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囚爱成瘾,三爷强宠妻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0

囚爱成瘾,三爷强宠妻 已完结

囚爱成瘾,三爷强宠妻

来源:奇热 作者:图大喵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童熙,裴堇年

精彩试读:她抿着唇笑,“三爷,好巧啊。”“是很巧。”镁光灯下,将他英挺的轮廓忖得高深莫测。隔着层层人群,童熙依然能够看清裴堇年坚毅凛然的面容,黢黑如墨的黑眸毫无顾忌的凝视着她,对周围惊讶抽气的人们视而不见。童熙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短暂的相视后,立刻侧开脸。她在无数道注视的视线下,微微一笑:“不知道和三爷一班飞机,我是不是挡了你的路了。”“没人接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囚爱成瘾,三爷强宠妻第4章试读

“恩。”陆允溪点头轻笑,神色间难掩娇羞。

裴堇年站在她抬头可见的位置,半个身子斜靠在吧台,侧歪着头吸烟的模样尽显迷离魅惑。

陆允溪痴缠的望着他,即便酒吧内光线昏暗,依然掩盖不住他浑身的华彩,一身裁剪合宜的黑色西装,搭配墨色的条纹领带,三十出头的男人,多年商场的阅历,使他浑身气质沉稳而内敛,俊逸出尘的面容轮廓分明,致人心醉。

何其有幸,她陆允溪能站在这样的男人身边,所有临城名媛们趋之若鹜的钻石男,已然挂上她未婚夫的名头。

“既然醒了,那走吧。”

短暂失神,裴堇年指尖的香烟已燃过半,忽然一大片阴影覆盖下来,裴堇年高大的身躯将她罩在灯光下的阴影里。

“好,堇年,我不是故意不回酒店,我脚崴了,走不动路。”

陆允溪仰视着他背光下的五官,笑得有些小心翼翼,细致描绘过的一字眉娇娇弱弱的横搭着。

“是么。”他灭了香烟,作势要抱她。

陆允溪受宠若惊,“你......其实扶我就可以了,没必要......”

“你不希望?”

“不是,我,我就是太吃惊了。”

他蹲下身来,解下她脚上的高跟鞋,明暗交错的灯光下,她白嫩纤细的脚踝莹白魅人,裴堇年却只是看了一眼她崴伤的位置,“很严重,不要硬撑。”

“恩,我听你的。”

裴堇年将她打横抱起,车就停在酒吧门外。

陆允溪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径直打开后座的门,将她抱了进去。

又是后座!

她忍耐着内心的委屈,不甘的看着副驾驶,从来就没有机会坐在他旁边的位置去,虽说身份上再亲密不过,她也时常觉得离他很远。

“待会我让秘书给你送药,暂时擦一下,我没有时间带你去医院,安排了下午的飞机返回临城。”

“这么赶?不是说这次出差一个星期么,这两天你忙着处理公事,都没有时间陪我到处逛逛。”

“有一个葬礼要参加。”

她张了张口,双目盯着后视镜里他棱角分明的俊脸,许多话想说又不敢说,她好歹也是临城上层社会的名媛,应付过形形色色的男人不少,怎么会听不懂裴堇年故意避而不谈的态度。

她顺势往下问:“谁的葬礼,需要我陪你出席么?”

裴堇年忽然似笑非笑的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沉稳的目光让人寒意大增。

“需要。”状似随意的声音,低沉的语气却透着一丝丝嘲讽。

陆允溪没空去注意到这个细节,此时正因为他“需要”两个字而欣喜,再怎么样,她也是裴堇年的未婚妻,和他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是再理所当然的事情。

——

手里拿着父亲的遗嘱,再三确认,又得到安律师的保证,此遗嘱有效。

这是童熙的手里,唯一能够为自己在童氏争取立足的砝码。

她决定,买最近的一班飞机,返回临城。

“童熙,你等一下。”

房东追出来,递给她一封信,“喏,早上收到的,幸好赶在你离开前送到你手上了。”

童熙一边道谢,一边和房东闲聊,拆开信件,忽然脸色突变。

“这个混蛋!”

什么名表,她根本没拿。

昨晚上那种情况,她能清楚的回忆完整已经算不错,哪里还有精力去偷他身上的什么东西!

竟然告她偷窃!

裴三爷什么时候小气得在这种小东西上斤斤计较了,分明就是在故意为难污蔑!

