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混世圣尊

更新时间:2021-04-10 18:25:02

混世圣尊 已完结

混世圣尊

来源:奇热 作者:我咬月亮 分类:玄幻奇幻 主角:叶寻

精彩试读:“呵呵,这可是有意思了。易天可是放了话要让叶寻在灵牧学院待不下去的,这管导可是全靠易天舅舅提拨才有的今天,你们说,这叶寻一没了修为,二不能修炼,还被易天这般欺压着,若是我的话,恐怕早丢不起这个脸,自己收拾走了。”那张管导听到叶寻的暗讽话语,身子一僵,表情也是微微冷了下来,将翘在桌上的双脚收回,盯着叶寻冷冷一笑道:“本管导只是怕你丢不起这个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请你泡澡-我咬月亮

“啧啧!咱们的叶大天才这恢复能力,还真是强啊,就跟我昨日拍死的那只蟑螂一样,怎么打也打不死,还真是让人伤脑筋啊。你们说是不是啊。”

周木侧头对身旁的两个小跟班讲道,声音十分的尖细刺耳,那双斜瞥着叶寻的三角眼中盛满了讥讽之意。

“就是就是啊,那蟑螂还真是不长眼,走哪里不好偏偏就挡着周哥你的道,死的活该。”

“喂,叶寻,你若不怕像昨日那样被揍,就赶紧的过来给我们周哥道歉。”

“道歉就不用了,叶大天才,我们哥几个这才刚下了课,乏的很,现在小爷给你一个机会,去接几桶热水来给我们泡澡用。表现好的话,我就不计较你挡道的事了。”

周木眉梢高高的挑起,扬起下巴,神情高傲的睥睨着前面的叶寻,直接开口用命令道。

“泡澡!”叶寻的黑眸掠过一丝精光,神情淡然的盯着周木,靠着墙壁的身躯没有半点要移动的现象。

听到叶寻那不咸不淡的语气,周木顿时觉得在两个小弟面前有失面子,一股怒火从心头窜起,抬起脚就准备好好把叶寻好好教训一顿。

但是在接触到叶寻有些微寒的眼神时,周木顿时感觉心头的那团火骤然被浇熄,头皮不由自主的开始发麻起来。

“这软蛋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周木内心一惊,旋即想起叶寻早已被废的事,觉得自己肯定是看花眼了,连忙使劲的揉了揉双眼。

再一看,却见叶寻已经直起身体,抬脚走了过来,有些俊俏的脸庞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开口说道:“学院中只有南区有热水可盛,这里是北教区,当中的路程少说也要小半个时辰的来回。我觉得这样太麻烦了,不如用另外一种方式请你泡泡澡吧。”

听到叶寻的这句话,跟在周木身后的两个小跟班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样,有些疑惑。

周木愣了一愣,一时间也没有意识过来,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一道黑影已经掩头盖来了。

周木三角眼猛然一跳,入眼只剩下叶寻那张笑的‘和蔼可亲’的面容,紧接着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霸道的力量抬起来。

“周,周哥。”一个小跟班狠狠的瞪大的眼睛,看着眼前的情况,只见周木被叶寻单手抓着衣领抬了起来。

“叶寻他是疯了,还是昨天被打傻了!竟然敢这么对周哥!”

只见被叶寻抓起的周木就像一只小鸡一样,蹬着双腿根本就挣扎不开叶寻的大掌的力量。周木只感觉自己的脸庞火辣辣的灼热,他竟然被一个废物这样对待,简直是丢脸到无与伦比的地步。

“你这个废物,小爷这次一定要打残了你。”

周木气的浑身颤抖,抬起手臂直接携带着元力的拳头朝叶寻挥霍而去。一拳打出,当中可是带着不小的力量,正是周木的得意武技——流云拳。

“叶寻这次是真的死定了,这废物只有元者一阶的修为,周哥可是早早就已经踏入了元者三阶,加上这黄阶中级的流云拳,可不像昨天那般单用蛮力解决那么简单了!”

