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十字空间

更新时间:2021-03-28 18:34:53

十字空间 已完结

十字空间

来源:奇热 作者:宁城荒 分类:灵异科幻 主角:洛晗,唐逍

精彩试读:“在尸体不被移动的情况下。”唐逍打断。洛晗有些惊奇,“你怎么知道尸体没被动过?”“伤口在要害部位,血流量很大。这时如果拖动尸体的话,血液会淋在别处,而不是成为规整的形状。”“这样啊……”洛晗无奈地摇摇头,“我想不到其他的了。”唐逍叹了一口气,抓乱了头发,“我也尝试在脑海重现案发现场情景,但是,唯独这一步是个缺口,无论怎么设置,到最后都是矛盾的。他妈的,他究竟怎么做到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机密-宁城荒

警局办公室。苏奇,唐逍,洛晗,杜子巍。

被唐逍称为关键证物的黑色文件袋被摆放在桌上,几人的视线齐齐聚集其上。

“这是你要的东西,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他手里弄出来。”苏奇放松地靠在椅背上喝着茶,一副劳苦功高的样子。

“辛苦。”

唐逍上前拿文件。苏奇的手却抢先按在了黑色纸袋上,“该说感谢的应该是我,你帮了警局一个大忙。”

“什么意思?”

“猜猜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不是商业机密吗?我只是替我的委托人拿回物品,难道你打开看了?”

“完全出乎意料。”苏奇放下杯子,身体坐直,“这里面是一份犯罪证据,关于江川市几年前发生过的几起灵异事件。”

“不会这么扯吧?!”唐逍麻利地打开袋子,将里面的档案文件抽出,看到内容的瞬间,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他本以为苏奇在和他开玩笑,却没想到真如苏奇所说的那样,里面文件所述的内容都是掩藏在灵异事件背后的真实凶杀案资料!

唐逍的眼睛快速地浏览着纸页上的文字,每一个案件都让人触目惊心。而案件的矛头,全都指向一家公司——龙腾集团。这一切的主谋竟是他的委托人!

“这些都是龙腾集团发展的黑历史,商业机密与其相比,简直不值一提。靠带着血腥的钻探机开辟出来的一条发展道路,这样的企业,迟早会有被人掘出黑幕的一天。”

“怎么会这样?”洛晗和杜子巍齐声问。

“韩太太的父亲以前是一家企业的老总,而这家企业恰恰是龙腾集团的死对头,为了垄断市场经济,你们的委托人韩总便无所不用其极地将对方企业收归门下。韩太太的父亲因此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为了报复,韩太太忍辱嫁入韩家,只为了找到他的犯罪证据,将其公布于众。而你,却在帮他调查婚外情……哈哈,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唐大侦探也有被人利用的时候。”苏奇诉说完事件的来龙去脉,放声大笑。

黑色的纸袋在宽大的手掌中被攥出印痕,唐逍脸色阴沉。

“自己居然卷到了别人设计好的局里,替杀人凶手卖命,真是可笑至极。”他的心中烧起了无名之火。

“不过,有件案子却一直没有找到答案。”

“哪一件?”

“我让你帮我查的博物馆血十字案。从案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天时间了,我们动用了一切可以调动的资源,但线索、证据,一无所获。”

唐逍把文件用纸袋装好,重新放回到桌上。现在,他不需要把这东西带走了。

“凶器找到了吗?”

“还没有,凶手的手法很高明,到目前为止,我们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查出来。”

“那就奇怪了,这总不能是件谜案吧?!”唐逍觉得近来发生的事情越来越离谱。

两人面面相觑,身后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回过头,看见一个穿着特警服饰的男子军姿立在门口,向两人摆着手,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晓唯?”唐逍惊讶。

“唐大哥,好久不见。”男子走进来,娴熟地和唐逍碰了碰拳头,相拥在一起。

“是啊,好久了。上一次听苏奇说你加入了特战队,之后便没有消息了,这几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唐逍深觉睽违多年,当年好哥们在一起的时光已成脑海中模糊的印记,“怎么,现在为什么又回江川市了?”

