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囚爱童养媳:噬心前夫请止步

更新时间:2021-03-30 15:34:35

囚爱童养媳:噬心前夫请止步 已完结

囚爱童养媳:噬心前夫请止步

来源:奇热 作者:云上晚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秦时,顾行年

精彩试读:萧慕白见他要发脾气,怕闹下去会很难看,就拉着那个女人坐了下来,然后对秦时介绍道:“这是我朋友,顾朝落。”“你好。”秦时立马笑得甜甜的,对着顾朝落伸出手。她可是自己的盟友啊,一定要打好关系!谁知,顾朝落的手都还没伸出来,她的手就被顾行年一把扯了回来,“什么时候顾家的人要主动跟别人打招呼了?”这……秦时简直想要大大地翻个白眼!首先自己不是顾家的人,而且主动打招呼就很丢份吗?这是什么逻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朝落

“顾总,现在是下班时间,我是自由的。”秦时忽然笑眯眯的,可仔细看,那笑容分明很假。

顾行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开了车门下车来。

“这里没你的事了。”他先对保安说道。

保安一看这架势不对,连忙点头就走远了。

秦时站在那里,心里微微收紧。

许是这八年来习惯了和他一直作对,尽管因为这一次逃走失败得到了教训,却还是难改本性,总是动不动想要和他唱反调。

顾行年走到了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声问:“我按喇叭你没听见?”

“听见了。”

呵!

听见了却站在那里不动,就是故意的咯?

顾行年冷笑了一声,忽然抬手。

秦时还以为他是要打自己,急忙往后退了一步,缩着脖子,抬手想要去挡。

“我还以为你不怕呢?”头顶的声音十分轻蔑,像是一盆冷水直接倒在了秦时的头上。

秦时收回自己的手,虽然也有尴尬,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你让我打扫整个公司,我打扫了,也按照你说的,打扫完了才下班,现在是我的自由时间,你又想干什么?”

“自由?你什么时候有自由了?”顾行年脸色变得更难看,在这夜色的衬托下,尤其瘆人,“我说你自由了,你才有自由,否则——你永远是都由我掌控!”

秦时的怒火蹭一下就烧伤了头顶,她双手紧握,一张小脸上满是倔强。

这个该死的混蛋!凭什么说出这么狂妄的话来?

他一辈子都不会死吗?还是他认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

最终,秦时还是没有爆发。

她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该忍的时候必须忍着,否则吃亏的是自己!

顾行年本来也只是想叫她一起去吃个饭而已,要不是按了两下喇叭她都装作没听到,他根本不会生气也不会说出这些话来。

眼下见她低着头乖了,他便收了脾气,但语气还是很不耐烦的样子:“上车!”

“哦。”秦时乖乖地上车,连问都不问去哪里。

顾行年带她去了常去的餐厅,都快九点了,店里没什么人。

一看到他进门,经理连忙迎了上来,“陆总,这么晚了是吃饭还是找我们老板?”

“吃饭。”陆行之径直朝着老位置走去,坐下的时候问了句:“他在?”

“老板出去接人了,不过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经理的话音刚落下,那边餐厅门口就一前一后进来两个人。

走在前面的是这家餐厅的老板——萧慕白,而跟在他身后的那个人……

在看清那个人的脸时,顾行年的脸色,忽然变了。

秦时不明所以,顺着他的视线回头看去,也看到了萧慕白和跟在后面的那个人。

是个女人,五官精致,皮肤白皙,活脱脱就是个美人胚子。

秦时不由得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色狼!

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一看到美女就会露出本性!

可不知怎么的,她看到顾行年这般直勾勾地盯着别的女人,心里竟然会觉得很不舒服!

萧慕白也看到了他们,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随后笑着走了过来。

“这么晚来吃饭?”他挑眉问。

顾行年看都不看他,只是盯着跟在他身后的那个人,一字一句地问道:“你刚刚是去接她?”

“嗯。”

“呵——”

一声冷笑,震惊了秦时。

怎么回事?萧慕白接了个美女回来他为什么要这么不高兴?还当着两人的面就冷笑?

难道……他是个GAY,喜欢萧慕白?!

呸呸呸!

秦时被自己突生的想法雷了个半死,仔细地盯着他们几个人看。

然后她发现,跟在萧慕白身后的那个女人,眼神一直在闪烁,根本不敢和顾行年对视。

莫不是,她和顾行年之间有一腿?

