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腹黑老公,请淡定

更新时间:2021-04-05 14:53:14

腹黑老公,请淡定 已完结

腹黑老公,请淡定

来源:奇热 作者:短发言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宋嘉宁,许其远

精彩试读:宋嘉宁甚至裙角带风,激动地往前迈了一步。于是许其远转过身来了。宋嘉宁嘴角抽/搐,她绝对不是来赚眼球的啊……“那什么、那什么……你接着整啊,我就一清白围观者……”宋嘉宁陪着笑,又缩回了那一步。许其远盯着她,没有言语。气氛很诡异。陆菁一声轻笑打破了寂静。“首长,我们远道而来,可不是为了来观赏沉默方阵的。”陆菁调侃道。甄利脑门上冷汗更多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4-领头虎

“你揍我脸了!”

“打错地方了混蛋!”

“啊啊!”

甄利他们一进训练场,就瞥见乱轰轰一片混战,尘土飞扬,不时夹带几声惨叫。

许其远抱胸立在一边旁观,嘴角噙笑。

甄利脑袋轰一声就大了,完了,一定是那几个刺头挑的事儿!你说这帮兔崽子们,什么时候找事不行!非得在许其远面前找事!

这不明摆着皮松了,需要许其远给他们二连紧紧了呗!

顾不上考虑后果,甄利一声怒吼:“干嘛呢!都给老子松开!”

许其远一把拉住欲冲入人群的甄利,示意他别动。

甄利默默不做声了。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许其远的暴脾气可是远近闻名的,现在能多沉默,等一下估计就有多反弹的狂风暴雨。

甄利默默地瞥了一眼仍在混战的人群,自求多福吧,顺便也为他自己哀悼。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上次一连和四连只是起了嘴角冲突,结果……结果怎么了来着?甄利揉揉额头,想不大起来了。不过肯定是很惨就对了。

许其远可没有褚恺那么好说话,几句嬉皮笑脸或者几页思想汇报检查就完了,他会让你累的能掉下几层皮,还不敢有怨言。

智力和体能相比,照理说同志们一定会更愿意选择体能的。可许其远就是有这本事,让他们更爱唠叨上级和教导员的教育方式。

宋嘉宁站在陆菁身边,不停咂舌。

按照那些无良记者的思路,宋嘉宁立刻就编了一个特别醒目的标题——《热血青年火拼解放军素质堪忧》。

哗——这样的题目一登报,就该有一大批口水喷向伟大的解放军同志们了。

然后各种看似忧国忧民的话就哗啦啦地见于网络。

啧啧,宋嘉宁联想一番,又对她高尚的个人操守,暗自表扬一番。抬起头来,火拼俨然已经停止了。

“傻站什么!都给我集合!”甄利回过神来,厉声呵斥众人。

新兵老兵一见许其远在那儿站着,一个一个都傻眼了。

到底四肢还是发达的,宋嘉宁敢保证,绝对不到三十秒,刚才火拼的一群人,现在已然是优秀的解放军同志们了。

看看这齐刷刷的动作,真是让人惊艳啊!尤其是挂彩的脸、脏兮兮的作战服,尤其让人印象深刻。

哦对了,还有他们眼中的小心翼翼。

宋嘉宁不由把眼神落在众人都紧盯着的那人身上,是很帅,不过也没必要都吓得跟啥似的吧?

宋嘉宁撇撇嘴,咕哝了一句。

陆菁似笑非笑地望着甄利手下的这群小老虎们。

甄利曾经感慨万分,他说,如果说侦察营是老虎窝,那么这个许其远,毫无疑问,就是领头虎。

至于褚恺……甄利是这么形容的——“侦察营唯一敢摸老虎屁股的”。

现在看来,貌似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众人心思各异。

甄利见许其远不动身,只好小跑到许其远面前站定,“啪”的行了军礼:“许其远同志,二连集合完毕,请指示!”

许其远这才缓缓踱了几步,到队伍面前站定。

甄利抹了把冷汗,乖乖站到队伍旁边。

“劲头不错!”许其远大声说了一句,“保持!”

但是甄利和众战士都一动不动,没有人附和,整个队伍安静的可怕。

许其远全然没当回事。

他继续说:“士兵平时即战时,你们刚才的表现,我很满意!”

“……”仍是没有任何回应。

许其远背着手在队伍中走了个来回,不疼不痒地又说了几句。没有一句有骂或者罚的倾向。甄利有些站不住了。

老大这是要凌迟?他老人家什么时候有这耐性了?

陆菁仍是噙着笑,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嘉宁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许其远脾气老大了!她也曾深受其害!但是最恐怖的不是他发脾气,因为他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

最让人头疼的,是许其远的坏脾气……转为整人的恶趣味。

宋嘉宁迫不及待地握握小拳头,她太了解许其远了!貌似直来直去,其实心肠黑着呢!好期待啊!他会怎么收拾这帮优秀的解放军同志?

前排站的战士,有些认识宋嘉宁的。

额……怎么感觉宋嘉宁忒兴奋呢?那么善良的小师妹……怎么有一种她在等待他们被收拾的情绪在蔓延呢?

