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但求来世不遇君

更新时间:2021-04-02 09:48:56

但求来世不遇君 已完结

但求来世不遇君

来源:奇热 作者:二十三年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三月,傅君昊

精彩试读:“君昊哥哥,你这就要走了吗?”是李茹的声音。傅君昊冷冷一哼:“该死的不去死,等着做甚!”说完便消失在长廊中。李茹刚想跟上去,被傅老爷叫住:“茹儿,你进去看看。”产房内,守在三月身边的丫鬟阿瑶着急的为她擦汗:“三月,你要撑住啊。”暖和的产房内伴着浓厚的血腥气,李茹用衣袖掩着口鼻走了进来,阿瑶没注意到李茹走进来,脑袋忽然被哐的一下打得头晕眼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求来世不遇君:难产

寒夜的傅府在夜里吵的不可开交。

稳婆忽然推门出来,脸色煞白:“不好了,产妇难产见红了……”

“什么?!”人群里传来惊呼。

傅君昊站在冰冷的长廊中,身影原本隐在阴影下,借着月色露出了他一双丹凤眼:“这孩子不要也罢,谁知是哪里来的野种。”

身后被人抓着肩膀,挨下重重一拳,傅桑青听不下去,忍不住动了手:“那是我的孩子!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要!有什么资格侮辱三月!”

傅君昊扭了扭脖子,抬手拭去嘴角的血迹,一拳还给了桑青:“什么时候,轮到你跟我动手了?”转身对稳婆说,“没听见吗,给我想法子弄掉这个孩子!”

稳婆战战兢兢道:“可是……孩子已经足月,若要胎死腹中,恐怕是母子具亡啊……”

三月昏昏沉沉间听见了屋外的对话。

他这是,真的想要她死吗……?难道在他眼里,她就这么碍眼,这么不值得他信任吗?

傅老爷的楠木拐杖重重嗒在地上:“都别吵!”对稳婆道,“去取人参片吊着,孩子没生下来之前,不许她死。”

“君昊哥哥,你这就要走了吗?”是李茹的声音。

傅君昊冷冷一哼:“该死的不去死,等着做甚!”说完便消失在长廊中。

李茹刚想跟上去,被傅老爷叫住:“茹儿,你进去看看。”

产房内,守在三月身边的丫鬟阿瑶着急的为她擦汗:“三月,你要撑住啊。”

暖和的产房内伴着浓厚的血腥气,李茹用衣袖掩着口鼻走了进来,阿瑶没注意到李茹走进来,

脑袋忽然被哐的一下打得头晕眼花。

凶狠的婆子对阿瑶道:“还不快让开,没看见表小姐来了吗!”阿瑶腿脚还有些不稳,捂着头退下。

三月的耳边响起李茹的声音:“妹妹,二姨娘定会十分欢喜这个孩子的,你一定要将他生下来啊。”

李茹又凑近了三月的耳畔,轻声道:“庭中小酌,请妗央前来一叙。”

三月忽然睁大了眼,她怎么知道?!她怎么知道那晚她受到的字条?妗央是她母亲生前为她取的名字,除了傅君昊之外无人知晓,正因为如此,她那夜收到字条,才会去庭中遇见醉酒的桑青,才会……

李茹轻笑了两声:“这个名字自然是君昊哥哥告诉我,君昊哥哥早与我有夫妻之实,哪轮到你来为他生孩子?他若能活下来当傅家二少爷的孩子已是他的福气,你就好好的去吧。”

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像是要连床褥生生撕扯下来的样子,她想说滚,想爬起来撕烂耳边这张陷害自己的嘴脸,可却只能像野兽般嘶吼,一口气没有上来。

“产妇晕过去了!”小丫头惊呼,李茹满意的退到一旁。

稳婆看着还有一部分没出来的婴儿,一定要让她醒过来!稳婆道:“去给我取银针来!”

