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官场 > 杀手先生很绅士

更新时间:2021-04-08 18:03:37

杀手先生很绅士 已完结

杀手先生很绅士

来源:奇热 作者:翊枫清 分类:职场官场 主角:红狼,顾晴历

精彩试读:红狼沉默了。他倒不是害怕红虎,只是有些矛盾能免的就免了吧。“红狼。”低声的呼叫又响起了。红狼双手握紧了方向盘。每当老板这样叫他的时候,总是会说出一些很惊人的话。“你的音响想听不见红蛇的啰嗦,你用你的手机也可以做得到,不是吗?”红狼的手握得更紧了。“红虎身材彪悍,但是比起威慑力来,你比他要强得多。红豹害怕你,多过害怕红虎。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谈判的时候,你站在我身边的效果,都比红虎要来得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杀手先生很绅士:老总

一阵优雅的旋律从红狼的上衣口袋传开。

在宴会里,所有人的手机都是调整到了震动或是静音模式。

这一阵音乐,可是帮红狼吸引了不少目光。

小道消息总是让人沉迷的无法自拔。

很多人都只是抬头的看了红狼一眼,又陷入了低声的讨论中。

红狼连忙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我总有一天会把电路板塞进你的嘴里。”

红蛇不仅将他的手机改成了正常模式,还帮他换了铃声。

“狼哥别生气,我这不是万不得已也不会改了你的铃声。这不是有大事要向你汇报吗,耽误不了一秒。即使你把水银塞我嘴里,我也非打通你电话不可。”

手机那头,红蛇的声音听起来很紧张,不像是开玩笑。

红狼也是严肃了起来,走到一旁无人的地方。

走廊上提供别人抽烟的地方,向来是打电话的好地方。

“怎么了?”

红蛇眼睛盯着屏幕,面色焦急的就快跳起来了。

“刚才我的电脑画面出现了一个人,然后人影就不见了。我想是有人反黑了我的电脑,把人给隐藏起来。看到人的消失,我心想不对,又给破解了回去。结果你看我发现了什么,你要听了绝对会感谢我改了你的铃声。”

红狼面不改色,静静的听着,时不时的对着话筒说几句不想关的闲话。

一直听着不说话,会惹人怀疑的。

索琳娜虽然走了,但很多的眼睛还在附近。

“狼哥,他们在动你的车。”

红狼皱起了眉头。

“在我的车上装了些礼物是吗。”

画面里的男人在红狼的车底下不挺的摆动着,不知道往下面塞了什么。

东西安装完之后,两个男人还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点了点头,走出了停车场。

如果两个人相视一笑倒还好,这严谨的表情,说明所做的事情是受了上级的指示。不是简单的恶作剧了,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情况。

“狼哥,我看你还是快找个女人一起喝醉了,就在这酒店里过一夜吧。这今天晚上,你要是开车走了可能就真的危险了。”

红狼对着话筒,反问了一句。

“今晚在这,那明天早上呢。我不还是要开车走吗,难不成我把车留在这里?”

红蛇没有回答。

这是试探。

如果红狼没有开车走,就证明红狼是有问题的。

为什么在车底下做手脚,红狼会提前预知。避开了开车离开的选择,而徒步出走,搭公交或者是叫出租。

有车不开,为什么?

除非他知道车底下的猫腻,有意的保护自己。

车底下的‘礼物’有可能只是烟雾弹而已。

就是为了试探红狼究竟只是个来参加宴会的商人,还是个别有用心的客人。

“狼哥,你可不能拿命来赌啊!”

红蛇惊叫了出来。

因为他已经看到停车场里,红狼已经坐上了那辆豪华的捷豹。

杀手不就是拿命在赌吗。

从踏入红字营的那一刻起,他所做的每一次选择都是在赌。

每一次扣动扳机,每一次出拳,每一次闪躲。

只要稍有错误,或者稍有迟疑。

他就赌输了。

输了,就是没命。

红狼轻松的从口袋了掏出钥匙圈,插入了钥匙。

当钥匙到底之后,红狼顺势向右打着了火。

捷豹的引擎启动声,就像一头豹子的低声吟唱。

红狼挂下了倒车档,轻踩油门将车子退了出去。

就如一个人正常的在倒车,将车子开出了停车场。

就在开出去的一瞬间,红狼从倒车镜里捕捉到了一个人影。

一辆车停在阴影的角落,黑色的人影就潜藏在里面。

收回视线,红狼踩下了油门,将车开上了大道。

“真有你的!狼哥,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开口。我向来都收别人七位数的服务费。以后就你,或是你介绍来的朋友,通通免费。”