“叶寻的脑袋真是在昨天被打坏了吧,要不是昨日周哥留他一口气,恐怕这软蛋就像上次那样,命就要没了。现在竟敢这般挑衅!“

面对周木凶猛的攻势,叶寻神情不变,轻飘飘的打出一掌,正是水绵掌。

旁边的那两个小跟班顿时无语了,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人说道:“看来这叶寻真是傻了,竟然拿他那破水绵掌对抗周哥的流云拳。”

“之前揍这软蛋时,可都是易少的吩咐,只要不死,都有易少担着。这一次若周哥真把叶寻弄死了,到时候学院追究起来后果恐怕……”

另外一个跟班想到这个结果,顿时脸色一白,但这个时候想要阻止周木已经来不及了。

“哈哈,废物,死吧!”周木脸上得意的大笑起来,这废物竟然用半吊子的水绵掌来对付他的流云拳,不是找死是什么。

咔。

一个清脆的骨折声清晰的响起,紧接着一声痛苦的惊叫声在空气中炸了开来。而这个痛苦叫声的来源竟然是——周木。

只见周木之前发动流云拳的那个胳膊,像没有骨头一般的耷拉在身侧,满脸惨白,额头冒出一阵细汗,脸上的痛苦神色清晰可见。

两个跟班惊骇,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一点事情也没有的叶寻。要知道周木那一拳至少有四百斤力量,叶寻那么轻而易举就化解还折掉了周木的一只胳膊,恐怕要五六百斤的力量。

“叶寻,你修为恢复了?”周木脑子空白一片,感受到胳膊传来的阵阵疼痛,面目狰狞的咬牙道:“叶寻我告诉你,我是易少的人,你这般对待我,易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等死吧你。”

“易少,那是个什么东西!”叶寻不以为然的轻笑了一声,脸上的讥诮清晰可见,是真的没有把易天放在心上。

“你……”见到叶寻那抹轻笑,周木心底竟是一阵阵发寒,随机连忙扯开嗓子嘶吼道:“你们两个废物还站着干嘛,赶紧去通报易少啊。”

“如果你们想安然离开,最好是别动。杀人毁尸这种事情,我叶寻也不是做不出来。”

那两个周木跟班接触到叶寻扫来的寒冷目光,心头猛然一跳,顿时有些双脚发软,一时真的没敢动弹。

这还是那废物叶寻吗?

“还想泡澡吗,本尊现在还是可以满足你!”

感受到周木瞪着自己,要活吃了自己的目光,叶寻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拎起周木就往不远前的一个大水缸走去。

看着叶寻的动作,周木心中顿时一阵发怵泛起恐惧,身体轻微颤抖:“叶,叶寻,你敢动我…”

“动你!我不仅动你,还想请你泡澡。”

距离那大水缸越来越近了,周木知道叶寻想要做什么,惊恐无比,激烈的扭动着身躯,竟是带上了几分滑稽的意味。

“叶寻,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我老大易天不会放过你的。”

“易天,就算他不找我,我也迟早会找他算账的。”说话间,叶寻已经拎着周木来到了大水缸前,几乎结冰的水发出的阵阵寒气,比空气都还要冷上几分。

“叶,叶寻,叶大爷。求求你,求求你。我错了,以前都是我的不对。你大人有大量,把我放下来吧。”周木身体颤抖,三角眼泛着乞求的目光,看向叶寻。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我是不是可以把你揍的只剩下一口气,跟你道歉一下就完事了!”

只一句话,顿时让周木的心如坠寒潭。而下一秒,他也确实如此了。

叶寻几乎没有丝毫停顿,直接抓着周木就往冰水缸里面扔。

噗通。水缸顿时溅出了几尺的水花。那两个小跟班听到这个声音,也是狠狠打了一个激灵,双脚更加发软,竟是没有移动的力气。

大概过了几息的时间,周木终于从里面挣扎的冒出来,一身衣物紧贴着身体,经过寒风一吹,有些地方直接结了冰,不过修炼者的体质往往要比常人好,周木倒还清醒着。

冒出了冰水,周木只觉顿时解放,连忙狂吸了几口粗气,叶寻嘴角微微上扬:“透好气了吗。”

还不待周木反应过来,叶寻伸出大掌直接摁了上去。

“咕咕!”

