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婚婚欲醉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5

婚婚欲醉 已完结

婚婚欲醉

来源:奇热 作者:Sumnus_S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洛宇辰,阜沄钦

精彩试读:看着阜沄钦带着瑕菀走上了楼梯,张妈一头雾水地朝着自己闺女的房间走了过去。虽然她不过是个女佣,不过这么多年训练下来,理解能力还是不错的。即便阜沄钦没明说,光用猜的也知道衣服是要来给刚才那位陌生姑娘的。这会儿,也就只有拿她女儿的衣服来充数了。或许是因为大厅里灯光太过耀眼,又或许是因为发着烧还穿着没干的衣服,没走几步,瑕菀竟然晕眩了一下。不过还好,很快地又清醒了过来。一路上,顾不得欣赏这个宫殿式的建筑,晕晕乎乎地就跟着他停在了一个关着的房间门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我们的相遇是偶然?还是必然!

阜沄钦离开没多会儿,瑕菀就醒了过来。本能地观察了下周边的环境,熟悉的医药味提醒着她,自己现在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醒啦!小姐,你现在感觉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看到瑕菀睁开了眼睛,Jerry一副终于解脱了的样子。而对于瑕菀来说,身边守着一个陌生的男人也是件很新鲜事儿。

“是你把我送到医院的吗?”

“哦!刚才开车经过的时候,正好看到你昏倒在路边,又下着雨……”

剩下的话Jerry咽在了嘴边。

“谢谢你啊!”

“没事,我也是顺路把你带了过来!再说,你一个姑娘家,大晚上的昏倒在外面太危险了。换做别人看见了,也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说着,Jerry把抓在手里的衣服穿了起来:“既然你现在已经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好好照顾自己,再见!”

没等瑕菀反应过来,Jerry就转身朝着病房门走了过去。

“诶,先生,等一下!那个医药费,我……”

瑕菀本想把医药费还给这位好心的先生,可是她话还没说完,男人就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她本能地想要下床去追,却被手背传来的刺痛感滞住了步子。低头一看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正挂着点滴。无奈,只好重新又躺回了病床上,随即就摁响了床头的红色按钮。

值班的护士看到贵宾病房的紧急求救灯亮了起来,立马穿好白大褂跑到了瑕菀的病房里。

“您别担心,我很好!”看到护士匆忙赶来,脸上还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瑕菀有点歉疚地道歉了起来,“找您来只是想问一下,医院现在能不能查到刚才是谁帮我交了医药费?”

护士想也没想就回答了上来,这一点倒是让瑕菀觉得有点惊讶。

“不好意思小姐!送您过来的先生嘱咐过,不希望透露他的身份,所以,很抱歉!”

“哦!知道了,谢谢啊!麻烦您了!”

既然对方有心隐瞒,那她继续追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意识到这一点,瑕菀微微地漾开了一抹微笑,送别这位敬职的护士小姐。

护士离开后,略显空旷的病房里又只剩下了瑕菀一个人。这样的雨夜,天知道她多么希望能有一个可以无所顾忌谈心的人。不知不觉地,她还是从一旁柜子上的挎包里掏出了手机。或许是因为手机被放在了拉了拉连的钱包里,摁下电源键的瞬间,手机屏幕欢脱地亮了起来。

翻开电话簿的瑕菀重重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把手机放回到了床头的柜子上。现在的她,脑子里乱糟糟的,靠在了床头,自嘲地笑了笑。

“你连个可以说说话的对象都没有,手机没坏又有什么用?”

上大学之前,瑕菀跟同学的关系都很紧张,几乎连一个可以打招呼问好的对象都没有。即便是上了大学,能说几句掏心窝子话的,也就只有梁羽熙一个。可偏偏,瑕菀不想把家里的事告诉这个好姐妹,不想让她为这种事情烦心。至于未来老公洛宇辰,她好像一直也没有跟他谈心的习惯。

“本来也就不知道可以去哪儿?现在这样一个人呆在医院也好。”

自言自语着的瑕菀默默地闭上了眼睛,本想着好好享受下这片刻的安静,手机铃声偏偏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喂,经理,有单子进来了吗?”

