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黑道之财色无双

更新时间:2021-03-29 17:46:02

黑道之财色无双 已完结

黑道之财色无双

来源:奇热 作者:夜语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张天司,万雯雯

精彩试读:白毛被他骂的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低着头,连脸都一起白了。不过因为还没有达成目的,所以并没有乖乖的听话滚出包厢。还是那黑脸大汉看不过去,在旁劝了一句道:“老大,别生气,松仔也只是贪玩而已。不过,这高中生还挺有种的啊,居然还能一挑七,可是,他不该惹到松仔啊。”黑脸大汉成功的把仇恨拉到了张天司的身上,果然,蛇哥听到后冷哼一声道:“我曹大志的弟弟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黑子,明天带几个人去二中,给我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3-可惜不是黑丝

舒沁回到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张天司摇了摇头,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他没有急着去跟舒沁进行解释,而是推开门走进了卫生间。

“算了,反正现在误会已深,跟她解释也没多大用,误会就误会吧,又不会少块肉。还是趁她回了房间,赶紧洗了澡凉快一下再说。”

张天司所住的这间房子还是他父母结婚的时候购置的婚房,实际面积才七十多个平方,二室一厅一厨一卫。

在张天司刚升高一那一年,他的父母因为感情破裂,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术。

当时,张天司即没有答应跟他的父亲去SH市,也没有跟他的母亲去W市,而是选择继续留在天南。

正因如此,他的父母并没有将房产进行分割,而是直接将房子的所有权过户在张天司的名下,所以,如今这间房子的主人就是张天司自己。而他在这里独自一人一住就是两年时间。其间他的父母多次让他去跟他们同住,但是都被他一口回绝。

房子面积原本就不大,卫生间面积可想而知小的可怜,大概只有四个平方左右。

这么小的面积,不可能安装浴缸,所以只能安装喷头淋浴。而淋浴的地方与马桶之间只是用一张不太透明的塑料拉帘分隔开来。

刚才张天司无意间推开卫生间的门时,看到的就是舒沁在喷头下沐浴的场景。可能是因为太热的缘故,她并没有将拉帘拉上,这样,张天司把她全身上下看了个光,只可惜当时舒沁是背对着他的,使得他未能看到全貌。

此刻,当张天司走进里面时,发现在热气腾腾的环境下,还能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这让张天司脑海中又不禁再次浮现起那诱人心魂的精彩一幕,丹田部位又开始有暖气在不停走。

关好门之后,张天司看了一眼已经生锈坏掉的插销锁,心想:“是时候该把这锁给换掉了。”

这锁很久以前就坏掉了,但以前租住在这里的是一个男人,所以还觉得这无所谓,但是现在同居人换成一个大美女之后,这方面就要注意一些了,以免再次发生刚才的误会。

脱了衣服之后,张天司准备将衣服放进一边的洗衣机内进行清洗。

他刚打开洗衣机的稿子,眼神就陡然变了!

“我的天!”

只见在洗衣机内的滚筒里面,已经有人放了几件衣服!

而最上面的,赫然是一件极为诱惑的淡紫色蕾丝文胸。卷曲的文胸下面,露出一截同样为淡紫色的内裤,而最下面的则是一件女式短袖衬衫,和一件西装短裙,而且裙子中间还露出一截长筒丝袜来。

“可惜不是黑丝啊!”

张天司心里突然浮现起一丝怪异的念头。

看到熟悉的衬衫和短裙,张天司不敢置信地眨巴眨巴眼睛。

“这,这,这都是舒沁的衣服吗?”

很明显这是在明知故问。

这当然就是她的衣服,不然还会有谁呢?

看着紫色的文胸,和紫色的内内,张天司脑海中又忍不住回想起舒沁那绝美的背影。

他忍不住在心里想象着它们贴身的穿在舒沁身上后的样子。

想到这里,张天司心里顿然升起一股冲动,不知不觉间,他的手竟然伸进滚筒,朝着那两件贴身的内衣探了过去。

可是就在他的手即将与那件紫色的文胸发生最亲密的接触时,张天司却突然将手闪电般收回,然后“砰”的一声将洗衣机的盖子盖上。

他将自己的衣服先扔到一旁的脸盆里,然后打开喷头冲起了凉水澡,希望借助冷水的力量,将心中的躁动和冲动尽数驱走。

如此热的天气,冷水淋在身上时,真是倍感舒爽,但是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给力,至今心里的躁动依然还无法赶走,他的脑海中始终不时的闪过一片片的淡紫色,就好像是什么东西总是想要故意引他犯罪一样。

可是之前都接连发生两次误会了,张天司不想因此而被人误认为色狼。

“这澡真是没法洗啦!”

