜地竖起,瘦弱却倔强!

“三哥,会议定在十点钟。”尹责轻轻地提醒了霍凌宵一句,自动退了出去。空间里,只剩下两人。

“你来这里干什么!”语气又冷又冲,不忘戒备地看一眼沈婉冰的病房。她的背紧紧地贴在了墙上,是一副随时准备打架的架式。

霍凌宵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无奈地笑了下,而后温和了眼波:“开会正好路过,顺道过来看下你们。”

霍凌宵属于那种硬汉形象的人,即使柔软下来也给人一种铁骨铮铮的感觉。

岑心用眼神表达了对他话的怀疑,她猜测着他的目的:“又来谈离婚的事?这次准备了什么招数?”

“我们不离婚。”他将炯炯的眸光射在了她脸上,说得很认真,“一辈子都不离。”

“呵!”她轻蔑地叹了一声,心里早恨不能有一把刀可以割开他虚假的面容!

“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你不嫌累我都嫌虚伪了。霍凌宵,你有种就该当面掏出枪来逼我就范,也比现在的阳奉阴违来得像个男人!”

经历了这么多事,她怎么可能相信他!

她向来不喜欢玩弄心机,再懒得理他,瘦削的身体直直地撞过去,欲从他的身侧越过离开。

臂上一紧,被霍凌上握住,身子就这样贴紧了他的身体。

“听说你不走了,搬到我那边去住。”他道。

岑心没想到他的消息这么灵通,马上冷笑起来:“怎么?要履行夫妻间的义务了吗?”

“我不介意,主要看你自己。”他像没听懂她的讽刺,接了过去。

岑心一咬牙,狠狠地扭自己的臂。她这是一副不怕把自己的臂扭断的架式,霍凌宵的指一松,到底没敢把她的臂扭死,放开了她。

“不好意思,我有家。”连多呆一秒都不愿意,岑心扭身就走了出去。步子大,裙子碍脚,她一路走得跌跌撞撞。

霍凌宵的话没有打动她,却让她意识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不能在酒店里住下去了。

照顾沈婉冰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酒店却诸事不便。她最后决定搬回母亲常年居住的屋子去。

婉居。

从有记忆起,母亲就住在这里。她和父亲没有离婚,却早已分居。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六年前的那场浩劫没有影响到她,这房子依然保持完好。

岑心提着个小包出现在了门口。

“大小姐?”良妈站在门口,抹着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岑心走上前,淡淡出声:“从今天起我会住在这里。”

8-她做梦,他心疼

良妈连说了几个好,抹着眼泪给她安排房间。岑心看着厅里熟悉的摆设,生出的却是物是人非之感。

其实除了客厅,屋子其它地方她都不熟。以前每次来都只是站在厅里,沈婉冰问一句,她答一句。问完了,沈婉冰就挥手让她走,绝不多留。好在有良妈带路,她才能顺利地找到房间的位置。

房间简洁干净,点了熏香,是一种很舒服的味道。这些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岑心不由得起了倦意,简单地冲洗了一下便爬上了床。

“可心是爸爸的宝,什么都比不过你。”

“我不喜欢那个叫陈雪儿的明星,以后你不能去找她。”

“好,爸爸听你的。”

“我要打枪,我要练武,我要霍凌宵当我的教练。”

“行!爸爸找他过来教你。”

岑心一个翻身,猛然扎起。明明是极温馨的梦,却生生惊出一身冷汗。

屋里安静得可怕,只有她急促的呼吸声在响,胸脯起伏得厉害。过去的温馨反衬出的是现今的苍凉,这几年,她一直不停地做类似的梦,每次都是被惊醒的。

抹去额际的汗水,才发现身体冰得吓人。

“做梦了?”霍凌霄不知道何时站在她面前,问道。光线昏暗,她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那声音温和得不像话。