15-你也有今天啊

许其远终于停下踱步。

众人均屏住呼吸。

宋嘉宁甚至裙角带风,激动地往前迈了一步。

于是许其远转过身来了。

宋嘉宁嘴角抽/搐,她绝对不是来赚眼球的啊……

“那什么、那什么……你接着整啊,我就一清白围观者……”宋嘉宁陪着笑,又缩回了那一步。

许其远盯着她,没有言语。

气氛很诡异。

陆菁一声轻笑打破了寂静。

“首长,我们远道而来,可不是为了来观赏沉默方阵的。”陆菁调侃道。

甄利脑门上冷汗更多了。

媳妇!你这是要把你夫君往更深的火坑里推啊!

“对啊对啊!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宋嘉宁身上快被前排的战士们盯出窟窿来了,良心终于发现,跟在陆菁话后,附和了一句。

许其远刚飘走的眼神,刷的又回到宋嘉宁身上。

宋嘉宁嘿嘿笑着,缩回陆菁身后。

她怎么觉着她一说话,就自带吸引许其远的属性呢?

明明都不记得她了。

“差不多行了啊,我都搁餐厅等半天了!”冷不防从背后传来这么一句东北强调,宋嘉宁差点被吓出心脏病来。

褚恺乐呵呵的笑,“你好,褚恺,我们见过的,宋嘉宁。”

宋嘉宁虽然天生脸盲,但是对于面前这个温文尔雅,似乎还带些知识分子气息的褚老大,还是有印象的。

只是……宋嘉宁嘀咕道,我们又不熟,你犯得着特意强调名字吗?这人真是奇怪。

二连的人傻眼了。

难道这就是许老大的策略?双重惩罚?

但是褚老大怎么也没跟着外训啊……

“走呗走呗!还傻站这儿干什么!今儿咱们也去享受一下咱们营区唯一的小灶。”褚恺走了两步,拽了许其远一下。

许其远微微皱眉,看着褚恺,面有询问。

他盯着褚恺上车的。

褚恺似乎没看见许其远的眼神一样,挥手叫甄利。

“让大家都散了吧,啊,都散了。”

甄利犹豫地望向许其远,见他没有任何反应,还是不敢发令。

许其远闷不吭声,扭头就走。

甄利喜上眉梢,连忙解散队伍。

褚恺示意甄利跟上许其远,然后笑的温和:“两位准嫂子,不介意和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宋嘉宁唔了一声,她能说介意吗?

对着许其远那张又黑又臭的脸,会消化不好的。

事实证明,面对满桌佳肴,宋嘉宁的确是难以下咽。

“怎么?宋姑娘吃不惯我们这驻地里的餐厅啊?”褚恺对许其远杀人一般的眼光,视若无睹,笑眯眯的问宋嘉宁。

宋嘉宁“呃”了一声,连忙摆手。

她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个褚老大为什么一直和她搭话呢,他们真的不熟啊……还把她和许其远的座位排在了一起。

气压这么低,怎么填饱肚子嘛。

“来来来,多吃点。”褚恺夹了两块红烧肉递到宋嘉宁的碗里,“宋姑娘这么瘦,一定得好好补一补才好。”

“她不喜欢吃。”

“谢谢。”

两声不高不低的声音,同时响起。

在褚恺意味深长的笑里,宋嘉宁努力使大脑忽视刚刚许其远的话,客气的又对褚恺说了一声谢谢。

“宋姑娘是学新闻的?”

“嗯。”

“哎哟,那将来嫁了军人,可以到军报去的呀!”褚恺好像愈发热情了。

宋嘉宁干笑两声,埋头吃红烧肉。

“对嘛,多吃点,才有力气到处跑采访。”褚恺又加一句。

饭桌上只有褚恺在絮叨了。

陆菁是个明眼人,甄利再傻也看出许其远和小师妹好像认识了,于是选择装聋作哑。

“我其实力气不小,我还可以抗摄影架呢!”宋嘉宁脑抽地接了一句,接完就后悔了,说那么多干嘛……这张嘴!有饭吃还堵不住……

于是又埋头努力吃红烧肉ing……

偏偏有人就是堵不住。

“我看宋姑娘挺喜欢吃这个红烧肉的嘛,我就说,你和其远又不认识,他怎么知道你不喜欢吃。”褚恺语调愈发欢快。

陆菁担忧地望了一眼甄利。

甄利不解,媳妇,又不是我在找事,你不要这么同情地看着我啊……

褚恺话音落下,就是沉寂。

然后是“砰”一声,许其远踢了椅子,站了起来。

他冷冷的望了一眼褚恺,“饱了,我到二连一趟。”

甄利脸色一白,他媳妇也太会算了!

“许老大,我跟你一起吧。”甄利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跟他的战友们同生共死。他就说,许老大怎么那么轻易就放过那帮兔崽子们了呢!

褚恺的身体微微向后斜,眼神微眯,却并不阻拦,“好啊。”

许其远推门出去,在门口站了一下,还是头也没回地走出去了。

甄利连忙拉开椅子,跟着跑了出去。

褚恺微微低眉,笑的舒展。

许其远,倒是看不出来,你也有今天啊。

宋嘉宁,许其远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