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隐婚似火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8

隐婚似火 已完结

隐婚似火

来源:奇热 作者:白九尔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张晓西,年思梅

精彩试读:年思梅有些尴尬,忙摇摇头:“不急,我现在还就想这样,一个人自由自在。”在她说我这话时,有人从她身边走过,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晓西,他暧昧的捏了一下她垂在一旁的小手,稍停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开。年思梅有些紧张,出纳并没看出来她的紧张,还在一旁劝道:“梅梅两个人的生活才叫生活,你这样子要是生病啊什么的谁照顾你?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有房有车,小伙子长得也不错,年纪跟你差不多家里就一个儿子,我看你们蛮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让人看不清-白九尔

确切的说他脸上有些微怒的表情,灯光下他生气的样子都特别好看,瞬间她有些失忆,她的四周仿佛起了层层薄雾,让人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她的心有些莫名慌乱,一种小鹿撞怀,又或者是紧张不安,说不清为什么看见他会有想逃的感觉。

年思梅想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她快速的洗完手,甩甩手上的水珠假装旁若无人的转身欲走,张晓西一个健步拦住了她的去路。

他个子本身就很高挑,他有点步步紧逼的压向她,像是挑衅又像是质问。

良久他才十分温柔道:“靠,你干嘛躲着我?”

年思梅慌乱逃窜,她知道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家伙就是个小痞子加无赖,她不是他的对手,她必须马上离开。

她脸莫名的滚烫,人也有些慌乱,她没底气对他反驳道:“你走开,我不认识你。”

张晓西一手撑着镜子,一手拦住她的去路,他离她很近,近得可以闻见他身上的气息,她想起上次被他莫名其妙的强吻,脸唰的一下子红了。

正在年思梅惆怅满怀的时候,张晓西果断的拉着她的手往门后一个楼道走。

他步伐走得有些快,有点弄疼她的手,年思梅十分紧张,她想要挣脱,却一直被他拽着自己的手,别看他年纪不大力气可是了得。

突然,张晓西转过身,一把将她顶在墙角一块木板上,他的背将一束亮光挡住,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不等她反应过来,他狠狠的朝她吻去。

他的吻霸道、缠绵、热烈;他不断试图侵占,他强有力的气息将她包围,年思梅在他怀里喘不过气来。

“妈的,你还认识我吗?还需要我在加强记忆吗?”

年思梅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是哪儿来的小屁孩,他这是干嘛啊!认识他自己就是万劫不复,自己怎么老栽在他手里。

“张晓西,你混蛋。”说着举起手想挥舞过去,年思梅看看他高出自己很高的距离,她的手在空中僵住。

她很气,脸在微弱的灯光下却越发显得有些百媚娇羞,她深深的呼吸。

只听他笑得很爽朗:“靠,不错呀,知道本少的名字,妄我没有白疼一场,来再吻一个咱们要来一吻定情定终身。”

说着他再次欺身而上,年思梅心中的怒火顿时被激发,她管不了这么多,她脱下脚上的鞋子照着他肩膀敲去。

“你神经病啊!见女孩子就欺负?你是有病啊?”

张晓西并没有还手,而是直愣愣的盯着她,非常认真的对她侃侃而谈,“我的经验告诉我,你很久没接过吻,你越是反抗越是显现你内心的慌张和无助,其实你内心是渴望的。”

只简单的一句话,年思梅像被他看穿,她停止了疯狂的敲打,她赶紧穿上鞋子。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地方,面前这家伙就是一个混蛋,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举动。

年思梅再次灰溜溜的逃之夭夭,在她快消失的时候,她听见背后传来张晓西的声音。

“你跑毛线,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没有女人可以逃过我张晓西的魔爪,你给我等着。”

可恶的家伙,这真是一个可恶的家伙。

年思梅边跑边在心里诅咒这不要脸的家伙,啊,自己的脸竟然烫得出奇,最好永远不要见到这个臭小子。

刚到外面一会儿,果然看见公司领导正围着在一张桌子,他们看上去是在这儿品酒,实则是在监督她的工作,也是在观摩这儿的生意如何。

年思梅上前打招呼,公司做出纳的一位大姐将她拉到一边凑在她耳朵说。

“思梅,你看看,你头发怎么这样凌乱,快去打理下。”

年思梅这才想起刚才挣扎中,头发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有些凌乱自顾着匆匆忙忙的跑,她有些不好意思。

待她整理好的时候,领导自然喊她一起作陪,几个人开始有搭没一搭的喝酒。

年思梅有些害怕,她怕张晓西过来骚扰自己,她尽量将自己的头埋得很低。

这样的场面不是美好愉快的场面,领导们夸夸其谈的话,她插不少嘴,她只好跟一旁的出纳说着一些生活中的琐碎。

出纳没话找话,很热心的问她:“思梅,还不谈恋爱?你这个年纪谈得了。”

