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十里桃花不如你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8

十里桃花不如你 已完结

十里桃花不如你

来源:奇热 作者:锦安安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纪寒灵,封靳言

精彩试读:这个女人,现在是终于想通了,要跟他离婚了?这个让他厌恶了一年半的婚姻关系终于可以成功结束了,封靳言一瞬间竟然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是盯着纪寒灵的眼神,越发的冰冷和凛冽。从结婚到现在,不论他怎么刁难侮辱这个女人,她总是一副隐忍模样,倔强着从不同意离婚。可现在,竟然破天荒的主动同意了?是她想通了还是……封靳言垂下眼睛,看着依偎在自己身边的止不住露出欢喜笑容的程沛曼,还有附近远远站着的几个噤若寒蝉的店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你敢骂她?

“哼,靳言亲口答应的,说十分钟后就会到!”程沛曼得意洋洋,提着婚纱裙走到纪寒灵的面前,言辞带着狠毒,“纪寒灵,你就等着吧,看一会靳言怎么帮我收拾你!”

纪寒灵心脏紧紧收缩,跳动得艰难而沉痛,抿了抿红唇,她缓缓抬起睫毛,眼眸好似平静。

“程小姐,你真以为,靳言他是在帮你?”纪寒灵淡定从容的样子显得有些莫名的高深。

这种隐晦的感觉瞬间扯出了程沛曼心里的那股心虚,封靳言对她的确是不怎么热情的,可是……他刚刚既然都答应过来了,那肯定是她在他的心里地位有了改变。

想着程沛曼又底气十足,抬着下巴,高高在上的道:“他当然是帮我,以后我还要嫁给他呢!”

纪寒灵扯出一个冷笑回她,不再跟她做这些没意义的争吵,转身自己就往楼上的办公室走。

她越是这样毫不在乎的样子,程沛曼就越是心里憋屈恼火,好似自己成了一个怒气冲冲的小丑,而这个女人就是淡定看戏的旁观者。

凭什么这个贱女人敢这么嚣张?

她越想越是觉得顺不过气,又是个从来不会隐忍的骄纵公主,当即就扯住了纪寒灵的手臂,怒道:“纪寒灵,你有没有教养!凭什么这个态度跟我说话?”

纪寒灵皱眉,不悦冷声道:“你放开。”

“那你先给我道歉!”程沛曼蛮横无理,“保证你以后都要恭恭敬敬的跟我说话!”

纪寒灵只觉得这个程沛曼的大小姐脾气彻底的没救了,还真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要围着她转吗?

“我最后说一次,放开我!”纪寒灵敛眸,不悦之中带了一点蜇人的锐气。

程沛曼不依不饶的正要怒骂回去,余光忽然瞥见一辆眼熟的黑色宾利,刚停在婚纱店的门口,她眼珠子一转,一边毫无教养的骂了一声‘贱人’,另一边直接伸手就狠狠拧了一把纪寒灵雪白的手腕。

纪寒灵吃痛,又气又怒,下意识的就抬手推了一把程沛曼。

这一下并没有用多少力,但程沛曼却尖着嗓门大叫了一声,身体往后一仰,嘭的一声摔在地板上。

“纪姐姐,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要动手打我。”程沛曼挤出了满脸泪,模样委屈的望着纪寒灵。

纪寒灵冷眼看着她做戏的样子,根本不想理会,转身就走。

可一回身,就看见一道挺拔而眼熟的身影,就站在距离自己两米远的地方。

俊美而坚硬的五官,眉眼精致俊逸,深邃的眼底里遮挡不住的露出凛冽寒气,黑色的手工西装一丝不苟的贴合在他高大的躯体上,宽肩长腿,贵气不凡。

只是那么随意站着,就散发出一股天生的强悍气场。

看一眼,就能让人心脏猛跳。

纪寒灵瞧着他,指头收紧,忽然明白了程沛曼为什么会突然摔倒。

封靳言不说话,也不继续靠近一步,只是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用睥睨的清淡目光,冷冷看着她,叫人猜不出情绪。

纪寒灵心跳加剧,捏紧的指头用力到有些发抖。

“靳言,我好像崴到脚了,好疼啊……”程沛曼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沉默,“靳言,你过来扶我起来好不好?”

封靳言率先移开目光,抬脚朝着程沛曼走去。

脚步渐近,从纪寒灵的身旁,不停留的径直越过她。

纪寒灵脸色发白,垂下了眼睑。

程沛曼见他真的走过来了,心里狂喜,等封靳言一靠近,就主动伸手抓住他有力的手指,含着眼泪可怜兮兮的哭道:“靳言,你终于来了,你不知道,纪姐姐好过分,一直骂我,侮辱我……”

她倒是有脸恶人先告状。

纪寒灵转过身,就静静看着,不说话不解释,只有后背倔强的绷得挺直。

封靳言掀起眼皮看纪寒灵一眼,语气冰凉:“你骂她?”

