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史上第一宠婚

更新时间:2021-04-01 17:49:48

史上第一宠婚 已完结

史上第一宠婚

来源:奇热 作者:天下飘红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祁御泽,米小小

精彩试读:商于海勾起唇角,“噢”字拖得意味深长,笑容里夹杂着莫名的兴味儿,尽管说着不着调的话,但却没一丝惭愧的自觉性,当真有点脸皮厚。“好看!”米小小重重点头,颇像调戏了良家的纨绔少爷。商于海摇了摇头,转头,眼神瞬间染上浓郁的淡漠,而车窗缓缓升起,将米小小的世界隔绝在外。米小小叹了口气,闭了闭眼,心道,这样才对,他们本来就是不同世界的人!商于海本来要走的,可是,那女孩蓦然黯淡的眸子,忽然勾住了他的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史上第一宠婚:粉色前缘

米小小眯眼一扫,见说话的是坐在下家的男人,那人的脸上熏染着明艳艳的笑,笑意却不达眼底,逼人的威压扑面而来。

她愕然挑眉道:“是你?”

听到她的话,商于海没有接口的意思,目光依旧淡漠地笑着瞧她,清贵而疏离,仿佛他们俩从来不曾谋面。

米小小顿时石化,脸上堆出来的本就虚弱的笑立时就碎成了一地的渣子。

这世界真小,短短的几个小时,他们俩就以两种不可能预料的极端场景遭遇了两次。

……

时间回到今天下午。

她因为妈妈的身体不好,勉强考上高中,上学也是隔三差五去一次,后来,干脆请长假了。

可她一直都有一个大学梦,也一直都有努力学,今天能够在A市X高,是托人和学校的领导打了招呼,允许她以社会青年的身份,跟着学校报名参加高考,圆她的大学梦。

米小小填完表格,不舍得离开,就在校园里转转,她随意地靠着栏杆,冷眼瞧着操场上疯狂尖叫、追逐着排球奔跑的学生,嘴上骂着无聊,心底充满羡慕。

一辆黑色的轿车寂无声息地在她的面前停住。

商于海隔着贴膜车窗,眯着若有所思的眸子,打量着这个扒着栏杆,渴望地望着天空的稚嫩面孔。

她脸上绽着一抹浅淡的笑容,虽然知道她看不到自己,可那明媚的阳光铺在她的小脸上,又跳跃着从她的眼睛里溢出,那笑璀璨得刺眼让他渴望亲近。

米小小看到车窗如同慢镜头一样滑落,一张五官俊美的男人面孔一点点地露出来。

车内的男子妖孽至极,五官雅致而白皙,桃花眼中似笑非笑的熠熠光泽几乎洒出。

米小小挑了挑眉,迎着他的目光,倒有那么几分对峙的味道。

商于海也毫不避讳地打量着她,带着挑剔意味。

和记忆中的那张面孔并不是太像,为什么刚才竟然给了他时光倒流的错觉。

这女孩的皮肤很好,白皙得都能看到皮下血管的微蓝,尖尖的下巴,鼻子小巧,星子般的眼睛很大,没有眼线和眼睫毛的修饰,反而衬得瞳孔极黑极亮,透着股逼人的灵气,狡黠又犀利,而此刻,又带了点别样的傲气。

眉毛有点粗了,眉梢呈一种好看的弧度飞扬着,据说,这样的人,性格很要强。

唇形还可以,只是相对于他看惯的涂饰之后的红唇,显得稚嫩而苍白。

很久没有看到这样清新纯净的面孔了。

他绽出一丝漫不经心的笑意,抿抿薄唇,轻薄地吐出一句话来:“小丫头,唇色太白了,不然也是个小美人!”

他身后作为背景的晚霞,伴随着略显洋派的语声如同烟花一样蓬开,刹那间让米小小的眼神有了须臾恍惚,旋即兴味大炽。

“你不说话倒是个美人,一说话——啧啧”米小小眉梢一扬,浑身带刺,毫不掩饰地笑道:“也就是个痞子!”

此刻,她眉目间肆意的青春感染着他,让他扬起唇角,明媚的笑又偏带了几分莫测。

“噢?痞子好看吗?刚才,你似乎看呆了……”

商于海勾起唇角,“噢”字拖得意味深长,笑容里夹杂着莫名的兴味儿,尽管说着不着调的话,但却没一丝惭愧的自觉性,当真有点脸皮厚。

“好看!”米小小重重点头,颇像调戏了良家的纨绔少爷。

商于海摇了摇头,转头,眼神瞬间染上浓郁的淡漠,而车窗缓缓升起,将米小小的世界隔绝在外。

米小小叹了口气,闭了闭眼,心道,这样才对,他们本来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商于海本来要走的,可是,那女孩蓦然黯淡的眸子,忽然勾住了他的心。

他抬起腕子看时间,还有一个半个小时的空档,索性开了车门,看着她单薄的背影。

“喂,现在能出来吗?”

