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女总裁的贴身护卫

更新时间:2021-03-28 12:11:48

女总裁的贴身护卫 已完结

女总裁的贴身护卫

来源:奇热 作者:阿甡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秦风,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精彩试读:围观的群众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更有几个青壮小子,跃跃欲试,想上来给那个男子一点颜色看看。“谁被抢了,站出来瞧瞧。”抢匪同伙中,那个领头的男子脸色有些发黑,但还是咬了咬牙,回过头去,对着人群吼了一声。“那谁……”方芸回过头去,想要把受害人给叫过来。可谁知听到那个男子的叫嚣之后,被抢的女子居然从人群中退了出去,然后拔腿就跑,竟是连被抢的包都不要了。早这样,你喊什么喊,不是多此一举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怒蛟遇袭

呼!

总算是把那个疯子甩掉了。

秦枫暗叹一声,要是和铁面打交道多了,说不定自己的身份真要被坐实。目前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躲一时是一时了。

“不行,抽空得把这个铁面找出来。”既然知道铁面是皇庭别苑的人,秦枫也有着相当的把握,可以将他揪出来。

回到白家别墅,秦枫没有按响了门铃。蓉姨很快就开了门,放秦枫进去。

秦枫四处扫视了一下,没有见到白琴的身影,顿时松了口气。对于生气的女人,他实在想不出什么招数,也只能采取一个“拖”字诀。他不知道的是,白琴房间的门并没有合拢,而是留了一条缝。等到秦枫进入房间之后,那条门缝才轻轻合了起来。

白琴就像是一座冰山,但遇到秦枫这块木头之后,冰山都在渐渐消融。

一夜无话。

凌晨,秦枫下楼之后,见到白琴坐在餐桌旁,正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白琴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优雅,有着其中脱尘出世的高贵气质。

“吃饭。”让秦枫没有想到的是,白琴居然主动开口打招呼。

“啊,好。”秦枫茫然应答,在餐桌旁坐了下来,一阵狼吞虎咽,一分钟不到,他心满意足的舔了一下嘴唇,说道:“我吃好了。”

“……”白琴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面前坐着的是不是一只暴龙,这也才粗野了吧。

就在秦枫纠结着,今天应该是坐公交,还是跑着去公司的时候,白琴再一次开口:“等我一下,我们一起去公司。”

等到车子开出了皇庭别苑之后,秦枫忍不住问道:“现在只得七点,你每天这么早就去公司?”这个问题困扰了秦枫好几天时间。

“当然不是,等下你就知道了。”白琴并没有说出答案。不过,秦枫很快就知道了谜底,车子在西京公园停了下来。

白琴说道:“走,跟我跑步去。”却原来,白琴每天早上都来这里跑步来了。

“刚吃过东西,跑步会胃痛的。”秦枫想了想,说道。跑步对普通人来说,或许能够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但对秦枫来说,却起不到丝毫帮助。

“有美女看哟。”白琴居然开起了玩笑。

“咳咳。你去吧,我在车上等你。”秦枫虽然有些蠢蠢欲动,但想到白琴在身边,还是强行按捺了下来。

“哼,不去算了。”白琴皱了皱眉,冷哼一声,拉开车门走了出去。不过,在她背过身去的时候,嘴角却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秦枫有些后悔,不该跟着白琴出来,不过再想想地铁上发生的事情,知道有一段时间不能在地铁上晃悠了,闷一点就闷一点吧,总比被人当坏人抓去要好得多。

“不对,那个谁,居然敢打自己老婆的主意,胆子实在不小。”忽然,秦枫眼中有厉芒闪过,见到一个运动健将,正跑在白琴身边,还一副有说有笑的样子。

没说的,饭后运动走起。

眨眼之间,秦枫已经出现在了跑道之中,并且插在了白琴和那个男子中间。

“你不是说伤胃?”白琴没好气的说道。

“陪老婆,别说伤胃,就算伤肾也得跑。”秦枫嬉皮笑脸的说道。

旁边那个仁兄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说道:“白总,这位是……”

