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满城雪

更新时间:2021-04-01 11:32:01

满城雪 已完结

满城雪

来源:奇热 作者:轻语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慕言,柳依依

精彩试读:“啊啊啊啊——”半开的门里突然传来怪异的尖叫声,有黑影伴随着往慕言脸上扑腾过来,慕言连忙后退,正好撞上船夫的胸膛。船夫一惊,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情况就被黑影扑腾到脸上。船夫大手抓向那黑影,将它倒提起来,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婆婆,管管你家八哥,都长得比我家母鸡还肥了!”那只肥成鸡的八哥也不知道是怎么飞起来的,此时正被船夫倒提在手上,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盯着两位远客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桃源远客(上)

小舟缓缓行过,惹起涟漪在船尾圈圈泛开,眨眼便消失在浓雾深处。

渐行渐远渐无声,浓雾似庞大的猛兽将万籁都吞噬得一干二净,只余下竹竿划过水面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动。

一路走来总叽叽喳喳说道个不停的慕良难得的闭紧了嘴巴,紧紧攥着兄长的衣袖,眼珠子滴溜溜左顾右盼,偶尔又转过脑袋去后面的浓雾,像是怕这寂静里突然蹦出来一个猛兽将人生吞活剥似的。

慕言觉得他不对劲儿,便问他怎么了,船夫在前边边撑竿边笑,说这小娃娃是胆小害怕了。

慕良难得的没嘴硬反驳回去,只是眼珠子再一次滴溜溜转动着环顾四周,压低声音道:“我总觉得后面好像有人在跟着我们。”

其实慕言也有这种感觉,总觉得有银铃声音在身后飘缥缈渺响起,似有若无的,可是待他支起耳朵细听却又什么都没听见,转眼去看,除了浓雾也什么都看不见。

“后边可没船跟着我们。”船夫往后瞥了一眼,并不在意,“要是真说后边有什么跟着我们,那肯定就不是人了。”

慕良吓得吓得直往慕言怀里钻,任凭兄长怎么宽慰硬是不肯把紧紧攥住衣襟的手给放开。慕言无奈,拍拍他的脑袋,强压下心底的不适用尽量轻快的声调说:“都叫你不要跟我跑出来了,硬是不听,现在后悔了没。”

慕良冲他做了个鬼脸,略略略。

孩子心性的特点之一就是心宽不记事,上一刻还缩在慕言怀里瑟瑟发抖,下一刻就阖眼打起了呼噜,待他睡醒时,浓雾渐渐散去,远方隐隐传来鸡鸣犬吠的声音,一座庞大的轮廓在薄雾里若隐若现。待小舟愈来愈近,那轮廓清晰的模样便在眼底铺展开来。

慕言读书万卷,可是非要让他找出个词来形容眼前景致的话,他也只能叹息着说书还是读的太少,脑袋没有一个词可以用来形容这个隐藏在重重山水里的村落,当第一眼见到它时,他忍不住放缓了呼吸,生怕惊扰了它的静谧。

“我们到地方了。”船夫道,撑竿的动作放缓下来,小舟顺着潺潺溪流向村子的方向划去。夹溪两岸有落英缤纷,花开得正好的桃树下有年岁稚嫩的孩童在嬉戏,乍抬头瞅见他们,笑着逐船而走:“远客,远客来了!”

清脆的声音在静谧里显得格外突兀,引得在田间劳作的人都转头来看。

白发苍苍的老者站在渡口上,手里捏着旱烟杆子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见他们近了便冲他们招手。

小舟停靠岸边,船夫跳下船一路小跑过去:“里正,这两位是姑苏来的,姓慕,给宋婆婆送信来。宋婆婆在吗?”

“在呢,在呢。”里正皮面上露出笑意来,他的脸有些圆,一露出笑脸便显得憨厚可掬,而他表现出来的属性也是憨厚可掬,“远客难得来一趟,待会儿办完了事情别急着走,让我们好好招待你们一番。”

慕言连忙拉着幼弟道谢,边上船夫笑着说:“招待远客得拿出你藏地窖里好几年的那坛酒,不然都不作数的,酒得管够!”

里正一口应下,船夫就拍拍他肩膀,笑着带慕家两个人找人去了。

“老里正家里亲自酿的桃花酒是村子里最好喝的,但是他人小气啊,逢年过节才拿出来一两坛尝尝味道。托了两位的福啊,今天有得喝了。”船夫带着路呢,忽又扭头过来问,“诶话说你们两个能喝酒么?”