松开大掌,周木再次从水缸中钻了出来,眼泪连着被呛出的鼻涕一起糊了全脸,舌头被冻僵模糊的喊道:“叶爷,叶爷。求你放了我吧。”

“说什么?大声一点!”叶寻仿佛没听到一般。

“叶,爷!”这一次,周木喊声中已经带上了哭腔。

“听不到!”语气平淡间,叶寻再次很无情的大掌摁了下去。

“咕咕!”

身旁站着的两人渐渐感觉裤子有些湿意,看着眼前一脸悠闲淡定的叶寻,怎么也不相信这就是那个昨天那个废物。

虽然他们没被‘享受’到泡冰水的待遇,可就这么看着也是相当残忍的一种折磨啊。谁知道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两人了。

恶魔!两人心头泛起一股共同的想法。

叶寻眼眸斜睨,看向那两人,其中一人直接一股暖流从下面崩出,瞬间整条裤子直接贴在了腿上。

“过来。”不容置疑的语气,直接让两人彻底放弃了反抗的念头。

“叶,叶爷。”裤腿颤抖,其中一个人跪倒在地,声音之中竟是带上了哭腔。

“你们两个在这里好好看着他,没有两个时辰让他出来的话,到时候我不介意请你们也泡一泡。”

森然的话落在二人耳中,两人完全生不出一丝反抗和逃避隐瞒的心理,还真的就照叶寻的做了。

“如果让我知道你提早从这水缸出来,到时候就不止浸泡水缸那么简单了。”叶寻同样对冒出水缸的周木发出警告,旋即便转身直接离去。

其中一人看着叶寻走远的背影,看了看周木,身体颤抖的厉害,想起叶寻那恐怖的冰冷目光,只能咬着牙带着苦音对周木道:“周哥~~对不起了。”

……

半个时辰后,叶寻出现在了一宏伟建筑之前。

武技阁,灵牧学院专门传授武技的地方,这大陆虽然高阶武技稀少珍贵,但简单低阶武技却是数不胜数,单是灵牧学院这武技阁一层,就有不在少数的武技,不过大多数都是不入流的武技。

武技阁只有一层对外开放,二层以上,只有经过特许或是每个年级前十才有资格进入,乃是灵牧学院激励学员刻苦修炼的制度。

“可惜了,我现在还无法上这二层楼。在等本尊一些时日,那所谓的年级前十在我手中也不过是残兵败将。”叶寻打量了一下武技阁的二楼,旋即收回目光,语气随意的低声喃喃了一声。

破罐子破-我咬月亮

“慢着。”

就在叶寻刚刚踏步进入武技阁,准备前往书柜挑选武技时,一道沙哑的声音淡淡的从边上传了过来。叶寻顿住脚步,循着声源将目光落在了边上双脚重叠翘在桌上,躺在摇椅中,悠哉的烤着炉火的中年男人身上。

“叶寻,听说你不久前被废修为,这里面的武技恐怕不适合你修炼。”

“张管导!我只听过老鸡孵鸭,多管闲事的。不知道武技阁辅助教学的管理导师又多了这么一个责任了,学院给加钱吗。”叶寻双眸微眯,轻笑道。

边上的学员的目光纷纷被吸引,当看到是叶寻时,皆是窃窃私语的交谈了起来:“这不是那个叶寻吗。不说他被易天给废了吗,怎么还往武技阁跑。”

“在有一个月就是学末测试,若通过不了,就要被学院踢出去了。不过他那元者一阶的修为,就是在剩下的时间在怎么努力也没用。”

“呵呵,这可是有意思了。易天可是放了话要让叶寻在灵牧学院待不下去的,这管导可是全靠易天舅舅提拨才有的今天,你们说,这叶寻一没了修为,二不能修炼,还被易天这般欺压着,若是我的话,恐怕早丢不起这个脸,自己收拾走了。”

那张管导听到叶寻的暗讽话语,身子一僵,表情也是微微冷了下来,将翘在桌上的双脚收回,盯着叶寻冷冷一笑道:“本管导只是怕你丢不起这个人。”

旋即从桌子中抽出一本破旧的书籍随手扔在了叶寻的脚下,语气略带不耐烦的说道:“里面的武技反正你也学不会。今日便当本管导心善,这篇《养气术》给你了。什么时候学会了,在来武技阁挑选武技吧。”

《养气术》!

