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雄霸西洋

更新时间:2021-04-16 12:53:33

雄霸西洋 已完结

雄霸西洋

来源:奇热 作者:lucifer85 分类:历史军事 主角:文朔,郑和

精彩试读:“茅亭宿花影,药院滋苔纹。”文朔继续说道:“余亦谢时去,西山鸾鹤群。”听到对方答对了自己的暗号,外面的人才轻声说道:“请开门,我是特意来见你的。”文朔这才是来到门前把门打开,还不等看清外面的情况就觉得身前一阵清风闪过,接着就听到来人在自己后面说道:“关上门,不要叫外人看到。”文朔愣愣的向外看看监视漆黑的院子里没有人这才是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转身回到房子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暗桩-lucifer85

作者有话要说:

基于一些写作方面的原因,已经对于前五章做了整体方面的修改,可能给大家阅读带来不便。

敬请见谅。

下面是正文

当大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从庆阳郡主手里的那个黑家伙里响了起来,同时前段那个管子口微微有红光闪过……

随着声音的响起,庆阳郡主也是尖叫一声站立不稳撒手丢掉了枪,跌坐在地上。

只见在对面的枪上不可思议的出现了一个不大的圆孔。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把在场的人都下了一跳,朱能张玉是上前就护在朱棣身前担心有什么突然的变故发生。

看到庆阳公主扔掉了手中的枪文朔才小心翼翼的在桌子下面出来,过来把枪捡起来关上保险重新放在怀里。

看着朱能张玉紧张的样子说道:

“现在没事了,不用那么紧张的。”

朱能的手放在腰刀上有点后怕的说道:

“马三,太不够意思了,既然你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

道衍和尚没有说话,静静的来到刚才庆阳公主开枪射击的墙壁前仔细的看看说道:

“三保,你这是什么样的兵器呀,竟然是能在这墙上弄出这么深的洞。”

文朔笑笑说道:

“师傅不要害怕,这是一位世外高人所赠并且是要我严守秘密,当今世上不会有第二件这样的兵器了。”

朱棣刚才也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安定下心神说道:

“庆阳,你太不懂事了,刚才三保已经告诉你不要动了为什么还不听?”

庆阳郡主刚才是被吓了一跳,又被枪击的后坐力震倒心神不宁被燕王这样一说眼圈发红就要哭出来。

文朔忙时说:

“郡主年幼不知道轻重,一切都是三保不该把这东西拿出来才吓坏郡主叫殿下受惊。三保请殿下处罚。”

朱棣看看文朔也就不再说话了。

不过道衍看着文朔眼神里有种神秘的精光掠过……

看看天色已晚大家也就没有了继续吃饭的兴趣,道衍朱能张玉也是精明人纷纷起身告辞。

也有小丫鬟进来把庆阳郡主扶回房间休息。

一顿饭就这样草草结束了文朔也是被安排在了王府的一间房间里休息。

想着自己这几天的遭遇真是不知道是该说什么好了,也就不再去多想和衣倒在床上就要休息。

但是还不等文朔完全睡熟,就听到有人在外面轻轻的敲击窗户。文朔激灵一下坐起来,自从他来到这个大明朝以后精神一直都是保持高度警觉,在后世的武侠小说里这个时代的人都是些会什么轻功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武功的往往都是杀人于无形之中来无踪去无影的高人,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保持警惕的好。

等了一会,就听到外面有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来:

“清溪深不测,隐处唯孤云。”

这是当初文朔和蓝玉约定的在燕王府的暗桩和他联络的暗号,当下文朔打起精神说道:

“松际露微月,清光犹为君。”

外面的人又说道:

“茅亭宿花影,药院滋苔纹。”

文朔继续说道:

“余亦谢时去,西山鸾鹤群。”

听到对方答对了自己的暗号,外面的人才轻声说道:

“请开门,我是特意来见你的。”

文朔这才是来到门前把门打开,还不等看清外面的情况就觉得身前一阵清风闪过,接着就听到来人在自己后面说道:

“关上门,不要叫外人看到。”

文朔愣愣的向外看看监视漆黑的院子里没有人这才是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转身回到房子里。

来人背朝文朔站着,看样子是个很清瘦的样子,穿着一身黑衣收拾的紧趁利落头上戴着一块黑巾把面目遮挡的严严实实。

文朔问道:

“你是谁?是在王府暗桩?”