哟!自己今晚是遇到了一件大八卦啊!

秦时立马来了兴趣,双手托腮,美滋滋地等着。

谁知,顾行年忽然又变了画风:“既然回来了,坐下一起吃顿饭吧。”

“不用了,我不饿,我……”

“你是不饿?还是不想跟我吃饭?”顾行年冷冷打断那个女人的话,语气简直比对秦时还要差。

秦时的好奇心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她极度好奇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天底下能让顾行年随随便便就发脾气的人也不多啊!自己算一个,这个女人,算一个!

萧慕白见他要发脾气,怕闹下去会很难看,就拉着那个女人坐了下来,然后对秦时介绍道:“这是我朋友,顾朝落。”

“你好。”

秦时立马笑得甜甜的,对着顾朝落伸出手。

她可是自己的盟友啊,一定要打好关系!

谁知,顾朝落的手都还没伸出来,她的手就被顾行年一把扯了回来,“什么时候顾家的人要主动跟别人打招呼了?”

这……

秦时简直想要大大地翻个白眼!

首先自己不是顾家的人,而且主动打招呼就很丢份吗?这是什么逻辑?

顾朝落脸上难掩尴尬,但她好像很怕顾行年,主动和秦时打招呼道:“你好,我是顾朝落。”

秦时这次看了顾行年一眼才伸手,两人稍稍碰了下就松开了。

接下来便是点菜吃饭,整顿饭吃下来秦时基本没怎么说话。

对她来说,吃饱绝对比八卦要来得重要。

最主要的是,他们三个人说的话她一句也听不懂。

吃饱喝足,秦时准备先走人。

然而,顾行年这时忽然握住她的手,以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对着萧慕白和顾朝落说道:“刚刚忘了说,这是我未婚妻。”

“咳——”

秦时一听这话,都被口水给呛住了。

手忙脚乱地伸手去拿桌上的杯子,一不小心给碰翻了,还弄湿了自己的衣服裤子。

“没烫着吧?”顾行年一脸关切地问她,眼底都是担忧。

那副样子,乍一眼看去,就跟真的似的。

秦时差点忍不住爆粗口,这杯水是冷的好不好!烫你个大头鬼啊烫着!

不过,她注意到,顾行年紧张自己的时候,对面那个顾朝落,一脸的失落难过。

你特么是在逗我

秦时眼珠子一转,立刻就起了坏心眼,故意皱着眉头娇滴滴地说:“衣服裤子都湿了,怎么办啊?”

顾行年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抬眸却发现她正偷偷地笑。

臭丫头!

可这出戏毕竟是自己先开始演的啊,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演完了才行。

在心里默默地低咒了一声之后,顾行年起身,拉着秦时的手,对着另外两人说道:“我先带她回家换衣服,改天再聚。”

“好。”萧慕白点点头,准备起身送他们。

“不用了。”顾行年语带不耐,神情冷冷的睨了静默不语的顾朝落一眼。

顾朝落浑身一紧,下意识地别开头去,不再和他对视。

——

到了车上,秦时立马恢复了本性,优哉游哉地翘着二郎腿,不怀好意地问:“那位顾小姐和你什么关系啊?居然也姓顾,不会和你是亲戚吧?”

正在开车的人闻言立刻转头瞪了过来,狠狠的。

秦时心里偷乐得不行,要不是因为在车上,待会儿把他惹毛了自己无处可躲的话,非得抓住这个机会让他糗个够!

她放下了翘着的脚,故意装得一本正经,小心翼翼地问:“不是亲戚吗?那你们是同学?要不然,她是萧慕白的女朋友?我看她和萧慕白还挺配的。”

“秦、时——”顾行年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叫她的名字。

秦时把自己缩在车门边上,瞪着眼睛,“我我我……我又哪里说错了?难道她是你的女朋友?天哪!你有女朋友啦?”

她的演技实在是浮夸,可顾行年还是忍不住接话问道:“怎么,我有女朋友了你不开心?”

“怎么会!”秦时立马挺直上身,郑重其事地说道:“你有女朋友了我不知道多开心呢!而且爷爷知道的话也会很开心的!他老人家可就盼着你结婚生子,他好早一天抱上孙子!”

