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一见倾情:亿万首席宠甜妻

更新时间:2021-03-31 18:43:40

一见倾情:亿万首席宠甜妻 已完结

一见倾情:亿万首席宠甜妻

来源:奇热 作者:我是夏浅陌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沈喻爱,封靖辰

精彩试读:“过奖过奖,跟你那四个哥有过之无不及。”谢梦梦还在酝酿着此时的情绪,眼见沈喻爱的背影就要消失在拐角,便赶紧追上去,“我说爱爱,我辛辛苦苦给你办个转院证明,能不能对你恩人好点!”沈喻爱没理她,大步的下了楼,殊不知,自己身上还穿着病号服,再加上这凌乱的发型,谢梦梦很想提醒,却真心追不上她啊!!!刚走到医院门口,沈喻爱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玛莎拉蒂的车边,正望向她的方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见倾情:亿万首席宠甜妻第12章试读

沈喻爱抬眸,一抹诧异飘过……

这个男人怎么一会风一会雨?

上一秒还让自己滚,这会就让自己去他被窝……

不矜持,拒绝!

“小舅妈,你千万别因为我在这害羞,快去小舅舅的怀抱里吧。”张郁苛边说边将沈喻爱推到了封司的床边。

她莫名的心慌,用力的抵抗张郁苛,却发现自己离封司越来越近。

晕……不过思绪飘走了一会,怎么就狼入虎窝了。

“这么迫不及待让我宠幸你。”封司一把按住她的手腕,将她往自己的怀抱里一带,唇侧的玩味更浓了。

沈喻爱只觉心头一紧,身子就已经不受控制的前倾而去,猝不及防的跌在了他的怀抱里。

封司的手趁机在她的身上占了一下便宜,让病房内的陈华跟张郁苛都脸颊通红,纷纷转过头去。

“大侄子,你看到了吗,女人就喜欢霸道的男人!”

沈喻爱感觉自己脖子下面被摸了一把,下意识的扣住了封司手腕处的脉门,狠狠的用力。

“是啊,我喜欢霸道的男人,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野蛮的女人。”沈喻爱谄媚的勾唇,抛了个媚眼,整个头靠在了封司的怀抱里,另外一只手迅速的将被子盖上。

隐藏在被子里的手继续用力,就见封司的脸越来越苍白,已经没有先前般张扬的自信。

“小舅舅,看到你跟小舅妈这样我真替你感到幸福。”张郁苛喜极而泣,想起小舅舅上次找的夜店女,他就觉着白瞎了小舅舅这个人,这次的对象终于能正常点了。

“陈华,大侄子,你们先出去,我跟你小舅妈有点事要办。”眸底划过一抹邪肆,被窝里的两双手已经开始大战。

陈华跟张郁苛很识时务的走出了病房。

封司听着门响,一把将沈喻爱压在了自己的身下,抽出了自己的手,将她的手臂按压在上。

“神经病,你最好放开我,否则,我要你好看!”沈喻爱小声的威胁,眸里的怒火油然而生,此时,正狠狠的瞪着封司。

“啊哦,真是没有一点撒娇可爱的样子。”封司邪笑着说完,缓缓的凑近她的脖颈间。

“砰”的一声,门开了。

“爱爱,我办好了……”谢梦梦的声音越来越小,旋即跟着脚步一起停了下来,惊恐的看着办两个人,手里的转院证明正在半空中轻轻摇曳。

这,她是看见了什么!

缓缓,迟疑了两秒后,傻笑的捂住眼睛“你们继续,继续……”

沈喻爱现在想要掐死封司的心都有,使劲挣扎了一番却被封司按的更紧。

“你知道女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引起男人的想法吗?”封司坏坏的笑,薄唇喷洒暧昧气息“就是你现在在我身下乱动的样子。”

沈喻爱气愤极了,自己一次次的被他降服,心有不甘,随后脑生一计。

这个男人这么喜欢调戏自己,她也不能浪费他的好意不是?

“哎。”沈喻爱叹气,身子也不挣扎了,而是佯装可怜的说道:“谢赫秋好久没碰我了,想来我这个离过婚的女人也是需要点滋润的,前些个日子找的牛郎感觉他们那里都太小了,根本满足不了我,不知道封先生是不是耐长又大,如果是的话,千万别对我客气。”

她双手放松,也不挣扎,四仰八叉的被他按住。

心里都要骂死谢梦梦这个死女人了!