来人也回身,说道:

“现在将军已经是前往北方疆场,今天你在王府的情况我也会在今晚去报告将军。你在王府的表现不错,只是不要叫那个庆阳郡主识破身份。还有我已经是把王府的人都已经替你打点好了,他们都不会为难你的。

至于那个庆阳郡主要是你有把握能控制的话,她都是你接近燕王的机会,至于怎么办你自己考虑。

这里是五百两银子。你刚刚来到北平,很多地方都是需要用到银子这是将军特意叫我给你的。”

说完也不回身递过来一沓银票。文朔没想到自己刚刚来到就会有银子拿了,高高兴兴的伸手去接。不经意间竟然是碰到了对方的手心里一惊。

这个人是个女的!

这是他在心里的第一反应。

但是对方好像仍旧是那么冷冰冰的样子没什么表示,只是说道:

“好了,现在我要去向将军回报了。你自己好好在王府呆着。”

说完就是转身自己开门走了,文朔追到门前再看外面哪里还有什么人啊,只剩下黑乎乎的夜色……

文朔这才是关上房门回到床上躺下心里暗暗想着,看来自己还真是要时时保持警惕呀,就像这样的人来无踪去无影真要是想要自己的小命还不跟玩儿似的。不过就算是自己警惕也真的管用吗?

随手拿出那一沓银票仔细看看,虽然是繁体字对他来说还是有点难度,但是上面的数字还是差不多能看得明白的,不错加起来确实是五百两银子呢。

拿着自己第一次在这个时代的财富,心里也是惴惴的这要是在后世就应该是叫“活动资金”吧。

看来来给蓝玉做暗探还是有好处的,至少是这个蓝玉还是和大方的。

不过自己是绝对不能和他走的太近,这个蓝玉以后可是要被老皇帝朱元璋灭族的,还是要跟着燕王保险。

心里胡思乱想不知不觉竟然是睡着了……

就在文朔谁的迷迷糊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鼻子痒痒的,忍不住就打了一个喷嚏一下子就醒了。

睁眼就吓了一跳,眼前竟然是一张人的脸!

仔细看看发现原来竟然是那个刁蛮的郡主庆阳,只见庆阳手里拿着一根鹅毛,看到文朔猛的睁开眼睛也是吓了一跳,忙是后退几步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文朔看看外面原来天色已经大亮了。

还不等文朔说话,庆阳郡主对着文朔气呼呼的说道:

“你好大的胆子!睡到现在竟然是还不起床?你还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吗?”

文朔看了她一眼,昨天晚上被这个郡主折腾的心里本来就有气,现在竟然是还没起床就被戏弄心里老大不高兴也就没好气的说道:

“郡主身份高贵怎么能随便来我一个下人的房间呢?再说我是燕王殿下的下人,殿下还没有说什么你凭什么管?”

不得了这话说出来原以为会郡主会很生气,不想到庆阳竟然是笑了起来,笑完才说道:

“小太监,今天早上我已经跟四哥说好了,从今天开始你要好好陪我玩几天,这是你那个燕王殿下同意的。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听我的话知道吗?”

文朔当时就要吐血……

要真是把自己交给这个刁蛮郡主那会发生什么事情是文朔想都不敢想的……

但是现在文朔好像是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毕竟在这人是朱元璋的女儿,是朱棣的妹妹,是大明朝的郡主。

而自己只不过就是一个小太监,一个在燕王府的小太监,说得不好听一些就是一个下人现在。虽然是满心的不甘心但是也是没有办法,只好是不再说话。

庆阳郡主看文朔不说话,一脸的不高兴,笑呵呵的说道:

“小太监,现在本郡主叫你陪着我去城外打猎,快点去准备吧。我在门口等着你。”

说完之后是转身离开了文朔的房间。

文朔没有办法只好是是开始准备吧,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只是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原来身上穿越带来的装备也都是重新整理了一下,又在房间里找了一个包把一些要用的东西装在里面放好。

来到王府门外只见是庆阳郡主已经是在马上等他了,看到文朔出来大声喊道:

“快点小太监,本郡主等你这么久了快点。”

文朔看看只见是在门前的拴马石上还有一匹马,于是过去解开缰绳就是直接翻身上去了。

看看庆阳郡主打算在前面就要走,文朔大声说道:

“郡主,稍微等一下,我又点事情要先去办一下,先请郡主随我走一段。”