张天司索性随便冲了一会之后,便关好喷头,走出了卫生间。

他刚推开门,就看到穿着一身紫色长裙的舒沁正对着门站在外面,好像正在等着他出来一样。

他不禁感叹:“看来她很喜欢紫色啊!”

还不等张天司反应过来,舒沁就匆匆进了卫生间,当二人擦身而过时,从她身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

不一会卫生间的门就又被关上了,很快,里面传来洗衣机运行的声音。

“你妹!”

张天司突然拍了下额头,心道:“她在外面站了多久?自己刚才在里面开关洗衣机的声音该不会正好被她听到了吧,那她会不会又因此而误会我动过她的内衣呢?”

很有可能啊!

有了刚才的误会,别人不怀疑才怪。

想到这里,张天司觉得真是有些亏大了。

早知道最后还是会引起她的误会,还不如刚才干脆满足一下好奇心再说呢。

张天司怀着郁闷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分身曾在房间里做过实验,所以一眼望去,感觉挺乱的,但是,当他看到房间里的实验台上,那些盛在坩埚里的白色粉末时,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心里的那一点郁结也立刻消散。

“这就是梦幻一号吗?”

他盯着坩埚里面的白粉粉末,好奇的想道。

要说张天司虽然按照配方成功的制造出了这些白色粉末,但它到底是不是“梦幻一号”,这只有亲自尝试过后才能知道。

张天司自己肯定不会进行这种尝试,要是出现危险的话,那后悔都来不及。

他倒是可以让分身尝试一下,但是,跟他一样,分身以前也从来没有试用“梦幻一号”的经历,所以,就算让分身尝试之后,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梦幻一号”啊!

“真是头大啊。”

张天司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自己配置出了“梦幻一号”之后,居然在这个问题上被难到了。

不过,也并不是没有任何办法来检测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梦幻一号”。

因为“梦幻一号”的药效与毒品差不多,所以,目前张天司只需要找到一个吸毒者,然后让他来亲自尝试一下,就可以知道大致的答案了。

可是,但凡是吸毒的人,都会刻意对外隐瞒自己吸毒的秘密,一时之间,自己去哪里找这种吸毒者呢?

就在张天司为此而头疼之时,眼睛却突然一亮,他没想到此刻从分身那里居然给他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惊喜……

话说张天司最初之所以将分身留在树林那里监视那些混混,只是为了摸清楚这些混混的底细,免得以后这些人会对他进行报复。

而当他离开树林回家之后,那些混混就忍着剧痛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互相搀扶着,骂骂咧咧的离开了树林。

不过奇怪的是,尽管他们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而且其中那个竹竿男可能连蛋蛋都已碎掉,但是他们第一时间竟然不是去旁边的医院看伤,而是跑到了附近一家叫做皇朝的夜总会。

不知道是怕自己的丑态被人看到,还是其它原因,这些混混是从后门进的夜总会。

夜总会的后门有个马仔守在那里。

刚看到这些混混时,那马仔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主要是这些混混每个人都是岔着腿走路,样子实在是太滑稽了。

不过当他看到那个染了一头白毛的混混时,笑声戛然而止,反而一脸殷勤的迎上前去问道:“松哥,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几个怎么弄成这样?”

“别废话,我哥在吗?”白毛语气很冲的说道。

“在在在,不过蛇哥现在正在楼上的包厢里跟人谈事情,吩咐说没什么要紧的事最好不要打搅他。”马仔赶紧说道。

“我靠,他弟弟差点被人弄成太监,这算不算要紧的事?”

“啊,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惹松哥?松哥,要不要我找几个兄弟去教训这小子一顿?”

“少说废话?快告诉我哥在哪间,我自己上去找他。”

“三楼至尊间。”

“行,我上去找我哥,你帮我招呼一下我的这些兄弟,顺便让张医生给他们看看伤势。”

“是!”

分身跟在白毛身后,到了三楼的至尊包厢,正好看到一个长脸中年人站在包厢门口送客。

等中年人送走客人之后,转身走近包厢时,白毛顿时赶紧跟了进去,一脸委屈的喊了一声:“哥。”

原来这长脸中年人就是所谓的蛇哥,也就是这白毛的大哥。

蛇哥扫了白毛一眼,看到他脸上的淤青之后,皱眉道:“这脸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在学校好好读书吗?又跟人打架啦?”

没想这白毛还是个学生呢。

白毛气愤的说道:“还说呢,今天我差点就被人给废了,而我下面的一个兄弟,更是连蛋蛋都被人踹碎了。哥,你可要替我报仇啊!”

“靠,谁这么大胆?居然敢打我们老大的弟弟,活得不耐烦了吗?”蛇哥身后的一个黑脸大汉怒声说道。

蛇哥也皱起眉头:“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到白毛将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之后,蛇哥愕然道:“你的意思是,你们这么多人被一个高中生给打了?”