慕言表示自己三杯倒,幼弟则年纪小,只舔过老爹的杯底。

船夫哈哈一笑,拍了拍慕言的肩膀,说他酒量不行。船夫五大三粗的身材,慕言则是个文弱书生,他一拍下来他身形一晃,勉勉强强才稳住。

一路说笑着,船夫带着两人穿行在几尺来宽的小道里,越往里走便越宽敞,终于小巷走到了尽头,视线也豁然开朗了。

只见村子中央隔出来的圈状空地上,一株高耸入云的碧血垂丝桃屹立在那儿,从它枝干粗细的程度上根本看不出来它年岁几何。彼时虽是五月,但那桃枝上的花却像是置身三月般开得正好,风一吹,桃花瓣就飘飘洒洒掉下来。

小院孤独的站在桃树底下,它与村子的联系仅仅是条鹅卵石铺就的小道。

慕良迈着欢快的步子向桃树跑去,愈靠近桃树那底下的桃花瓣就铺得愈深,等他能摸到桃树龟裂的树皮时,脚底的零碎的桃花瓣已经快碰到他脚踝了。他的眼睛因为好奇心情而闪亮:“好高大的桃树。”

“有几百岁了,估计都能成精了。”船夫道,眼睛一转瞅向了深闭门的院子,“宋婆婆就住在这里。”

慕言上前把门轻叩:“请问宋夫人在家么?”声音穿过门缝飞进院子里,却没有回应,慕言以为是里边的人没听到,就又再喊了两声。门里终于有了回应,那是一声深沉的像是来自地底的谁呀,语气并不是很和善,显然宋夫人并不大欢迎不请自来的远客。

船夫凑在慕言耳边说:“宋婆婆脾气不好,唉她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看起来不和善但是心地还是不错的。”

慕言有点尴尬的点了点头:“或许我来之前应该先把拜贴奉上,这样前来确实是太唐突了。”

船夫嗤笑:“乡野人家,那用得着这许多弯弯绕绕的东西。”

“宋婆婆,这两位远客打姑苏来拜见你,”船夫话没说完,里边那个苍老沙哑的声音便道,“门没锁。”言下之意就是让他们自己推门进去,慕言依言而行。

那柴门果然没锁,慕言稍稍用力它就吱呀呻吟一声往院子里退去。

“啊啊啊啊——”

半开的门里突然传来怪异的尖叫声,有黑影伴随着往慕言脸上扑腾过来,慕言连忙后退,正好撞上船夫的胸膛。

船夫一惊,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情况就被黑影扑腾到脸上。

船夫大手抓向那黑影,将它倒提起来,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婆婆,管管你家八哥,都长得比我家母鸡还肥了!”

2-桃源远客(下)

那只肥成鸡的八哥也不知道是怎么飞起来的,此时正被船夫倒提在手上,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盯着两位远客瞧。

慕言心有余悸的拍拍心口,慕良则跟八哥四目相对,也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两眼放光,伸手就去抓那八哥,八哥被那目光吓得拼死扑腾,然而并不能掏出船夫的手掌心,也不能逃出慕良的手掌心。慕良抱着八哥回头笑:“好肥的八哥呀。”

烤起来肯定味道不错,慕言在心里默默替幼弟说完那下半句。

“放开它。”苍老沙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紧接着是笼罩全身的阴影,慕良吓得手一抖,回头就瞅见一张,满是沧桑的,像是被风吹裂的枯老树皮般皱裂的脸,那人彼时也正打量着他,一双浑浊的眼睛眨也不眨。

八哥趁机从慕良手心里钻出来,尖声怪叫往宋夫人肩膀扑腾飞去。

慕良吓得躲进兄长身后瑟瑟发抖,只探出来一个脑袋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怪物般的宋夫人。

宋夫人并不因为他唐突的目光而生气,似乎她已经习惯了类似的注视,她只是盯着慕言看:“刚才你说你姓慕?”

“姑苏慕言与幼弟慕良拜见前辈。”

宋夫人微微眯起眼睛打量他们,这两个都是眉目俊秀的青少年,面容依稀与旧年故人相似,她便不作怀疑的让开道来:“进来吧。”

船夫拍拍两人肩膀,说自己有事不肯叨扰,便打算离开,他转身时慕良扯住衣袖,不肯让他走,假若人脸能将内心心思显现出来,那现在慕良皮面上肯定是满满的害怕。

讲真宋夫人长得实在可怕,皮肤干枯龟裂也就罢了,皮肤又苍白得透明,简直能瞅见皮下青色的血管。慕良本就胆小,现下更是慌了:“船家,你答应过我要带我去看鲤鱼的!”

