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情深不知他爱你

更新时间:2021-03-31 14:04:53

情深不知他爱你 已完结

情深不知他爱你

来源:奇热 作者:桃花扇子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傅念琛,席绾绾

精彩试读:席绾绾一下子慌了起来,她尴尬的摸了摸自己可爱的小鼻子,勉强对着傅念琛挤出一个笑容,“嗨——”虽然是打招呼,可她的小步子还是不停的往后倒退着。听傅念煜说,没有经常接触过傅念琛的外人都说傅念琛很可怕,神秘莫测,情绪不定,还特别霸道,但是实际上,傅念琛只是气场强大、运筹帷幄能力强而已,但今天一看,席婠婠绝对认同那些外人看法,再说了,她还听说傅念琛曾经受过严重的感情创伤,所以,她自己得出结论——傅念琛很可怕!傅念琛惹不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负责任

返身回到卧室的傅念琛早已穿戴整齐,他扫视了一眼席绾绾,然后冷眼射向傅老爷子,郑重的说,“爷爷,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的事情该交给我们自己处理。”潜台词就是,年轻人的事情,你老人家别掺和。

傅老爷子听了傅念琛的说法心上一怒,气得慌不择路的后退了一步,朝着自家孙子不住的摇头摆手,“什么你们自己处理,你们能处理出什么结果来!你们年轻人做事,心浮气躁的,我不放心,嗯,不放心!”

傅念琛清了清嗓子,再三向傅老爷子保证,“爷爷,我向你保证,我一定能把事情处理好。”他已经了解了大概,昨晚下药者另有其人,但巧合的是,他碰见了席婠婠,就成就了这场孽缘。

至于具体的重要细节,还是需要追究下去!

傅老爷子不管,自己想了想,心里有了盘算,抬步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傅念琛踱步到她面前,态度一变,很认真的指着头上被砸出的包,“先从这个说起吧,你砸了我的车,砸伤了我,理应做出点赔偿吧。”

席绾绾看着傅念琛额头上的包,顺利的回忆起昨晚的场景来,心想自己又闯了大祸,有些无措的看了看傅念琛,也见到他正在瞧她,两两相对,席绾绾都恨不得将脑袋塞到地板砖缝隙里,她心虚的低下头,无奈的扣着自己的手指头,“可我那是喝醉了酒啊,我不是有意的,真的,我不是故意的……”

傅念琛勾唇一笑,他前面铺垫的,就是为了引出席绾绾这句话,这丫头上了钩,他就接着钓下去,“对,你喝醉了,我也喝了酒,所以对昨晚的意外,咱们俩都有责任,你也最好不要纠缠我,否则谁也不会好过,至于其他的物质性补偿,你尽管可以提出来。”傅大少爷歪曲事实有一套,绝口没提自己被下药的事情。

意外已经发生,成为事实,可总该像模像样的收收场吧。他身份敏感,所以这种事情一定要慎重处理,不可以含混带过。

席绾绾听他这么说,无助的双手抱住头,痛苦的将自己埋到了薄被里,忽然想到一点,“噗嗤”笑出生来。

“你笑什么?”傅念琛心中一动,心想这丫头不会被自己刺激到,而头脑不清醒了吧。

席绾绾抬头,撇撇嘴,很硬气的说,“我笑你啊,你这么说,不就是怕我缠着你不放嘛,实质上,就是你们男人不想负责任,哼,我才不稀罕你负责任呢。”

傅念琛没料到她会这样说,这丫头这种举动,倒是令他有点刮目相看的意味,他存心捉弄她,凑上前去,跟她说,“我这个人嘛,不喜欢别人反着我做事,所以你越不想让我负责任,我越要负责任,你说说看,我该怎么样负责任啊,比如娶你回家,然后每晚跟你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

早先就听自己的弟弟念煜提到过这个好玩的丫头,今天一见,果不其然,他也存了心来逗逗她,正好也不辜负这么一个意外横生的清晨!

席绾绾被他的吓到,尤其他口中的那个“大战三百回合”,可彻底让她傻了眼,联想到昨晚那顿翻云覆雨,她都觉得自己太丢脸了,再次将自己裹紧被子里,不去理会他!

傅念琛有些无语的看着将自己裹成蚕蛹埋在薄被里的席绾绾,怀疑这水灵丫头会不会将自己闷死,想着想着,他不自觉的上前一步,将她的薄被掀开一角,“席绾绾,起来,解决问题。”

席绾绾听到傅念琛的叫唤,顿觉五雷轰顶,丢脸都丢到家了!