听到这个武技的名字,周围那群学员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精彩,有惊愕的,有看好戏的,也有对叶寻抱以怜悯的。

只听有人低声说道:“这张管导未免也太过分了些吧。这《养气术》别说咱们灵牧学院的学员,即便在外面也处处能见人手一份的手札本。最多只是给普通人强身健体之用。”

看着自己脚边扎本,叶寻眼底处的眸光一冷,旋即抬头看向那一脸无谓漠然的张管导,脸上笑意不变,然后抬起步子,无视张管导扔给自己的《养气术》,直接一脚踩的上去,然后朝张管导走过去。

瞥一眼被叶寻踩过的《养气术》,张管导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冷声道:“叶寻,莫非你不满本管导对你的‘照顾’吗。”

“照顾!既然张管导想要照顾我的话,何不妨把这《养气术》亲自示范一下,好让大家都大开一下眼界。”

来到登记台前,叶寻侧着头看向椅子上的张管导,脸上笑意愈发灿烂,语气也很是平和的说道。

面对站在自己身前的叶寻,坐在椅上的张管导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心底有一股压迫感升起,心脏强烈的跳动了两下。

“平日里,学生向师长指教武学修炼倒也无可厚非,若本管导没记错,你当年可是以三阶元者进入的灵牧学院。这《养气术》恐怕就是九岁的小儿也懂得怎么打,你竟不堪到这般地步,真不知年初你是如何进来的。”

张长老一脸厉色,口吻中带着质疑和一丝鄙夷对叶寻说道。

“老头,真把自己当导师了?一大把年纪也才混成一个小小的书阁管理员,我若是废材的话,恐怕你就是垃圾!”叶寻先前还是一脸的灿烂笑容顿时一变,嘲弄的看着张长老,满是不屑。

嘶…

这,这家伙叫张管导什么?老头!听到叶寻的话语,只听武技阁中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是起伏响起。

叶寻真的是不要命了还是被易天打傻了!要知道这张管导虽然在学院中职位不高,只是个看守武技阁的管理导师,但要他背后可是有学院高层,易天舅舅作为靠山。

若是这个张管导存心让叶寻在这个学员中呆不下去,只需要一句话,叶寻恐怕就要就此完蛋。

果然,那张管导听到叶寻的话,脸色一变,直接拍案而起,怒指叶寻厉喝道:“叶寻,你放肆。”

“放肆!”叶寻轻声冷笑了声,眉眼一挑:“总是好过某些人放屁好。老头,学院里面的学生入院可都是经由副院长批审,你质疑我,难道不是在质疑副院长吗。”

“你……。”

听到叶寻的这话,那张管导硬是将所有的话语都哽噎在了喉中,半天说不出。险些就要喷出一口老血出来。

要知道灵牧学院可不是谁都可以进的,但凡进入灵牧学院不是世家子弟,就是天资聪颖的,要求可是极为严苛。

每一个进入灵牧学院的学员都会得到学院或多或少的资源栽培,虽然也并不全是免费,但整个学院的学员数量加在一起的话,支出也是需要一笔不菲的代价。

因此在入学测试前,都需要严格把关。张管导质疑叶寻的能力,不正是质疑审核学员负责人的能力吗?副院长那种级别的,明显不是他敢得罪的层次,就算是他那靠山,易天的舅舅,在灵牧学院中也矮半个头。

谁也没想到平日里那个只会跟在石婷婷屁股后面献殷勤的叶寻,那个被易天处处欺压的叶寻,竟然在武技阁这样的公然重要场合中,当面去挑衅武技阁一层负责管理导师,。

这,还是那个废物叶寻吗?

“这叶寻敢这么跟张管导说话,看来真的不准备继续在灵牧学院待下去了吧?”

“我也算是看出来了,恐怕这家伙是在破罐子破摔,反正就算张管导今日不如此羞辱叶寻,他一个月后还不得照样离开灵牧学院。迟早都要离开,何必要受这口恶气。”

“好你个叶寻,本管导没想到你竟还这般伶牙俐齿。”张管导显然被叶寻的态度刺激到了,说话时连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了几下。

“本管导到要看看你在灵牧学院这半年中,到底学了些什么东西,这《养气术》恐怕是配不上你这个‘天才’了。”

“既然你想要强大的武技来衬托一下你这‘天才’光环,今日便如你所愿。这本《青虎拳》你若能在五日内看懂如何修炼,本管导日后便不再阻止你进入武技阁。”

“《青虎拳》!”