庆阳郡主疑惑的看看文朔也没说什么也就打马跟在后面,几个小丫鬟和几个军兵都是跟在郡主后面一起往文朔去的地方去了。

天色蒙蒙亮

燕京

南坊

悦来大客栈

刘十三早上起来就来到前面吃饭,这个时候的客栈也是刚刚打开门所以也不是很多人,只有几个要提早赶路的客人是整理东西准备启程赶路。

刘十三叫过店小二要了几个菜在大堂的一角坐下等待这自己的早餐。

这个时候在客站外面的大街上来了几个人,只见这几个人是呼啦啦的来到客栈里面就高声吆喝:

“孙大宝,掌柜的,快出来,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你欠咱们堂口的银子也该拿出来了吧?”

听到声音,不大会就看到一个矮胖子从后面的出来了,估计就是那几个人说的孙大宝了。

看到站在大堂中央的几个人马上是满脸堆笑的过来深深一揖说道:

“原来是七爷来了,来来快请坐快请坐。”

说着就是忙不迭的抹桌子擦椅子叫几个人坐下。

但是那几个人好像是完全不把这个孙大宝看在眼里,依旧是站在那里趾高气昂的说道:

“孙大宝,别弄那些不当事的,快点把银子拿出来,要是今天再拿不出来就赶快把客栈的地契拿出来自己滚蛋,别叫大爷们动手!”

那个叫孙大宝的满脸堆笑一个劲的点头哈腰说道:

“七爷,您看能不能再宽限几天,我这客栈这几天客人不多只是凑了这点银子,不过七爷放心不出五日我一定是把剩下的十两银子补上。”

说完是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递了过去。

那个被叫做七爷的人听完这话也不再说什么,看看身边的几个歪眉斜眼的家伙,那几个人马上是心领神会,其中一个上前一脚就是把孙大宝踹倒在地,说道:

“好你个孙大宝,你自己说说哪个月的平安银子你痛痛快快的交过?哪次不是叫七爷费心费力的往你这跑,你当七爷没事就喜欢你这间破客栈是吧?”

孙大宝在地上艰难的站起来,擦擦嘴角的血迹依旧是满脸堆笑的说道:

“是是是,我这间铺子不是生意一直不太景气,所以也就是拖欠了,但是七爷我可是都没有落下呀……”

还不等他说完,那个七爷上去又是一脚把孙大宝踹到地上嘴里大骂道:

“你个孙大宝,把你七爷当三岁孩子呀,你每天有多少客人每天赚多少银子你家七爷我都是明明白白的,再给我装,你们把铺子砸了!然后点火把铺子给我烧了!”

孙大宝一听竟然是要把自己的铺子烧掉,当时就是跪在那人跟前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恳求。但是那几个人哪里还会理会他呀,几个人就开始在大堂里噼里啪啦的开始打砸,有两个人还是往后面走去不多时就听到后面乱轰轰的闹了起来。

在旁边等着自己早餐的刘十三一直是默不作声的看着在大堂里发生的事情,一开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后来也是明白了。原来就是几个地痞泼才在这里敲诈商户呢,听话音好像还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个刘十三原本是不打算掺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很在意。

可是现在竟然是因为银子不够就把人家的家业毁掉,看这几个人蛮横的样子他心里的火气也是上来了。抓起一条板凳呼的一下就是朝着那个七爷扔了过去……

郡主要杀人-lucifer85

那个七爷正在那里指挥几个人砸东西呢,哪里会想到有人在背后偷袭自己呀,再说刘十三常年在军中厮杀也是够狠一条板凳直直的就砸到了后背上直接就是把人拍在了地上。

就这一下在场的人都是愣了,就连孙大宝那个掌柜的也是不再哭号了睁大眼睛看着刘十三。

还好可能是这个七爷身子板还好,被打了这一下竟然是没有什么事在地上稳稳心神趔趄着起来转身看着刘十三,目光里好像是要冒火的样子。指着刘十三说道:

“哪来的多管闲事的泼才,竟敢是对你家七爷动手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吧?好今天七爷就送你上路!”