“我服役期结束,直接转成入了特警部门。这次江川市发生了这么大的案子,省厅怀疑国宝失窃和某国际盗窃团伙有关,而特警力量恰恰是行动的最佳后盾。所以上面派我们来协助地方警局办案。苏大哥要出任务,我就跟去了,还放了两枪。”冯晓唯解释道。

“高精狙击,你小子行啊!”

“那桩案子果然还是惊动了省厅……”苏奇愁眉苦脸地说着自己的话题,对一旁的两人的对话毫无理睬的心思,“上面的意思是叫我们赶快将这个案子破掉,半月内搞不定,估计就会派调查专员过来,顺便给警局扣个失职的帽子。”

唐逍说:“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换个角度想,如果你是罪犯,你会不会选择匆忙跑路呢?”

“着急跑路,必定会给警方留下追踪的线索,如果是我,我会选择暂时躲起来,等风波过了,再制定逃跑计划。”

“很好。”唐逍的眼中闪烁着光芒,“你也说过,整个江川市就是一张网,只要他逃不出这张网,就一直处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哪怕我们一点一点地查,也能把他从暗处里挖出来!”

骨灰咖啡-宁城荒

半个月时间,是省厅给江川市警局的期限。寻常案件或许只用不到一个星期就可以成功缉拿凶手。可是,一件让人根本抓不着头绪的案件该如何在短时间内结案呢?

回到侦探社后,唐逍一直坐在沙发上思考这个问题。

他从警局里拿到了所有现场取证的资料,甚至连死者的血液检测报告都包括在内。可凭借这些,依然无法推断出有用的线索。案件侦破的关键点到底在哪里?

唐逍感觉大脑里的思路像是一条堵车的高速公路,越着急越是行不通。他合起文件夹,揉着太阳穴。

洛晗的身影落入视线中。刹那,唐逍忽觉脑海中闪过一道电光,快速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十字架吊坠。质感温润,色泽却是望不穿的深邃。

“洛晗,你过来下。”

“怎么了?社长?”洛晗刚洗完澡,身上穿着浴袍。

“有些事,我需要和你聊聊。”

“好啊。”洛晗坐下,一股芳香扑面。

这个看起来十分清纯的女孩,出浴后却有另一番气质。眉目清秀,樱唇皓齿,长发未干,贴在脖颈上,让人觉得她的身上忽然多了股女人味儿。

唐逍止住胡乱的想法,怔怔收回目光,把吊坠摆在茶几正中。

“现在和我说实话,这个东西究竟怎么来的?”

“我和你说过的呀,路边捡到的。”洛晗缓慢地擦着头发。

看一个人的眼睛的同时,亦可以观心,眼睛绝对骗不了人。两人四目相对时,洛晗的眼神并没有丝毫想要闪躲的意思。由此,唐逍推测她说的是实话。

“具体一点的位置是在哪?”

“在一个博物馆门前,历史博物馆……”

“江川市历史博物馆!”唐逍听到了关键词。

“对!就是那里。当时貌似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热闹的人很多,我被挤在人群里,跑出来时差点被它绊倒……说起来那天真的是糗透了。”洛晗回忆起那时的情景,不禁懊恼,“对了,你问这个干嘛?”

唐逍拎起吊坠,在眼前晃了晃,“我怀疑它和一起重大案件有关。”

“什么?!”

文件夹被翻开,唐逍将信息一条一条指给洛晗看。

“你所说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上面记录的——博物馆里的一位守夜的退休教授惨遭毒手,一幅名叫《桃花仙图》的镇馆国画随之失窃。现场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只在老教授的尸体下发现一道明显的血十字印记。”

洛晗目瞪口呆。

“这……这案子可真够离奇的。”

“呐,你来试想,怎样让尸体下方出现一道规整的血印?”唐逍考问洛晗。

“可以画上去,比如借助涂料刷,将大滩的血液分散开,再把尸体放上去……”

“在尸体不被移动的情况下。”唐逍打断。

洛晗有些惊奇,“你怎么知道尸体没被动过?”

