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六欲宝鉴

更新时间:2021-03-26 11:03:08

六欲宝鉴 已完结

六欲宝鉴

来源:奇热 作者:陲隐田园 分类:玄幻奇幻 主角:宋世聪,刘月儿

精彩试读:一声冷哼,青纱遮面人远去。此处人影浑身颤抖,一身冷汗湿透全身,人影不欢而散。有人看着远去的魔女,眼中多了惬意,萧峰就是一个例子,他们谁敢不知死活的言语。几声琴弦带着忧愁在轻弹,像似情郎的远去,多了无限思念,那琴弦阵阵诉说春意,这是琴凤楼传来的琴音,那里一位高雅的女子,一身白纱遮住玲珑,优雅地坐在那里,轻弹着幽怨的琴声,那琴声诉说着相思,又带着缠绵不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赖师-陲隐田园

四周黑风无限,魔气冲天,泱空之上美丽的容颜,幻化七彩宝衣,玲珑的身姿,傲慢带着绝伦的霸气。像似魔道女皇盛行,下方,浑身染着魔气的人影对她膜拜。人影黑压压一片,腐朽的破烂衣服,黑色的眼眶,蓬松的发丝,没有一丝表情。乌黑的指甲,长有六七寸,带着钢铁般的硬度刨挖着地面。

双眼红光缭绕冒着绿光,对着前来四人咆哮。三个凶恶魔人猛扑过去,利爪噬人,沾染着喷发的魔血,显现得乌黑透亮。

许风为猛然踩地大吼道:“金波无极”一道金光在地上流转,上前三人瞬间倒退,坠落人群,被利爪埋没。魔气变成乌黑,三人瞬间不见,魔人对着四人望着喷洒着魔血,刘风瞬间使出“碧玉流光伞”遮住他们自己,却被魔血染上变得残破不堪。

游万金憋住呼吸胸前大涨,随口而吹“回旋无极风”他们眼前恢复光明,四人被魔血吓得一身冷汗。白金凤带着娇怒,对着人群瞬间洒落“无极流光雨”金光灿灿魔雾少去一丝,忽然间,魔气暴涨,魔影猛扑而来。

伴随着刺耳的笑声,那声音朦胧分不清男女,震荡昏暗的空间。一道七彩把他们拍入地面,一个深坑显现他们的身迹。

四人瞬间“无极遁形”逃了出来,狼狈不堪,浑身洁净的身衣被魔气所染。“天蚕百步”退出数远,一道清露,魔气带着尖叫化为无影无踪。

一声冷哼,双眼红光沾染着魔气,刘风道“百拳雷风手”咔嚓几声惊雷,带着百拳轰去,七彩仙衣轻摆,化去一切力道。魔气后退数尺,游万金道:“风云无极腿”风云带着无极腿,狂暴而去,被魔气化为手掌扇飞,一声闷哼撞断几棵老树。

许风为扑前道:“一指曙光,罗汉伏魔掌,”刘风浑身影螺旋道“金光无影身”身子像陀螺,一道金芒射出。白金凤玉手泛光,浑身犹如一把利剑,对着魔影扑身道:“玉女无影剑”四人各使绝招猛烈前去,一声声笑意,带着刺耳,看着他们变大在变大,一只大手抓来,砰砰……砰砰……人影四分五裂,几人散落。那只魔手瞬间碎裂,一声闷哼带着怒意,魔影更大。暴啸道:“你们伏魔山的娃娃谁也走不了!给我做魔尸吧,替我效劳!”魔影抬步而来,一只大脚伸出遮天蔽日,对着四人踩来,四人凌乱却逃不脱大脚踩落的行使。四人双手轻绕,口中念念有词,浑身变成无形散开。

魔影道:“伏魔小道尔,还敢在我眼前显摆?”大手扇去,几声闷吭露出身迹。几人临危不惧,瞬间组成一线四声大吼道:“伏魔金身”这是一个超大的身影,组成的金刚罗汉,浑身金光,慈眉善目,对着魔影道:“妖孽!还不束手就擒!莫要猖狂,而今佛下悔改,还你自由之身!”这是一具形神聚真的金身罗汉,像似天外而来。

四人露出喜意这是他们心神合一,多少次没有完成,而今被逼得瞬间爆发。魔影眼中平静,双目红光变绿,绿芒噬人,要把金身磨灭,金身轻晃,一手“如来掌”带着金芒化着天国而去。这是佛掌天国,为如来掌中一式。