说着就是上前来找刘十三,原本刘十三还是没有什么火气的,但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这样的说话。要知道刘十三在蓝玉大营里是中军官,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是在主帅身边那巴结的人就是少不了。本来一路随着文朔来燕京就是憋屈的很。现在竟然是连一个街头的泼皮混混都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当时的怒火也是腾的就上来了。

要说刘十三也是够狠就在军中历练学的都是如何杀人如何保全自己所以也是没有把这个小混混放到眼里。但是实际上这些地痞泼才什么的在市面上也是天天和人打架,在这一方面也是有点根基的。即便是刚才被刘十三打倒在地也是没有什么大碍的。

所以两个人就是在大堂里你来我往的干上了……旁边的掌柜的现在也是不敢怎么样了倚在墙角一副带死不活的样子。店里的客人早就吓跑了,只有是一帮泼皮还在后面打打砸砸的,也有几个听到前面的声响来到前面看到他们的七爷和一个年纪不大的人在动手也是以为是掌柜的请来的帮手也是纷纷上前帮忙。

就这样一下子就是上来三四个人和刘十三对打,刚开始还没有什么,但是时间一长刘十三就是有点顶不住了,做中军官久了一些本事就丢了远比不上眼前这几个小混混的本事再说手里也没有趁手的兵器所以是开始有点吃亏了。

一个不留神就是被一个泼皮一脚蹬在肚子上站立不稳就往后退了几步,背后的七爷看到机会马上上手将手里的一条桌子腿狠狠的从十三的头上砸下去。

在几个人的围攻下,刘十三终于是不敌几个人了,被七爷的一下就是打在头上,血马上就是顺着额角流了下来。趁此机会几个人都是上前几下就是把十三打倒在地开始暴打……

客栈外的官道上远远的来了几匹马,前面的马上的人身上收拾的精干利落像是什么大家家丁的样子,远远的后面跟着一个俊美的女子在后面紧紧跟随还有几个丫鬟模样的人和十几名锦衣的护卫贴身护卫着。

前面的的人一个劲的打马好像是有什么事情似的,很快的就来到客栈门前,这个时候门口已经是为了好多看热闹的人了,只见这个人来到跟前翻身下马来到众人后面使劲往里面挤。

这个时候的刘十三已经是在被四五个人摁在地上噼里啪啦的打着呢,但是就是没有出一丝声音。自己堂堂的一名征虏中军官就要被打死在这个什么燕京,还是被一群泼皮无赖打死的,要是自己的那些袍泽知道要怎么嘲笑自己啊!

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就一下子感到自己身上不再有人来打了,还奇怪呢,睁眼一看只见原来正在打自己的那几个人都是在地上哀嚎,有人救了我!这是刘十三第一个想法。擦擦脸上的血迹仔细看看周围,一下就发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马三保!

看到马三保刘十三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看着文朔尽然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文朔上前拉住刘十三的手说道:

“刘大哥,我来晚了。不想到竟然是这样……”

还不等文朔说完,就听到门口有清脆的声音响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都这么乱啊?这里打架了吗?”

来的正是庆阳郡主,后面还跟着两个丫鬟和几个身材高大的护卫。进到客栈里面看到文朔正在和一个受伤的人说话当下就是来到近前,问道:

“小太监,这个人是谁?怎么被人打成这样啊?”

文朔抬头看看庆阳说道:

“他是我的兄弟,这次是随我一同来燕京的被我安顿在这里,原打算是在殿下面前为他某个差事的不想到这才第二天就是被人打成这样了。”

“谁打的?你是王府的人,你兄弟自然就是王府的人。是谁敢打王府的人?说!”

刘十三没想到一下子自己竟然是成了燕王府的人,还没等自己说话,文朔就对庆阳说道:

“就是那几个,我进来的时候还在打着呢,要不是我来的及时恐怕是我兄弟就要交代在这里了。我这个兄弟老实的很,平日里话都不会多说一句,一定是他们,他们一定是混入大明的鞑子内奸!”

几句话说出来,刚才还在地上惨叫的几个人也是吓坏了,一下子惹到了燕王府不说还被扣上了是鞑子内应,这个在当时可是要被灭九族的。竟然是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连那个七爷也是慌忙跪在庆阳面前连连叩头。他也是看的出来现在这个年轻的女子是这群人的主子。

庆阳郡主低头看看在自己跟前叩头的人问道:

“你是这里的掌柜的吗?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客栈的掌柜的倒是明白了,原来自己这下是有救了,要是攀上燕王府这棵大树以后生意还会有人敢来欺负自己吗?于是也不等七爷说话忙时跪趴几步来到庆阳郡主面前说道:

“小的是这家客栈掌柜的,这几个人无故来小的客店捣乱这位爷看不过去出手帮忙谁想到竟是被他们打成这样。现在他们的人还在小的客栈后面打砸呢!”

