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愿余生共良宵

更新时间:2021-04-04 18:05:26

愿余生共良宵 已完结

愿余生共良宵

来源:奇热 作者:小蜜蜂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叶宛白,晏安年

精彩试读:叶宛白再傻,也明白了宋远文的意思和目的。“昨晚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对不对?”她双眼渐渐通红,嘶哑吼道,“为了抢走我的房子,为了逼我净身出户!”宋远文冷笑:“你说话可要小声点,一会吵醒了晏少爷,他醒来看见你,可是会生气。”叶宛白呼吸僵住,不甘心的恨恨盯着他。宋远文还是得意的冷笑:“这个婚,你离不离?不离我现在就进屋去叫醒晏少爷,好好质问他,为什么要跟我老婆睡在一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愿余生共良宵第1章试读

叶宛白醉眼迷离,结婚半年,才初经人事的她开始招架不住,不知何时昏睡了过去。

渴……

叶宛白挣扎着拖起疲软的身体,按亮床头灯,想下床喝水,余光一扫,瞥见枕边人时,瞳孔猛然一缩,吓得她直直的从床上滚了下去。

那个人……不是她的丈夫。

而是……晏安年!

叶宛白脑子轰鸣一声,本能畏惧的爬起身来,想也不想的裹上衣服往外跑。

她怎么会跟晏安年睡在一起?

他上周才刚刚与A市首富的千金订婚……而且,这个男人,从小就讨厌她,就算是偶尔碰见一下她的手臂,他都会厌恶的反复洗手。

叶宛白披着外套,冲进客厅洗手间里,使劲用冷水泼脸。

是梦啊,一定是梦。

“你终于醒了。”背后,偏偏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丈夫宋远文的声音,“出轨晏家少爷,叶宛白,你好大的胆子啊。”

叶宛白急忙回身,摇头解释:“不……我没有……那是个误会……”

“都已成事实,你才来跟我说是误会?”宋远文皱眉厌恶道,“叶宛白,你别以为我我不知道你心里喜欢着谁!你早就对晏少爷心怀不轨,这次又趁着他喝酒,跟他发生了关系……”

“我没有!”叶宛白尖叫反驳,“昨晚跟我一起喝酒的人,明明就是你,怎么会突然变成晏安年?”

这件事情太诡异了,自从她跟宋远文订婚,搬出晏家之后,她跟晏安年,就再没见过面。

昨晚,怎么会睡在一起?

到底怎么回事?

“当然是你打电话叫他来的!你还主动往他身上贴,求他上你!”宋远文说着,拿出手机,播放出一个视频,画面有些昏暗,但还是能清楚分辨出,里面肢体纠缠着的两个主人公,都是谁。

叶宛白彻底的傻住。

宋远文,怎么会有这样的视频?

“叶宛白,你婚内出轨一个有了未婚妻的男人,你是个不要脸的小三,我要跟你离婚!”宋远文开口,曾经温润眸子里,此刻只有阴险算计。

“这栋房子,还有我们刚按揭下来的公寓,都归我,至于银行里的贷款,归你还。”

叶宛白再傻,也明白了宋远文的意思和目的。

“昨晚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对不对?”她双眼渐渐通红,嘶哑吼道,“为了抢走我的房子,为了逼我净身出户!”

宋远文冷笑:“你说话可要小声点,一会吵醒了晏少爷,他醒来看见你,可是会生气。”

叶宛白呼吸僵住,不甘心的恨恨盯着他。

宋远文还是得意的冷笑:“这个婚,你离不离?不离我现在就进屋去叫醒晏少爷,好好质问他,为什么要跟我老婆睡在一起!”

“不要!”叶宛白惊恐。

晏安年那么骄傲高贵,不应该那样狼狈的被宋知苏“捉奸在床”,而且,他已经跟一个千金小姐订婚了,他不能跟她这样卑微的女人闹出绯闻。

那对他的事业和将来,没有一点好处。

“我离婚……”叶宛白攥紧了手指,屈辱咬牙,“宋远文,我跟你离婚!”

“很好。”宋远文满意的点头,从随身的包里抽出文件,“离婚协议书,你签……”

话没说完,卧室门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刚刚还在沉睡的晏安年,竟然醒了!