“怎么了童熙,看你脸色不太好。”房东凑过来,眼睛往她手里落去。

童熙将法院的传票对折两下,随手放进衣服口袋里,“没什么。”

“那就好,唉,我忘了说了,你一个小姑娘,以后再租房子住,可要长心眼,不是人人都有我这么......”

“谢谢张姐,我要赶飞机了,有空回来看你。”

童熙瞥了一眼手机,和房东告别,赶去机场。

而她不知道的是,一架私人飞机,和她的班次同时起飞。

三个小时后,童熙站在临城机场,紧握的手心微微颤抖,她甚至不敢睁眼分辨这个曾经待过二十五年的城市,生怕发现一丁点的改变,都会心起微恙。

前方一阵骚乱,数十家记者举着话筒,连珠炮般的提问陆续砸向从私人VIP通道出来的一对璧人。

童熙差点被人群撞倒,往旁边侧开一步,并不刻意的视线往前方一睇,瞳孔内霎时一片兵荒马乱。

陆允溪挽着裴堇年的胳膊,笑得小鸟依人,眉眼间的骄傲得意尽落人眼。

裴三爷携未婚妻出现在机场,这种消息即便不刻意散播,也会有大把的记者抢着来报道,毕竟裴三爷这位掌控着临城一半经济命脉的男人从来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但凡是一丁点捕风捉影的消息,足够占据好几天的头条。

听闻他对未婚妻十分宠爱,近期居然破例带着她在镜头前出现。

记者的提问,自然是围绕着两人的婚期。

陆允溪挽着唇,十足的甜蜜,她正要说话,身旁的男人忽然一声沉呵。

“童熙!”

真是出门踩了屎!

童熙手握着行李箱的拉杆,后背僵直,脚步不由自主的驻了驻,再想要抬步时,身旁已经围上来几个记者。

“这不是童小姐吗,当年的临城第一名媛,消失了三年了。”

“怎么这么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三年前她不是裴三爷的......”

童熙被围堵得水泄不通,她感觉周围的空气都逼仄起来,捏着拉杆的手紧了紧,耳朵里不停的灌入那些不堪的议论声。

“情人”两个字,相当刺耳。

她深吸一口气,忍不住转身,一眼看见站在两米开外的裴堇年。

她抿着唇笑,“三爷,好巧啊。”

“是很巧。”镁光灯下,将他英挺的轮廓忖得高深莫测。

囚爱成瘾,三爷强宠妻第5章试读

隔着层层人群,童熙依然能够看清裴堇年坚毅凛然的面容,黢黑如墨的黑眸毫无顾忌的凝视着她,对周围惊讶抽气的人们视而不见。

童熙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短暂的相视后,立刻侧开脸。

她在无数道注视的视线下,微微一笑:“不知道和三爷一班飞机,我是不是挡了你的路了。”

“没人接机?”

童熙无情绪的眼眸幽幽暗下,“赶不上三爷。”

“既然回来,应该告诉三爷一声,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童熙心里轻笑,然后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太过嘲讽,立刻收敛,心中一阵烦躁。

两人仿佛心照不宣,对昨晚的事绝口不提,好似当真隔了三年首次见面一般。

她昨晚差点被他给掐死,到现在浑身酸痛难忍,怎么可能对着他能好言好语的笑得出来。

这些记者。

她拧眉,冷淡的瞥了一眼好几台试图将她和裴堇年装进同一个镜头的摄像机,如果不是裴堇年刻意透露行程,以他向来严谨的作风,怎么可能让人在机场围堵。

她有点怀疑,这是他故意要在她回到临城的第一天,将她推向风口浪尖,不知道是不是她自作多情了。

“熙熙。”温婉的女声,隔断忽然静默的气氛。

童熙浑身一抖,头稍稍往后仰了一些,视线从裴堇年的肩膀擦过,缓缓落在陆允溪的身上,笑的没心没肺:“恭喜姐姐,要结婚了。”

“恩。”陆允溪高高在上,笑得温柔,“堇年有些着急。”

呵呵!

