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薄情帝王的新妃之贴身宫婢

更新时间:2021-03-30 15:46:02

薄情帝王的新妃之贴身宫婢 已完结

薄情帝王的新妃之贴身宫婢

来源:奇热 作者:于墨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邢津,薄情帝王的新妃:贴身宫婢

精彩试读:将黑巾围起了脸,我带着那黑桃木盒快速的离开了满春宫,往飞霜殿而去。此时刑津也许已经入寝安睡,可是我的职责就是贴身守候,若他真的入睡,那么我也得回去看看。回房间换好衣服回到飞霜殿的时候,已是四更天。走向福临总管的面前,我弯起的轻淡的微笑,小声的轻问:“公公,皇上已经入睡了吧!”“是的霜儿姑娘。”知道我的身份特殊,其实宫中的上下虽都看不起我这个弃妃,却又不敢轻易的得罪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薄情帝王的新妃之贴身宫婢:执行任务(3)

离开这宫婢美玉的房间,我转向秋月的房间而去。

因为她刚死,跟她一起住的婢女吓得搬到旁边的房间而寝,也就是说现在她的房间里不会有任何人,我可以更放心的查探。

小心的推门而入,再轻轻的关上,才开始在房间内搜索着重要的线索。

若说,秋月曾在皇后的宫内任职半个月,便是皇后的人,这样的想法太儿戏了。

我想,若皇后真的只是乘机想将细作安排在林妃这里,她该安排的是一个自己较相信的人啊!为什么她就能认定只在她身边半个月的秋月是可信之人?

而最让我不解的是,为什么只在皇后那里任职半个月的秋月会对皇后这么死忠,最后宁愿自尽而死也不肯供出皇后而盼能留下性命呢?

只是事情不能光看表面,秋月是否皇后的人的确不能轻易猜出,可也不能轻易否认。

现在林妃出宫,后宫里最高兴的也就是这几个贵妃跟皇后了,她们谁都不能排除嫌疑。

证据才是真相。

翻找了一会,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可疑的。

几乎有点泄气,无奈的坐在床上,却发现坐下的一刻感觉到点点的声音。

习武的人耳朵最灵,当年刑津为了训练我成为他最棒的细作之一,可是在我的身上花了不少心思,我的一身好武艺有一半还是他亲自教导的。

伸手抚到床的最边,我抚到了微起的地方,将席子拉起,发现那里竟然真的有暗格。

疑惑的拿出来,竟然是一个盒子。

这盒子是较沉实所黑桃木造成,盒上并没有花纹图案。

暗暗的皱眉,不知道这是否与林妃的事有关,我小心的打开了盒子,却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些珠宝跟金饰的。而最重要的证据是盒子里的麝香,包得结结实实的,再配上结实的黑桃木盒子,难道我进入房间这么久也无法闻到异味。

拿起麝香,我发现里面还有纸张。

打开一看,被里面的字吓一跳,可是这里并没有留名,这字迹会是什么人的呢?

“小心一点,秋月才刚死,我们还是不要经过她的房间。”

“好啊!她平日那么纯,想不到会是一个奸细,我们还是小心一点。”

有人谈话的声音经过,她们都带着胆怯的细语。

在后宫里,死人是很正常的事,大家都习惯了,可是不能说不会害怕。

将盒子收起,我没有错过那盒子里的饰物,我认得有一支金钗是皇后配有的,那是皇上所赠,当时我记得清楚。

难道真的是皇后?

一切太过顺利,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可是现在我先要做的该是将所查得的一切线索交由刑津吧!

这是他的后宫,他喜欢怎样处理都不该由我来干涉的,皇后是否无辜,相信他能看得出来。

将黑巾围起了脸,我带着那黑桃木盒快速的离开了满春宫,往飞霜殿而去。

此时刑津也许已经入寝安睡,可是我的职责就是贴身守候,若他真的入睡,那么我也得回去看看。

薄情帝王的新妃之贴身宫婢:飞霜殿内

回房间换好衣服回到飞霜殿的时候,已是四更天。

走向福临总管的面前,我弯起的轻淡的微笑,小声的轻问:“公公,皇上已经入睡了吧!”

“是的霜儿姑娘。”知道我的身份特殊,其实宫中的上下虽都看不起我这个弃妃,却又不敢轻易的得罪我。

现在想想,为婢也好。

“既然这样,霜儿先回房间去休息一会,到了卯时霜儿会前来侍候皇上起床的。”轻轻点头,我也知道这个时候他多半是已入睡。

这样也好,那我今晚就可以贪得近两个时辰的休息,可以在床上好好的睡一次。

“好的,霜儿姑娘慢走。”福临公公轻轻点头,同样的微笑。

转身离开,我伸手轻轻的抚了抚手里拿着的盒子,忆起皇后的事,便只弯了个淡淡的微笑。

一切,还是由他来定夺吧!

转眼的,卯时在我闭了一下眼后便过去了,我在婢女的轻唤中醒来,快速的穿上衣服后便直往飞霜殿而去。

小心的推门进入,我看见守在寝宫外的两个宫婢别都站得笔直,可是她们的双眸都像快要睁不开了。

其实,守夜的奴才是最累的。

“你先下去吧!这里由我来。”走到那个顶替我的宫婢面对,我以最低沉的声音说,怕轻易的惊动床上所睡着的主子们。

刚才进入这里之前,我听总管福临公公说,今晚侍候君寝的是一个小贵人。

想着,不禁庆幸自己昨晚不在,错过了那磨人的一幕。

在那宫婢离开之后,我站在她原本站着的位置上,耐心的守候着,睡过一会的我可是变得特别的精神,大脑也活跃得很。

时间在等候中转眼过去,晨光渐渐的到来,床上的人也有了声音。

“皇上,妍儿……妍儿不懂床事,昨晚没有让皇上不快吧!”轻柔的声音是真的很轻,几乎是让站在寝室帘子外的人都听不见。

只可恨是我的耳朵太灵,她的说话我却是听得清楚。

听这说话,我也知道此人是一个从来没有侍寝过的小贵人。

他登位一年,后宫在第一次选秀的时候选进的人数并不少,而这个小贵人却到现在才能有幸侍寝,相信心里也是兴奋莫名吧!

“很好,朕很喜欢。”他的噪子沙沙的。

“嘻,皇上,不要啦!嗯……啊……”

接着,我听到了床上有转动跟戏笑的声音。

经过了这么多,长达一年的侍候让我明白到,他们在里面做什么。

依旧是一脸平静,我依然平静的等候着时间的过去,直至他们都愿意下床为止。

邢津,薄情帝王的新妃:贴身宫婢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