他的手探了过来,触着她的脸为她擦汗。岑心终于完全清醒,一掌拍拍开他的手,室内响起了清脆的击掌声。

“你怎么会进我的房间?”一个腾身,她跳下床,死死地盯着他质问。

霍凌宵压低了下巴:“我不放心你一个人住在这里,过来看看。”

“要不放心,也该不放心你自己。贪婪、虚伪、表里不一,指不定哪天一个不小心就身首分家!”她不是个多言的人,却在面对他时每每失控。此刻,更是揪着他不放,要用恶毒的话来攻击他。

霍凌宵再不多言,默默地为她拉开了灯。岑心不想把自己一张苍白张皇的脸显露在他面前,一言不发地冲出房间。

“大小姐,要吃饭了,您这是去哪儿?”眼见得岑心从楼上气吼吼地下来,良妈急急迎过来问。

岑心抬眼,看到客厅旁边的小桌上已经摆上了热腾腾的饭菜。

“那些都是大小姐爱吃的,霍先生特意买过来让我做给您吃。”

所以,霍凌宵早就来了。

原本的食欲一下消失殆尽,再没有半点味口。抬头看霍凌宵还站在楼梯尽头,她冷漠地转了身,朝大门迈去。

“大小姐……”

岑心撇去良妈犹犹豫豫的呼唤,把步子拉得更大。臂上又是一紧,霍凌宵以让人想象不到的速度来到她身边,握紧她的臂阻止住她的脚步。

“外面不安全,回去!”他沉声道,脸上显露出与刚刚完全不同的严肃。

岑心用力甩自己的肩膀,试图摆脱他。这次,他的掌钳得紧紧的,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外面再不安全也比你安全!”岑心偏脸与他相对,流露出一脸的桀骜。

“黑白不分!”

不知为什么,霍凌宵这话语气分明很重,岑心硬是听出了一份宠溺的味道。她没有时间去细细体味这种感觉,而是极快地反驳回去:“这点你早该知道。若是分得清,也不会爱上一个要害死自己亲人的混蛋!”

霍凌宵觉得胸口被狠狠扯了一下,怜惜和不忍之情流露出来,他将她压向胸口:“那不是你的错,别再提了。”

岑心抬腿再次去撞他的胯。这次,他只一偏,避过,同时放开了她。

“总之,天晚了,哪儿都不要去了。”他抬腕看了眼表,决定未变,语气不容辩驳。

岑心哪里会听他的话,扭身往外又走,却只走了一半,自动停下。

“我差点忘了,那是我的家,该走的是你。”她折了回来,直板板地越过他,“别再出现,否则我会杀了你!”

不知是她的威胁起了作用,还是别的原因,霍凌宵真的没有跟进来。在她拉门进屋时,背后亮起刺眼的车灯,只片刻,他的座驾就冲入了暮色。

没有去碰那满座的美食,岑心进厨房给自己做了一碗面。

“小姐……都会做面了?”良妈眼里流露出的是不敢置信,仿佛发现了什么重大机密。岑心扯开了唇角:“要不要来一碗?”

跟野兽都睡过,做一碗面又有什么可惊讶的。她没把这些说出来,怕她吓着,更怕她说给沈婉冰听,吓着沈婉冰。

这面着实做得不怎么样,清汤寡水,淡然无味。良妈偷偷尝了一口锅里的汤,再看一眼吃得喷香的岑心,眼泪跟着就滚了出来:“小姐您这些年在外在该受了多少苦?这东西都……你以前可……”

她以前可挑食得紧,味蕾又相当灵敏。咸的不吃淡的不吃,油的不吃甜的不吃,火候没到她要求的那个程度的不吃,为此,岑朗森没少换厨子,家里的厨师个个都是五星级酒店的大腕。

“我吃饱了。”随意地抹了抹嘴角,连纸巾都省了。岑心直接忽略掉良妈的悲春伤秋,上了楼。

……

“什么?你结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小说《溺宠成瘾:强占旧爱100天》 第7章 要履行夫妻义务了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