“什么?有这样的事情?你们几个去后面把人给本郡主带出来!不来的就给我先打死再说!”

从小就性格泼辣敢作敢为的庆阳郡主一听这话竟然是摆出一副女侠的样子,回首叫自己的侍卫去后面拿人,还说出来可以杀人。

一下满屋子的人都是有点不自然……

但是在外头看热闹的人却是爆发出一阵叫好声,把庆阳的虚荣心也是一下子抬起来了。

当下就是找了一把还完好的椅子大咧咧的坐下对跪在自己面前的人说道:

“好吧,给本郡主说说是怎么回事。”

燕京的百姓也是早就知道王府有位京城来的郡主据说是什么当今皇帝陛下的女儿,现在这个女的又是燕王府又是本郡主的大家也都是猜到了几分。

掌柜的也是上赶着过来把刚才的事情说了,在一旁有文朔帮忙处理了一下伤口的刘十三也是说了一遍。最后问那个七爷:

“你是七爷?这么说也要让本郡主叫你七爷了?好,七爷。”

七爷现在哪还敢横啊,刚才就被说是鞑子奸细了,现在要是再不好好表现怕是连九族都要不保了,自己死没什么可不能连累家里人呀。

忙是再次跪倒在庆阳跟前连声说道:

“不敢,不敢,小的在郡主面前不敢,小的叫王七,是乡亲们给起的诨名。郡主,小的真实不知道这位大爷是您的人,要是知道就是给小的几个胆子小的也是不敢呀。求郡主恕罪,求郡主恕罪,求郡主赎罪。”

说完就是在地上连连叩头,砰砰带响。

庆阳郡主看看跪在下面的王七冷冷的说道:

“现在你知道后悔了?晚了!告诉你现在你没有听到小马说你是鞑子的余孽吗?那好既然是鞑子的余孽,就应当重罚。

左侍卫长,现在依照大明的律法对于私通北方鞑子的奸细是怎么处理呀?”

说着转头就是问跟在自己身后的侍卫,这个时候大堂上更是哀嚎一片,刚才还在后面打砸的几个泼皮都是被侍卫们抓了回来,看到自己的头儿都是老老实实的跪在那里也都是大声的哭喊求饶。

那个侍卫首领看看庆阳郡主说道:

“按照大明律兵律盘诘奸细条,依律当凌迟本人,祸灭九族。”

这几句话说出来不啻于是在房间里一声炸雷呀,王七没想到竟然是会找个结果当即就是不住的磕头求饶。

文朔这个时候来到王七身后砰的一脚踹到王七后背上骂道:

“你个泼皮竟连我的人也敢打!我杀你我以后还怎么在大明朝混!”

说完是直接从旁边的侍卫身上抽出腰刀就要砍了王七在当场。庆阳郡主忙是拦住文朔说道:

“小太监,现在这件事是本郡主的事。本郡主在审拿奸细你不要妨碍本郡主做事!”

文朔一听想了一下觉的郡主说的有道理,既然是郡主审问犯人,那要是杀掉了不好。再有现在郡主已经认定王七是奸细那他一定就是跑不了了。在说即便是以后有事情解决不利索,现在有郡主出面以后也会少掉很多麻烦。

想到这里就是不再多说什么了,把刀还给侍卫站在一旁。

燕京

南坊正门

现在是叫人围的水泄不通,大家都是在伸着脖子踮着脚的往里看。

来到里面你就会看到在正中是一块高竖的木头,木头上绑着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旁边没有官差也没有监斩官只有一群侍卫模样的人跨刀站在那里,在后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身后站着一个丫鬟还有一个年轻俊俏的后生。

人群里都是在议论纷纷,原来庆阳郡主要在这里处决卖国奸细王七和他的一干部众。

要说王七大家都是知道的平日里就是在燕京城欺压良善,豪夺商户,据说这个人后台很硬有个什么亲戚是在朝中做什么大官,所以大家也都是不敢招惹他。于是乎这个王七就是更加的嚣张了在燕京城里除了燕王府他不敢招惹以外怕是都会多少都叫他欺压过了。

现在竟然是有人要在当街砍脑袋了所以是一传十十传百消息飞快的传递着,很多人都是在纷纷往这里赶。庆阳郡主也是有意要叫大家都来看看所以也是不着急开始杀人就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

小说《雄霸西洋》 第7章 暗桩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