竟然跑的那么快!果然,她们家没有一个好人!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封司邪笑着拉近两个人的距离,房间内静谧的诡异,彼此都能听见呼吸声,封司的呼吸渐渐急促。

“说实话还没试过在医院。”

封司将她的病号服扯了下来,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映入眼帘,沈喻爱心里一横,他还没碰自己,就开始装作很享受的“嗯嗯,啊啊”了起来,声音大的直接传到了门外。

门外三个人面面相觑,谢梦梦盯着张郁苛这位漫美少年,心情说不出的愉悦,“小帅哥你多大了?有女朋友吗?没有介不介意找一个比你大的。”

她的手搭在了张郁苛的肩膀上,张郁苛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我17岁了,没有女朋友……”

“从来没有过?”谢梦梦穷追不舍继续问。

“从来没有过。”张郁苛本身就特别的害羞,有大姐姐来搭讪,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转移话题:“你是小舅母的朋友吗?”

“小舅妈?”谢梦梦这才反应过来,沈喻爱刚才被……

没想到离婚了竟然解放天性了,不过刚才房间内的那位长得也不赖。

外面这位清新小帅哥更不赖。

“我跟那丫的不是朋友,是损友。”谢梦梦话才落下,病房里就传来了沈喻爱类似杀猪的叫声。

谢梦梦一脸黑线,真是丢人!

“小帅哥,你这小舅舅是干嘛的呀?”谢梦梦转移话题,这么一转眸竟看到张郁苛的脸直接红到了脖子。

“噗。”她立刻伸手捂住了张郁苛的耳朵“干嘛?还是个处?”

陈华在一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将张郁苛从谢梦梦的手里拉了出来,散发着高冷的气息:“小少爷,离她们远点。”

沈喻爱在他心里的印象就很不好,现在又来一个主动勾引张郁苛的谢梦梦,果真是狼狈为奸,看她这个人就能猜透她身边的朋友。

“哎哎哎,你这是什么意思!”谢梦梦可不乐意了,她怎么着了?

一把将张郁苛又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张郁苛无奈的被两个拉来拉去,终于忍不住的甩开了两个人,转眸说道:“陈华啊,小舅舅已经沈姐姐在一起了,这位又是沈姐姐的朋友,我们要好好对待才是,以后说不定会成为家人呢,真是个好消息,小舅舅28岁了终于要结婚了,我要去给妈打电话,通知她!”

谢梦梦跟陈华在原地互相白了一眼,就见张郁苛迎着阳光满目的认真对着电话说道:“妈,小舅舅有女朋友了,在造娃哦,说不定马上就结婚了,对对……”

谢梦梦满脸懵的看着他,这,也天真不无邪啊!

一见倾情:亿万首席宠甜妻第13章试读

封司看着沈喻爱明明非常害怕却又大张旗鼓虚张声势的模样,眼梢的笑意逐渐绵长,他陡然的逼近了她,薄唇喷洒气息,感觉到她的身体明显轻颤了一下,故意发出的嗯啊声也顿了一下。

呀,她还来感觉了!

“现在要是后悔的话,可来不及了。”

沈喻爱双手紧紧抓着白色被褥,故意一脸无所谓地表情,“后悔?你长得也不赖,比我平时找的那些鸭子好多了。睡你,不亏!”

想让她认输!没门,看谁先认输!

“哈哈,你还真是第一个把本少拿鸭子比的!”

话音刚落,封司就俯下了身,薄唇紧紧贴在沈喻爱精致的锁骨上,感觉沈喻爱身体的轻颤更厉害了。

沈喻爱现在是骑虎难下,她只是想故意诈封司一下,没想到他竟然来真的。

封司的唇慢慢往下,眼看就要触到沈喻爱脖子,房间里的气氛也越来越浓重。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动作,眸底划过一抹不悦,起身把手机拿了过来,直接接起,“喂?”

沈喻爱紧握的双手松开,掌心里全是汗,要知道,再晚一秒钟,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封司推开,在狠狠的教育一下他的二弟!

封司一边接电话一边眼眸释放邪肆目光盯着沈喻爱,就见她迅速的穿起衣服,站在一旁似笑非笑的回应他的目光。

封司唇侧撩起一缕的笑意,语气里有些玩味,“小宝贝,怎么了?不就是个电话嘛,别让它打扰我们的兴致,来我们继续!”

他按了免提,继续朝她走近。

沈喻爱一看封司那副模样就想揍他,不过现在还是赶紧离开这儿好,她可不想跟他多做纠缠。

沈喻爱皮笑肉不笑地说:“今天没兴趣了,改天吧,我还赶着转院呢!我们下次约!”

