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猎爱谋婚:大叔宠妻有一套

更新时间:2021-04-04 10:29:26

猎爱谋婚:大叔宠妻有一套 已完结

猎爱谋婚:大叔宠妻有一套

来源:奇热 作者:八月狐尾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杨希,沈从容

精彩试读:“你怎么知道我刚好需要。”杨希失笑。沈炎没说话,把酒给她了,门带上了,剩下的就是杨希自己的絮絮叨叨,他从不喜欢浪费时间去听故事,可关于杨希的故事,对他来说,千金难买。杨希坐在地毯上,背靠着沙发,手里还捏着啤酒罐,“你说我是不是脑子有病,那时候明明知道我们回不到过去了,还傻傻地结婚,抱着一点自己都觉得不可能的幻想过了三年,我真是特么的有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年前

杨希拍了拍他的背,“哪那么容易出事啊,我只是在看书,马上要评职称,各种考试的,难得有一天休息,我不得静下心来好好复习啊。”

沈炎松开她,两人这才注意到刚才他们的动作有点不合适?

“沈医生,你喝水还是喝果汁,或者喝咖啡也行。”杨希赶紧走到厨房区域。

“水。”

杨希给他倒了杯水,“我刚还想给方律师回个电话呢,你喝水,我打个电话。”

“不用打了,他要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沈炎拿起眼前的杯子又放了下去,这种卡通杯他真没用过,“方圆查过了,你和沈从容的婚姻不具有法律效应。”

什么?杨希震惊了,“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场婚姻是伪造的,至于是谁伪造的,我还不知道。”

沈炎的话让杨希半天反应不过来,她的意思就是自己这三年都是活在虚拟的婚姻里?

沈炎看她的样子就知道难以接受,他看了下表,五分钟之后,他才开口,“你们现在没有婚姻关系,道理上说你可以不用经过他同意就结束这场婚姻。”

“我……”杨希低着头苦笑了一下,“我好像过了假的三年。”

“现在不是感叹过去的时候,把目光放在眼下和将来,这对你而言是好事。”沈炎说话向来让人觉得不带感情。

正是这种和手术器械一样给人冰冷的感觉,才能救人于水火。

杨希点头,“你说得对,就算是这样,在沈家我还是沈从容的妻子,在我家,沈从容也是我的丈夫,这件事还是得跟双方长辈说一下。”

“离婚在国内不是小事情,有事你就言语一声。”沈炎不擅长煽情的话,他更喜欢做。

“谢……”到嘴的话杨希咽了下去,“我现在就去打电话。”

沈炎说得对,离婚不是小事,杨希顶着压力跟家里人说明情况的时候,她妈起先是不理解,接着就是骂她没手段没出息,又问可不可以挽回,最后叹了口气说离就离吧。

杨希知道她妈的秉性,虽然自私了一点、市侩了一点,但还是疼她这个女儿的。

沈家那边,杨希也通知了,两边她都没说这场婚姻不具有法律效应的事情,如果离不掉她再说,而且沈炎说他不知道这件事是做的,她想知道为什么她的婚姻会变成一场假象。

双方父母都被杨希约了出来,沈从容也来了,他还是那副老子就不是离婚,你能奈我何的架势。

杨希没理他,平静地把自己和沈从容没有感情,以及沈从容和秦雨薇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她单方面宣布离婚。

“我不同意。”沈从容站了起来,“这样的日子我们已经过了三年,三年都过去了,为什么一定要离婚?”

沈擎天站了起来,抬腿就想踹儿子,要不是李沐拦得快,沈从容腿上早就多了鞋印了。

“我怎么养你这种儿子,你好好跟希希道歉,跟外面那个什么女人断绝来往。”沈擎天拍桌子吼道。

杨希早就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她显得很平静,“爸,日子过不下去就是过不下去了,秦雨薇现在有了孩子,沈从容又很喜欢,他们才是一家三口,我就不跟着瞎凑热闹了。”

“杨希,你还说!”沈从容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敏感。

杨希耸了耸肩,“我为什么不能说?做错事的是你,不是我。”

“你敢说你就对我问心无愧?”他质问道。

“我敢。”杨希眼神清明,并不畏惧。

沈从容冷笑,“你跟别的男人出去开房,被我抓个正着,你还有脸指着我。”