“一个外送的单子,你现在空吗?”

“嗯嗯!您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就行动!”

对于做着兼职的瑕菀来说,多做一个单子就多一份提成。即使是还躺在医院挂着水,依然阻挡不了她想要早点赚钱独立的决心。

“好!你马上去一趟附近的杰记水果,有个客人买了500多块钱的水果,让尽快送过去。地址一会儿挂了电话发到你手机上。”

“好的,谢谢经理!”

挂断电话,瑕菀果断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头。拿起一旁还湿哒哒的衣服就进了洗手间换上了衣服,确定门口没人之后,一溜烟地消失在了医院走廊里。

(阜家老宅)

阜沄钦走进客厅的时候,阎静正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听到开门的声音,老人家喜出望外地站了起来,朝着玄关走了过去。

“沄钦呐,你终于回来了!这下雨天的,奶奶是一刻也放心不下。”

“对不起奶奶,让您担心了!”

祖孙俩说话的空挡,下人已经熟练地从阜沄钦手里接过了公文包和外套。另一头,厨房里也是忙得不亦乐乎。阜沄钦扶着奶奶朝里屋走的同时,一道道重新烹调的美食也陆陆续续上了桌。

阎静带着孙子坐到了餐桌边上:“都8点了,你一定饿坏了!快!尝尝奶奶特意吩咐厨房做的点心,看好不好吃?”

刚刚坐下的阎静为了给孙子夹点心,又蹭地站了起来,伸手夹了一只蒸饺放在了阜沄钦面前的碟子里。

“既然是奶奶让做的,一定好吃!”

说完,阜沄钦微笑着夹起饺子一口塞进了嘴里。对于这个从小把他拉扯大的奶奶,阜沄钦从来都只有包容和敬爱。这些年来,不管他工作有多忙,都一定会尽量做到每天晚上回来老宅陪老人家吃顿晚饭。对于这个祖母的一举一动,他更是了如指掌,生怕那些个居心不良的人钻了空子。

“奶奶!听Jerry说,前几天晚上你一个出去了,司机保镖一个都没带在身边。”

说这句话的时候,阜沄钦正满脸微笑地吃着饺子。听起来没什么,可是一旁站着的下人们已经纷纷被吓破了胆。明明清楚这个大少爷定下的规矩,可他们还是让老太太一个人出了门

阎静自然是看出了下人们脸上惶恐的表情,微笑着解释了起来:“沄钦啊!这事儿不怪他们,是我吩咐他们谁都不许跟去!”

阜沄钦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一本正经地看着阎静:“奶奶!如果您不希望我为难这群下人,就乖乖呆在屋子里。就算要出去,也一定要有保镖跟着。您一把年纪了,一个人出去,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儿,您让我怎么跟九泉之下的爸妈还有爷爷交代?”

“我虽说是年纪一大把了,可总也有点自己的事。换做你天天被一群人跟着,你也不乐意啊!”

虽然阎静在外人眼里是个不折不扣的“女魔头”,可是在自己孙子面前,确是难得像个孩子,时不时还知道撒个娇卖个萌。

“好!那下次您要是想去哪里,至少让司机开车送您过去。”

“知道了,奶奶跟你保证!好了,快吃吧,不然又该凉了!”

在阎静面前,阜沄钦永远是个好说话的主,不过,离了老人家跟前,该做的,他一样都没有落下。

这不,晚饭结束没多久,阜沄钦就从房间重新拿了个手机,拨通了Jerry的电话。

“BOSS,您有什么吩咐?”

“上次让你调查老太太的行踪,有结果了吗?”

“老夫人刻意避开所有下人,要调查出来她那天夜里去了哪里比较困难。不过目前为止还是有一些线索的,您放心!再给我一点时间,一定可以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好!你小心一点,不要让老太太发现你在调差她。”

“知道了,BOSS!”