红蛇开心的说道。

他的钱早就已经多的花不完了,本身他也不怕麻烦。

红狼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一个杀手怎么会有要好的朋友。

就连见面多多的红豹跟红虎,也总想着怎么要红狼的命。

汽车音响里不断传出红蛇的声音,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说老实话,狼哥,你就真那么有把握能赌赢?”

红蛇问了出来。

这根本就不能算是赌。

很明显的就是试探。

就在红蛇打通他电话的时候,所有的怀疑重点就都落在了红狼身上。

不差一分半刻,为什么就在两个人在红狼车上动手脚的时候,红蛇的电话打来了。

如果红狼是可疑对象的话,那在车上动手脚,就一定会有人通知红狼。

不管是什么方式,总会有所端倪。

证据就是,红蛇的电脑被黑了。

既然被黑了,就说明有人忌惮那个监控。

你以为不想让你看见,其实就是故意要让你看见。

红蛇的反黑就在这圈套之中。

黑入酒店系统的人,见到了所有的过程。

红狼又恰好不开车。

还能有比这更好的证据吗。

听完解释的红蛇,目瞪口呆,良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群王八蛋,居然利用我。”

“你以为会点科学技术就了不起吗,聪明反被聪明误。以后你自己留心点,别自己弄丢了自己的命。”

红狼冷静的说着。

这个试探他的人是谁呢?

是不是索琳娜还很难说。

如果是的话,那这个女人可就真的是个危险角色。

初次见面,交谈不过二十分钟的人,抱有这么深的怀疑,还拿人命来做试探。

用人命来做测试的人,在这种人眼里,人命都是比路边的垃圾差不多的东西。

这种人哪天心情不好了,都会在车底下放上真正的‘礼物’

还好,这辆车租借的。不然,红狼还真不知道该不该看看这车底下是什么东西。

“红狼。”

一声奇怪的呼唤从音响里传来。

这个声音经过了变声的处理,相信就算是红蛇也没办法还原出原来的声音。

帮这个人变声的人,所拥有的技术远远超过红蛇。

“是,老总。”

叫他的人就是红蛇戏称为老总的人。

没有人见过老总长什么样子,是高是矮,是胖还是瘦,甚至于连老总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该回来了。”

红狼看着面前的指示牌,将车开进了另一个路口。

“是有新任务了吗,如果不是的话,可能我还要呆几天。”

那头没有说话。

红狼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解释。

“倒不是因为不想回去,刚才我的车底下被放了礼物......相信您也看到了吧。”

如果红蛇看到了,不排除老总也看到的可能。

“我没红蛇那小子的无聊,你们的一举一动,我没必要都看清楚。还是说,你们有值得我不相信的理由。”

变声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的诡异。

“当然没有,您如果不相信我的忠诚,我现在就可以取出副驾驶抽屉里的手枪,将子弹送进我的脑袋。”

“呵呵。”

诡异的轻笑。

“你总是这么认真,股东们也就是喜欢你这认真的态度。你可不能死,我的组织里还找不出第二个比你更有效率的人呢。在下一个出现之前,你就好好的享受工作吧。”

工作,就是拿着枪,将子弹送进别人的脑袋。

“是。”

通过后视镜,红狼看到了一个枪盒。

就在前不久,那个盒子里的东西,在他手上用来终结了一个人的命。

“一千多米的距离,可不容易呢。”

“是枪号,多谢老总的厚爱。”

红狼还是说着客气话。

即使他的表情很不屑,光听声音的话是不会想到说话的人是这么的不悦。

“就算外面的蠢货不知道,但圈子里该知道的也都已经知道了。杀手界里的消息,比你的子弹还快,明白吗?”

“明白。”

杀手界里的排行,是又往前了吗?