封司听了这话,顿时想笑,但是却忍住了。

这女人的心里所想在她的脸上一览无余,还想瞒他?

“挑起我想法的可是你,难道你不应该负责灭火吗?”他目光炙热,将手搭在了她的身上。

沈喻爱一个激灵,直接将他的手甩了下去!

灭你个大头鬼!

沈喻爱心里对这个男人非常无语,表面上却眉眼弯弯看着他,唇角带笑,“风流二少若是在关键时连个女人都找不到,恐怕会被人笑掉大牙,伦家就不伺候了呢~本来就已经住院了,可不想转到性病科。”

说完不等封司的回答,就步履匆忙的走出了病房。

看着她迅速离去的背影,封司的薄唇抿成一条线,呀,竟然这么了解他,莫不是爱上自己了?

出了病房,沈喻爱才伸手抚抚胸口,刚才真是太险了。看来以后这种方法不可用,对那个男人不仅没用,还让他更加肆无忌惮。

沈喻爱一转身,就看到谢爱爱盯着她,两眼放光,吓了她一跳。

“谢梦梦,你想死吗?干嘛躲我背后吓我!”

谢梦梦不仅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突然走上前,抓住她的肩膀,神色激动,“爱爱,看不出来啊,你竟然这么饥渴,那位还生着病呢,你就这样。而且你刚才声音好大,估计整个走廊都能听见。”

沈喻爱想要解释,刚张了张嘴,就看见张郁苛跟一旁绷着脸的陈华,索性闭上了嘴。

“过奖过奖,跟你那四个哥有过之无不及。”

谢梦梦还在酝酿着此时的情绪,眼见沈喻爱的背影就要消失在拐角,便赶紧追上去,“我说爱爱,我辛辛苦苦给你办个转院证明,能不能对你恩人好点!”

沈喻爱没理她,大步的下了楼,殊不知,自己身上还穿着病号服,再加上这凌乱的发型,谢梦梦很想提醒,却真心追不上她啊!!!

刚走到医院门口,沈喻爱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玛莎拉蒂的车边,正望向她的方向。

一身的限量版西装,五官清秀,温润无比。

不得不说,谢赫秋看起来还是挺人模狗样的。

沈喻爱顿了顿脚步,抬眼望了一眼,立马转身离开,这种人多看一眼都少活十年。

“爱爱。”

“爱爱。”

谢梦梦跟谢赫秋的话一同响起。

紧随入耳的是谢梦梦的踩击地面的声音,很快,就走到了沈喻爱的身边。

她蓦地转过头杀人般的目光看向谢梦梦,还没等开口问,谢梦梦便立刻解释,“那个……我现在解释你听吗?听完你信吗?”

沈喻爱正想说话,谢赫秋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他脸上挂着如初见时温柔的微笑,声音也温和得恰到好处,“爱爱,去哪,我送你们。”

要不是见过他之前那么恶心的模样,沈喻爱说不定还会被他这副模样骗了,真是伪君子。

“好狗不挡道,让开!”

听见沈喻爱这句话,谢赫秋脸上的笑僵了一下,眸底蓦地闪过一抹阴狠,不过很快稍纵即逝,他迅速调整了表情,“爱爱……”

啧啧,这表情,真是演的一手好戏,他去演戏,肯定能得奥斯卡金奖!

“你听不懂人话吗?谢赫秋,我真的很佩服你,毕竟做人能没脸没皮到你这个地步,也是不容易。现在你已经得到沈氏了,我对你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你还想怎样?还是又看中我身上哪点可利用的东西了?”

“爱爱,好歹我们曾经是夫妻,我怎么忍心看你如此落魄。”

沈喻爱冷笑,她现在非常疑惑,以前的自己怎么这么眼瞎,看上这么一个男人,“谢赫秋,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我告诉你,你别再妄想从我这得到什么,而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我会一件一件,慢慢讨回来。”

沈喻爱说完,直接拉着谢梦梦离开。

谢梦梦被夹在中间,太不好做了,一位是自己的二哥,一位是自己多年的死党。

“你慢点啊,我的高跟鞋!”谢梦梦被拽的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到,一边尽量保持着自己的平衡,一边跟二哥挥手道别。

就见沈喻爱在耳边碎碎念:“谢梦梦,咱俩的帐我一会跟你算!”

沈喻爱,封靖辰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