“这等太细了!不行!”一时间找不到可用的东西,瞥见了备好的剪刀,稳婆狠了狠心:“给我拿布帛塞在她嘴里!”

锐利的剪刀奋力的插进了手掌,疼得三月整个人都崩了起来。

——

“哇……”

一声嘹亮的哭啼声划破了冷冽的冬夜。

但求来世不遇君:小少爷

“生了!生了!是为小少爷!菩萨保佑,母子平安!”稳婆欣喜的掀开了门,不顾冷风蹿进了屋内,立即把出生的小少爷抱给傅老爷看。

傅老爷严肃的面孔终于缓和了几分:“抱去给奶娘吧。”

李茹面色有些不悦,没想到这个三月如此命大,这样都没有死,一群闲来看热闹的人只好悻悻作罢散去。

深夜的傅府灯火渐渐灭去,唯有一处还亮着,傅君昊是嫡子,大夫人早逝,偌大的院子只留他一人居住。

李茹嫌身上的血腥气重,特意去换了一件粉白襦裙,提了灯笼走到傅君昊的院子里来:“君昊哥哥,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吗?”

“我方才仔细看过那孩子了,当真是跟桑青哥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李茹甜甜一笑。

“啪”一声,寂夜中的声音格外响亮,桌子似要被傅君昊给拍得裂开,李茹也被吓了一跳,担心道:“君昊哥哥,你的手!”

“无事。”君昊收敛起自己的情绪,“这么晚,你找我有何事。”

李茹的手覆上君昊拍在桌子上微微发红的手,略是心疼道:“阿茹想问问君昊哥哥,就当真不愿娶阿茹吗?”

傅君昊没有回答。

李茹的手慢慢环上傅君昊的腰间抓住了她下移的手,李茹看着傅君昊道:“那一日哥哥喝得尽兴,阿茹也是这样侍奉哥哥的,哥哥忘了?”

“哥哥还唤阿茹为妗央,妗央是谁。”

傅君昊听到这个名字,眼中又燃起了怒火,他拨开李茹的手,说:“她已经死了!”

李茹的嘴角有一瞬间扬起不被察觉的微笑,傅君昊闭上眼:“我们的事,我会对你负责,婚期就定在下月。”

李茹心愿达成,终于不藏着笑意:“好,那阿茹明日便回去禀报爹爹。”

李茹提着灯笼离去。傅君昊睁开眼眸,如点漆的双目在寒夜中微微生光,没能当上傅家未来的主母,她是不是会很难过?

……

将近一个月,白绒般的雪覆盖在大地,小屋里传来声音:“是谁要成亲?放我出去!”

妗央听着锣鼓声头疼欲裂,房门口的丫头拦住她,她大喊:“谁许你们拦着我的!”

“你一个丫鬟,好大的胆子。”长廊有一人缓缓走来,明晃晃的喜服在雪中格外刺目,李茹凤冠霞帔,径自走到了这里,“今日起我就是傅府的大少夫人了,你等见了我还不跪下!”

众人立即拜下,只留妗央一个人站在门口。

“啪”李茹不多话,一个巴掌打在了妗央脸上。

妗央的手握成了拳,掌心上的伤口隐隐作痛,“是你用计害我!”

“我叫你跪下,你听不懂吗?”李茹转头对跟着的嬷嬷说:“让她给我跪下!”

身后跟来的是李茹从李府带来的嬷嬷,嬷嬷让身后的人按住妗央,妗央对她大喊:“是你陷害我!让君昊误会我!你怎么能如此狠毒!”

依在墙边的木头被拿起来,重重的砸在妗央的背上,妗央胸口一阵翻涌,险些吐出血来。

嬷嬷见她还不跪下,又是一击打在她膝上。

“咚”的一声,妗央几乎没了双腿的知觉。

李茹满意的看着她:“三月不知礼数,不分尊卑,将她关进柴房里,不许放出来。”

“是……”

三月,傅君昊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