魔影带着刺耳狂笑,随手而出“魔法衍生,魔道灭天!”瞬间对撞一起,天地震动此地一条裂缝炸开。大地深处沉睡一位美人,如沉睡仙子,不待一丝烟火之气,像似九天仙女。她的眉心有一黑色漩涡,魔气从她眉心漩涡而出。

魔影哈哈大笑道:“多谢缓手!金身罗汉果然慈悲为怀!对天下苍生慈悲度世,魔姑在此谢过。”

四人看着魔影,单掌相对双双举起道“佛印封山!”一道裂缝慢慢愈合,一道拉遢的身影坠落下去,生生地压在美人的身上,魔影一阵轻动发怒道:“无耻小子!你敢辱我贵体……”却再也看不到人影,魔影暴啸如雷。随手狂暴,双手变掌道:“魔法无影,玉掌屠佛!”金身罗汉道:“金身如岳,佛心净世。”

砰砰……魔影回归平静,金身罗汉四散。这里回归平静,人影变成飞烟,四人仰面朝天,几口血气喷涌。

他们盘坐此地疗伤,看着魔气消散心里难以平静。这里太过风险,那地下沉静的女子会是魔姑?掉下去的会是谁?白金凤看着有些痴呆,她看清那人是谁,出来时,还让她气得银牙轻咬,她的树上仙棚,被他的拉遢师叔占用,让她出来探查魔气的来源。她不得不叫着几位师兄,这次让大大地损失一把,拉遢师叔许给的东西看来是泡汤了。人被压在大地深处,活该他的倒霉。

几人站起伸着懒腰,看着一切像似梦幻,而今对他们来说消耗太大。几人轻步迈去,前面是一个很大东郭集镇,需要填补些自身。

大地深处漆黑中露出一丝亮光,那亮光柔和,在男子手中拿着一颗明珠。

他打量着身下的美人,苍白的脸色,七彩仙衣,包裹着玲珑的身躯,完美无瑕,眉头上印记一朵梅花。像似寒梅仙子,在柔光中额眉紧皱,眼角轻动,想要苏醒。

他自语道这身仙衣不错,我是否给她脱下,将来送给我的老婆!他露出灿烂的笑意,随手轻脱她的七彩仙衣,金灿灿纽扣,让他如何也解不开,像似使过魔法。让他变得沉闷,看着睡美人,他的手在她小脸蛋上抚摸,那样子像似他的爱人,那眼神,比彼此相爱还要真诚。

他轻轻地道:“美人,你不要沉睡!睁开你那迷人的双眼,看看你的恋人,我从遥远的地方寻来!我要与你同葬,我们活不能成为夫妻,而今我们要同穴而眠。”

他的手在美人身上轻点,每次带着金光,金光中带着丝丝血气。金光中,像似金龙吐露着金丝,他的身体变得虚弱。额头越来越近,点点的汗珠,滴落美人的身体,带着丝丝温度,慢慢暖化她的内心。

他的嘴中一丝金光,带着红芒送进她的玉唇,那股血气让他们彼此心心相连。他可以听到她的心跳,看着她慢慢微红的脸蛋,多了高贵的芳艳。这是一朵世间绝美的花,却被他采折,对他来说这是赔了夫人有折兵。这是他一生当中,唯一的赔本买卖。按他的话说:“红尘有女就是家,万里天仙拉下马!”他自语道:“人生最亏的买卖,就是我可以舍去一切,你得心甘情愿做我的人!”

人生富贵求,美人命中有;

笑看红尘外,叹世君不忧。

他在大地之下,用力挖个洞穴,像一个小窝,伏在美人脸上,兴奋的亲一口道:“美人这是我们第一次的家,我们要好好珍惜,一生也就一次!这话,让男人还真不好开口,谁让我这么腼腆。真是难为我了……以我的风流倜傥,潇洒而英俊,世上再无美男子!配上美人那才是郎才女貌!梁祝之风……”他没有一丝脸红,本觉得就该如此!笑意的脸上把他全部出卖,那就是一个得瑟的模样。