挂断电话的阜沄钦,这会儿已经换上了休闲的居家服,随意地倚靠在了阳台的栏杆上。原本稀松平常的夜色里,一抹身影困住了他的视线。

前院里,一个身材瘦削的女人正拎着跟她身形完全不配套的几大袋东西,踉踉跄跄地走了过来。

原本硬朗的脸部线条莫名地柔软了起来,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手中的那杯红酒被一饮而尽:“女人,你的名字,叫不知死活!”

11-遇见你 或许是宿命的安排

瑕菀拎着水果气喘吁吁出现在老宅外院铁门前的瞬间,一股无形的压力就笼罩在了她身上。这样的大户人家,这么豪华的庄园,像极了她曾经在书里读到的童话世界,像极了古代欧式公爵的城堡。而对于她来说,始终都是太过奢侈的幻想。

白色系的欧式主建筑旁,错落地林立着几栋稍矮一些的房子。再后边儿一些,好像可以看到一个透着光线的玻璃建筑,这么远的位置上,隐隐约约地似乎可以看到几处绿色的植物安稳地躺在里边儿。虽然不知道这些房子究竟有了多少的占地面积,但起码放眼望去比一个足球场要大。

在铁门口等了差不多一分钟,终于还是被放了进去。走在通往主建筑大门的鹅卵石小道上,瑕菀时不时地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了地上,好让已经透支的手稍微休息一会儿。

终于,这段看起来就很长的路程终于结束,红褐色的实木大门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擦了擦手,瑕菀摁下了门铃。很快,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约莫40岁左右的阿姨出现在了瑕菀面前,看上去一脸的和善。

“辛苦了!这么多水果,你一个女孩子家竟然一个人就给拎过来了!”说话间,中年妇女探出头巡视了一下周遭,确定这小丫头是一个人过来的,心里更是钦佩了起来。这年头,年纪轻轻就这么肯干能吃苦的丫头不多咯!

“没事儿,这本来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瑕菀伸出手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微微一笑,拿出了刚刚水果店给的送货单。

“这个是送货单,您拿好!一共是538块钱!”

中年妇女伸出手,把一早准备好的钱塞到了瑕菀手里:“这里有600块,老夫人说不用找了,多出来的就算作你的辛苦费。”

“谢谢!”

瑕菀也希望自己可以像小说女主角那样,不食人间烟火,断然拒绝这多给的小费。可是,她清楚自己的处境。她不是什么灰姑娘,会有王子突然出现带她脱离苦海。每一分钱对她来说,都是那么的重要。

道谢完毕,瑕菀微笑着把钱塞进了钱包,刚想弯腰帮忙把水果拎进去。

“不用了!东西就放在门口,一会儿会有人过来拎进去!”

瑕菀也是个会看眼色的人,看了一眼屋子里边儿一尘不染富丽堂皇的景象,她也就领会了这位阿姨话里的意思。与其说是疼惜小姑娘,不如说是害怕她弄脏了地板。

“那就麻烦您了!”

说完,瑕菀依旧挤出了一抹微笑。转身离开的瞬间,那个熟悉的声音回响在了她的耳畔。

“等一下!”

她明明已经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可是心里却有一个恶魔在呐喊着,身后的那个男人绝对不可能是那个不可一世的他。

回头的瞬间,她的视线凝在了阜沄钦的身上。一身休闲打扮的他,帅气的让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不心动。

原来,这里就是阜家。原来,她的偶像就住在这个皇宫一样的地方。

“少爷,您怎么下来了?”

看到阜沄钦出现在大门口,张妈的脸上,毫不掩饰地写满了惊讶。

“张妈,拿双拖鞋给她!”

他就那么酷酷地站在门口,双手随意地插在了裤袋里。

他看着她的眼神,让她琢磨不透。

“是,少爷!”

虽然中年妇女根本不知道现在这演的究竟是哪一出,不过既然少爷已经下了命令,她只有照做的份。

张妈恭敬地从鞋柜里拿出了一双米白色的棉拖鞋,放到了瑕菀面前。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的瑕菀,还只是呆呆地杵在原地。

“你!换了鞋子跟我过来!”