“没有证据就别乱说,那个晚上什么都没发生,是你自己小人之心。”杨希的心里很复杂,其实她也没有证据,可是脏水泼到她身上,她当然要避开。

“我小人之心,自己装的多纯洁,其实也就是在我面前装装,我不在家的时候谁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女人?”沈从容的轻蔑和鄙夷气得杨希发抖。

她真的很想给他一巴掌,而她确实那么做了,只是没打到,还被沈从容握住了手,说她恼羞成怒。

“好了。”一直没说话的刘冉出声了,她又不是杨希她爸,看着自己女儿被欺负能坐视不理,“别管这些了,好聚好散,我们希希也不高攀了。”

沈擎天急了,“这说的是什么话,希希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她能嫁给从容是这小子的福气,哪知道这小子……”

李沐赶紧上前给沈擎天顺气,“年轻人的日子跟我们不一样,他们过得下去、过不下去,这得他们自己说了算,从容做错事是事实,如果真要离婚,给希希的补偿是少不了的。”

杨希内心地怒火渐渐冷却,沈从容一听说离婚补偿,立马道:“补偿什么,双方都有过错,凭什么我补偿她?”

“沈从容,我警告你,你别嘴巴不干净咬着那一个晚上的事情不放,我一个医生,自己发生什么事自己能不清楚吗?我说没有就是没有。”杨希攥紧拳头,内心一股惊涛骇浪在翻滚,恨不得用这股浪拍死他。

沈从容哼了一声,“谁信啊。”

“你……”

“我信。”门口忽然传来一把低沉浑厚的声音,沈炎细长的手推开包厢的门,加入了这个喋喋不休的闹剧里。

沈从容一看到沈炎就想起自己被打的事,“小叔说话得有根据。”

沈炎根本不屑看他,他看着其他人,一字一句顿道:“沈从容说的那个晚上,是三年前,大哥应该记得,三年前我回国开会在家待了一段时间,那天晚上杨希被下了药,我正好撞见,就给她洗了胃。”

杨希恍然大悟,所以当时酒店房间乱七八糟的,那是洗胃现场?

“洗……洗胃?”沈从容怎么也不敢相信,“洗胃不去医院洗,在酒店洗个什么胃,别以为就你们懂医学。”

其余几人也是这种表情,对此也是不解,连杨希本人也有疑惑,她还在纠结自己被下药,还那么巧落到沈炎手里这件事。

一定得出点事

沈炎压根不理沈从容,他继续道:“当时杨希意识不清楚,反应也很剧烈,几次试图自残,叫救护车或者我自己把她送到医院都太过浪费时间,风险也大,逼不得已,我才在酒店开了一间房,自己做了简易器材帮她洗胃。”

杨希难以想象,如果那个晚上不是沈炎,她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她更感激他了,感激到不知道怎样去回报。

刘冉摆摆手,“好了,都别说了,希希坚持离婚,那就离吧,你们沈家委屈了我女儿三年,我希望你们这次能做得漂亮点。”

“亲家。”沈擎天还是想再争取一下,可是刘冉已经不愿意再听了。

沈从容原以为,只要他和杨希都有过错,那还能维持着这段相对平衡的婚姻,可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沈炎,这家伙每次都破坏他的好事……

“爸,妈,以后可能就要叫回沈叔叔沈阿姨了,我的律师查过,我和沈从容的婚姻不具有法律效应,离婚的程序也就免了,但是我想知道当初我们一起去的民政局领的证,怎么就没被法律认可呢?”

杨希此话一出,沈擎天和李沐面面相觑,连沈从容都面露惊讶,一副不可能的样子,她懒得再跟他们解释她是怎么知道的等等,反正今天约见面的目的是达到了,剩下的不关她的事了。

杨希和她爸妈先走的,走的时候她和沈炎对视了一眼,双方都很有默契地没开口。

杨希在饭店门口送她爸妈上车,刘冉倒是叮嘱了两句,杨剑一句话都没说。

解决了这么一件大事,杨希很高兴,忽略结婚那个乌龙的话,其他的事还挺值得高兴的,可是回到沈炎租给她的房子里时,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纠缠了那么久,终于有个了断,杨希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想着想着就陷入了一种伤感的情绪,这么多年,到底图什么啊。