“这是我未婚夫。”白琴脸上泛起了一抹红霞,让秦枫心里乐开了花。万里长征第一步,总算是上路了。

还好那个仁兄还是识趣的,很快就退了开去,留给秦枫和白琴私人空间。

白琴的好心情,一直延续到了公司之内。

“白总刚才笑了,你有没有看见?”公司内的员工,就像是见到了太阳从西边升起一般,很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完了,白总一定是恋爱了。”也有不少心碎的声音响起。

秦枫这个总裁助理,依然是往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一倒,向周公报道去了。直到现在,他连公司是做什么的,都一无所知,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然而,秦枫依旧没能睡到自然醒,十点刚过,方芸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一把将秦枫掀翻在地。

“疯丫头,又怎么了?”秦枫正梦到娶媳妇入洞房,突然就被弄醒,感觉实在不爽。

“出事了,怒蛟进医院了。”方芸脸色肃然,迅速解释道。

“……”秦枫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说道:“你昨天不会又去找过怒蛟吧。”

“人家帮了这么大的忙,我怎么都应该感谢一下吧。”方芸低声说道。

“哎,我快被你气死。怒蛟冒着风险透露消息,你倒好,生怕别人不知道,非要把麻烦给带过去。”要不是方芸是女的,秦枫早就一脚踢过去了。

“你……你又没有给我说。”方芸被秦枫的一顿大吼吓了一跳,小声反驳道。

秦枫一拍额头,说道:“这是常识好不好,怒蛟伤得重不重?”

“我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就到你这里来了,还没有到医院去。”方芸摇了摇头,表示不太清楚。

“那还等什么,去医院。”秦枫大手一挥。

不过,这一次秦枫吸取了教训,在走之前去白琴那里告了个假,说道:“上次帮方芸做的事情,出了一点意外,要出去一趟。”

“要去就去啊,我什么时候管过你。”白琴对秦枫的表现很满意,开口放行。秦枫想说什么,但鉴于不清楚怒蛟那方面的情形,也就没有开口,转身离去。

方芸开着车,很快和秦枫出现在医院门口。他们还没有走进病房,就听到怒蛟洪亮的声音:“一点皮外伤,非要兴师动众,回去吧。”

于是,洪流馆的教练就一窝蜂退了出来。

秦枫和方芸不顾众教练复杂的目光,进入了病房之中。

“对不起,这次是我连累你了。”方芸进去之后,立刻给怒蛟道歉。

“哈哈,就算没有你,对方迟早也会查到我的头上,这不怪你。”怒蛟爽朗的笑了几声,表示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情况怎么样?”秦枫打量了一下,说道:“被刀砍的?”

秦枫十分清楚怒蛟的实力,等闲几个人根本近不了怒蛟的身。这几个刀手居然可以砍到怒蛟,显然实力不错。

“来了四个刀手,被我打趴下两双。”怒蛟似乎十分得意,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

“说起来还是我自己大意,这些年顺风顺水惯了,警惕心退化得厉害,被砍了几刀才反应过来。”怒蛟开始反省起自己的过失来。

秦枫微微点头,他观察了一下,怒蛟身上的伤都不太重,应该就是失了先手。

“那四个刀手哪里去了?”方芸似乎才想到这一点,连忙问道。

“呵呵。”怒蛟轻笑。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秦枫见方芸不解,只得解释了一下,“刀手和古代的死士差不多,一旦出手,无论成败都不会再出现。”

“风口堂居然连死士都有,有意思。”秦枫和方芸脑海中浮现出相同的想法,可他们却对此一无所知。

经过这次探视,发觉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但这也给秦枫、方芸和怒蛟三人敲了一个警钟,虽说这次对方失手,可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会就此罢休。现在,战争真正开始了。

给怒蛟打了一个眼色之后,秦枫和方芸就离开了医院。

“先前语气重了些,希望你不要在意。现在有空没,我请你和白琴去吃饭。”秦枫语气变得柔和了一些,对着方芸说道。

方芸摇了摇头,说道:“你说的都对,本来就是我做错了。”等听到秦枫请吃饭,更是连连点头,应允下来。

回到公司的时候,差不多到了饭点。秦枫到白琴那里一说,白琴自然也没有意见。

“这是去哪里?”白琴觉得这条路有些熟悉。

“一味居啊。”秦枫头也不回的答道。

“又要辛苦你排队了。”方芸显然也知道一味居的存在,在一旁给秦枫加油。

呵呵,你们也太小瞧我了吧。秦枫不禁想道。

等到进入店内坐下之后,白琴和方芸还觉得有些不真实。她们见到了什么,秦枫叫了一声“老方”,挥了挥手,店主就把三人迎进来了。一味居的老板姓方,白琴倒是知道,只不清楚,秦枫什么时候和这个方老板这么熟了。