小心儿纠结成复杂的麻花后,她突然灵光一闪,蹭地从床上坐起来,“你肯娶我,我还不肯嫁你呢,”说着,便装成大度的样子,朝着傅念琛摆摆手,“算了算了,你走吧,你睡了我,你也睡了我,咱们算是扯平吧,不亏不欠,看吧,本姑娘大度,不跟你一样——小肚鸡肠!”

虽然语气轻松,可实际上她心里早就淌了满地的苦水了,无辜的失了身,还被这么霸道的人调戏可还能怎么办,出了这种事情,如今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了。

傅念琛皱眉,心想席绾绾这小丫头太奇怪了,这是哪门子的扯平,解决问题绝对不能这样含糊!

席绾绾见他为难,心里更急,“哎呀,你还是走吧,我就当……就当是被狗啃了一口,我没事的,没事的,我已经免疫了。”

傅念琛嘴角抽了抽,听到席绾绾的“狗啃了理论”,心里更不满意了,这小丫头,脑子里还真的不知道是被填充了什么。

“咳咳……我也是受害者之一。”傅念琛清了清嗓子,再度表明自己受害人的身份,又见到她畏缩着缩在被子里,一副被他欺负的凄惨状,觉得碍眼极了,转身出了房间,“你先把衣服穿好,别搞的像我一直在欺负你似的!”

席绾绾被他的话噎住,见他离开,也只能抓起衣服穿了起来,连同将昨晚事情的来龙去脉想了一遍,可想着想着,她就不自觉的联想到傅念煜对傅念琛的评价,心里就更没有底了。

才勉强穿好衣服,汲了一双拖鞋,走了出去,客厅里,只有傅念琛一人坐在沙发上。

她不吭声,傅念琛也没有吭声,两人静默,气氛紧张的可怕。

傅念琛轻整了整衣领,看也不看对面的席绾绾,点燃一根香烟夹在手中,也不点燃,只是稍微做出样子,将香烟靠近鼻端,像是享受般闭上了眼睛。

席绾绾一下子慌了起来,她尴尬的摸了摸自己可爱的小鼻子,勉强对着傅念琛挤出一个笑容,“嗨——”

虽然是打招呼,可她的小步子还是不停的往后倒退着。

听傅念煜说,没有经常接触过傅念琛的外人都说傅念琛很可怕,神秘莫测,情绪不定,还特别霸道,但是实际上,傅念琛只是气场强大、运筹帷幄能力强而已,但今天一看,席婠婠绝对认同那些外人看法,再说了,她还听说傅念琛曾经受过严重的感情创伤,所以,她自己得出结论——傅念琛很可怕!傅念琛惹不得!

看他这品香烟的动作,可不是就像是黑帮老大大魔头嘛,看来这人还真的惹不得!

想起自己不分青红皂白的恶霸行为,她不禁后怕起来。

傅念琛听到她打招呼,蓦地睁眼,又看到她往后退的小动作,悠悠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踱步到她面前,刚要开口,就见席绾绾又倒退了几步,捂住脸哭了起来。

见到傅念煜

傅念琛虽然平时架子大、气势足,可平生最怕看到女孩哭,有点束手无措,这下子没辙儿了,他也不敢上前,只能直愣愣的站在原地,心里将自家老爷子腹诽了多遍。

席绾绾卖力的嘶哑着嗓子,指缝微微张开,暗中看着傅念琛的反应,眼见他眼中有了紧张之色,心里不禁对肖潇有了几分钦佩,她其实就是勉强装装弱小,因为肖潇说过,“霸王项羽都有柔情,他再霸气,可不是还会对虞姬蜜意,见了霸道的男人,一招就行,就是哭!”

想到这,席绾绾更加有了斗志,她拼命的憋出几滴眼泪,将头一转,便趁势跑了出去。

傅念琛见她往外跑,刚抬脚想要追,却恰好想到什么,连忙停住脚步,返身回了卧室。

傅念琛的脚步慢慢往床的位置靠近,凝眸看到床边有一个简单的白色棉布包包,里面似乎有手机在一直振动。

本能的警惕起来,他轻轻的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季子越。

来电图片是席绾绾和一个男子一同凝视镜头的画面,画面上的席绾绾俏皮可爱,男子似乎心不在焉,神情上略带忧郁,似乎是另有心思。

季子越?

应该就是画面上的陌生男子吧!

