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限时婚约:前夫请签字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6

限时婚约:前夫请签字 已完结

限时婚约:前夫请签字

来源:奇热 作者:暮阳初雪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裴染,厉景呈

精彩试读:所以没有任何前奏的,他就想直入主题。“不要,我求求你,厉景呈!算我求你——”裴染再也忍不住的尖叫出声来,脸色苍白的好似一张白纸,而她的手指紧紧的抠着他的手臂,划出了一条血痕。求他?厉景呈刚打算挺身的动作顿了一下,盯着她的脸,看着她蝶翼一样的睫毛颤动,他的心竟然空的发寒。她含着泪水的眼眸竟然纯澈的找不到一丝杂质,可就是这样,才让他厌恶至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盛世婚礼!

锦海市!

初春,三里屯,空气里弥漫着桅子花的香味!

城郊南非羽教堂中,刚刚举行完了一场轰动全球的世纪婚礼。

宾客散场,黑色制服装扮的特级保镖呈一字型列队排开,护送着一辆限量版黑色布迪加威航,所有人的神情都保持着肃然。

裴染坐在车内,因为紧张而一直攥紧的小手不知不觉的松了开来。

这场婚礼终于圆满的落幕了,而她,也如愿的嫁给了理想的男人,锦海市出了名的商业钜子——厉景呈!

只有嫁给他,裴家频临倒闭的企业才能起死加生。

也只有嫁给他,才能满足爸妈对她的期待。

她是裴家的女儿,为了裴家,她别无选择。

婚车一路驶进向坐落在锦海市最昂贵的富人区——半岛豪门,裴染在伴娘和佣人的簇拥下步入这栋别致的四层别致楼房。

在她推开卧室的门时,身边有人低声提醒,“裴小姐,您先在这里稍后片刻,少爷说他一会儿来。”

厉景呈没有当众承认她的身份,这里的人也就不敢直接叫她‘少奶奶’。

非裴染也不在意,只要外界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厉景呈的妻子,这就够了。

她‘嗯’了一声,等最后一名佣人退下,房门悄声合上,她才在床边坐了下来。

既然他让她等着,她就必须等着,这是母亲说的,不管厉景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必须去忍!

只是裴染不曾想过,她这一等,就等到了夜里十一点。

黑幕像是纱帘一样笼罩了整个天空,空旷的卧室内还是只有她一个人,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她几乎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得住,连眼皮子都快要打架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紧随其后的是‘咔哒’一声,门开了。

床上的裴染微微一怔,整个人顿然都清醒了许多。

她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出现在门口的男人,他有着刚硬的五官,一双深色的眼眸,淡色的唇瓣,黑色的西装搭在他的臂弯上,上身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却将高贵和冷漠发挥到了极致。

而从他进门开始,他就一直漠然的凝视着她,看她搁在腿上的手渐渐握紧,俏丽的小脸蛋憋的越来越红,他的嘴角噙上了一抹嘲弄的笑来。

“你,你来了?”

不知是不是被他的眼神盯的紧张,裴染甚至不知该说些什么,她羞涩不已的撂下了一句,“我去帮你打洗澡水。”

然后打算落荒而逃,目标——浴室。

可是她还没跑出两步,就感觉一阵冷风扫来,厉景呈长腿一迈,径直的挡住了她全部的视线,有力的手掌扣住了细腕,他的力道很大,轻轻一扯,就将她整个人拽入他的身前。

裴染被面前逼近的俊容吓的险些失了声,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眸,不敢去看他。

“怎么,你嫁给我的目标终于达成了,你现在满意了?”

厉景呈忽然轻笑出声来,太过明显的讥诮让裴染的脸蛋都红透了,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以他的智商,怎么可能会联想不到这一切都是她在搞鬼。

她为了帮裴家在众多公司中立威,让他们从‘青梅竹马’彻底的变成了‘夫妻’。

裴染一点点的抬起眼眸来,结结巴巴的说,“阿,阿呈,不,不要这样——”

“哪样?不要哪样?你敢说这不是你的算计吗?”厉景呈捏着她的劲道又大了点,痛的让她觉得自己的骨骼都快要碎了。

可他并没有要将她轻易放过的意思,像是拎小鸡一样的动作,手掌按住了她的后脑勺,将她侧边的头纱撩起,凑近她的耳边,声音压低了说,“裴染,你好样的,你真的以为,怀了我的孩子,嫁入了厉家的大门,这就万事大吉了?”

这句话就像是寒冰一样,直直的刺穿了她的心窝!

“告诉你,这个孩子,只要我不想留,他就没有理由出现在这个世上!”说话间,厉景呈的烟瞳已经笼罩上了一层透彻心扉的冰霜。

这么斩钉截铁的声音让裴染蓦的慌了一秒,脸蛋染上了一抹红晕,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想做什么?

她惶然的瞪大了一双眼,却在他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半丝记忆中的温暖痕迹!

这还是她曾经认识的那个厉景呈吗?曾经的那个厉景呈,虽然也时常冷冰冰的,但是会在她姨妈来临的时候勒令她不许吃雪糕。

他会在她弹五线曲谱的时候,嫌弃的说一句,“难听死了。”然后坐下来教她。

他会说她胖死了,但是还是买好吃的给她……

又怎么可能恶毒的说出这种诅咒他们的孩子去死的话来?

在他们结婚之前,厉景呈的母亲给他安排了那么多名媛淑女,她如果不是借助这个孩子,又怎么可能先一步的嫁给他?

他怎么能这么说呢!