“不是说有好戏看?什么都没有看到。”方重上菜的时候,在秦枫耳边低语一句。

“菜总是要一碟一碟上,也没见你一下摆满一桌。”秦枫回道。昨天他去见徐虎,只是热热身而已。让他没想到的是,徐虎居然真的就这么忍下了,以至于一点动静都能弄出来。

“你们在说什么?”白琴和方芸有听没有懂。

“哦,方老板问点多少菜,我说不用太多,只要摆满一桌就好。是不是啊,方老板?”秦枫呵呵笑了起来。

方重心里憋屈,但还是只能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桌菜摆满,到最后居然一点都没有剩下,其中三分之二都进了秦枫的肚子。

“吃好了!我们走。”秦枫说道。

“啊,还没有结账呢?”方芸身为执法人员,倒是严于律己,“你说请客,不是抵赖吧。”

“要不,还是我来给吧。”白琴立刻站出来解围。

秦枫轻哼一声,说道:“就算你们肯给,也要他肯收才行。”说完,径直出了一味居。

白琴和方芸不信邪,叫方重过来收钱,但方重却一口咬定,秦枫已经付过钱了。这分明是睁眼说瞎话,要是秦枫付钱,白琴和方芸怎么会看不到。

但方重来来去去就是这么一句,你能把他怎么的。最终,白琴和方芸无奈,只得悻悻的出了一味居和秦枫会合。

“我说,你使了什么手段?他居然不肯收钱。”方芸眨了眨大眼睛。白琴也竖起了耳朵,想要听秦枫说出其中的秘密。

“方老板和我一见如故,决定以后我在一味居吃饭,都不收钱,你们相不相信?”秦枫十分认真的说道。

方芸将头要成了拨浪鼓,说道:“琴琴姐这么一个大美女去吃饭,都没见免单。就你?拉倒吧。”

白琴也是微微摇头,认定秦枫没有说实话。

九条街

“小心!”

白琴和方芸正等着秦枫解释,秦枫忽然拉了她们两个一把。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猛然冲了过去。在他的右手,还握着一柄明晃晃的匕首,随着跑动上下挥舞着。

“受伤没有?”秦枫连忙问道,刚才他恍然见到白琴手臂和那柄匕首有过接触。

白琴这才抬起手臂看了看,惊魂未定的说道:“还好,只是袖子被划了一道,没伤着肉。”

“抢劫!抢劫!”随后,才有人大声惊叫起来。

方芸反应过来,就想朝着那个男子追过去,却被秦枫一把抓住,说道:“你留在这里照顾白琴,我去追。”

要是那个男人只是抢劫,秦枫都未必会这么上心,但他差一点伤到白琴,就让秦枫火冒三丈,非得给他一些教训不可。

“知道了。”方芸看着白琴脸色还是有些不太好,连忙应下。

嗖!

秦枫就像是一道利箭一般,直直冲了出去。

此时,那个男子已经跑得远了。秦枫没有从后面追赶,而是看了看那个男子的行走路线,冲上了另外一条小路。城市中的这些道路,早已经是四通八达,秦枫去找徐虎晦气的时候,就在附近逛了几圈,早已经了如指掌。

跑到小路尽头,秦枫并没有冲出去,而是静静等待着,就像是一只正在猎食的豹子。

“还跑。”秦枫低喝一声。

“嘭!”