这三个字里,隐约有了要给程沛曼撑腰的意思。

程沛曼大喜不已,连连点头,立即添油加醋的说:“她不仅骂我是不要脸的小三,她还……”

话还没有说话,被封靳言凌厉的眸光轻轻一扫,眼神如刀子似的,瞬间吓得程沛曼噤了声,赶紧闭上了嘴。

封靳言继续看着纪寒灵,眸色晦暗不明:“纪寒灵,你骂她是小三?”

纪寒灵心口疼得厉害,全靠着脾气的倔强维持着平静,只是嗓音里的颤抖怎么也掩盖不住。

“封靳言……”

“纪寒灵。”封靳言直接打断她,眼神一点一点的变得阴沉森寒,“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小三?你自己才是那个最不要脸的小三,怎么,这才多久,你就忘了那个被你抢走了婚姻,毁掉人生,几乎疯掉的姐姐了?”

他字里像是含着尖针,狠狠往纪寒灵的心口里扎。

这婚姻,不是她从纪暖夏手里抢走的,是她从对方手里名正言顺的抢回来的!

这本来就是属于她的,当初是纪暖夏自己算计她不成,反而落进了自己挖的陷阱里,变成了如今的下场。

那是纪暖夏自己罪有应得。

可凭什么,现在所有的过错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就因为她没有按照纪暖夏的算计在那场阴谋里被毁容,被毁掉人生吗?

抬起眸子,纪寒灵看着面前这个在自己心里驻扎了多年的男人,忽然觉得无比的嘲讽。

就算是自己爱死了他,可在这个男人心里,她永远也只是一个阴险的贱女人模样。

因为她能嫁给他,也是因为那场算计,她当初还以为是自己因祸得福,可现在想来,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

“封靳言,是我错了。”她声音低浅的开口。

当初一意孤行的嫁给他,是她错了。

现在一昧隐忍退步,纵容封靳言刁难凌辱她,也是她错了。

这些错,让现在的封靳言从不正眼看她,也让程沛曼这样的女人,有了底气随意踩在她头顶上撒泼。

封靳言拧眉,看着这个女人惨然的模样,眼底神色愈发幽暗,他一时没有确定她这个错了,具体是指的哪一件事情,不过不管是眼前的事,还是过去的事,既然她说错了,那就是示软了……

封靳言薄唇用力绷紧,原本应该乘胜追击羞辱她的话,不知道为何,这一刻反而没能说出来。

倒是程沛曼,还以为纪寒灵是在给自己道歉,得意万分,不依不饶喊道:“纪寒灵,你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应该给我诚意一点道歉。”

纪寒灵垂眼看着她,忽然抬脚,主动走近面前这一对刺伤她眼睛的男女。

她现在决定不一昧忍让了,既然封靳言要跟程沛曼一起来让她不痛快,那她也要让封靳言一样不痛快!

3-好啊,我们离

纪寒灵垂眼看着她,忽然抬脚,主动走近面前这一对刺伤她眼睛的男女。

她现在决定不一昧忍让了,既然封靳言要跟程沛曼一起来让她不痛快,那她也要让封靳言一样不痛快!

——————————————————

纪寒灵这异常的举动,让程沛曼肩膀一缩,下意识的萌生出一点惧意,连忙求助的拉住了封靳言,声音软软的喊道:“靳言,我好怕啊……”

封靳言敷衍的身后揽住了她的肩膀作安抚,目光却定定的看着面前的走近的那个女人。

他很想问,她刚刚说的那句错了,到底是指的什么。

“封靳言,你不是想要跟我离婚吗?”结婚一年半来,纪寒灵第一次主动提起了离婚这件事。

她嘴角勾了一点笑,灿烂又惨烈。

封靳言忽然感觉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捏住了,紧张得连呼吸都要僵住了。

纪寒灵垂眸看了一眼装柔软扮无辜的程沛曼,嗓音轻而稳。

“那好,我成全你跟程小姐,我跟你离。”她说完,潇洒的转过身便走,留下瞪大了眼睛又惊又喜的程沛曼,还有怔楞错愕的封靳言。

这个女人,现在是终于想通了,要跟他离婚了?

这个让他厌恶了一年半的婚姻关系终于可以成功结束了,封靳言一瞬间竟然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是盯着纪寒灵的眼神,越发的冰冷和凛冽。

从结婚到现在,不论他怎么刁难侮辱这个女人,她总是一副隐忍模样,倔强着从不同意离婚。

可现在,竟然破天荒的主动同意了?是她想通了还是……

封靳言垂下眼睛,看着依偎在自己身边的止不住露出欢喜笑容的程沛曼,还有附近远远站着的几个噤若寒蝉的店员。

忽然明白,纪寒灵这是在用这方式来扫他的面子。

比起所谓的正妻与小三和老公吵得面红耳赤,她这样潇洒干练的直接扔下离婚两个字,更像是打脸的巴掌,扇在封靳言的尊严上。

封靳言的眉头越拧越紧,脸色冷沉得可怕。

长腿直接迈开,他丢下程沛曼朝着纪寒灵追了过去。

上二楼办公室的楼梯就在附近,纪寒灵才走了一半,手腕就忽然被人用力的拽住了,身后,响起了封靳言冒着寒气的冰冷声音。

“纪寒灵,你什么意思?”