年思梅有些尴尬,忙摇摇头:“不急,我现在还就想这样,一个人自由自在。”

在她说我这话时,有人从她身边走过,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晓西,他暧昧的捏了一下她垂在一旁的小手,稍停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开。

没看出来她的紧张-白九尔

年思梅有些紧张,出纳并没看出来她的紧张,还在一旁劝道:“梅梅两个人的生活才叫生活,你这样子要是生病啊什么的谁照顾你?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有房有车,小伙子长得也不错,年纪跟你差不多家里就一个儿子,我看你们蛮配。”

这时一阵喧闹,台上又开始疯狂的骚动起来,张晓西照常是站在中间,他的样子真美,男人很少用这个词来形容,年思梅确定他就是一个坏坏的小混蛋。

他今天穿一件亮色的体恤,五彩缤纷的灯光下,他是清新的小王子,他天生就该是一个演员适合这样的舞台,站在舞台上的他显得光芒万丈,台下所有人不约而同将目光汇聚在他身上。

因为有他的存在,酒吧也显得灵动起来,他的脸上有一股倔强的气息,他的脸上挂着邪恶的坏笑。

节目还没开始,楼下四周到处都有呼喊他名字,人群有些骚动和簇拥,有男的也有女的冲着台子上兴奋的呼叫。

“晓西,晓西,我们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快出来带我们一起进高潮,我们要高潮,不醉不归。”

场面热烈而喧哗,在好一阵的前奏铺垫下,张晓西才盛装隆重登场,只见他手拿麦克风,走到舞台中央,他对着场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各位来宾大家好,今天破例为大家先唱一首歌,《唯一》送给天下有情人,当然也送给我心爱的女孩,愿各位在这儿开心。”

张晓西在台上深情的演唱,他唱得真好,情感酝酿得特别到位随着音乐的节奏还有漂亮的舞步,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他唱得很认真,年思梅也听得很入神。

出纳平常是一个严肃的人,今天也难得放松:“这小子人长得真好看,有点像那都什么的?”

年思梅补充道:“都教授,来自星星的你里的男一号。”

出纳敲着桌子道:“嗯,你别说有那么点味道,这小子一看就是精力旺盛,到处惹事生非的主儿。”

年思梅心想,她说得还真不错,他就是这样的一个家伙,想着两次被他强吻,她有些不好意思,脸有些莫名发烫。

张晓西唱完歌对着她做了一个深情的飞吻,出纳摇晃着她的胳膊道:“你认识那小子?好像在对你做飞吻。”

年思梅忙慌张的表示:“啊,我不认识他,这个是他对着我这个方向,不代表是对着我吧。”

那一晚总体来说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公司领导带着目的来着市调,所以差不多到12点的时候他们也就离开了酒吧。

回到家已经很晚,仍不见林泽辰,她想寻思着给他打个电话。

年思梅用家里座机给他打电话,却听见一个好听的声,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有事请留言。

这会儿外面的世界早已经暗了下来,街上也没什么行人,他会去哪儿?

想着丈夫一天诡异不定的行径,她的头有些疼痛,不用说他一定是会见老情人去了,这样独守空房的夜晚频频加重,却让她不得不假装看不见,她想当一只鸵鸟,将屁股埋在沙里。

从不抽烟的她,找来了丈夫的烟,她学着抽一支,刚抽一口呛得眼泪直流。

她想林泽辰压根儿就没爱过自己,原来别人说的没错,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是夫。

抽了一支,她接着又抽二支,明明知道这玩意对身体没什么好处可就是想抽几口解解乏。

周围的世界静悄悄,好像一片沉静,无所事事的她又打开电脑看看网络小说,在看看新闻。

她的企鹅一直开着,没人搭理她,她也不搭理别人。

她看一本叫《致命温柔》的小说,看到结局的时候潸然泪下,那个女主很疯狂的爱,却并没有赢得她的爱,也许她爱得疯狂。

年思梅想想自己,她就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疯狂,她的生活中规中矩,说话也是不偏不倚,她就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

难道自己就要这样跟他一辈子耗下去?想着婆婆凌冽的神色,她像防犯人一样防她,就说不久前家里买房子,本来是喜事结果让人很不开心。

婆婆存了不少钱,她自己名下就有好几套房子,林泽辰名下有两套这不看见人家楼盘打广告,她又看上那儿的交通环境,婆婆在买房子的时候毫不犹豫写的是自己和林泽辰的名字。

年思梅没想过要怎么样,她可以只写她的名字,或者写丈夫一个人名字也可以,可是婆婆偏偏选了这样的方式,婆婆的行为,无疑是令人伤心难过。

小说《隐婚似火》 第15章 让人看不清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