门铃孤独地响了一会,她收拾好自己的外形去开门,沈炎拎着酒站在门口。

“你怎么知道我刚好需要。”杨希失笑。

沈炎没说话,把酒给她了,门带上了,剩下的就是杨希自己的絮絮叨叨,他从不喜欢浪费时间去听故事,可关于杨希的故事,对他来说,千金难买。

杨希坐在地毯上,背靠着沙发,手里还捏着啤酒罐,“你说我是不是脑子有病,那时候明明知道我们回不到过去了,还傻傻地结婚,抱着一点自己都觉得不可能的幻想过了三年,我真是特么的有病。”

“我也觉得。”

杨希一愣,随即嘿嘿傻笑,她凑到了沈炎跟前,“沈医生,原来你不是我小叔,那我白叫的那几声小叔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沈炎好看的眉毛向上一挑,杨希心里那头被撞死的鹿好像又活了。

她垂了垂眸,尴尬地笑笑,想悄悄撤离沈炎身边,谁知他大手往她盈盈一握的腰上一贴,瞬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沈炎提醒道:“你的话还没说完。”

杨希哪里还记得自己要说的是什么,满脑子都是这男人长得也忒好看了之类的荷尔蒙反应。

“嗝……”她一开口就是一个酒嗝,沈炎的脸顿时就黑了。

这女人打完嗝还是嘿嘿的傻笑,沈炎直接把剩下的酒没收了,再喝下去,万一她又像上次那样吐,他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嫌弃她。

杨希被沈炎丢进浴室洗澡,好在她知道脱衣服裹浴巾,剩下的沈炎也没强求,能乖乖躺好不踢被子已经算不错了,谁知道他刚准备要走,杨希就把被子踢了。

浴巾歪七扭八地盖在她身上,遮住一边遮不住另一边,露出的哪一点春光都足够让男人发狂。

沈炎有了反应,跟三年前一样,他把被子拉好裹住她的身体,自己坐在一边等反应消失,好在杨希没有再乱踢,他才能全身而退,否则的话……

那就很难说了。

第二天一早,杨希猛然从梦中惊醒,看到自己身上的被子,昨晚的记忆瞬间跟开闸洪水似的倾泻而出,她挠挠头,应该没发生什么吧,对方是沈炎,要发生早就该发生了。

她起床洗漱穿衣,走到沙发边的时候忽然想起昨晚的一幕,她动作一滞,被自己惊到了,到底昨晚发生了什么,她越想越不敢想了。

去了医院,手术室正好碰到了沈炎。

“那个,沈医生,昨晚我家你收拾的啊。”她想旁敲侧击问点什么。

沈炎嗯了一声,面无表情地继续洗手。

“那,我有没有把家里弄很乱啊什么的,有没有酒品不好麻烦你啊。”

沈炎瞥了她一眼,“酒品好就不麻烦了吗?”

好像也麻烦,杨希尴尬了,没敢接话,就在一旁默默洗手。

“上次说要教你的东西,下午有台手术能用上,老规矩,给我当一助。”沈炎通知道。

杨希的注意力刹那间被转移了,她眼睛一亮,“一定准时报道。”

沈炎走后,她由窃喜变成光明正大地大笑,路过的护士和麻醉师都以为杨希不正常了。

她上午的手术做完就开始期待下午的,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兴奋状态,能得到沈炎的亲自传授,这可是花学费都学不来的好本事。

沈炎的教学认真而又严瑾,稍微走个神都有可能错过某个细节的讲解,两人在手术台上,一个教一个学,十分默契。

“沈医生,我是不是可以叫师傅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吧。”杨希道。

沈炎脱下摘下口罩和手术帽,准备去洗澡,“十五分钟后见。”

杨希一听,立马也去洗澡换衣服,手术室的男女更衣室是分开的,洗澡的地方虽然也是分开的,但是仅有一墙之隔,两边的水声都能听到,杨希一想到隔壁沈炎也在洗澡,她就有点不自在。

他身材应该不错吧,杨希脑中一蹦出这个想法,自己都吓了一跳,她在想什么鬼。

草草洗完澡穿上衣服,头发就让她自然干,十五分钟后,沈炎开车带她去了一家日料店。

“希希,好巧啊。”秦雨薇软到发嗲的声音传过来,杨希眉头一皱。

杨希,沈从容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