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重生三国混帝王

更新时间:2021-04-11 18:46:46

重生三国混帝王 已完结

重生三国混帝王

来源:奇热 作者:心如刀割... 分类:历史军事 主角:刘协

精彩试读:听了刘协的话柳源直冒冷汗,他知道刘协不是吓唬他,若没有个解决的办法,他也只有这两条路可走,心头长叹一声,罢了,罢了,自己既然将一切赌注都下在此人身上,到不如信他一回,心中打定主意,柳源轻轻一笑:“萧兄弟说的哪里话,我怎会信不过你?如此,便照你说的去做!”刘协见他答应,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两人将细节处仔细研究了一番,诸如酒菜的种类,免费餐的标准,转眼已过了半个时辰,刘协站起身:“如此便好,那我们这就回去了,制作木牌的事还得烦请柳大哥速速准备,明日我便让李晨过来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三国混帝王:布局

大汉天子的寝宫内,刘协依旧背着手来回走动,眉毛拧成了一条线,这李晨去了这么久,宋九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却为何还不来?莫非不愿来投?想到这里心中也不由微微发寒。就在此时只听门外有细碎的脚步声,刘协只当自己听错了,忙侧耳细听,却听李晨的声音突然传来:“奴才李晨,宋九求见皇上!”

刘协忽然笑了,长长的吐了口气,连忙将寝宫大门打开,只见李晨扶着宋九正一瘸一拐的往这边来。

两人见了皇帝便要下跪,刘协一把扶起:“宋九有伤在身,不必多礼!”三人便进了寝宫。刘协心情大好,笑道:“你们能来朕很高兴!我想你们也明白朕的意思了,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是否愿意跟着朕?现在可以表个态!”

宋九一躬身:“奴才此来,就是愿意为陛下效犬马之劳!”李晨也忙一躬身:“奴才也是!”

“好,好啊!”刘协忽然收了笑颜,将脸一肃:“我想你们也知道现在朝中的时局,曹操独揽朝政,视朕于无物,所以你们既然跟着朕,那么就是与曹操为敌,这个后果你们可曾想过?”

宋九微微笑道:“皇上,奴才等能够来此,自然把什么都想得透了,我与李晨孑然一身,无牵无挂的,最多也就是陪了这条性命,若当真有这么一天,我们只求史官能够在忠义篇中留下我俩的名字!”

“说得好!朕若是能够成就大事,必不负二位!”刘协说完将话题一转:“有些事宜早不宜迟,宋九这两日身子不便,就留在宫中,李晨,你明日去趟太尉府给朕传个口信,一定要记住,避开所有的人,包括太尉府的下人!”刘协实在不得不小心,衣带诏事件就是董承府中的下人透漏给曹操的,既然董承府中有奸细,那么这些朝廷大员府中,只怕都被曹操安插了眼线。

刘协将所传事宜细细交代一番,两人才退了出去,此刻已经敲过三更,刘协精神极好,全无睡意,人说饱暖思欲,现在手头大事已经安排妥当,刘协便想起了皇后,思量着与皇后颠鸾倒凤一时心中难耐,竟直往伏皇后的寝宫去了!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一条细小的身影出了宫门便直往太尉杨彪的府邸去了。

此时,太尉府的门房正打开大门,准备清扫满地的落叶,却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矗立门外,手中还抱着一个包裹,那门房微觉奇怪,问道:“干嘛的?”

那少年便是李晨,见那门房问起,忙道:“我来求见杨彪杨大人?”

那门房愣了一下,心中直犯嘀咕,问道:“你找我们家老爷有何事?”

李晨笑道:“前几日杨大人在我们店里看了几样古董,却不中意,昨日到了新货,东家一早便让我送来给杨大人看看!”

那门房点了点头,他们家这老爷平日里颇爱收集古董,以前也有过一些古董店的老板一有新货便送过来,都希望有个高一点的价钱,所以那门房也没多心,顺口问道:“你是哪家店的!”

李晨笑了笑:“奇宝斋!”

那门房点点头:“我去通报一声,你等着!”

李晨见门房去了,心头暗暗松了口气,他昨晚对杨彪的一通恶补想来是没有白费。

太尉府的花园内,杨彪穿着一身素白的劲装,正坐在石凳上休息,刚刚舞完一通剑法,倒让他感觉颇为劳累,以前一趟下来脸部红气不喘,看来自己是老了,杨彪微微叹息,端起一杯茶,慢悠悠的喝起来。

这时,管家匆匆跑来,躬身道:“老爷,刚刚门房传话,说门外有一个奇宝斋的伙计带了一样新货,想让老爷看看!”

