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驱灵人笔记

更新时间:2021-04-11 16:19:15

驱灵人笔记 已完结

驱灵人笔记

来源:奇热 作者:鬼火点烟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杨石头,柳依依

精彩试读:女鬼和穆青青都向后退去,尤其是女鬼,被符箓打住之后,白色的影子暗淡了一圈,整个鬼影都向后倒飞出去。一阵风声从耳边滑过,瞬间扑杀而去,我看到那是一个很干净的背影,穿着西裤皮鞋,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衬衫,他的手中连连打出数道符箓,贴向女鬼,看样子是要把女鬼打的魂飞魄散。好厉害的手段!我不由的感叹出声。自从师傅死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如此干净利落的手法,而眼前的这个人显然要比师傅年轻很多,很可能和我不相上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7-鬼摸鸡

仓促之间竟然拉了个鬼满楼道跑,真是倒霉,此时此刻万籁俱寂,整个楼道里面似乎只有我和女鬼两个人,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我没说话,她也没说话,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我的心跟着一下一下的跳动。

这场面简直太尴尬啦!我必须要说点什么?

我一边揉着腿,一边腆着脸微微笑着,期待着两条因恐惧而乏力的腿能够稍微缓解一些,终于,我感觉双腿有了一点力气。

“其实,你长的挺不错,但是我们不合适,拜拜吧!您呐!”我撒丫子就跑。

现在道法全无,以一个寻常人的能力对抗女鬼,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目前这种情况只能是三十六计脚底抹油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兴许是吓的狠了,跑着跑着就感觉耳边都有了风声。

楼梯一节一节的下,只跑到双腿发软,再也没有一点力气我才停下。

一屁股蹲在地上大口的喘息,心里还在暗自庆幸女鬼没追上来,可是,就在我刚刚松了口气暗自庆幸的时候,猛一抬头,女鬼就站在我身前的第三阶楼梯上,而我就坐在她的脚边。

妈蛋,刚才吓的狠了,忘了这是鬼打墙。

凡是遇到鬼打墙,必须要化解才行,否则的话就算是跑断腿也跑不出去。

破解鬼打墙的方法倒是有很多,最简单的就是朝着死位撒尿,然后转身朝着生位跑,可是,此时此刻,哥们面前就站着这只女鬼,就算有尿我也撒不出来呀!

“嘿嘿”我看了看女鬼,然后竖起大拇指,道:“原来你一直在这里等着我呀!真够执着的。”

随后,猝不及防的,我掏出一把五帝钱猛的丢过去,就听到铜钱落地之后噼里啪啦的响着,显然,没有蕴含道法的五帝钱对这死鬼一点用都没有。

女鬼突然哭了起来,幽怨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这一次她没有笑,而是用那种听起来都毛骨悚然的声音说道:“我死的好惨啊!我死的好惨啊!”

你大爷,你死的惨不惨跟我有半毛钱关系?五帝钱虽然不管用,可我手里还有炼魂鞭,这条鞭子是师傅传给我的,属于至阳至刚之物,若是让它打到,就算是没有道法也足以把这个死鬼娘们抽个跟头。

左拼不如右拼,干她狗日的。

我猛的站起来,甩开炼魂鞭就抽,啪的一声,出乎我预料的是,女鬼被我一鞭子抽散了。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有点懵逼,炼魂鞭这么厉害吗?还是这个女鬼故弄玄虚。

看到女鬼肢体散落一地,我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心,反正,凭我的感觉,女鬼既然被抽的散了就肯定追不上我了。

趁着女鬼散落肢体的刹那,我赶忙往出跑,只要离开女鬼,然后掏出童子鸡照着死位撒尿,我就能破了鬼打墙逃出这个鬼地方了。

又是一顿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停下的时候四周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那个女鬼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好了,就是现在,我马上解裤带掏老二,可是,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竟然一点尿意都没有。

情急之下我一边抖落着粗长老二,一边为自己嘘嘘,可是,不管怎么折腾老二就是没一点动静。

“乖老二,好老二,赶紧给我破了鬼打墙,只要你能救我一命,出去之后我肯定给你找个妞开包,你要大咪咪我就找大咪咪,你要大白腿我就找大白腿,赶快尿出来,赶快尿出来。”

我小声嘀咕着给自己催尿,却感觉肩膀上有人拍我,妈蛋,这种时候会有人吗?

马上,我想起一个名词,鬼拍肩。

凡是被鬼拍肩必须不能回头,因为只要回头鬼就会吹灭你的一盏本命灯,人身三盏灯吹灭之后人就死了,而且,谁知道那个女鬼变成了什么鬼样子,这样回过头去还不把自己吓死啊!