人怕出名猪怕壮,出名了的杀手,还能活多久呢?

“事情还没结束呢,死了一个叶通一而已。叶氏集团里,还有很多不怕死的老顽固,不用一个个的送子弹,但是你的作用还是有的。”

红狼跟红虎是同一班的杀手。

可是每回谈判的时候,站着的都是红虎,坐在副位上的都是红狼。

一年前,红狼坐在了主位上,扮演了老总的角色。

红狼永远也忘不了出门的时候,红虎看他的那个眼神。

那种眼神就像是鲨鱼的尖牙,要将眸子里的红狼撕成碎片。

“谈判的事,交给红蛇也可以,他一个人的话也不会有危险的。叶氏集团都是商人,不需要红虎或者我。”

那诡异扭曲的笑声又传了出来。

“红狼,我还以为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呢,没想到你还顾忌红狼。真是多余,杀手之间不需要兄弟情,也不存在兄弟情。”

红狼沉默了。

他倒不是害怕红虎,只是有些矛盾能免的就免了吧。

“红狼。”

低声的呼叫又响起了。

红狼双手握紧了方向盘。

每当老板这样叫他的时候,总是会说出一些很惊人的话。

“你的音响想听不见红蛇的啰嗦,你用你的手机也可以做得到,不是吗?”

红狼的手握得更紧了。

“红虎身材彪悍,但是比起威慑力来,你比他要强得多。红豹害怕你,多过害怕红虎。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谈判的时候,你站在我身边的效果,都比红虎要来得好。”

“是老总谬赞了。”

红狼极力的让声音听起来平稳一些。

“红豹最擅长的是近身搏击,但是他的成绩在杀手营里是排名第二的。”

杀手营的成绩排名都是秘密。

就连考官也不知道,因为每一个人负责的都是不同的班级。

杀手的优劣与否,只有高层人员能知道。

考官的毕业通过就是,活下来而已。

“近身搏击的第一名,是你啊红狼。”

红狼也不知道自己的成绩,这是第一次听老总说出来。

老总没有必要说谎,因为这种哄小孩的好话是不需要由老总来说的。

只要下命令,就算要谁学狗叫也不会有人迟疑一秒。

杀手先生很绅士:拳头

“红虎的优势在于威慑力跟强健的体魄,红豹则是灵活的躯体,短小精悍的爆发力。红蛇这个小青年,就是那点在市面上才能糊弄人的小技术。”

老板对下属,了解的就像自己手心的宠物。

“而你红狼则是远程狙击。至少在外人看来,你是这样的。”

红狼的狙击就算先前不出名,在击毙了叶通一之后,也很难不闻名了吧。

“注意,我说的是在外人看来。在我看来,你是一个全能的杀手啊。”

被人称赞全能,没有人会不高兴。

也只有红狼,才会面无血色。

“在我这里,没有秘密,明白了吗?”

红狼的车漫无目的的开着,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开上了哪一条路。

“明白了。”

红狼喃喃说道。

他以为,他已经隐藏得很好了。

一年的时间,他没有练习过格斗搏击。

即使有,也是相当秘密的练习。

几乎是在密室里的练习,每次半个小时,非常短的一个时间。

“狼哥。”

红蛇的声音,提醒了红狼,老板已经切断线了。

红狼将车停在了路灯下面,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因为用力,指节已经发白。

红狼的神情冷峻而漠然,像是一头随时会出击的狮子。

“你都听到了?”

“我哪敢啊,那是老总啊。”