杨彪眉头一皱,自己将家当都给儿子杨修带走了,哪还有闲钱来买古董,不去卖就是好事了,刚想让管家打发了,却又沉思道,这奇宝斋乃是全城最大古董行,指不定真有什么宝贝呢,就算买不起,看看也好,于是对管家道:“将他带到书房吧!”说完披起外套,直往书房去了。

李晨由管家带着,进了杨彪的书房,管家带上门,便出去了,李晨不禁细细打量起这位当朝太尉的书房,装饰倒也简单,一张书桌,一张藤椅,再有就是书橱,不过书橱的阁断里只有少数几本书,其他的都是一些工艺品,想来也是古董!

杨彪见李晨进来也没抬头,只吩咐道:“将东西拿上来吧!”

李晨应了一声,将包裹解开,拿出一个青花瓷瓶放在书桌上,杨彪拿起瓶子,细细看来,越看眉毛却皱得越厉害,最后终究忍耐不住,恼道:“你们东家是不疯了,拿个普通瓷器便想糊弄老夫?”

李晨倒也不慌,这瓷器是昨天出宫,伏皇后从货摊上买来的,又岂会是什么好货,见杨修恼怒,李晨忙道:“这是东家交代的,小的也不懂!”

杨彪放下手中的瓶子:“李泉福是不是疯了,拿这么次的东西给老夫?”说完重重地在书桌上捶了一拳,就差没把那瓶子扔出去了。

李泉福就是奇宝斋的东家,也是这许昌城的一方富强,杨彪倒是与此人有些交情。李晨见杨彪火气十足,忙解释道:“我家东家不是李泉福,我家东家的名字叫刘协!”

杨彪起先听李晨说他的东家不是李泉福,心中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定是哪个杂牌店冒了奇宝斋的名号,正要发怒,却猛然听见刘协二字,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如今,他帮献帝行暗事,献帝又岂会不派人跟他联系,但他却又不敢肯定眼前这人便是献帝所派,于是冷冷道:“你说什么?”

李晨岂会不明白杨彪的意思,忙道:“奴才李晨,受圣山所托,前来吩咐几件事情!”

杨彪动也没动,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李晨,好似在说,先拿出证据证明你的身份吧!

李晨见他不信,摇头笑道:“陛下让奴才问问太尉大人,密诏之事大人可曾办妥?”

杨彪一惊,这密诏之事除了当今天子便只有他与儿子杨修知道,如今眼前这人一下子便能道破这件事,想来定是献帝所派,慌忙站了起来:“原来您真是皇上所派,请恕杨彪无礼!”

李晨点点头:“太尉大人如此小心,自是应该,毕竟兹事体大,不可轻率!”

杨彪也点点头:“不知这位大人怎么称呼?”

李晨笑道:“奴才李晨,可不敢称什么大人,奴才深在内宫,负责皇上的饮食起居!”

杨彪恍然大悟:“原来是公公,还请公公转告皇上,他交代的事情我已着手去办,让皇上放宽心便是!”

李晨哦了一声,转而道:“我今天来是有事情要交代,不知此处说话可方便?”

杨彪见李晨神色凝重,自然知道是大事情,忙道:“公公跟我来!”说完引着李晨走到书房墙角边,掀开一幅山水画,里面竟是一道暗门,杨彪推开门拉着李晨进去后,又将门掩上,对李晨道:“此间说话定然安全,公公又什么事尽管交代!”

两人寻了张椅子坐下,李晨沉声道:“太尉大人,皇上让我告诉你,东市有一对街头卖艺的兄妹,武艺极高,皇上希望大人能够笼络住二人,为我们所用!”

杨彪一愣,这皇上又怎么知道东市的事情,看来皇上的人手眼线还蛮多,心下想着不禁对刘协又多了几分信心,忙道:“这点小事还请皇上放心!”

李晨又道:“皇上的意思若是那兄妹能够为我们所用,可让他们在许昌附近秘密招募流民,由他们训练一支军队,离许昌越近越好,但却不能暴露!”

杨彪如何不明白刘协的意思,在许昌附近拥有一支军队便可随时进驻许昌,对于发动政变大有益处,只是还是一个字,钱,军队要军饷,要装备,从哪里来钱?

李晨似乎早已看透了杨彪的顾虑,忙道:“至于钱粮,皇上提了个建议,若是募得流民可花钱买一些种子,找一片地,让他们自行耕种,我们只需要付出起先几个月的钱粮,以后他们便可以自给自足,这样不但可以隐蔽行藏,还可节省开支,皇上需要的最终效果便是平时看起来是一群农民,但只要一个号召,那便是一支军队。当然,这些事情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所以军备方面皇上会慢慢想办法的!”

