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冷面总裁难招架

更新时间:2021-03-27 12:40:28

冷面总裁难招架 已完结

冷面总裁难招架

来源:奇热 作者:泼茶人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陆瑶,邵允琛

精彩试读:向东南,以前是她爸爸的学生,也在法院做过事,两人算师兄,不过向东南后来因为家族生意搬到瑞士,再也没回来过。“师兄。”陆瑶也冲他笑了笑。因为是商业谈判,两人认识也不能叙旧,只能有空私下谈谈。陆瑶坐在陈总下方,细心听着对方代表说话,然后再翻译给陈总,等陈总听了回复,再将那些回复用法语说给对方代表听。这很考验听力,而且每个国家的语言都不一样,可能翻译成另一种语言多少有点差距,陆瑶尽力将翻译做到最简洁,双方都能听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冷面总裁难招架:法语翻译

陆瑶都不知道怎么睡着了,有点意识的时候,小腹一阵阵绞痛。

她知道是姨妈来前的预兆,前几次来的时候,邵允琛都回来了,所以这次,陆瑶也下意识的想找他:“老公,我小腹痛......”

手伸出去却扑了一个空。

陆瑶迷糊睁眼,这才发现身边空荡荡的,很凉,显然男人已经走了很久,床头柜留着一张字条。

【赶飞机,出差三天。】

邵允琛写的字就跟他人一样,整整齐齐,每一个字的距离都是刚刚好的。

陆瑶把字条紧紧攥紧怀里,心里压着的弦终于断了,埋头细细哭着。

三年来,他不回来的时候,无数个日日夜夜都是她自己过,可是她从没觉得像现在这么难受过,撕心裂肺的疼。

姨妈疼痛加上没注意感冒了,陆瑶浑身难受,给公司打电话请假,电话关机,盖着被子蒙头大睡,饿了就外卖点粥。

两天后,感冒好了,人也终于舒服多了。

陆瑶爬起来去洗了个澡,舒服多了,拨了电话给周琳琳,“琳,我有点事找你帮忙。”

周琳琳问:“怎么了?”

“有钱吗,能不能借我一点?”陆瑶知道周琳琳小康家庭,父母都是打工的,一个月工资也不高,不过她实在没办法。

“是因为你父亲的事吧?”

陆瑶嗯了一声。

南城第一法官落马,新闻铺天盖地,怕是乞丐都知道。

“我上夜班,走不开。”周琳琳说,“我用手机给你转八万,虽然有点少,不过我目前只能拿出这么多,其他我再想想办法。”

“够了,其他的我来想办法。”陆瑶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被堵塞住:“琳,真的谢谢,你帮了我大忙。”

周琳琳鄙夷:“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哦对了,你不是学过法语吗,我有住客需要一个法语翻译,一晚十万,你要不要试试?”

“十万?”跟一场谈判就可以拿十万,这对陆瑶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稻草,目前她需要的就是钱,“去!你把联系方式给我。”

“可是他们喝酒很凶,你扛得住吗?”

“没事没事,之前咱们读书时不也喝的很凶吗,我酒量你还不知道?”

“那行。”

两人两三句聊完,很快,周琳琳发来一个号码。

陆瑶给对方拨了过去,一说周琳琳的名字,对方就知道了,让她自备衣服,晚上六点和悦酒店见,陆瑶拿纸笔记下。

花三分钟洽谈拿下这份高额的临时翻译,陆瑶心情好的只想尖叫。

借的加赚的,她一共可以拿到十八万!

