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

更新时间:2021-04-09 15:34:27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 已完结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

来源:奇热 作者:李九章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邹沫,孟庭之

精彩试读:“这里用的的酱料全部都是老板自己亲自酿的。所以特别的鲜美。”程青书一边吃,一边给邹沫介绍,“尝尝这个。”他夹给邹沫一块年糕。“谢谢。”“觉得如何?”程青书满脸期待地看着邹沫。邹沫尝一口年糕,酱香味的浓郁和年糕本身的软糯口感结合起来,实在是美味。“很好吃。”她忍不住称赞。邹沫吃起东西来,像一只猫儿一样,眯着眼,看起来十分满足,十分好养活的样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放下

世间很多事情就是如此,锦上添花这事儿是好事,人人抢着干,雪中送炭这事儿却少得很。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那一年,陈家破败,很多原本与其交好的世家纷纷争先恐后地撇清关系,其中,也包括钟家。

那时候,原本陈榷与钟醒山的婚事已定,将将定在第二年开春就办喜事。

钟醒山彼时刚刚前往美国念书,并不知国内的变故,钟老爷子有意瞒他,切断了陈榷与钟醒山的所有联系,并在国内擅自将婚事退了,对外宣称钟醒山在国外遇车祸,生死未卜。

其实哪里是遇车祸,钟老爷子将钟醒山禁了起来,天天派着三个大汉跟着他,名为保护他安全,实为监视。

陈榷眼见寄去美国的信件石沉大海,又得知钟醒山遇车祸生死未卜,心一天天地暗下去。

她向来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不愿被人嘲笑了去。

家道中落,她开始利用孟庭之,毕竟他曾经喜欢过她。

她找到孟庭之,那夜月色如水,她沉静地站在孟家门口,将孟庭之唤出来。

她问孟庭之,可愿娶她。

“我怀了醒山的孩子。”她说。

“庭之,只有你能帮我了。”她说。

她开口要一个婚礼,孟庭之便允她一个婚礼。

她是他暗恋了一整个少年时代的女子,他将他能给的保护都给她。

孟庭之因为这事儿被孟家老爷子打断了两根肋骨,仍旧咬着牙,不松口。

人人都道孟家小子是个痴情种,其实只有他知道,他知道陈榷是在利用他,他也知道年少的爱恋可能已经随着时间推移变淡,只是他对她好,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孟家老爷子无奈,见他心意已决,只得随着他去。

后来,他与陈榷结婚,好景不长,陈榷在第二年开春难产,魂归西山。

陈榷走后七天,钟醒山回国。

在陈榷的头七,钟醒山被孟庭之狠狠地揍了一顿。孟庭之下手下得狠,拳头一下一下砸在他身上,钟醒山却如同没有知觉一般,任由他打,一下也不还手。

那一夜,大雨滂沱,孟庭之打得累了才将将停手。

钟醒山咳着血,只一句“打得好。”

雨点噼里啪啦地落在孟庭之脸上,他神色寂寥地躺在地上,望着天下连绵不断的雨点向他袭来,忽觉得时光晃晃,而世事变迁得太快。

一切的恩怨情仇都在那场大雨里结束。

孟庭之和钟醒山依旧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只是,当年的事情却如同一把利剑,插在彼此心头,留了伤疤。

“你那日劝我放下,我放下了,你也该让自己放下。”许久,孟庭之缓缓说。

钟醒山寂寥一笑,手指摩/挲着高脚杯,“不说我了,说说你。枉我和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好兄弟,倒是连那孩子的面我都没见过。我倒是真真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引得你青睐。”

“她很努力,也很上进,同时又像个孩子那样需要保护,你无法想象为何倔强和脆弱会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但是,她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孩子。”孟庭之中肯评价。

“听起来很有趣。”钟醒山笑着说。

*

上午十点,苏黎世。

邹沫拿着报告从上司的办公室里出来。上司对于她在新加坡出差的工作成绩挺满意,难得没给坏脸色。临走时还询问她关于与孟氏集团洽谈的进度。

邹沫有一说一,将孟氏集团要求的技术性问题与时斐当下能够找到的资源配置一一分析,其余的,只有等Estelle从香港回来再说了,毕竟Estelle对于这件事情跟进得比较紧,具体的资料还在她手上。上司听完点点头,就让她出来了。