那个男子凭借着手中的匕首,一路冲了过来,脸上刚刚露出喜色,就被秦枫蓄势已久的一脚踹中腰间,整个人横飞出去,撞在路边的护栏上,险些将护栏撞断。

“哎哟,哎哟!”那个男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但已经没法直起身子,可他十分清楚,要是被秦枫拦下,等待着他的将会是什么。因此,他强忍着疼痛,紧抓着匕首在身前挥舞,恶狠狠的叫道:“小子,不想死就给我让开。”

疼痛让这个男子的脸都变得扭曲,说起狠话不仅没有威慑力,反倒让人发笑。

“来来来,往这里捅,千万不要客气。”秦枫呵呵一笑,对着自己的胸口指了指,然后朝着男子走了过去。

“这是你自找的。”那个男子心一横,真的一匕首捅了过来。

秦枫暗暗摇头,左手一伸一绞,就把男子手臂锁住,再一用力,“咔嚓”一声,男子的右臂就出现了扭曲,骨头也似乎被这一下绞断。

“当啷!”男子手中的匕首跌落地面。

“你还真敢捅啊,我挺佩服你的。”秦枫本来只是想小小教训一下,然后将这个男子交给警方,现在自然不会这么便宜了他。

“嘭!”

秦枫对着男子的左膝踹了一脚,那个男子就跪了下去,一条腿算是废了。

这时,已经有不少路人围了过来,让秦枫有些犹豫,现在已经把男子制伏,再要继续动手,就有些不合适了。

“算你运气好。”秦枫暗暗说道。

“让开,让开,你小子干什么呢!”几个强壮的男子分开人群,走了进来,对着秦枫大吼一声。

秦枫也不答话,左手一紧,单膝跪在地上的那个男子,立刻“啊啊啊”大声惨叫起来。

不过那个男子也不是蠢人,并没有开口叫人。不过,只稍稍观察一下,秦枫就肯定,这几个人都是和抢匪一伙的。

“别打了,别打了。”果不其然,其中一个男子,劝架似的,想从身后将秦枫抱住。等到秦枫失去活动能力,还不是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秦枫微微一笑,右肘后撤,重重的撞在那个男子肋下,那个男子立刻变成了滚地葫芦,然后头一歪,晕了过去。

“你小子连劝架的都打,真是没王法了。”领头那个男子,被秦枫这一手震了一下,但还是趁机发难,并且对着其余几人使了眼色。

“住手,被抓住那个人是抢匪。”方芸和白琴分开人群走了进来。白琴有些担心秦枫的安危,说动方芸跟了上来。

“原来是抢匪,难怪地上还有匕首。”

“哎,大白天的,居然敢出来犯案,这小子胆也太肥了。”

围观的群众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更有几个青壮小子,跃跃欲试,想上来给那个男子一点颜色看看。

“谁被抢了,站出来瞧瞧。”抢匪同伙中,那个领头的男子脸色有些发黑,但还是咬了咬牙,回过头去,对着人群吼了一声。

“那谁……”方芸回过头去,想要把受害人给叫过来。

可谁知听到那个男子的叫嚣之后,被抢的女子居然从人群中退了出去,然后拔腿就跑,竟是连被抢的包都不要了。早这样,你喊什么喊,不是多此一举么。

“……”方芸傻眼了,这都什么事。

那个领头的男子顿时得意起来,笑道:“现在连苦主都没有,你想说什么都可以了。我劝你还是快点把人放了,要不然是在给自己招祸。”话语中分明多出了几分威胁之意。

秦枫回头看了那个男子一眼,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话了,你耳朵有问题吧。”秦枫本就想引这几个人出手,将他们一并收拾,要不是方芸突然来这么一嗓子,说不定现在都已经打完收工。

“看什么看,散了。”被秦枫鄙视,那个男子回转身,冲着围观的人群大喊,伴以凶神恶煞的姿态。

他的几个小弟,也狐假虎威,双眼圆瞪,恶狠狠的朝着四周看去。

唰!

目光及处,人群顿时作鸟兽散。秦枫打了一个眼色,方芸和白琴也跟着退了开去。

“你们两个,给我站……”似乎对方芸叫那一嗓子耿耿于怀,领头的男子想要趁此机会,给方芸一个教训。

但他很快,就连话都说不出来。

秦枫脚尖一跳,地上那柄匕首,就凌空飞起,从那个男子脸颊穿了进去,从另一边脸颊透了出来,哪里还能张得开口。只要嘴巴动一下,那个男子脸颊就会被匕首割破,这种想叫又叫不出来的感觉,也只有亲自尝试过后才能知晓。

其他几个男子傻眼,正犹豫着是进还是退,但秦枫可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几个闪身来到几个男子中间,双拳齐出,或冲或砸,或勾或捣,不一而足。这几个男子,就像是人形沙袋一样,被秦枫一顿暴揍,偏偏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打完收工。”秦枫拍了拍手掌,露出心满意足的样子。

哗啦啦!