裴染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胸前就突兀的传来了冰凉感,落在她腰间的长臂用力的紧收,将她打横抱起直接的走向那张双人的大床。

她急了,她知道接下来他是要做些什么,因为这样的事情在不久前他们才刚刚做过,可是现在,她的肚子里才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在怀孕不满三个月内,是不可以发生男女之间的关系的!

在她被狠狠的丢到床上之后,厉景呈几乎三五下就去掉了身上的衣物,魁梧的身躯毫无顾虑的压上她的身子,这大胆的举动再度让裴染惊喘不已,弱小的心脏一阵紧缩,手心不断的冒出细密的汗珠来。

“阿呈,不要这样,求求你不要这样!”

她丝毫不怀疑他的话的真实度,如果这个孩子没了,她就连留在厉家的资本都没了,她和他之间的婚姻还会算数吗?

裴染试图去挣扎,但是身体被他霸道的禁锢着,让她根本无处伸展。

阿呈不要这样

“这不是你一直渴望的事情吗?不是你设计的爬上我的床再怀上我的孩子吗?现在怎么怕了?”厉景呈压根就没给她喘`息的机会,亲在她唇边的舌头也愈发的狂肆,“因为你已经有了有了这个孩子,有了你可以利用的棋子,所以无所谓了?连妻子的义务也可以不做了?”

他的鼻尖完全的被那股淡淡的犹如百合一般的淡香味儿占据,让他根本欲罢不能,而舌尖那柔软的触感,更好像一道电流一样的窜过他全身,让他身体的每一处都情不由己的亢奋起来。

裴染被他蛮横的动作弄疼了,那种疼不光是身体上的,还有心里上的。

她承认那天晚上灌醉了他,算计了他,可是如果她不那样做,裴家就完蛋了!

裴家那么大笔的负债,那么多家集团对裴家的吞噬,如果没有厉氏在背后撑腰,裴家又怎么可能活的下来?

她无意中偷听到了父母的对话,在这种危机关头,只有厉景呈才能救她!而唯一的办法,就是嫁给厉景呈!而她要想从众多的名媛淑女中抢占优势,就必须先拿捏住厉家的血脉。

若非如此,她又怎么会在他喝的85年巴菲中乱动手脚?

就算一切都是她的错,可是她肚子里好歹怀着的是他的骨肉,他怎么能对她这么狠,甚至想要伤害他们的孩子呢?

所以在厉景呈动作粗鲁又猛烈的去扯她的裙子时,裴染的身体再也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一直推拒着他胸膛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从眼角流出了一行泪。

“厉景呈,这是你的孩子,是你的孩子啊……”

她的身体瑟缩了一下,嘴中发出了一丝几不可闻的闷哼,她紧紧的扯住了身下的床单,想等着他主动的停下来。

“我的孩子?你在乎这个孩子吗?你在乎的只有裴家,只有你自己!”

急促的呼吸声中,夹杂着的是厉景呈的低吼。

他从来没有想过,以前那个天天追着他屁股后面奔跑的女孩,有朝一日会用这样的方式留在他的身边。

算计他!背叛他!

他愤怒恨不得想将她揉碎在他的身下!

所以没有任何前奏的,他就想直入主题。

“不要,我求求你,厉景呈!算我求你——”

裴染再也忍不住的尖叫出声来,脸色苍白的好似一张白纸,而她的手指紧紧的抠着他的手臂,划出了一条血痕。

求他?

厉景呈刚打算挺身的动作顿了一下,盯着她的脸,看着她蝶翼一样的睫毛颤动,他的心竟然空的发寒。

她含着泪水的眼眸竟然纯澈的找不到一丝杂质,可就是这样,才让他厌恶至极。

明明她才是背后的那个始作俑者,却为什么要扮成这样无辜的模样?

“留下这个孩子,他是无辜的,不应该因为我们而牺牲他……阿……呈。”

裴染说的有些间断,随着她每一次的呼吸,她的胸也起伏不定。

她很忐忑,因为她知道,只要厉景呈想要,她不得不给,可是如果孩子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不就泡汤了吗?

一时间,房间中只听得见两个人紊乱的呼吸声。

厉景呈幽眸灼灼的锁着她的脸,又扫了一眼喜庆到令人刺眼的婚房,脸上冷的就跟结了冰一样,这简直就是天底下最讽刺的事情了!

他曾经小心呵护的女孩,竟然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他,并嫁给他!

可是他痛恨的是,即便自己知晓这一切,却依旧没法狠下心来!

这一次,他简直输的一败涂地。

几秒之后,厉景呈翻身而下,看都懒得多看裴染一眼,就躺在了床的另一侧,柔软的蚕丝被深陷下去了一角,裴染的心也轻松了下来。

而房内,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厉景呈一直都没有说话,她就更不敢出声说话了,生怕自己哪个地方再度的触怒他。

她盯着他的后背看了一阵,他的身体绷的紧紧的,显然正艰难的克制着什么,裴染想抬手从后拥住他的腰腹,但是又有一些顾虑,最后只能缓缓的抚上了自己的小腹,茫然和无辜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

后来她困了,就渐渐的合上了双眼,睡意朦胧中,感觉身旁的人似乎醒了,水声哗啦哗啦的,清晰的回荡在她的耳边。

她的睫毛颤了颤,流下了一滴清泪。

厉景呈从浴室出来时,身上是披了一件薄薄的睡袍,他简单的擦拭了一下俊脸上的水珠,有些恍惚的看着大床上的女人,浑身上下都泛起了尖锐刺骨的疼。

他换上了来时穿的西装,拿起了床头柜上的车钥匙,看了一眼手机上新收到的短信,这才离开。

小说《限时婚约:前夫请签字》 第1章 盛世婚礼!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