纪寒灵回头,平静看着封靳言,脸依旧是原来的模样,甚至连口红的颜色都没有变一分,可封靳言就是觉得,这个女人,似乎有些地方不一样。

说不出是哪里,但就是跟以前不一样。

这点不一样,让他心里怪异的浮躁不安起来,他字字用力,又重复了的问了一遍:“纪寒灵,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纪寒灵加重语气,“封靳言,我成全你,我们离婚。”

说完,用力甩开封靳言的手,转身继续上楼。

表面上看着决绝和从容,心脏痛得有多厉害,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说离婚,只是一时气话,让封靳言在程沛曼面前骑虎难下。

这段婚姻走到现在,她忍耐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就这么轻易离掉,不仅对不起她自己,还反而如了纪暖夏的意。

她才不会那么轻易放手。

封靳言盯着纪寒灵的背影,眼神灼冷,像是要直接将那个女人戳穿,看着她与平时不一样的僵硬步伐,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绷紧的唇角边上泄出几分冷笑。

封靳言三两步就追上了纪寒灵,抓住她纤细的手腕,一个用力,直接将她抵压在墙壁上。

微微俯身,两个人的鼻尖几乎贴在一起。

“跟我离婚是你成全我?”他压低了嗓音,醇厚却又冰冷,恶意揣测,“纪寒灵,你可真是好心机。今天我要是真的同意了跟你离婚,明天你是不是就会带着奶奶冲我公司门口,借着她的威信找我算账?”

封太奶奶是封家,唯一站在纪寒灵这一边的人。

是她出面让封靳言保证不能单方面离婚,除非两人生下孩子,或者纪寒灵主动同意。

不然两个人的婚约,将维持一辈子。

纪寒灵瞪着他说:“我还没有那么贱的去给奶奶告状!”

封靳言嘲讽冷笑:“纪寒灵,你要是不贱,那暖夏是怎么出事的,你又是怎么嫁给我的?别惺惺作态了,这天底下,还有比你更贱的女人吗?”

他每个字都夹枪带棍,对着纪寒灵最脆弱的软处戳打。

纪寒灵脸上几乎血色尽失,眼瞳不住颤抖。

封靳言咄咄逼迫,宛如恶魔:“既然今天你敢跟我提离婚,那好。我这就叫人把离婚协议书送过来,你最好乖乖的给我签了,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他说完,毫不留恋的一把将纪寒灵丢开。

纪寒灵浑身都有些发软,失去了他作为支撑,差点直接跪倒,连忙紧紧抠住墙壁稳住身体。

封靳言的秘书动作很快,前后不过十几分钟,一份崭新的离婚协议书,就摆在了纪寒灵的面前。

“签字啊。”封靳言还主动的拿出了自己贴身携带的钢笔,摆在协议书的上面,眸色锐利逼人,紧紧抓着纪寒灵的眼睛,让她无处可逃。

咬紧嘴唇,纪寒灵不说话也不动。

“怎么不签字。”封靳言冰冷的声音里满是讽刺,“纪寒灵,不是你自己信誓旦旦的说要跟我离婚的吗?”

纪寒灵铁了心的沉默,她没想到封靳言会这么不依不饶。

可真的要就这么离婚吗?不,她才不甘心。

纪暖夏算计过她那么多,甚至现在,封靳言那么轻视她和厌恶她,也都是纪暖夏的算计,她现在就算是两败俱伤,也不要就这么放手退场,让纪暖夏的阴谋得逞。

屋子里,气氛僵冷,直到突兀的电话铃声,猛然响起。

封靳言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奶奶。

他拧眉接通电话,嗓音平和:“奶奶。”

封太奶奶一向慈祥的声音这会有些严肃:“我听说你去灵儿的婚纱店了?”

封靳言寒着脸,盯了纪寒灵,没有应声。

封太奶奶哼了一声,威胁道:“混小子,你要是敢在灵儿店里欺负她,看我不狠狠收拾你!现在马上给我到老宅来,正好我有话跟你说。”

封靳言沉默的挂了电话,盯着纪寒灵的眼神冷酷到恨不得生吃了她。

“纪寒灵,你倒是好本事啊,这么快就搬出了奶奶。”

纪寒灵迷茫的眨了下睫毛,神色无辜:“什么?”

这是她第一次在封靳言面前露出这种自然的,带着小女人独有可爱的表情。

平时两人一向争锋相对,除了面目狰狞的争吵,就是漆黑夜色没有感情的缠绵,正常对话的情况,少之又少。

封靳言深深的盯了她一眼,忽然转开了视线,盯着那份离婚协议书,面容冷硬说道:“纪寒灵,你真是个令人作呕的女人。”

小说《十里桃花不如你》 第2章 你敢骂她?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