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婚途漫漫

更新时间:2021-04-04 12:44:02

婚途漫漫 已完结

婚途漫漫

来源:奇热 作者:风残彼岸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许怡晴,莫允然

精彩试读:他们肆无忌惮的开着玩笑,像是分享在莫允然夫妇的喜悦。可是那一句句话就像刀子一样,一刀刀凌迟着许怡晴的心,许怡晴却别无选择的只能笑。“瞧这话说的,比我漂亮的妹子多得是,咱们班的妹子都是大美人。”许怡晴打着笑话的说出这句话,有些事果然不会像想象那样,人的忍耐真的是无限的。“不行,把美女娶走了可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你们。”一杯混合了白酒啤酒红酒的混合酒就这么满满的到了一杯。虽然不想嫁给他,这时候许怡晴还是担忧的看着莫允然。这一杯下去,会出人命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婚途漫漫:没有爱情的婚

两个人就这么商量好了,之后见家长准备婚礼,一切都是那样的水到渠成,两个新人也是笑容满面,似乎真心相爱,外界的一切都比不上即将到来的婚礼。

再怎么准备,该来的总会来,婚礼的日子就这么到了。他们站在酒店的门口迎接同学同事,笑容甜蜜而又快乐,但是这一切都在张锋昊牵着锦夕瑶出现的时候打破了。如果没有莫允然,也许许怡晴就会跪在那里。恰在这时酒店对面的音像店:“你说懂了爱不是浪漫……“

许怡晴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这首歌,看着酒店人员过去协调,她只觉得好冷。张锋昊夫妇以为,是因为这首歌不开心也没有多想,只是道了贺就进去了。锦夕瑶似乎比当年更美了,许怡晴的手心攥出了血,莫允然什么都没有多说,只是递给她一张手帕。

接下来的迎接任务找了本家兄弟去代替,许怡晴进了化妆室默默抹眼泪,但是已经选择了还有回头的路吗?这是她的婚礼,即使是哭,她也要进行下去。细细的整理好妆容,换上西式的白色婚纱,她是今天的主角,她是最美的,许怡晴出了化妆师室的门,再次洋溢出美丽的笑容,和当初栀子树下的笑容一样美艳动人。

“许怡晴女士,你愿意成为莫允然妻子,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牧师话音落下的同时,许怡晴看着莫允然:“我愿意。”轻轻地闭上双眼再次睁开,已经洋溢着动人的笑意。

牧师继续念着台词:“现在要交换戒指,作为结婚的信物。

戒指是金的,表示你们要把自己最珍贵的爱,像最珍贵的礼物交给对方。

黄金永不生锈、永不退色,代表你们的爱持久到永远。是圆的,代表毫无保留、有始无终。永不破裂。

莫允然,请你一句一句跟著我说:

‘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娶你、爱你、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丈夫。’”

“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娶你、爱你、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丈夫。”莫允然说的很郑重,也许这是他许下的关于一生的证言。

“许怡晴,请你一句一句跟著我说:‘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嫁给你、爱你、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妻子。’”

许怡晴按照牧师的话说完,拿起那枚精致的戒指,颤抖着给莫允然戴上。牧师:“请你们两个人都一同跟著我说:

‘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那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根据神圣经给我们权柄,我宣布你们为夫妇。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两个人同时说出的话里面包含了什么谁都说不清。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认知,这个人将是未来可能一辈子牵手走过的妻子(丈夫)。

牧师合上手中的圣经放到台子上,平伸出他的双手,对莫允然说:“现在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两个人相拥而吻,许怡晴无声的流着泪,在分开时默默擦净。

“刚说过不让你流泪,你就哭了。”莫允然抹掉许怡晴没有擦净的泪。“只是太激动了。”许怡晴笑的开心,但真的是开心吗?也许只有许怡晴自己知道,。

有时候真相是什么真的不重要。

婚途漫漫:敬不下去的酒

婚礼仪式后是婚宴,两个新人匆匆跑到后面的房间胡乱的吃了一点就去敬酒。“哎呀呀,莫允然没想到,你当初这么木讷,居然能娶到咱们班的双花之一。”同学大声的开着玩笑。双花之一的锦夕瑶:“你们这群狼可没机会了,晴晴也嫁人了,你们要赶紧的,不然漂亮姑娘可就都没了。”

他们肆无忌惮的开着玩笑,像是分享在莫允然夫妇的喜悦。可是那一句句话就像刀子一样,一刀刀凌迟着许怡晴的心,许怡晴却别无选择的只能笑。

“瞧这话说的,比我漂亮的妹子多得是,咱们班的妹子都是大美人。”许怡晴打着笑话的说出这句话,有些事果然不会像想象那样,人的忍耐真的是无限的。

“不行,把美女娶走了可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你们。”一杯混合了白酒啤酒红酒的混合酒就这么满满的到了一杯。虽然不想嫁给他,这时候许怡晴还是担忧的看着莫允然。这一杯下去,会出人命吧?

“行了行了,别闹的太过,人家晚上还要洞房呢,嫉妒不是这么个法的,大喜的日子可别结了仇。”张锋昊出来解了围,莫允然却感觉还不如把那杯酒喝了。无关其他,只是莫允然不想盛他的情,张锋昊越好,许怡晴爱他越多,莫允然就更不可能和她有爱情,明明他才是许怡晴的丈夫,他才有资格守护许怡晴,其他的男人走开,他莫允然不需要。

“这个不喝,今晚可要闹洞房啊。”莫允然没给张锋昊在说话的机会,直接拿过杯子喝了那杯酒,但是没喝过酒的他怎么受得了这样一杯酒?“可以了吗?”红色瞬间布满了莫允然白净的脸。

“好酒量,来来来,咱们继续。”同学们夸赞着,但是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许怡晴已经劝不住喝醉了的莫允然了,接连三杯后,莫允然推开许怡晴就倒在了酒桌旁。好好地婚礼,就这么被拉进了医院。

唯一庆幸的大概是一场婚礼没有变成一场葬礼。许怡晴觉得自己老了,真的没有力气了,她陪在莫允然的床边,想了很多,却始终说服不了自己可以继续跟着他过下去。

最终,许怡晴告诉莫允然:“生完孩子之后,我们就不要再有关系了,只给孩子一个家,就这样吧。”一缕碎发从许怡晴额上划过,这个样子的她真的很美很美。躺在病床上的莫允然想要去拥抱她,但是却没了那个力气,想要说些什么,最后也只是化作一个好字。

也许他们的缘分只能到这里,解决了劝酒的同学的事情之后,两个人相敬如宾的过了一年,最亲密的事成了折磨,两个人例行公事般的生活,磨灭了莫允然对许怡晴最后的一点幻想。

但就在这时,许怡晴怀孕了,莫允然高兴坏了,许怡晴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真心实意的笑容。有了孩子,还害怕什么呢?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孩子,莫允然的生活似乎重新有了光,但是真的所有女人都是这样的吗?

一切的一切只能让时间去验证,生活才刚刚开始,他们的故事也才刚刚开始。

许怡晴,莫允然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