祸乱半仙-陲隐田园

昏暗的天地澄清,魔气来的快去得急,魔化的古树随风尘灰烬。一片大地变得荒芜,这里方圆数里成为沉寂。天空上挂着一轮明月,明月被云雾时不时遮住。

大地深处,一位拉遢的男子在小窝内端坐疗伤。身上金光缭绕,盘旋着金龙回旋,看上去像个金壳,一条金龙俯卧他的身上,此时变得神圣庄严。

口中念念有词“岁月悠悠,万古叹息,金轮长转,悠悠我心,日月精华为我所用,世间万物悲去,我心不变……”一段话语让他浑身金光耀眼,头顶圆月精华而入。大手轮回印,瞬间双手合掌,捏着中指浑身如玉,被金光所侵。嘴中吐出一口浑浊,双眼精光,慢慢隐迹不见。他活动着双手,来到美人地身边,被睁开双眼的美人怒目而赤,白玉手瞬间拍出一掌,大地开裂一条人影飞上月轮,大地深处一声娇羞道:“无耻!轻薄本仙子玉体,本仙子能会饶你……”

天空一道金影远去,带着笑意道:“你我今已洞房,都是老夫老妻,还要如此羞涩吗?呵呵我先撤!什么时候想开了,再来飞月峡找我!”

大地瞬间平息,深处美人道:“飞月峡!飞月峡!等本仙子伤体愈合,会去找你拜访……”

浑身带着金丝包裹着魔气在地下深深地蔓延,仙子,苍白的容颜在金丝中变得模糊。这时,恢复一往的沉寂,深处,却慢慢地传出一声叹息。

金光化着龙吟阵阵,坠落一处深潭,扑通水花四溅,一条人影瞬间露出。自语道:“好人没有好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为什么倒霉蛋的总是我!我宋世聪又被老头子忽悠!”

他脱去拉遢衣服,换上一身青灰道袍,来到一棵树下,大手一劈,一棵树被他削得手臂粗,上面挂着一个布番,上面用流金笔书写道:“上知千古事,下知未来世,左算百余里,右算测吉凶。”后面大名一写半路书生。

随手把长发轻束,一副天然道骨,轻轻地用香墨,在嘴边画出胡须。望着前方自语道:“坑……坑……”他瞬间远离。黄昏下,东郭集镇热闹非凡。高大的楼阁已经占满,人影杂乱,却带着天生不凡,几处客栈房间拥挤。

路道上,走来一位半路书生边走边道:“轻轻一算能知五百年,能知出门吉凶,世间凶邪之事!算不准半文不收,算对了老酒一坛。”

他的手中举着布番,上面写的清楚,几行小字书写道:“家传道书,古玉对换,世间疑难杂症,修道论坛……”

他走在古朴的街道,声音却传递每个人的耳边,像似窃窃私语。高楼玉阁,雅楼醉舫,瞬间有人探出头来观望,这是一个八字胡的书生,脚步轻快几个轻闪,人已走远。他走到十字路口,这是繁华的路段,他轻轻把布番扎在路道上,两个大石被他费力搬在一起,坐在那里喘着粗气。瞬间,过来两个光头大汉,斜胸露怀,清风鞋紧身黑裤,带着笑意道:“书生,说得那么大来头,一块石头让你喘虚得如此?莫非是糊弄我们?骗些钱财?”

半路书生道:“怎敢胡乱言语?这不是在砸我自己书生的招牌?此乃千真万确,世上之事信者有,不信者幂幂之中长存!”

大汉道:“那你给我算算……”

半路书生看着他随手给他一副白玉,摇摇头道:“你走吧!我自认倒霉!”

大汉腾一下冒火道:“当我叫花吗?今天不说个清楚,我要砸你招牌!”

半路书生道:“此路,走到村口你有灾相!”大汉暴怒,腾腾飞奔而去,他的目标就是村口,他就不信邪,非要书生名义扫地,什么前算后算的,老子统统不信。他奔跑中很快到头,嘴中露出笑意,变得怒火,人已经到头,什么事也没发生?

他转身一脚轻滑,人在地下滚动,一条黄狗,疯狂地跑来看到他就咬。大汉连滚带爬,大黄狗还在他的屁股上生生撕裂一块肉,瞬间大黄狗栽地而亡。

他慌乱往回跑,被一头横冲的黑牛撞飞,胳膊与腿瞬间折断,一位大汉快速背着他,来到书生跟前,要破解之法。这太过突然,本想回来找书生的麻烦,现在一切应验。大汉把身上几块白玉,还有一块古木都给他,让他给破解之法。

书生道:“你作恶多端,这是一劫!对人霸道横行,这是一劫!回家忏悔三日一切磨难皆过。”他给大汉一瓶清露,让他摸在患处,三日一切愈合如初。

一位公子走过来,看着他带着冷笑道:“雕虫小技,也敢出来卖弄?”