红狼掏出了手机,伸手按下了几个键。

音响不再传出红蛇的声音,也不会再传出红蛇的声音。

老总说得对,他完全有能力拒绝红蛇的骚扰。

只要他想,在宴会上那一通电话,红蛇根本打不进来。铃声也不能更改一个音,手机的任何更改红蛇都做不了。

在各个组织的分营里,红字营出来的是最优秀的,待遇也是最好的。

老总对他们的待遇,简直已经不能用好来形容了。

每一个单子,每一个任务,百分之九十的付款都会在他们的账户上。

经过了无数资金流转,到他们账户上的时候,已经比矿泉水还要干净。

一个人的账户会突然多出几百万乃至几千万,这些钱不犯法,来源正当。

换做是谁,都不会相信吧。

这很正常,因为这种事情从来不会发生在你身上,也不会发生在你的朋友身上。

因为你不是杀手,身边的朋友也不是杀手。

人人都说他红狼可怕,其实这个老总才可怕呢。

只是说了几句话,就让他感觉身心疲惫。

红狼打开柜子,取出了一瓶水,打开猛灌了几口,平复一下有些紧张的神经。

缓了十分钟,红狼才开始觉得舒服了些。

伸手拿出上衣口袋里的手机。

原本的邮件在交到索琳娜手上的时候,就已经被红蛇删除了。

红狼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已经删除的邮件复原。

这个女人,可能是想要他命的人。

既然是这样,那就多留意些吧。

索琳娜,金。二十三岁,美籍,身高一百七十公分。

手指滑动,这些信息也就只有红蛇会将它收录进来。

身高,三围,兴趣爱好。

真不知道这个红蛇是杀手情报员,还是恋爱专家。

“啊!”

一声女人的尖叫。

红狼的视线没有从手机上移开,这深更半夜的,有女人被调戏很正常。

他不喜欢英雄救美的桥段,也不喜欢做英雄。

“放开我!”

是说的国语。

这一下才引起了红狼的注意。

红狼是个拥有棕色瞳孔的人,又是在中国长大的。他对比了亚洲国家的遗传学,无论是长相还是骨骼形态,跟他最接近的还是中国。

于是乎,他也就将自己默认为中国人。

各国的护照一堆,比女人的化妆品还要多。但是有了一个血统,算是给自己的心留了一个底。

就像是树有了根,让红狼觉得自己不再是那么虚无缥缈的东西。

红狼朝着那呼救的声源看去。

只见四五个穿着短袖衬衫的美国青年,正围着一个女孩子。

几个青年手臂上都有纹身,帽子斜斜的扣在头上。

有一个嘴里还很夸张的在咀嚼着口香糖。

几个人的脸上都挂着调笑,遇到了什么好玩的乐事,都会是这样的笑脸。

青年的个头每个都有一百八十公分,那个女孩子显得是那么娇小,站在四五个人里面,被围在中间,几乎都快看不到人了。

“叭叭!”

红狼按了两下喇叭,将车窗放了下来。

几个青年回过了头,看见一辆透着亮光的捷豹。

青年看了看捷豹,又看了看女孩,交谈了几句,其中一个人朝着红狼走了过来。

“hey,man。”

打了一声招呼。

“couldlborrowyoucar?Haveagirloverthere。”

上来的青年就这么提出了邀请。

红狼冷冷的看着那个青年,整个人就像一座冰雕,浑身散发除了肃杀之气。

杀气透过眼眸,直直的落在青年身上。

青年做出了投降的手势,往后退了几步。

马上离开了红狼的捷豹,朝着伙伴们摇了摇头。

那个女孩见所有人的注意力分散,迈开步子就朝着红狼跑了过去。

一个女孩子的爆发力并没有多少,还没跑出几步,逃跑的意图就被发现了。

惊呼一声,几个青年像抓兔子一样,轻而易举的就把女孩搂了回来。

抱着她的青年将双手都环抱着女孩,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

女孩的背部贴着青年的身体,等于是被锁住了双手。

几个人又相互说了什么。

除了抱着女孩的那个人,其余几个都向红狼围了过来。

几个人面上的表情不是很友善。

看红狼只有一个人,又开着这么一辆豪华别致的捷豹。

这是一个寂静无人的地方个,赶在这里公然调戏一个女孩,又怎么会在乎再多一条‘借车’的举动呢

“look,buddy......oh!”