看到席绾绾和陌生男子亲昵的画面,傅念琛打心底里就很不爽了,他觉得手机里的这个画面碍眼的很,画面里面的男子更加的碍眼,若不是他控制得住自己身上的暴力分子,能够顾及自己的个人形象,他现在恨不得将他拽起来揍一顿。

他果断拒绝了来电,大致翻看了一下她包里的物件,除了个人证件,还有一大摞的信件,外面被一个白信封覆着,他看不到是什么,想了想,他还是决定打开来看看。

他会返身回来,也是怕人趁机偷偷在这个房间里安插什么录音笔,或者摄像头,所以这个诡异的白色信封就显得可疑了。

手刚刚碰到信封口,就看到上面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最珍贵的。

想到席绾绾可爱的小模样,他便不禁联想到,这或许是她的字,可自己现在贸贸然的打开她的东西,是不是未免有些小人,想了想,考虑到席绾绾那些珍贵的小心思,他还是决定不打开。

他将白信封放回原处,谨小慎微的检查了整个房间无果后,才舒了一口气,重新打开那张图片,将季子越的画面截掉,留下席绾绾的俏皮画面,正好下载到了自己的手机里。

等到将一切做完后,他才略微满意的起身,将席绾绾的手机重新放回到了白色包包里面。

等到这一系列的动作在他无意识之间做完后,他又郁闷又恼怒,一向做事严谨有力的傅念琛竟然做了这种无聊的事情,显得着实荒唐可笑了些!

他看到自己手机里收到的图片,苦涩的扯了扯嘴角,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

席绾绾穿着拖鞋,一路加速,终于跑到大门口,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回头瞅了一眼,不见傅念琛的身影,这才大呼一口气,半蹲下休息了一会儿。

“绾绾,你怎么在这里?”一个身穿米色休闲装的男子走到她面前,来回转了几圈,才从席绾绾狼狈不堪的形象中认出席绾绾的清纯小模样。

席绾绾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抬头,恰好对上傅念煜弯弯的眉眼。

若是以前的席绾绾见到傅念煜,必定是心花怒放百花开,必定是欣喜若狂,必定是死死的缠着他让他陪自己闲逛。可经历了那么糊里糊涂的一晚上,她的心境就完全变了。

现在一看到傅念煜,就想到他那个顶级讨厌的哥哥傅念琛,就容易想到自己和傅念琛滚床单的悲催经历,悲了个催的,她咋那么倒霉啊!

席绾绾的脑门一阵发紧,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冲着傅念煜勉强笑了笑,小头马上埋下去,无措的摸了摸自己的小鼻子,低低的对他撒谎说,“咦,我路过,是路过的。”

傅念煜看着她鬼精灵的样子,冲她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柔发,“我的小绾绾,昨天你明明说要把你DIY的手机挂件送我,可我等了一整天,你都没来啊。”

被当面要礼物,席绾绾不是第一次,她一向大大咧咧,有时候还称得上是没心没肺,漏掉送出准备好的礼物也是常事。

她想了想,摸了摸身上,摸了一遍,没有结果,再一遍,还是没有结果,她彻底衰了,囧着小脸,摊开双手,对傅念煜尴尬的说,“忘了。”

其实也不怪她,昨天被那个混蛋前男友气到,她就把好多事情抛到脑后了,面对傅念煜的索要,她太难为情了,自从她来到这个城市,傅念煜就对她有诸多的照顾,现在她竟然忘带他的礼物,这是该多尴尬啊。

傅念煜审视了她一番,装作出严苛的样子,对她说,“小绾绾,我没有得罪你吧。”

席绾绾一听,连忙慌张的摆手,“啊?没有,没有啊。”傅念煜待她那样好,怎么可能得罪她,若论得罪,也只能是没心没肺的席绾绾无意间得罪傅念煜。

傅念煜拍了拍她的头,亲昵的捏了捏她右侧的小脸颊,“小绾绾,这可不是我说你啊,昨晚你明明说带了礼物给我的,现在还不拿出来啊!”

席绾绾很不自然的揉了揉自己的右边脸颊,很迷茫的想了想,回溯了一下昨晚的情景,才想起自己将礼物放在了包包里,可自己的包包,很明显的,落在了楼上傅念琛的房间里。

她呆愣了一下,恼气的拍了拍自己不争气的小脑瓜,推了推傅念煜,直接就往楼上冲,“等我啊,你的礼物也要等我啊。”

傅念煜见她走的急切,连忙往前追着她,“哎哟,我的小绾绾,你急什么?”

席绾绾才不管呢,她直冲冲的坐电梯到二十九楼,像个愣头青一般往前面冲,可当她冲锋到半路,她才意识到,自己貌似忘记门牌号了。

傅念琛,席绾绾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