他站在门口,随意披着衬衣,露出结实胸口,精致俊美的脸上,冷峻如霜,眸光阴沉,犹如藏着可怕风暴的海面。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他说着话,锐利的视线,紧紧盯住了叶宛白颤抖的眼睛,等待回答。

愿余生共良宵第2章试读

叶宛白不知道他听见了多少,还有昨晚的事情,他是不是全都清楚的记得……

他会怎么做,厌恶的骂她不要脸吗?

还是指着她的鼻子,叫她滚,永远不要出现。

叶宛白不敢开口说话,脸色发白,眼底仍旧带着情血丝和泪光。

“晏少,我们就说了一点夫妻间的事情。”宋远文连忙开口。

晏安年侧头,冷冷扫了他一眼,眸光下落,盯住他手中的文件:“东西给我。”

那完全就是一份不公平的离婚协议,宋远文根本不敢给外人看见了,急忙往背后藏:“晏少,这东西不方便给你看……”

晏安年不悦拧眉,直接往前一跨,劈手便抢过了那份文件。

叶宛白心脏一紧,不有自主的也往前垮了一步,想要藏起那丢人的协议,更想要藏起昨晚那糊涂的一夜。

“少爷……”她习惯性的喃喃叫他。

叶宛白的父母,都是晏家的老佣人,服侍晏老爷子多年,在晏家庄园后院还有一间小房,因此叶宛白自从出生起,就跟在晏安年的屁股后面。

她爱慕从小就俊美沉稳的晏安年,也知道彼此身份差距,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藏着那份爱恋,不敢泄露,只把晏安年当做主子伺候,其余的,什么都不敢越矩。

可就算是这样,晏安年还是讨厌上了她。

讨厌她的靠近,讨厌她的触碰……以前叶宛白还能替他收拾房间,换洗衣物,可后面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晏安年,她被他直接赶出晏家庄园。

之后的第二天,晏安年就出了国。

也是在那之后,叶宛白遇见了宋远文,在叶宛白父亲病逝前的那段日子,宋远文温柔陪伴,任劳任怨的帮她照顾病重的父亲,叶宛白心生感动,便答应了他的求婚。

她本以为,自己会就这样,跟宋远文平平淡淡一辈子,可怎么也没想到,宋远文竟然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

晏安年很快便粗略读完了那份协议,阴鹜锐利的视线,再次落在叶宛白的脸上。

“你要离婚。”他用的是肯定语气。

叶宛白咬紧了下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又顶不住晏安年那过分压迫的视线,就垂着眼睛,硬着头皮回了一句:“是又如何,不管你的事!”

晏安年冰冷的笑了一声,只问:“你要净身出户的离婚,为什么?”

他竟然问她为什么,难道他没听见她跟宋远文的对话吗?

还有昨晚的事情,他是不是……也不记得了?

“当然是因为她理亏!”宋远文插进来话,“净身出户,是对我的赔偿!”

晏安年没理会宋远文,仍只盯着叶宛白颤抖的眼睛,重复再问:“为什么?”

叶宛白往后退了半步,后背抵在冰冷的洗漱台上,她手指用力抓住了洗漱台边缘,干脆道:“因为我出轨……因为我在外面有别的男人。”

晏安年眸光陡然狠狠冷沉,咬牙切齿似的,扔出一个字:“谁?”

叶宛白抠紧指甲,想起昨晚的混乱……可看晏安年现在的态度,他可能是真的……不记得了。

要不然,怎么会还会问她出轨的对象是谁。

“我不想告诉你。”叶宛白也不说,扭开视线,“晏安年,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四个字,让晏安年的眉头登时拧紧,他将手里的文件狠狠揉成一团。

“行,我不管你。”

叶宛白死死盯着地板,咬紧唇。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昨晚,又是怎么回事。”晏安年再度出声,同时朝着叶宛白一步跨近,那一身强悍的威压,尽数压在叶宛白纤细的身体,让她下意识的发抖,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昨晚的事情……他到底,还记不记得?

“叶宛白,你说话啊。”

叶宛白,晏安年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