“……”

“真是太好了!顾朝落真是你女朋友的话爷爷就不会让我嫁给你了!哈哈哈哈哈——”

秦时略带魔性的笑声充斥着整个车厢,顾行年的脸色黑沉得可以和外面夜色相媲美。

“不用嫁给我,值得你这么高兴?”

“那当然啊!”

秦时欢天喜地的,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等察觉到周遭的气氛不对时,已经晚了。

车子猛地一个急刹车,险险地停在路中央,后面的车子差点追尾。

秦时人差点飞出去撞上前挡风玻璃,转头还没来得及开口,顾行年阴鸷的命令就传入了耳里——

“给我滚下去!”

“又怎么了?我们互相不喜欢,不娶不嫁不是皆大欢喜吗?”

“别让我说第三遍,给我滚下去!”

怒吼声,几乎要震碎秦时的耳膜。

“好好好,我滚下去,马上滚!”

她开了车门,动作利索地下车,回头关车门的时候白了车里的人一眼,然后小声嘀咕道:“神经病!”

随后,她甩上车门,大步朝着路边走去。

反正他也掉不了头,难不成还把车子丢在这里下车来追自己?

哈哈哈!

——

秦时比顾行年晚一会儿到家,她身上没手机也没钱,是打了车之后借司机师傅的电话给陈妈打了电话。

陈妈在门口等着,车子停下之后就上去帮她付了钱。

“陈妈,谢谢你!”秦时抱着她的手臂,开心得不得了。

陈妈看了看她,又想起刚刚顾行年回来时一脸的黑沉,估摸着两人又吵架了,而且这一次,顾行年又被秦时气了个半死。

一问,果然是这样。

秦时撇撇嘴,叹着气道:“陈妈你说他是不是有毛病?那个顾朝落长得那么漂亮,他竟然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脑子进水了吧!”

“秦小姐——”陈妈连忙转头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之后才松口气,“大少爷在家呢,你这么乱说要是被他听到了,又要找你麻烦了!”

“他反正一天不找我麻烦都难受,随便他。”秦时耸耸肩,无所谓道。

陈妈无奈地笑笑,这两人啊,就是欢喜冤家,一天不作对都难受。

可这个顾朝落不是大少爷以前的女朋友吗?两人不是分手了吗?

还听说,那个顾朝落已经出国了,怎么现在又突然回来了?

陈妈心中疑问重重,却是没有对秦时说什么。

翌日,秦时又是起了个大早,自己走了蛮长的一段路,然后坐公交去上班。

在办公室呆了一个上午,没人说话,也不知道做什么。

至于顾行年,压根没见到人。

后来吃中饭的时候碰到肖伖才知道,原来这家伙一大早就出差去了。

肖伖问她:“秦小姐,你一个人在办公室是不是很无聊?”

“你要帮我换个办公室?”秦时立马两眼发光,简直就跟看到了救世主一样。

肖伖连忙摆摆手,“换办公室这件事我做不了主。”

“哦。”秦时眼里的光立马灭了下去,并且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做不了主还来说,你特么是在逗我’。

不过肖伖接下来说:“但是我可以让宋秘书过去和你一起做事,让她带着你学一些东西。”

“真的吗?”

“真的。”

“肖助理,你真是个大好人!”

肖伖看她张开双臂像是要给自己来一个友好的熊抱,吓得立刻往后退了两步。

虽然秦时说自己是顾行年的表妹,可据他所知,这位秦小姐,似乎一直生活在顾家,且颇得顾家老爷子的喜欢。

自己还是离她远一些比较好,免得被人说抱大腿什么的。

——

下午宋秘书就带着工作过来了,秦时高兴坏了。

憋了这么多天,总算是有人可以陪自己说话了。

最主要的是,顾行年那个变态不在啊,自己可以不用顾忌这顾忌那。

只是这宋秘书给自己看的……好像都是公司高层才能接触到的机密文件啊。

“宋秘书,这些好像不是应该给我看的吧?”秦时盯着自己面前的那份文件,心里慎了慎。

宋秘书微微一笑,道:“顾总说他要出差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原本需要他签字的文件给秦小姐你签,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和肖助理。”

“给我签?”秦时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震惊得脸色都变了。

这顾行年疯了是不是?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对自己的信任,居然敢把这么重要的事随随便便就交给自己?

秦时,顾行年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