童熙笑了,很轻的一声,“你嫁给裴三爷,很般配。”

陆允溪笑的甜蜜动人,“等婚期定了,我会通知你。”

童熙实在看不惯陆允溪脸上作假的笑容,唇弯得几近淡漠:“不必了,你应该不会想要在婚礼上看见我。”

话一落音,流转的目光擦过裴堇年。

陆允溪如临大敌,挽着裴堇年的胳膊,宣誓主权:“怎么会呢,怎么说,我们也是一家人。”

是啊,一家人,连男人都睡的同一款。

童熙垂着纤长细密的睫毛,一刻也不想多待。

“走吧。”

倒是有人,比她还要心急。

裴堇年的手,在陆允溪手背上安抚性的搭了一下,充满男性气息的低沉声音逼进耳朵,走到童熙身侧,他停住脚步,勾着唇,似笑非笑的看着童熙。

那种笑,有些暧昧不明,透着危险气息。

童熙自然的垂下头,不动声色的抚了抚衣服上并不存在的褶皱。

所幸他迫人的目光只是短暂几秒,根本没给童熙反应的机会,已经挽着娇妻离开。

那些记者权衡之后,追着裴堇年离开,报道一个当势的财阀,比一个落魄名媛的八卦有价值的多。

两个小时后,童熙提着行李箱,出现在陆家别墅外。

她盯着黑漆铁门内绿化得益的草坪和灯光明亮的别墅,幽幽眸光一寸寸的暗下去。

翻修过几次的老宅,早已经没有爷爷在世时候那种古色古香的书家气息,尽是铜臭味堆砌起来的奢华。

“小姐,请问找谁?”

三年不曾回来,佣人换了一批,他们没有见过童熙,但见她一身优雅的气质,语气还算和善。

“我找陆川。”

“请问你有预约吗?”

预约!

她回自己的家,居然还要预约,陆川的排场,越发的大了。

“没有,我叫童熙,你进去通报一声。”

几个佣人面面相觑,一脸狐疑,差了个人进去传话,没一会儿便有人出来请她进去。

她提着行李箱,没有让佣人代劳,站在别墅门前,出来迎接她的人让她吃了一惊。

“叶蓁蓁?”

“是我。”女人微微一笑,伸手要接过她的行李箱,“听佣人说你回来了,我来接你,三年没回来,怕你不熟悉家里了。”

童熙往前站了一步,恰好拦在叶蓁蓁的前面,挡住行李,不让她碰到分毫。

“这是我家,怎么能麻烦你呢。”

她双眸轻眯,露出不明意味的笑:“你什么时候嫁过来的。”

“三年前你走后不久,当时我有给你寄婚贴,只是没想到,你没来。”

“你的婚礼,我当然不能来,我怕自己恶心。”

“熙熙......”

“别叫得这么亲热,别说三年前那件事你没有份,我现在是该叫你蓁蓁,还是大嫂?”

叶蓁蓁面色僵白,眼眶内泪光盈然,无辜又委屈,堪堪要落下泪来。

童熙是一眼也不想多看她。

四处环视了一圈,没看到陆川人在哪里,她径直往二楼去,站在爷爷的书房门前。

她敲了敲门后等在外面,扣门声刚一落下,里面传来中年男人浑厚的声音:“进来。”

童熙整理衣襟的手指颤了颤。

推开门,陆川手里拿着高尔夫球杆,对着足够有整面墙大小的液晶电视挥杆。

看见童熙,吃了一惊。

“熙熙,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该回来?”

书房内的沙发换了新的,墙上的书架也被拆了,檀木制的书桌换成了玻璃电脑桌,实木地板上铺了一层浅灰色的毛毯。

变化真是大。

陆川赤着脚,将球杆放下,调整好笑容迎上来。

“姑父不是这个意思,这些佣人实在不懂事,我们家的大小姐回来了,居然不通报一声,饿了没,姑父这就去让给你准备吃的。”

“姑父。”童熙打断他的话,像是十分诧异的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爷爷才去世几天,姑父就把爷爷的书房都重新装修了一遍了?”

陆川表情一怔,随即露出无奈的笑来:“熙熙,你不知道,你爷爷病的大半年,一直都是我在这里办公,也是你爷爷的意思,让我按着自己的意思装修。”

“那姑父原来的书房呢。”

“给你大哥允辰了,他最近在学投资,需要个地方办公。”

童熙坐在沙发上,一头微卷发挽在脑后梳了个公主头,优雅可爱,天生的名媛气质让人舒心,她端坐着,一双清澈的黑眸,浅笑着睨向陆川。

“姑父,你是不是欠了我什么东西。”

小说《囚爱成瘾,三爷强宠妻》 第4章 三年前她是他的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