若是真与孟氏集团合作,那公司免不得派人到国内去。

到时候,她作为公司为数不多的华人,被派去的几率倒是挺大。邹沫抱着文件夹低着头沉思着。那与孟庭之见面的机会,可能会越来越多。

邹沫不知怎么面对孟庭之,她只知道在理智上,她不想再面对孟庭之,但是心里,却仍旧骗不过自己。

你看,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矛盾。

“沫,有你的花。”同事乔捧来一大束花,对邹沫眨眨眼笑道,“哪位帅哥送的呀,真让人羡慕。”

乔是个越南姑娘,和邹沫一样,都在努力在时斐这样的大公司站稳脚跟,吃了不少苦,或许是同病相怜,和邹沫私交良好。

“哪有什么帅哥,大概是送错了。”邹沫疑惑地接过花束。

大捧的蓝色妖姬,是花中新贵,妖艳迷人。邹沫曾经在花店打过工,自然知道它的寓意——相守是一种承诺。

邹沫蹙眉,疑惑愈深。

花里并没有什么卡片之类的东西。邹沫只好将花束放在桌上。她在苏黎世并没有交很多朋友,更别提能送她这样暧昧的花束的人了。

也许真是谁送错的。

邹沫耸耸肩,打算不再去想。拿起马克杯,吞下两颗维生素片,继续打开电脑工作。

*

“沫,一起去吃饭吗?”乔屈起食指轻轻敲邹沫的桌面。

邹沫抬头,才发现已经中午了。

“不了,我还有份资料没改完,你们先去吃吧。”邹沫礼貌一笑,指尖继续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着。

“你可真是拼命三郎。”乔感叹。

“中国有句话叫笨鸟先飞。没有别人聪明,就要比别人努力啊。”邹沫翻着桌面上堆积如山的文件说。

“呐,这袋饼干/你先垫垫肚子吧。”乔从包里拿出一袋饼干,轻轻放在邹沫桌子上,“我先走啦,你记得去吃饭。”

“好,谢谢,再见。”邹沫朝她挥挥手,继续目不转睛地对着电脑。

出差回来以后挤压的工作有点多,邹沫有些忙不过来了。

好在经历过刚开始到公司的暗无天日的适应期,如今的邹沫处理起文件的速度还算高效、有条不紊。

有如她,有如乔这样的职场新人,想在国际大公司站稳脚跟,就必须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与汗水。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老祖宗的话诚不欺我也。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好吃

邹沫处理完工作的事情,伸了伸懒腰,准备下楼觅食。

刚走出公司大厦,便瞧见了程青书,吊儿郎当地斜倚在他骚包的跑车旁边,正百无聊赖地转着手里的打火机,抬头瞅见邹沫下来,立刻笑颜如花地迎上去。

“邹沫,你让我苦等好久。”程青书语气委屈。

邹沫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有些无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上班?”

“那天你在飞机上处理文件,不小心瞄到你的公司名。”程青书笑着耸耸肩,“真的是无意中看到的。只怪我记性太好。”

邹沫无语,那日他竟是在飞机上默默观察她良久。

“我送的花束你可喜欢?”他看着她,像个求夸奖的孩子。

“很好看,谢谢你。不过,你大可不必为我如此破费。”邹沫礼貌地答,认真地看着他。

程青书恍若未闻,只问她:“小学妹赏脸一起吃个午饭?”

“程先生”邹沫思索着如何拒绝他,直觉告诉她不应该和程青书有太多的牵扯,他对她的态度,实在太过亲密。

“青书。应该这样叫,我们是朋友了不是吗?”他皱着眉头纠正她。

“好吧,青书。我等会儿还要上班,午间并不是有太多时间和你一起吃饭。”邹沫解释。

“你现在要去干嘛?”程青书问。

“吃饭。”邹沫答。

“那不就对了,好歹你也要去吃饭,你不介意对面多坐一个人吧?我保证,我绝不打扰你,也不拖延你的时间。我都已经在楼下等你很久了,就考虑考虑?带上我?”程青书亮晶晶的蓝色眼眸瞧着邹沫,模样认真而固执。

邹沫叹口气,认命地点点头,这个程青书,总是有办法让她没法拒绝。

“那快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吃饭,保证你喜欢,也不远。一定按时在上班时间之前把你送回来。”程青书晃了晃车钥匙,神情愉悦。