米小小怔住,回头看到男子挺拔高大的身体懒懒地靠在车门边,一只手按在开着的车门上,浅笑殷殷地望着她。

“出去?”她瞬间明眸璀璨,挑眉确定,“现在?”

“是啊。”商于海被她的反应逗笑,手指虚虚地一抬对她保证:

“放心,我对拐卖你这样的小女孩不感兴趣,不过——请你吃东西还是可以的。”

“好,等我。”

米小小脆生生地应着。

警惕地回头看看,远处的操场上并没人注意到她,当即若无其事地活动了几下肩膀,沿着栏杆雀跃着小跑到附近茂盛的藤萝边——那里是摄像头监视的盲区。

她深吸口气,膝盖一弯,向上弹跳,双臂灵活地抓住了栏杆的顶端,长腿一荡,飞快地勾住顶部的横栏,再一用力,身体就越过尖利的栅栏顶,轻捷地落到了外边。

商于海已经开着车子过来,这个貌似柔弱的小女孩,行事果断、身手利落得显然又出乎他的意料了,他笑得促狭又惊疑地帮她开了车门,一边不留情面地嘲弄:

“动作熟练,难度较高,逃学惯犯。”

“多谢夸奖,被保安抓住,我会说你诱拐。”她笑眯眯道。

“诱拐?你未免也太低估我的眼光了。”商于海撇撇嘴故意打击她。

……

几分钟后,在米小小的指点下,两人坐在学校附近一个街角的冰激凌店。

米小小做梦一样,坐在粉蓝色的椅上,面对一个体面俊美的男子,享用着一大碟色彩缤纷的水果冰粥。

甜品的冰屑缭绕她的舌尖,细细碎碎的绵密甜味让她惬意地眯起了眼睛:“哎,真舒服,简直就是幸福的味道……”

商于海听到她那夸张的腔调,真有这么好吃?

他移开视线,勇敢地看着面前精致盘碟里那花花绿绿的东西,在她眼神的催促下,咬牙捏起勺子挖了一点点送到自己的嘴里,旋即苦着脸咽下去。

“呵,幸福就是这味道?”

他嫌弃地咧咧嘴,随意地丢了勺子,抓起旁边的纸巾沾沾唇,身体后仰靠在软椅背上,不打算再尝。

米小小抬头,看到他那斯斯文文的吃相和嫌弃之色,不由鄙视地小声嘟囔。

“这么夸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刚才吃了猪食!”

“嗯,不过你似乎把你自己也绕进去了;我是商于海,怎么称呼你,小学生?”

“我们还会见面?”她挑眉,压根不想多说。

这回答文不对题,商于海想了想摇摇头:“应该不会。”

“那问这做什么,对了,你请我吃东西的目的可以说了。”她转移话题。

“目的?呵呵,为什么非要有目的?”

史上第一宠婚:梦幻柔情

米小小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唇说:“也许之前没有,但是现在么,谁也说不准,人生本来就是不可预料的!”

商于海轻笑:“好一个不可预料,那么,你说,我可能会有什么目的?”

他漫不经心的神色被米小小收入眼底,她低头扬唇哂笑,旋即故作了然地点点头说:“你遇到我是偶然的,那么,你在我们学校操场后边的马路上溜车,也是偶然的?”

商于海很少见到这样不动声色地套他话的女孩子,本懒得解释的,可看她神色认真,想到诱拐那个词,他隐隐不想被误会有意为之,就随意地解释道:

“嗯,我从前也在这所学校读书,这两天一个久在外地的发小要回来,在这里有很多回忆,偶然一瞥看到你,然后——就这样了。”

“往事?和女孩子有关?或者她和我很像?”

米小小越说越兴致勃勃,三个问句之后,她已经双目炯炯,八卦因子鲜见地沸腾起来。

商于海愣了一下,失笑地用下巴示意桌面道:“你的碟子空了,再要一碟什么味儿的?”

米小小脸上的笑僵硬地凝滞了一下就隐去了,她抿着小嘴巴鄙视说:“切,装吧,被我猜中了就转移话题。”

商于海抿了抿唇瞧着她,沉默。

她只好貌似不好意思地顺了眼皮,移到面前的碟子上,眼珠骨碌一下就转到对面近乎满满的碟子,笑容虚虚地用勺子指指他面前的冰粥:

“我的口味很专一的,你面前的这份儿就成,我看你也没有吃的兴致,索性由我代劳好了。”

商于海毫不犹豫地拒绝,他习惯于请人的时候,让对方极致的舒服,即使面对这样一个不拘小节的女孩子,他也不愿轻慢;再说了,他们不过是陌生人,哪里就熟悉到吃一碟东西的份子上?