说完,阜沄钦转身朝着里屋走了过去,留下瑕菀一个人愣怔着。

张妈也是看不下去了,生怕做的不好惹怒了少爷,急忙提醒着:“小姐!少爷说了让您进去!”

回过神来的瑕菀不好意思地换上了干净的拖鞋,匆忙地跟上了不远处的那个男人。

“张妈,去拿一套干净的衣服送上来!”

“是,少爷!”

看着阜沄钦带着瑕菀走上了楼梯,张妈一头雾水地朝着自己闺女的房间走了过去。虽然她不过是个女佣,不过这么多年训练下来,理解能力还是不错的。即便阜沄钦没明说,光用猜的也知道衣服是要来给刚才那位陌生姑娘的。这会儿,也就只有拿她女儿的衣服来充数了。

或许是因为大厅里灯光太过耀眼,又或许是因为发着烧还穿着没干的衣服,没走几步,瑕菀竟然晕眩了一下。不过还好,很快地又清醒了过来。一路上,顾不得欣赏这个宫殿式的建筑,晕晕乎乎地就跟着他停在了一个关着的房间门口。

阜沄钦倚靠在了身后的墙上,他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这里是洗手间,你先进去洗个热水澡吧!一会儿张妈会拿衣服给你!”

瑕菀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

从她的眼里,他读懂了她想说却没说出口的话。

“你的衣服都湿透了。看你的脸色,现在应该还发着烧吧!赶快洗完离开这里!”

说完,没有任何多余的停留,阜沄钦转身走在了相反的方向上。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应该把她卷进他的世界,可是,这样狼狈不堪,发着高烧还不知死活地穿着湿衣服做着兼职的女人,他就是做不到视而不见。

“谢谢!”

那句感谢听在他的耳里是那么的柔软,好像高一点就会伤害到什么。

他没有转身,背对着她。

“我只不过不希望有人晕倒在我家院子里,今天你进来过阜家这件事,记得不要对任何人提及,否则你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他的语气明明就是这么冷酷,可是,她的心,却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她的视线一点点变得模糊,天旋地转间,只剩噗通一声摔倒在地的声音。

瑕菀晕倒的时候,张妈正好拿着衣服走到了她跟前。看着这么个水灵的姑娘直挺挺地倒在了大理石的地上,不由自主地心疼了起来。急急忙忙地跑到她身边,跪了下来,轻轻地摇了摇。

“小姐!你醒醒!小姐!”

听到动静的阜沄钦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箭步走到瑕菀身边,俯身,小心翼翼地把她抱了起来。

“吩咐下去,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个字都不准对老太太提及。另外,今天晚上你就在老太太门口守着。我想,老太太没必要知道她的存在。”

“少爷,您的意思我明白了!老太太在房里看电视,不出意外是不会出来了,您放心!”

“去叫个手脚麻利的佣人,到东边的客房去一趟!”

“知道了!”

就这样折腾了差不多20分钟,李婶儿终于不辱使命,顺利地帮瑕菀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了下来,紧跟着又把退烧药喂了下去。

“你去把换下来的衣服洗好烘干送过来,记得,不要让老太太发现。”

“是,少爷!”

李婶儿拿着几件衣服恭敬地退了出去,房门被轻轻地关上。暖黄色灯光点缀着的客房里,只剩下被命运安排在一起的一男一女。

阜沄钦就这么坐在床边,静静地注视地这个平凡到尘埃里去了的女人。短短2天的时间,他们却已经遇见了3次。他的世界从来不缺女人,可是,他的视线却未曾像现在这样为谁停留。

“妈!妈!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妈!”

即使是发着烧昏迷着,她的眉头依然紧锁。看着她眼角溢出的泪珠,他不由得伸出了手,温柔地替她擦去了停留在鬓角的眼泪。

“你,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

缩回的手,在半路中被她紧紧抓住。

“妈!不要丢下我!”

他挣扎过,犹豫过,却最终不忍甩开她紧握着的双手。窗外,停了没多久的雨,又淅沥沥地下了起来。滴咚,滴咚打在玻璃窗上。夜,深了!

洛宇辰,阜沄钦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