不等那个搭讪的人说完,红狼猛地就打开了车门。

将车门狠狠的向外一顶,不偏不倚的整个车门就撞在了那个说话的青年身上。

一见那青年到底,剩余的人也不再客气了。

挥舞着拳头大叫着冲了上来。

红狼坐在驾驶座上,很冷静的将手伸向副驾驶的抽屉,里面是一把很普通的手枪。

有子弹,货真价实的子弹,在美国这个地方,很多人都有像这样的一把枪。

不用开枪,也不用打开保险。只需要将它拿出来,望青年们来的方向那么一举。

你只会看到吃惊跟慌张害怕的表情。

美国是个好地方,没有人会怀疑你手上的枪是一把玩具。

就算你拿着的是一把仿真的玩具枪,也足以将一对讨人厌的流氓下的魂飞魄散。

副驾驶的抽屉打开,里面的黑色金属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将枪拿出来,那沉重的质感证明了这把枪是真的枪,里面也确确实实的装满了子弹。

红狼当然不会在这里杀人,还是杀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流氓。

就算是这几个人求他扣动扳机,他也只会让这群混蛋自己随便找个水沟将自己淹死。

提起枪,莫名其妙的红狼耳边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奇怪诡异,经过了变声的处理。

“你的近身搏击,成绩可是第一啊。”

老总的声音。

近身搏击,他的成绩是第一吗?

太久没有练习过了,也不知道生疏了多少。

红狼为了隐藏锋芒,将近身搏击的本领给藏起来了。在杀手界里,每个人都知道红字营有个叫红豹的,近身搏击难逢敌手。

然而却没几个人知道,他红狼也擅长近身搏击。

红狼抬头,看见那几个正逐渐走进,口里不干不净叫骂着的青年。

为何不利用这个机会呢?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

某个中国血统的女孩子受了欺负,被几个流氓给羞辱了。

红狼是有着中国血统的人。

身在异国他乡,美国纽约这个千里迢迢的地方。

有点民族情感很正常。

五秒钟的时间,红狼将一切能合理解释的疑问通通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并没有什么漏洞。

红狼走出驾驶座,将枪随手放在了自己位置上。

还很优雅的将车门关上。

第一个青年被门这么一撞,或许是因为方才低头在讲话,所以门框撞在了他的脑袋上。

现在他还倒在地上,口里呜呜哇哇的叫着。

几个人见红狼就这么走下车,手里没有武器。

一身的斯文西装,领带整整齐齐的打在胸前。

有一个人步伐开始放慢了,见了红狼的举动,耳边传来伙伴的呻吟,感觉面前的人或许不是普通的有钱人。

但他没来得及提醒身边的伙伴。

其中一个冲动的络腮胡子就已经挥着拳头冲了上来,口里骂了一句混蛋。

拳头刚刚举起来,络腮胡子就已经听见了自己鼻梁被打断的声音。

犹如遭遇了一场大地震一样。

络腮胡子只觉得整个人天旋地转,好像整个人被转了几百圈一样,昏昏沉沉的倒在了地上。

除了鼻梁上传来的剧痛,他几乎都要以为他是在做梦了。

络腮胡子倒地之后,另一个人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嘴里也骂了一句。

或许伙伴被痛打,心里的怒火被点燃了。

另一个冲上来的人,身材有点胖大。

红狼很难形容这种身材。

壮实又说不上,外面的那层肥肉松松垮垮的,伴随着走路都能够抖动。要说是胖子也还不至于,因为这家伙冲上来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一个胖子绝对冲不上来这么快的速度。

只可惜,他面对的人是红狼。

胖子倒地的速度,比他冲上来的速度还要快。

络腮胡在好歹还挥起了拳头,胖子的拳头还没举起来,就感觉自己的腹部被踹了一脚。

鞋子的形状印在在他的肚子上,伴随着疼痛蔓延开来。

胖子听见了络腮胡子鼻梁断裂的声音,也听见了自己肋骨断裂的声音

被车门撞击的人还在地上呻吟,络腮胡子因为被击中鼻梁,整个人头晕目眩,已经伏在地上开始呕吐。

而胖子肋骨断裂,连叫也叫不出来了。因为疼到极点的时候,人是发不出呻吟惨叫的。

“oh!Oh!”

那个提前停下脚步的人,双手抱头,不知所措的大叫着。

说不出一句完成的英语,像鸡一样发出奇怪的叫声。

红狼看着在地上扭曲爬动的三个人。

会不会太过分了?毕竟他们只是普通人啊。

“sorry。我试着放轻力量了。”

小说《杀手先生很绅士》 第5章 老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