“……嗯……”白毛很不情愿的承认道,没办法啊,这事说起来也真是太丢人了。

“尼玛七八个人被一个高中生给打成这样,还在老子面前哭诉,老子怎么有个这样废材的弟弟?滚,以后再让我知道你不好好读书,在外面乱打架,看我不削死你?”蛇哥毫不客气的对着自己的弟弟破口大骂道。

白毛被他骂的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低着头,连脸都一起白了。不过因为还没有达成目的,所以并没有乖乖的听话滚出包厢。

还是那黑脸大汉看不过去,在旁劝了一句道:“老大,别生气,松仔也只是贪玩而已。不过,这高中生还挺有种的啊,居然还能一挑七,可是,他不该惹到松仔啊。”

黑脸大汉成功的把仇恨拉到了张天司的身上,果然,蛇哥听到后冷哼一声道:“我曹大志的弟弟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黑子,明天带几个人去二中,给我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

“是!老大!”黑子连忙点头道。

而白毛听着眼睛一亮,忙道:“黑子哥,明天记得叫上我……“

不等黑子答话,蛇哥就拍案大骂:“还不给老子滚!看到你丫的就心烦!”

等到白毛不爽的走了之后,分身并没有跟他一起离开,而是继续留在了包厢里面。此时此刻,他自然能够分辨得出对张天司威胁性最大的已经不是那个白毛,而是眼下包厢里的这个所谓的蛇哥。

14-把药当毒品卖

等白毛走了之后,蛇哥并没有继续谈给弟弟出气报仇的事,而是对黑子说道:“今天早上出了那件案子之后,条子最近肯定要有所行动,黑子,你让下面的兄弟们最近都低调一点,暂时先不要在店子里卖货,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

“是,老大。”黑子点头说道,“不过老大,我们手上的存货好像已经不多了。”

“没办法,我刚找过雷老大,但他说最近被条子盯得紧,根本没机会从外地拿货,他没货拿,我们这边自然也就断了货,唉,再这样下去,一旦存货用完,那就麻烦了。”

“对啊,这要是断了货,那些瘾君子恐怕就要闹翻天了,时间长的话,只怕那些瘾君子要跑到其它地方去买货了。”黑子担忧的说道。

“这还没什么,最怕的是有人趁机抢地盘,到时候人家有货,我们没货,那实在是太被动了!”说到这里,蛇哥猛地一拍桌子,“看来光靠雷老大还是不行!对了,上次让人去云南那边买货,有没有什么消息传回来。”

“没,东子说目前跟他碰头的都是几个小货家,至今还没有联系上大头。”

“,真是一群废物,连个这么简单的事也办不好……”

通过分身听到蛇哥和黑子的一番交谈,张天司顿时感到一阵惊喜。

因为他们的一番对话帮助张天司解/开了数道难题。

要说张天司目前遇到的最大困境,除了无法得知白色粉末是否为真正的“梦幻一号”之外,还有关于怎样利用“梦幻一号”来赚钱的问题。

他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制造梦幻一号,可不仅仅只是为了好玩这么简单,而是想通过它来获得大量的财富,为自己打造商业帝国建立基石。

最初张天司认为自己发明了梦幻一号之后,一旦将消息公布出去,那么就会立刻造成轰动,然后自己马上就可以名利皆收,但是此时此刻,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以前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以他现在一个高中生的身份,如果对外说自己发明了像“梦幻一号”这样的神奇新药的话,肯定没几个人会相信。而且就算有人相信,那也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梦幻一号实在太强大了。

它的出现,可以说直接会让世界上所有毒贩都失业,所以,到时候他这个发明者,将会成为世界上所有毒贩和黑帮的仇家。

而且,梦幻一号所蕴含的巨大经济价值,也会让所有人都为之眼红。

所谓怀璧有罪!

张天司完全可以肯定,一旦他将梦幻一号的消息公布出去的话,那他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而如今的他,虽然拥有了分身术,而且还拥有超出现在数十年的各种科技和信息,但是目前的他,自保能力实在有限,一旦毒贩因此对他进行暗杀,或者其它人想要夺走他的技术的话,那他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所以,在没有获得强大的自保能力之前,他觉得还是低调行事为妙。

因此目前他还不能光明正大的用“梦幻一号”来赚钱。

但是想到“梦幻一号”的强大敛财能力,张天司觉得如果就这样将其冷藏的话,未免显得有些太可惜。

而且为了制造梦幻一号,他可是花光了身上所有的积蓄,如果不赶紧赚钱的话,明天他就要饿肚子了。

所以,在看到蛇哥因为缺少毒品货源而头痛之时,他心里陡然灵机一动。

“既然梦幻一号与毒品非常类似,那是不是可以把它当成毒品来卖呢?”