我不敢回头,站在那里提溜着老二不敢动,身后那只手却不停的拍着我的肩膀,妈蛋,这也太吓人了。

总得想个办法呀!万一女鬼玩的没兴趣了,从后面掐住我的脖子,我不就死了吗?

快点想办法,快点想办法。我的脑子里只有办法两个字,可是办法却一点都没有,就在这个时候,我就看到一只手慢慢的从身后伸过来,从腰绕过来摸住了我的小弟弟。

那只手干枯冰冷,上面满布着猩红的血管,就像是一条条虫子再爬一样。

与此同时,一个悲戚的女生在不停的笑着,嘻嘻嘻哈哈哈嘿嘿嘿,间或带着桀桀的怪叫,好似十分兴奋一样。

士可杀不可辱,你这样玩,老子是会阳痿的。

一想到被鬼摸了鸡,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猛的伸手一把拍开女鬼的手,转身准备甩她一巴掌。

要说人呀!不能总倒霉,关键时刻还是能走一把运的,就在我转身面对女鬼的时候,老二争气了。

它还他娘不是一般的争气,被女鬼反复套弄的老二怒发冲冠,竖直雄起之后,一泡童子尿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那率直任性的尿液恍若消防队的水枪,直接喷在女鬼惨白的脸上,就听到撕啦啦的如同硫酸泼在人身上一样,伴随着阵阵白烟的是女鬼惨烈的嚎叫声。

老二威武,我大吼一声,提起裤子就跑。

虽然童子尿能够对付女鬼,可我不敢保证能直接打的她魂飞魄散,这种时候不跑是孙子。

我玩命的跑,也不管有没有鬼打墙,反正只要不停的跑,女鬼就没办法害我。

还是顺着楼梯,还是一样的线路,我只盯着脚下看,匆匆忙忙中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我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回过头去一看,地上竟然放着一条断腿。

这条腿雪白如玉,皮肤光滑精致,玲珑剔透的小脚之上套着一只红色高跟鞋,仿若鬼斧神工自然雕饰一般,别说,还真能催发一点兽欲。

我使劲甩了甩头,脑子猛的清醒过来,红色高跟鞋!这不就是那个女鬼的腿吗?

我还没有想明白,女鬼干嘛把腿扔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双手从楼梯下面往上爬,确实,只有一双手,两只断臂在楼梯上慢慢的往上爬着,后面是两条长长的血线。

这是要吓死哥的节奏吗?我还想跑,却看到楼梯下面站在那个肢体残缺不全的女鬼。

女鬼咧着满是黑血的嘴冲着我笑,嘿嘿,嘿嘿,嘿嘿,笑的我头皮发麻,心跳加速,就快要吓昏过去了。

在楼梯上爬着的一条断臂慢慢的飞起来,揪住了女鬼的头发,稍微一用力,女鬼的头就被拽了下来。

那颗头张大嘴向我飞过来,我想跑,却被女鬼的两只胳膊拽住了脚踝,动都动不了,女鬼的头飘着过来,张开了血盆大口。

18-破煞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女鬼肯定是要干死我。

我使劲的想要把两条腿抽出来,却根本无力抗衡女鬼的双手,而那该死的鬼头却飞了过来。

我不知道鬼煞的实力到底多强,但是瞅见那冒着黑血的嘴就一个劲的恶心,而且,最要命的是,这死鬼并没有咬我的头或者肩膀,而是直接冲着下体而来。

妈蛋,这个地方是你能咬的吗?它可肩负着杨家传宗接代的重任呢!

我使劲抱着鬼头,不让她咬到我的子孙根,可这女鬼的力气却是十分巨大,没有几分钟的时间我的双手就酸软了。

这样下去肯定死挺了,我该怎么办?

女鬼嘻嘻嘻哈哈哈,好似十分兴奋的样子,淌着黑血的口中犬牙森森,正在吧嗒吧嗒的开合着,那双没有眼白的漆黑瞳仁中泛着莹绿色的光,好似看到了什么好吃的一样。

完了完了,先是被鬼摸鸡,接着又被鬼咬鸡,这要是传出去,老子以后怎么见人啊!

手上越来越没劲了,女鬼却是越来越兴奋,从嘻嘻哈哈的鬼叫变成了桀桀的怪叫,整个脑袋不要命的往前冲,剑指老二不死不休。

终于,我扛不住了,双手一松,鬼头直接冲着下体而来,嘎巴一声,那货直接咬在我大腿根上,这要命的疼呀!差点休克了。

可我知道,现在不是喊疼的时候,危急关头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硬生生的把女鬼的脑袋从腿上揪了下来。

令我意外的是,那女鬼竟然冲着我笑,还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嘴唇,好像吃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一样,那样子别提多恶心了。

“你这个丑八怪,给老子滚。”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使劲的将那鬼头抛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墙上。

就听到嘭的一声,女鬼的脑袋直接磕烂了,脑浆子伴着血液流出来红白一片,而那双鬼眼却拉着血红的丝线掉落下来,就像是挂着线的蜘蛛一样。

鬼眼在血红丝线上打转,然后盯在我的身上,用一种十分阴森而恐怖的声音说道:“你在说我吗?你在和我说话吗?我长的丑吗?”