几个人形沙袋,一个接一个的倒在地上,瘫软下来。

“好!”人群中,不知道是谁低吼了一声,顿时,一片叫好声响了起来。就连先前跃跃欲试的那几个青壮,都适时跳了出来,对地上那几个凶徒一顿狠踹。等警员闻讯赶到,这几个抢匪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你这出手有些重啊。”带队出警的是商业街分局的一个队长,叫做萧战。他目光锐利,一眼就看出这几人身上受到的重创,都是出自秦枫的手笔。

秦枫连连摆手,推卸责任:“这些人会这样,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萧战呵呵一笑,低声说道:“功劳?这要认真算都算得上重伤害了。哎,我说你出手够狠的,刚从部队回来的吧。”

“你懂的。”秦枫轻轻点头。

这时,方芸走了过来,亮了证件之后,和萧战嘀咕了几句。然后,方芸对秦枫说道:“我打过招呼,你去备个案就可以了。”

“好,你把白琴送回公司。”秦枫点点头,朝白琴笑了笑。

警车刚上路没多久,萧战就叫了一声:“停车。”然后转过头,对身侧的秦枫说道:“行了,你回去吧。”他这个人情卖得很足,直接将秦枫摘了出来。显然,在萧战看来,秦枫做的事情,很合他的心意,要不然只是方芸的面子,还没有这么大的威力。

“谢了。”秦枫还能说什么,下车呗。

可是秦枫很快就后悔了,警车刚刚离开,一回头,就见到了出现在噩梦中的身影:

“九条街!”

对面那人一听,不知道秦枫这话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很给秦枫面子挥手打起招呼:

“大色狼!”

秦枫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苦笑着说道:“上次真的是一个误会。”

“信你才怪,要是误会你怎么掉头就跑。”扎着高马尾,背着双肩包的林曦,鄙夷的看了秦枫一眼,说道:“现在你被我抓住了,乖乖去投案自首吧。”

“懒得理你。”秦枫知道这事真有些说不清,只有走为上策。他就不信,这次还能跳出几个追自己九条街的人来。

突然,秦枫眼角捕捉到一缕亮光,不假思索的朝着林曦扑了过去,将林曦压在了地上。

嗖!

一颗子弹擦着秦枫的后背飞过,险之又险,最后没入了道旁的石板路中。

“喂,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我要叫了。”林曦顿时傻眼,早知道就不激怒眼前这个大色狼,这下可好,让他兽性大发了。

“别动。”感觉到林曦挣扎,秦枫大喝一声,林曦顿时噤声。秦枫的目光,沿着子弹射出的方向,进行仔细的梭巡,却已经捕捉不到枪手的所在。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这是职业杀手。

秦枫心中一凛,从地上爬起,顺便将林曦拉了起来,就见到林曦泪流满面,好像秦枫真的对他做了什么似的。

“哎。”秦枫一个头两个大,这下又该怎么解释呢?

嗖!

实在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解释,秦枫无奈之下,只得溜之大吉。只希望,下次不要再见到这个爱哭的“九条街”。没错,这就是林曦在秦枫那里的名字。

就连秦枫自己,都觉得和林曦犯冲,两人每次遇到,都会发生一些尴尬的事情,让秦枫的清白一次又一次受损。

“小姐,你没事吧。”秦枫的身影刚刚消失,上次追了他九条街的几个“见义勇为者”就出现在了林曦面前。

其中一个更是带着腾腾杀气,说道:“小姐,是谁把你弄哭的,告诉我,我替你宰了他。”

“这事你们别管。”林曦止住哭泣,对着秦枫逃走的方向狠狠瞪了两眼,暗暗说道:“大色狼,下次我一定会抓住你,到时候新仇旧账一起算。”

秦风,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