诚然,在后世,梦幻一号的发明者因为他的这项发明获得了巨大的利润,甚至一度成为世界首富级的人物,但是,那是因为那个时候的梦幻一号已经在人类社会得到了普及的缘故,论起单份梦幻一号的价格,其实比如今的毒品价格要低廉的多。所以,如果能够将梦幻一号卖出毒品一样的高价,那他获得的利润将会更加的惊人。

而且用梦幻一号充当毒品来贩卖,除了利己之外,还能利人,那就是梦幻一号可以让吸毒者摆脱毒瘾,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想到这里,张天司顿时有了主意。

“所谓富贵险中求,那今天我就来冒一次险好了!”

张天司在房间里面翻找了一阵之后,便换上一件连帽上衣,背着小包,骑着电动车出了小区。

半个小时之后,张天司在市中心附近的一座高档小区外面将车停下。

根据分身发回来的信息得知,曹大志在离开皇朝夜总会之后,就来到了小区。

因为是高档小区,所以小区门口来来往往的都是私家小车,要是骑个电动车过去,肯定非常显眼。

所以张天司将电动车停在路边,然后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眼镜和口罩戴上,同时还将上衣的帽子戴上,如此一来,外人很难看清楚他的样子。

张天司让分身回到了他的体内,眼前的视野顿时变得开阔了许多,同时,夜幕下的一草一木似乎都变得清晰了很多。

他在绕着小区的围墙走了一段距离之后,通过强大的观察力,迅速的找了一个比较隐蔽,同时监控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纵身翻越过去。

以他如今的弹跳力,翻过这样的围墙,简直轻松得不在话下。

张天司顺利进了小区之后,便走进其中一栋住宅楼,坐着电梯到了曹大志所住的那一层停下。

“九零三,九零四……九零六,好,就是这里了。”

虽然大门紧锁,但是对张天司来说,这完全形同虚设。

因为分身在隐身状态下时,同时还具有穿透能力,所以,很快分身就进了房子,轻轻的将门锁打开,放张天司进屋。

看到这华丽的床上肉搏大戏,张天司顿时为之傻眼,他长这么大,何曾见识过这样真实的肉搏大戏呢?

眼看着曹大志突然加快了速度,鼻子里面的呼声也变得急促而且沉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张天司,自心底突然升起一个恶趣味的念头。

只见他突然大叫一声:“好!”然后用力的鼓起掌来。

张天司看着觉得有些好笑,他正要好心提醒一下这位入戏太深的女人时,却看到一只手突然从床后探到枕头下面,然后从里面摸出一件黑漆漆的东西,并且将其指向了张天司。

张天司眼中瞳孔陡然一缩。

尼玛,失算了,他居然有枪!

看样子刚才曹大志虽然被他吓到了,但是并不至于吓得滚下床这么夸张,恐怕刚才的样子完全是装出来的,只是为了迷惑张天司,并且也方便他取枪。

这曹大志也真够阴险的啊。

不愧为道上混成大哥级的人物。

而相比之下,张天司就显得太嫩了一些,以至于主动变被动,落得现在被人用枪相指的下场。

还好曹大志没有立刻开枪,而是用枪指着张天司,从地上站起来,朝张天司怒斥道:“你是谁?”

第一次被人像这样用枪指着,张天司还真是吓出了一头冷汗,但是很快心里迅速恢复了平静。

因为曹大志没在第一时间开枪,所以此刻张天司的分身已经站在了曹大志的枪前,一旦曹大志真有开枪的趋势,分身肯定能在第一时间阻止,就算阻止不了,也能充当肉盾挡子弹。

危机解除之后,张天司大松一口气,然后摊了摊手,笑道:“蛇哥,你别紧张嘛?我这次来并没有什么恶意。”

“没有恶意?哼,笑话,既然没有恶意,那里偷偷溜进我的房间干什么?”

曹大志可不会因为他这句话就放松警惕,依然将手中的枪对准张天司。

“说吧,你到底是谁?偷偷溜进我房间到底为何目的?”

张天司“呵呵”一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次来只是想跟蛇哥你谈笔生意!”

“谈生意?”曹大志先是一愣,随机冷笑了起来。尼玛现在都半夜三更,还谈个狗屁生意,再说,有这么偷偷摸进别人房间谈生意的吗?

不过眼看局势在自己掌控当中,有枪在手的他也不怕对方玩出什么花样,于是冷笑着说道:“好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生意要跟我谈!”

这时,张天司扫了一眼那个被吓得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女人。

曹大志皱了皱眉,冲那女人道:“小红,你先去隔壁房间。”

“是……”

看来小红吓得不轻,听说可以离开这里,顿时连衣服都忘了,不过在她离开之前,曹大志也没忘提醒她一句:“别报警!”

张天司,万雯雯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