来途中在江畔见过比人大腿还粗的红鲤,慕良就惊喜的大喊大叫,船夫笑他傻还说桃源里的红鲤比外头的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甚至每只都有小孩子大小,都能成精了,还答应了慕良要带他去看。

慕言要把幼弟拉回来,但他死活不肯放开船夫的袖子,无奈只能请船夫多多担待。船夫答应着,抱起还没他腰高的慕良渐行渐远。

慕言眼珠子一转便对上宋夫人不明深意的视线,正尴尬时,宋夫人道:“你跟你爹倒像是一个模子里边刻出来的,进来吧。”说罢径自往院子里边走,慕言随后跟上。

低矮的门槛一经踏过,小院内景便缓缓在眼前铺展开来。

那也不过是个普通小院的模样,院子里头铺满了碧血垂丝桃细碎的花瓣,屋檐底下晾着一些农家东西,如果真要说它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它实在太暗了,别的房子都是坐北朝南,它却截然相反,以至于大白天的在才亮堂屋子里面也要点上灯火才能稍稍亮堂一些。

灯火昏黄里宋夫人沏上茶水:“荒僻山野只有粗茶可以招待,希望公子不要嫌弃。”

慕言连忙表示有得喝就不错了谢谢主人家的款待。

温文有礼的少年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如果我没记错,我们应该见过的,就在唐家那事之前,我曾去府上拜会,跟府里两位公子都见过一面。”

慕言不知道她口里说的事是什么事情,但见过面确是真事。算起来那也不过是十余年前的事情,彼时他虽年岁尚小,但还是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年家里来了许多面生的客人,自东南西北汇集而来,有男有女,其中就有宋夫人。

慕言忍不住偷偷打量了宋夫人的脸,想起那时她还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短短十余年间,青丝变白发,风华都没了踪迹。

“你应该是年长那位,是江黎和慕逍风的儿子吧?十余年不见,你母亲近来可还好么?”

“家母前两年已经走了。”慕言半低了眼睛。宋夫人自知唐突,连忙道歉,末了沉声叹息道:“江女侠年轻时候可是名动江湖的大美人,家世才貌都是数一数二的好,只可惜眼神有点偏,竟然看上了你爹那个温文尔雅拈花惹草的伪君子。”

慕言听她所说,也不辩驳,只是更深的埋下脑袋,眼睛里有不具名的情绪在翻腾。

“说起来,我的儿子跟你差不多年纪,”宋夫人的瞳孔倒映着灯火,闪烁不定,“倘若他能够平安长大,应该也是跟你差不多高。”

慕言知道宋夫人有个儿子,他们见过的,后来听说得了重病,不治而亡了。

檐下的八哥忽然扑腾着翅膀尖声怪叫,慕言侧耳细听,依稀听见它喊的是饿饿饿,正想说这八哥聪明得要成精了,却见宋夫人像是听见什么召唤般眼神一凛:“闲话改日再叙,公子且说来意。”

慕言取出一封信笺双手奉上:“这是家父让晚辈送来的信,来时家父千叮咛万嘱咐说要亲手交给夫人。”

宋夫人也不避讳,在慕言面前撕开信封一目十行以阅之,她忽然脸色大变:“俞家那个老不死的被人给杀了?”

虽然宋夫人没直接说出名字,但慕言已经明白她口里说的是谁。俞家老爷子年有一百零六岁,其健康长寿以至于他两次白发人送黑发人,故而江湖里的人都私底下喊他老不死的。“据说外出时被仇家找着了下手机会,死状十分凄惨。”

“善恶有报,天道轮回。”宋夫人半低了脸,手里将信纸紧紧攥住,自她因用力而泛白的骨节上,慕言可以看出她的不安,她问:“老头子是怎么个死法?”

“被挑断了手筋脚筋,又割了喉管扔在地上,血顺着伤口流了将近大半个时辰,他人才死透。”外头有女孩清脆的声音响起,伴着轻风和银铃声音一同传进耳朵里,紧随而来的是院门被踢开的声音,一个黑袍高大的男人踏进院子里来,后边明眸善睐的姑娘则负责挽着那人的手微微而笑。

檐下的八哥受了惊吓,尖叫着向他们那两个不速之客扑去,它挑着软柿子捏,没动那个高大的男人,而是径直往女人那里扑过去,然而不等它凑近,那男的眼疾手快的扯住它狠狠往地下一甩,八哥就摔在了地上。

黑羽散落一地,八哥扑腾着翅膀垂死挣扎了几下,很快便不再动弹了。

宋夫人瞅着惨死的八哥,紧紧皱着眉头:“你们是谁?”

姑娘闻言半蹙了眉,掩面作伤心状:“一别经年,这些年在山水重重里我一直在打探老师的下落,好不容易找着了人,老师却问我是谁,真叫人伤心呢。”

宋夫人本就苍白的皮面,闻言更是变得毫无血色:“你居然还活着。”

小说《满城雪》 第1章 桃源远客(上)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