杨彪点点头,刘协的这些想法是不错,而且也需要时间,没个一年两年,是办不到的:“请公公回转皇上,这些事臣一定办好。”

李晨又道:还有,孔融府上有一个叫祢衡的,此人刚正不阿,文采出众,只是脾气有些臭,好辱慢权贵,但皇上还是很看好此人,希望太尉能将此人收入府中,若他问起,大人就告诉他是萧翎引荐,想来也不会太为难大人!”说到这里,李晨忽地一笑:“不过奴才可提醒大人,切勿与这祢正平做计较,此人傲慢之极,大人心里可得有个底!”

杨彪虽然不明白祢衡与刘协之间有什么瓜葛,但如今却对刘协的能力佩服万分,在曹操的严密监视下还能游刃有余,实在令他欣喜,于是笑道:“多谢公公提醒!”

李晨站起身,笑道:“大人客气了,咱们都是为皇上办事,好了,奴才也该告辞了!”

杨彪起身相送,不想李晨却忽然回头道:“对了,大人可要小心府中的下人!”

重生三国混帝王:许都商战(一)

时间飞逝,转眼间已经十二月中旬,许昌迎来了第一场大雪,刘协坐在御花园的怡亭内,望着飘然而至的雪花,竟没来由的一阵凄然,细细算来他来大汉已经三个多月了,为了夺回帝权,一切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杨彪的确是他的一大助力,两个月前,卖艺的兄妹俩便领着一群流民在许昌城外屯田,名为屯田实则练兵,民众已达一千,且人数还在增长,刘协相信这支部队必定能在日后起到莫大的作用。更让刘协欣慰的是,孔融,祢衡已经愿意效忠,想起祢衡知道自己身份时的表情,刘协便想偷笑,这个不可一世的祢正平,在知道萧翎就是刘协的时候,竟惊得半天没合得上嘴,不过也亦换得祢衡的誓死效忠之言。

李晨站在刘协身后,见刘协深深长思之后竟露出一个微笑,不禁提醒道:“皇上,今天还出宫吗?”

刘协醒悟道:“对了,朕都差点忘了,柳源还在等着朕呢!你去准备吧,咱们这就出发!”至于商业方面,这几个月来,刘协已经不只是一个小小当铺的东家,柳源为巴结刘协,几乎让刘协渗透了他所从事的所有行业,因为经济能力有限,刘协在每个行业中只占三成,饶是如此,每个月的收入还是颇为丰富的。

李晨和宋九这两个人已经成了刘协的铁杆心腹,宋九主宫内,而李晨则负责宫外,所以每次出宫都是由李晨陪着,曹操现在已经不管刘协出不出宫了,宋九每日的密报虽说不尽其然,但毕竟有些部分还是真的,比如刘协在外从商这件事。曹操并不过问,相反还有怂恿的嫌疑,隔三岔五便送来东西,或古董,或金银。毕竟朝野上下的事刘协从不过问,这就是潜规则,虽然没有明说,但却是心照不宣。

马车穿过皇城,一路奔了出来,赶车的依旧是萧大与萧二,这两人刘协派李晨调查过,倒不是曹操的眼线,刘协自然极力拉拢,于是二人便发誓效忠。李晨与刘协坐在车内,刘协沉思道:“看来柳源的生意上是出了问题,要不然也不会如此急着见我!”

李晨想了一下,道:“前两日奴才出宫,听说许昌正在打商战!可能与此事有关!”

刘协点点头,柳源虽然知道他身份不一般,但却至今都不知道他就是当今天子,柳源也察访过,可每次都无功而返,除了刘协动了手脚,曹操也出了力,这倒让柳源更坚信刘协是大有来路的。

马车拐了个弯,在一家名叫开源酒楼的门前停下,这家酒楼就是刘协巧遇祢衡的那家,却不想也是柳源的产业,后来刘协才知道只要带源字的便是柳源的产业。一行四人下了马车,门口的伙计自然认识这位二东家,忙道:“东家,柳东家正在厢房等着!”

大厅里冷冷清清,一个客人也没有,刘协心中暗叹,看来是真出事了。小二引着四人上了楼梯,萧大与萧二守在门外,李晨则陪着刘协进去了。

柳源见刘协进来,慌忙站起,叹道:“萧兄弟,你可来了,出大事了!”

刘协倒不慌张,拉了张椅子坐下,李晨为刘协倒了杯茶,又给柳源倒上,只见刘协慢悠悠的喝了口茶,笑道:“什么事都有个解决的方法,柳大哥着急也没用,坐下喝杯茶慢慢说!”