“伤口在要害部位,血流量很大。这时如果拖动尸体的话,血液会淋在别处,而不是成为规整的形状。”

“这样啊……”洛晗无奈地摇摇头,“我想不到其他的了。”

唐逍叹了一口气,抓乱了头发,“我也尝试在脑海重现案发现场情景,但是,唯独这一步是个缺口,无论怎么设置,到最后都是矛盾的。他妈的,他究竟怎么做到的……”

“社长你别急嘛,总会有办法破解的,我去给你冲杯咖啡。”洛晗安慰道。

十字架吊坠被檀色的绳子拉扯着在眼前晃动,如此往复,唐逍定定地盯着它,眼神犀利,似欲将其看穿,从那团黑暗后面揪出一个人来。

“咖啡来啦!喝点缓缓心神。”洛晗端着杯子回到沙发上时,头发简单地束了起来。

唐逍回过神,嘴角扬起,朝她笑了笑。

杯子停在嘴边,唐逍闻了闻,感觉味道怪怪的,反问:“这是什么咖啡?”

“速溶啊!”洛晗指指书架,“从那边的罐子里拿的。”

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登时从沙发上跳起,“天呐!那不是咖啡……姑奶奶!那是小柔的骨灰!”

洛晗娇躯一颤,打了个哆嗦。

骨灰!

“哗啦——”

身后一阵物品掉落的声响。

两人错愕地回头,见杜子巍怔立着,手中的摄像机、信号接收器、数据线、移动终端、U盘……掉了满地。胖子的瞳孔里像是蓄着两团怒火,充满了对外界的无限恨意。

果然愤怒的胖子都是不容小觑的。就在眨眼间,杜子巍便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朝洛晗猛扑过去,将她按倒在沙发上,双手扶着肩膀猛力摇晃,“你做了什么!啊?!谁叫你碰她的!”

洛晗感觉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身子却要散架了,只能大声尖叫。唐逍快步上前拉开胖子。

“杜子巍,你他妈的给我冷静点!”

“小柔……”胖子摊坐在地上痛哭,像是经受了莫大的打击。

“小柔已经是过去时了,人死不能复生。洛晗也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才拿错了东西,你有必要和她拼命吗?!”唐逍厉声责备着,“你给我滚回房间好好反思!”

胖子抽泣着,不能言语,起身抱起咖啡杯。

惊魂未定的洛晗坐在沙发上,眼睛里泪花在打转。回过神来的她,渐渐明白发生了什么。

“社长,我,我往杯里冲的是骨灰?”她抬起头望着唐逍。

“嗯。”唐逍点头,“下次注意点,我的咖啡放在厨房那边,蓝色铁罐。”

“这就是你和我说的‘杜子巍不喜欢喝咖啡’的缘故吗?”洛晗的声音在发抖。

“其实胖子以前非常喜欢喝咖啡,只是后来不喝了。”

“小柔……是谁?”

唐逍坐在洛晗身边,帮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把那段故事讲给她听:“小柔是胖子生命里抹不去的一个影子。两年前的那个夏天,他迈进了人家冷清的小咖啡馆,从此便成了常驻客。胖子是个很会喝咖啡的人,他帮小柔煮咖啡,客人都很喜欢他煮出来的味道,去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多,我就是其中之一。小店生意好了起来,两人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胖子成了小柔的初恋。只可惜天意弄人,小柔后来被迫卷进了一场走私案中,被毒枭杀害了。胖子把她的骨灰放进咖啡罐里,留在身边。之后的杜子巍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副样子,有时话多的要死,有时一言不发。而且,再没喝过一口咖啡……”

洛晗抱着肩膀听完,心里思绪万千。她从沙发里抽身出来,对唐逍说,“我再帮你冲一杯咖啡吧!”转身走进厨房里。

深夜静谧,缕缕浓香自室内飘起。唐逍望着窗外微凉的月色,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洛晗,唐逍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