对于这份临时工作,陆瑶很慎重,在衣柜翻来覆去,挑了好几个小时,瞥见时间不早后,快速上了妆,拿着包包钥匙出门。

约莫十分钟,的士抵达和悦酒店。

陆瑶只是向服务员说了手机号码,服务员就知道哪个包间的客人,领着她上了三楼,长长的走廊上铺着柔软的红地毯,踩上去没有一点声音。

包间里就四个人,陆瑶一眼就看出哪个是领导,上去伸出手:“陈总,我是担任这次的法语翻译陆瑶。”

“哦哦,来了?”见陆瑶一进门就和自己打招呼,加上装扮到位,有种浑然天成的气质,陈总颇为赞赏,和她握了握手。

陈总用简短的两三句和陆瑶介绍了身边的人,以及今天的谈判会议,关于商品出口的,因为对方代表法国人,所以他们才请翻译过来。

冷面总裁难招架:师兄

没过多久,对方代表就来。

代表是法国人,不过跟着他的助理及另外两个老板不是,陆瑶见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有点熟悉,不过就是不知道在哪见过。

男人明显已经认出她,并且笑着喊了一声:“陈瑶师妹。”

看着他带笑的温润眼睛,陆瑶总算想起来了。

向东南,以前是她爸爸的学生,也在法院做过事,两人算师兄,不过向东南后来因为家族生意搬到瑞士,再也没回来过。

“师兄。”陆瑶也冲他笑了笑。

因为是商业谈判,两人认识也不能叙旧,只能有空私下谈谈。

陆瑶坐在陈总下方,细心听着对方代表说话,然后再翻译给陈总,等陈总听了回复,再将那些回复用法语说给对方代表听。

这很考验听力,而且每个国家的语言都不一样,可能翻译成另一种语言多少有点差距,陆瑶尽力将翻译做到最简洁,双方都能听懂。

谈判到一半大家兴致起来就碰杯一下,陆瑶替陆总全部挡下,她姨妈还没走,一连喝冰凉的东西,脸色渐渐有些发白。

那边向东南看了陆瑶一眼,凑到代表耳边说了几句,后面碰杯就少了,大多都是吃菜,陆瑶坐那缓气,舒服多了。

不到一个半小时,谈判基本就顺利结束了,双方在合同上签了字。

见没自己的事,陆瑶和陈总说了声,起身去洗手间,本想抽空抽根烟的,一摸才发现没带包,洗了洗手离开。

到走廊时,刚巧和向东南碰上。

陆瑶主动打招呼:“师兄,刚刚谢谢了。”要不是向东南帮忙,可能她现在喝酒喝的要抱着马桶吐了。

“客气。”向东南淡淡一笑,见她手上湿哒哒的,从口袋拿出手帕递过去,“手上不要沾水,容易着凉。”

陆瑶也不客气,大方接过手帕在手上擦了擦,打趣道:“以前我经常看你随身带手帕,没想到现在师兄你这习惯还在。”

“习惯了,而且帕子卫生。”向东南跟着她一起往包间去,两人肩并肩,“我回来时听说了老师的事,不过没你电话,联系不到你。”

“他活该。”陆瑶说,脸上没什么表情,“师兄你也用不着同情他什么,是他自己坐上这个位置不懂得珍惜,太贪了。”

向东南轻轻叹气,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听说老师还没判刑,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和我说说,毕竟我也跟了老师好几年。”

陆瑶犹豫着,还是将名片接了过来。

遇到向东南时,她都想过和他开口借钱,不过两百万毕竟不是小数目,她也有点难以启齿,自己父亲还是他老师,太丢人了。

“嗯,有需要我会和师兄说的。”陆瑶打消借钱的念头,转移话题,“听说你去瑞士不久就结婚了,过的还好吗?”

“不太好。”向东南冷峻的脸上泛起一丝苦笑,淡淡道:“我妻子太好玩,管都管不住,最多的时候一天三个男人来找她,我受不了,提出了离婚。”

“......”

陆瑶没想到他的生活是这样,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们不是有个孩子吗,你们离婚,孩子怎么办?”

“她那性子我怕带坏我女儿,所以把财产分她一半,拿到了女儿的抚养权,这次回来,我也把女儿带回来了,打算在国内多住一段日子。”

向东南见陆瑶皱着脸,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笑道:“师妹别觉得问了不好意思,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夫妻过不来自然是离婚。”

陆瑶扯唇笑了笑,没有说话。

陆瑶,邵允琛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