邹沫想了想,此时公司大厦附近的餐厅都是熟识的面孔,自己带着程青书去吃饭,不知又会引来多少猜测,要知道,职场最不缺的就是话题和八卦。去其他地方吃饭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邹沫点点头,说:“那就有劳你。”

“我的荣幸。”程青书为她打开车门。

*

程青书带邹沫去的餐厅在班霍夫周围的小巷子里,一家很小的韩国餐馆,看起来其貌不扬。

推开门,一阵扑面而来的食物香气。

装修很简单,但可能因为格局小的缘故,竟然觉得有点温馨,门口的小风铃倒是吸引了邹沫的注意力,小小的一个,很是别致。

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从堆满小器物的柜台前抬起头,看见他们,笑容满面地打招呼,“程,你来了。”

“好久不见,老崔。”

“女朋友?”男子看一眼邹沫,对着程青书挤着眼捉狭地笑道。

程青书浅笑着不否认也不确认,带着邹沫到卡座坐下,问:“喜欢吃什么?”

“看起来你常来这儿,我也不知道有什么招牌菜,麻烦你帮我点吧。”邹沫放下包,四处打量着,轻声答。

程青书点点头,转头对柜台的男子喊:“还是老样子的菜式,两份。”

“好嘞。稍等。”男子笑着转头到厨房吩咐去了。

这家韩国餐馆虽然小,但是客人倒是不少。

好在菜也上得蛮快,并没有让他们等得太久。

“请好好享用。”男子将菜品摆齐,看看程青书,又对着邹沫意味深长地一笑,转身回了柜台。

邹沫被看得发毛,看着程青书,低声说,“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嗯?”程青书只当不知,撑着脑袋,慵懒地看着她,“误会什么?”

这人便是如此了,明知道她是在问他那个男子是不是误会了他们的关系,却也不说,不解释。

邹沫有些恼他,不再说话。心里盘算着专心吃完饭,等会早早回去工作去了。

餐桌上的菜色很是丰富,烤肉、打糕、辣白菜,冷面、拌饭荤素相糅、相得益彰,颜色搭配得也漂亮,让人食指大动。

“吃饭吧,邹沫女士。”程青书递给她一双筷子。

“那我就不客气了。”邹沫确实有些饿了,此时倒也顾不得拘谨礼节了。

这家韩国料理店倒是和其他的韩料店不一样,酱味浓郁,而且十分特别。

“这里用的的酱料全部都是老板自己亲自酿的。所以特别的鲜美。”程青书一边吃,一边给邹沫介绍,“尝尝这个。”他夹给邹沫一块年糕。

“谢谢。”

“觉得如何?”程青书满脸期待地看着邹沫。

邹沫尝一口年糕,酱香味的浓郁和年糕本身的软糯口感结合起来,实在是美味。

“很好吃。”她忍不住称赞。

邹沫吃起东西来,像一只猫儿一样,眯着眼,看起来十分满足,十分好养活的样子。

蓝色眸子直勾勾地盯着邹沫,程青书笑起来,真没想到,她这样瘦,竟然还是个小吃货。

“果然美食在深巷。”邹沫说。

“你似乎是被瑞士无聊的奶酪火锅和烤奶酪给荼毒得挺深。”程青书笑着看她。

“还好啊,闲下来的时候我也喜欢去“军火库”吃,那里的德国猪手和小牛肝都很不错。”

“你对吃食方面颇有研究?”

“不敢不敢,就是好吃罢了。”邹沫耸耸肩,难得开一个玩笑,“幸好我不是懒做的人。”

“你的笑话也很冷,邹沫。”程青书捧起瓷杯喝水,眼眸仍注视着她,带着打趣的笑意。

他这是在回敬那天在飞机上邹沫嘲笑他的笑话太冷的事情。

“没想到你这么记仇哇。”邹沫看着他说。

“我最近在补习中文,我的中文老师刚刚教会我一个词,叫’田铢必较。’”

闻言邹沫含在嘴里的一口大酱汤,差点喷出来。

“怎么了?你没事吧?”程青书看着邹沫脸憋得通红的样子,着急地问。赶紧递给她纸巾,又帮她拍背。

“程、程青书先生,那叫’锱铢必较’,不是’田铢必较’。”平复下来,邹沫喘着气,断断续续解释着,笑得不可自抑。

小说《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 第19章 放下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