完了,光听这个声音就知道,女鬼要下狠手了。

就在那个声音传来的同时,我的身周密密麻麻的出现了无数只鬼影。

女鬼幻化出无数个鬼影围着我,用森冷的目光盯着我看,目光当中满含怨恨。

她们伸出手臂,所有的鬼手都攀在我的脖子上,使劲的掐着我,让我不能呼吸。

死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我不知道,尽管从小到大经历了无数次的鬼压床,却从来没有陷入如此恐怖的境地,这一刻我知道我就要死了。

突然,就好像有一阵风吹过来一样,接着我就听到一个声音,急急如律令。

这一声喊出之后,我身边的鬼影瞬间消失,我蹲坐在墙角靠着墙壁,就好像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一样。

就在这一刹那,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我发现我根本就没有在什么鬼楼道,而是在一间教室里面。

柳依依就昏倒在我脚旁,而我的身前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一身白衣的女鬼,另一个则是一身红色连衣裙的穆青青。

她们两个人用阴森的让人发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那个白衣女鬼还在冲着我笑,一边笑还一边舔着嘴唇,我顿时就懵了,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急急如律令。”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的身边也多了一个人。

我顾不上扭头去看这个人究竟是谁,却看到两道黄色的符箓直接打飞出去,一张打在了女鬼身上,另一张打在了穆青青的身上。

女鬼和穆青青都向后退去,尤其是女鬼,被符箓打住之后,白色的影子暗淡了一圈,整个鬼影都向后倒飞出去。

一阵风声从耳边滑过,瞬间扑杀而去,我看到那是一个很干净的背影,穿着西裤皮鞋,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衬衫,他的手中连连打出数道符箓,贴向女鬼,看样子是要把女鬼打的魂飞魄散。

好厉害的手段!我不由的感叹出声。

自从师傅死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如此干净利落的手法,而眼前的这个人显然要比师傅年轻很多,很可能和我不相上下。

如此年轻竟然有如此手段真是不简单。

正在我暗自幸喜的时候,那身影已经转过身来,而方才的女鬼早就被打的钉在了墙中,身体在不住的抖动着,冒着丝丝白气,好似要魂飞魄散了一般。

那人转过身来看向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轻蔑的说道:“旁门小道。”

之后,那人扭过头去看向穆青青,他的眼神很是冰冷,看向穆青青的时候就好像在看一只恶鬼,我从他的眼睛当中解读到的是厌恶。

而这个时候,穆青青也毫不犹豫的回瞪过去,看向那个男子。

他们两个好像有仇???

大大的问号挂在我的脸上,此情此景我不知道究竟该如何解释,难道他们早就认识,然而,就在这一刻,令我诧异到爆的事情发生了。

穆青青的头从左边转向身后,然后从身后转向右边,头颈的转动发出嘎巴嘎巴好似骨头碎裂般恐怖的声响,让我不寒而栗。

人真的可以做到这样吗?穆青青到底还是不是穆青青?

“好玩吗?月童。”穆青青开口说话,却是一个苍老而中气十足的声音。

那个叫做月童的男子淡然一笑道:“还行吧!怎么?你也有兴趣?”

我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什么,只能那样看着他们,而他们的对话正在继续。

穆青青笑了笑道:“老爷子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从来都是这样。”

“老爷子?哈哈”叫月童的男子似乎很是不屑,道:“从小到大,我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得不到的。是我的,就一定会是我的,没人能抢的走。老爷子不能,你,更不行。”

穆青青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微微颔首鞠躬,之后我就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从青青的身体里面飘了出去,尽管我天生鬼眼却不知道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因为我感觉不到哪怕一点鬼气。

年轻男子嘴角上翘无所谓的一笑,然后快步走到柳依依的身前,抱起依依关切的道:“依依,你没事吧?”

他跟柳依依认识?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因为之前我根本就没见过这小子,也不知道他竟然认识柳依依,而且看他们的关系好像很亲密一样。

这个时候穆青青终于清醒了过来,她瞪着那个男人狠狠道:“阴月童,你还敢过来欺负依依。”

说完之间穆青青竟然扑了过去,要从那个叫做阴月童的男人手上抢走柳依依。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的脑子一阵糊涂。

小说《驱灵人笔记》 第17章 鬼摸鸡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