“我再帮你拿份干净的。”口气不容拒绝。

“这就很好,浪费可耻!”爪子跃跃欲动。

“别动。”商于海起身,看到某女的爪子兴奋地动了动,当即警惕起来。

两人的目光又毫不示弱地对上了,终于米小小沉不住气,两只小指头对着画圈圈,笑笑地先开了口,声音努力控制得柔柔的:

“你的勺子又没有碰过第二下,我不介意的。”

“可我介意。”商于海眼神微冷,毫不让步。

“噗,难不成你觉得那样有被人调戏的感觉?”某女故意笑得很邪恶,头脑里出现某些小言狗血的片段。

“调戏?”商于海额头黑线扑地挂下来,“这哪跟哪呀!”

米小小看这厮油盐不进,不过是一碟吃剩的冰粥而已,气得不由爆了粗口:

“靠,小气是吧?我就吃定了这碟。”

商于海被她由甜美到粗口的两极瞬移雷得一愣神,米小小的小手已经飞快地伸过去,把碟子拉到自己面前。

不由分说挑衅地挖了一大勺塞到嘴里,得意地瞅着他,那小眼神古灵精怪得让他的心痒痒的。

他瞬间被那神态秒杀!

这是第二个能对着他的脸爆出粗口的女人,严格说来,是小女孩,他愣怔了一下回过神。

他小气?

他就小气,他的东西从来不喜欢别人动。

不过,此刻——

“不用拿那眼神瞅我吧,至于么。”米小小弱弱地嘟囔,心虚地觑着他的神色,飞快地抬起一只爪子护住碟子,生怕他抢了去。

他摇摇头,散去奇怪的感觉,眼神淡漠下来,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小丫头,而已。

那捂在盘子边沿上的小手指甲上涂着上黑下粉两截的指甲油,鲜亮稚绰的图案,映着细腻的白瓷碟,显得很生动。

“那个——你自己涂的?”

商于海生性风流,对女人的装饰打扮一贯很感兴趣,轻易地就被她的指甲吸引了视线。

“是,看着很挫儿吧?”米小小顽皮地吐吐舌头,卷去唇角沾着的一点奶油。

“不,简单,有创意,怎么说呢,就是眼睛一亮的感觉。”

商于海肯定道,这是迄今为止,他观察许久,在她身上发现的唯一的装饰。

米小小意外地扬扬眉梢,抬起手认真地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指甲,说:“今天体育课,指甲涂这种图案,不论玩什么游戏,指甲缝里的灰尘,都不会影响手的观感。”

商于海当即就瞪大了眼睛盯着她的手,敢情涂这指甲油是为藏污纳垢做掩护?

够强悍、够坦白。

“你那什么眼神?嫌弃?我吃东西之前洗过手的,倒是你,刚刚付账时拿过纸钞,没洗。”

米小小对他狡黠一笑,得意地挪揄。

商于海哑然,貌似真的是这样。

米小小吃得很慢,她对于甜食的偏爱从来不曾得到过满足,对于异性的好奇更是仅仅停留在幻想里,此刻,这两种一直缺失的东西竟然同时得到满足,所以,她觉得应该细细品尝滋味,努力放慢速度,放松地宠溺自己享受一把。

“传说中的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就是如此这般了呗!”小嘴忍不住满足地喟叹。

“良辰、美景、赏心、乐事?竟然能和冰激凌挂钩,真服了你了。”

商于海一个词语一个词语的咀嚼,终于被她煞有介事的感叹搞得啼笑皆非。

“话说,你刚刚看着校园时候的神情,似乎有着很多眷恋,能说点什么吗?”

她贼心不死地再次铺开话题,看了他俊美的脸揣测,这厮当年在学校,一定是被女生宠坏、收情书收到手软的风云人物。

商于海的视线悠远地透过她的脸,似乎看到了遥远的过去,逝去的时光根本没有长度没有质地,他现在好像仍然在他十八岁的时光里,面对着他梦牵魂萦的那张脸。

米小小愣愣地注视他,他的脸上蒙上了一层光影一般的灰尘,眼神中的怅然她无法体会。

良久,他才开口:

“百味杂糅,难以言传,看到学校的场景,就好像看到自己曾经青春飞扬的岁月,或许,等你离开学校,再回首观望,那个你现在以为是牢笼的地方,其实是你人生里最后的一个纯净的地方。”

小说《史上第一宠婚》 第3章 粉色前缘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