柳源虽然着急,但听刘协说得有道理,便坐了下来:“萧兄弟可能还不知道,这几日许昌商战,就是冲着我柳家来的,李,陈,宋,周四家联手打压我们,不但将货物的价格压到最低,而且还使了卑劣手段,在我酒楼的菜里放了巴豆,你看看现在,酒楼一个客人也没有,不但如此,他们更四处传言说我们的菜吃死过人,使得我柳家声誉全无,更牵涉到其他行业,这样下去可怎么行啊?”

刘协大抵是听明白了,这李,陈,宋,周四家乃是当地的豪强,从柳源进入许昌开始,便一直找机会打压柳家的行业,所以柳源才不惜代价找上自己这条路子,眼下已是年关,人人都要备货过年,各个行业的生意自然都是极好,而这四家便抢在这个时候出手对付柳源,就算整不垮柳家,也能让柳源过个不安生的年,这年间的生意嘛自然便全部由那四家瓜分去了!

刘协沉思道:“眼下最要紧的是没有客人,所以我们必须争取到客源!”

柳源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如何争取?抬头却见刘协眼神清亮,便知道他已经有了计较,于是笑道:“萧兄弟,有什么办法你便直说,不要兜圈子了!”

刘协浅浅一笑:“办法是有,只怕要柳大哥大出血了!”

柳源听得糊涂,但他却知道遇到这样的事情,花钱是难免的,只是花了钱会不会有效果这才是他关心的,于是问道:“萧兄弟要多少钱打点?”

刘协摇摇头:“钱倒是不用,只是这家酒楼必须免费接待一百多个人,而且酒菜都要拿出最好的水准,另外还得做出两百块刻有开源酒楼标记的木牌!”

柳源一愣,疑道:“如此简单而已?”

刘协叹了口气:“这一百多个宾客不是只在酒楼吃一顿,而是一个月!”

这回柳源傻眼了,一百多个人吃一个月,而且是上等的酒菜,等他们吃完,这酒楼也垮了,于是讶道:“这难道便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刘协知他心疼,劝道:“坑死一个酒楼却能够盘活其他行业,这笔帐小弟怎么算怎么觉得划算,况且,眼下离过年尚有两个月,我可以保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定让你把钱赚回来!”

柳源虽然犹豫,但他却明白刘协的意思,只要宾客众多,那么谣言便不攻自破,这样自己的声誉便可以挽回,其他行业也可以重复客似云来般的繁荣景象,这的确是一笔划得来的帐,只是他还是有些担心,萧翎的身份一直没能查出来,他到底有多少能力自己也不清楚,这样冒冒失失的便将自己的命运交给此人,是否值得?

刘协好似看穿了柳源的心思:“柳大哥若是不相信我就当萧翎从未说过,不过我得提醒你,如果你不照我说的做,那么你的命运只有两条,第一,等待破产,看着那四家分了原本属于你的东西,第二,离开许昌,带着你所有的积蓄,家当离开这里。”

听了刘协的话柳源直冒冷汗,他知道刘协不是吓唬他,若没有个解决的办法,他也只有这两条路可走,心头长叹一声,罢了,罢了,自己既然将一切赌注都下在此人身上,到不如信他一回,心中打定主意,柳源轻轻一笑:“萧兄弟说的哪里话,我怎会信不过你?如此,便照你说的去做!”

刘协见他答应,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两人将细节处仔细研究了一番,诸如酒菜的种类,免费餐的标准,转眼已过了半个时辰,刘协站起身:“如此便好,那我们这就回去了,制作木牌的事还得烦请柳大哥速速准备,明日我便让李晨过来取!”

柳源将刘协送至楼下,刘协上了马车,拱手笑道:“柳大哥,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你就等着宾朋满座吧!”

柳源心情抑郁,倒是笑不出来,只打了个哈哈道:“那我便等着萧兄弟的好消息。”

李晨拉下马车的车帘,萧二一扬鞭,马车便跃了出去,只留下车顶棚的雪块簌簌地往下落,柳源阴着张脸,吩咐身边的人道:“给我跟着他们,看看他们到底去了何处!”

身边的小二一听顿时傻了眼,这大雪天的让他去追马车?这东家实在有些过分,却听柳源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查得到便重重有赏!”这回小二却没犹豫,滋溜一声,冲进雪里,飞也般的跟了上去。

刘协坐在车里,正半眯着眼想着心事,却听车外萧大的声音传来:“东家,咱们直接回去吗?”

刘协微微笑道:“老规矩,先围着这许昌城逛上一圈!”

萧大应命,刘协转而对李晨道:“明天,你来拿了木牌便直接去趟大将军府,去告诉大将军,就说朕有急事找他,让他速速进宫见驾!”

刘协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