书生看着他摇摇头道:“你走吧!我没有见过你!祝你好运!今日在酒楼最好不要外出!不然有血光之灾。”金边秀袍的公子转身离去,他没有回酒楼,而是去了“杏花苑”那里人儿秀美,姿色醉人,而今心里多了难耐。那里的头牌花魁翠婉儿,不知多少人迷恋,今晚是他的吉祥日,更是他的幸运彩头。

书生看着他的远去对他惋惜,自语道:“人是好人,身体却是灾难临身,谁也救不了你的灾身。”

十字路口布番迎风而飘,他在那里闭目养神,一声悠扬的笛声,带着婉韵飘散开来,笛声优美,轻快,让那喧哗变得静止。这笛声在婉月楼传来,那婉月楼的楼顶,坐着一位白衣女子,她蒙着面容,看着繁华夜幕,忽然间笛声转变,有些菀伤,带着痛惜慢慢地沉寂。

这时人影飞出楼阁,在查找笛声的下落,一只御剑而去,在那里喊道:“柳青!你跑不了……花剑门不会让你胡作非为!”

有人道:“那笛声是柳叶派的柳青!天呀,那是梦中的仙子!听说她把花无为给阉割,从此结下仇恨,她成为花剑门的仇敌!”

那御剑的不是风流公子花少峰,这是一代不分彼此的高手!看来以后要热闹了……

有人道:“你们懂什么?听说最近出来一位奇才,一身拉遢的男子,可以说玉树临风,却神秘无常,听说他扬言要揭下紫霞仙子面纱,还要碧柳仙子睡菱纱。”

你们知道什么?那位拉遢公子,英俊神武,神出鬼没。他竟然轻轻地潜入凤仙池偷看,偷看凤小小沐浴,听说凤小小追杀他无数次,都被他逃脱。他在逃跑时,还把凤小小的内衣拿走一件,要做定情信物。

有人轻轻打探道:“你们知道他是那个门派吗?这是我们男人中的英雄,众人的榜样。”

咳咳!一人看着远处,机灵精怪道:“都少说!凤小小说不定就在我们不远,那样我们就惨了!那是一位魔女……”

“啪啪……”两个鸡爪瞬间砸落他的脸上,他怒吼道:“谁……谁……欺负你萧二爷!”

唰唰……一根筷子飞快扎在他的屁股,他一阵嗷嚎,浑身哆嗦,看着在坐的人群,一位青纱遮面的人儿,怒目看着他,他吓得一个轻颤,秃撸着楼梯栽了下去,嘴中大叫道:“姑奶奶……我什么没有说……姑奶奶高抬贵手!我萧峰愿效一身之力……”

一声冷哼,青纱遮面人远去。此处人影浑身颤抖,一身冷汗湿透全身,人影不欢而散。

有人看着远去的魔女,眼中多了惬意,萧峰就是一个例子,他们谁敢不知死活的言语。

几声琴弦带着忧愁在轻弹,像似情郎的远去,多了无限思念,那琴弦阵阵诉说春意,这是琴凤楼传来的琴音,那里一位高雅的女子,一身白纱遮住玲珑,优雅地坐在那里,轻弹着幽怨的琴声,那琴声诉说着相思,又带着缠绵不舍。

有人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几大美女全部而出?难道发现拉遢男子?这是为什么样的人物?让这么多女子青睐?我那个神!我不活了,我的美人落入他人的怀抱。”

“啪啪……啪啪……不要得瑟,萧峰而今那双筷子还没有拔出,难道你也想!”一位老成的男子道。

那人瞬间住语,对着人群拱手离去,这是一句话,也许就是灾难,他还没有想到会是如今的地步。

一声惊怒道:“宋世聪,你跑不掉,我发现你的行踪!你的四位师侄还在我这做客……看你能躲过什么时候?”

这是琴凤楼传来的声音,像似对着东郭集镇再说,又像是让人传话。瞬间这里开了花,传递在大街小巷,人人听得清楚。这是琴凤楼的琴小嫚,她怎么知道?忽然间,几个人影飞去,那身姿妙嫚,轻盈,高雅而今相聚琴凤楼。

宋世聪,刘月儿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