武技阁内看热闹围观的学员们,见到张管导拿出的那本武技时,都忍不住发出惊呼。

“看来今日张管导是铁了心的要给叶寻难堪了…”

《青虎拳》已经是武技阁一层中最高等级的黄阶中品武技,据说还是玄阶武学《罡虎诀》的简化版,虽然只是简化版,修炼难度可是丝毫不逊色于一般的黄阶上品。即便是二年级的学员,都少有人将修炼方法掌握熟透。

“只要掌握了修炼方法,修炼起来自然事半功倍。别说叶寻如果还是那个半年前的天才,听说他连最低级的《破元掌》到现在还没领悟通透,更何况这《青虎拳》。”

“听说我们一年级境界排行第八的王庸,数月时间也才将领悟了一半,将《青虎拳》练至小成。更何况这叶寻这个废物了。”

手中握住那散发着符文光芒的《青虎拳》,张管导直直盯着叶寻,眼中冒着森然的冷光,嘴角带着轻蔑的讥笑说道:“这样的武技足够满足你修炼了吧。或者你现在放弃,拿上《蕴气术》滚蛋,本管导也不与你计较方才的事情。”

“黄阶中品!这种武技也需要五日?不过就是看一眼就会的东西。老头,你这是在侮辱我,还是在侮辱你。”叶寻语气间很是不以为然,轻蔑的看着张管导。

“我就按照约定,一遍把这武学领悟通透。你不与我计较,我倒要跟你清算一下。方才你用《蕴气术》那种垃圾的武学来羞辱我,是否也要给我一个交代。”

听到叶寻的口气,那些学员们顿时个个忍不住的开口。

“这叶寻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让张管导给他一个交代。”

“哈哈,倒是没看出来这个哥们竟然这么牛逼。不过装逼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大多数学员都觉得叶寻肯定是神经搭错了,这样的话,恐怕换成学院中的那些天才也未必敢说出来。

“呵呵,好,好。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本管导就看看你这无知小儿的能力,是否像你吹的牛皮这般大。”张管导被叶寻张狂的语气刺激,怒极而笑道。

“武技阁中的武技,都是靠学员贡献点换取的。这本《青虎拳》至少两千的贡献点,普通学员至少需要不吃不喝的辛苦一小半年,才能攒足这些贡献点。老头,你不会想让我出这两千贡献点吧?”

叶寻倒也不急,恍然没有听到周旁学员对自己的鄙夷和嗤笑,看着张管导不缓不慢的开口道。

“本管导岂会缺这两千贡献点?”张管导眼皮猛然跳了跳,沉声道。

说罢,张管导直接是伸手掏出一张红色晶卡,这样一张红卡中至少存着一万的贡献点。

贡献点,在灵牧学院这个巨大的独立体系中,那是等于货币的存在,在学院内务处,学员甚至可以将这些贡献点兑换成金银货币,当然,有钱的学员也可以用金银去购买贡献点。

张管导猛地将红卡靠在那《青虎拳》侧旁的凹槽出一划,晶卡一亮两千贡献点瞬间被扣除。《青虎拳》上符文禁制打开,变得与一本普通的书籍无异。

符文禁制,这是大陆一个基本的术法,灵牧学院中,贡献点正是用来解开这些符文的钥匙。

叶寻摇摇头,撇了撇嘴道:“才两千的贡献点,真是不过瘾。堂堂灵牧学院管理导师,出手也未免太小家子气些了吧。”

听到叶寻的话,那些人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两千贡献点,小家子?不过瘾?这话说的还敢不敢在装逼一些啊。要知道那两千贡献点即便对于张管导这般级别的,也是整一两个月的薪水了,这家伙竟然嫌少!

张管导同样是冷笑几声,眼中一丝阴狠闪过:“叶寻,本管导的贡献点可还好挣?若你学不到又当如何?”

叶寻听到这话,眉毛扬起,神情极是张狂的笑道:“这世上还没我叶寻学不会的东西。倒是你,老头,身为武学阁的管导有意刁难为难我这小小的学员,想好了要给我怎么赔罪了吗。”

一句话落,整个武学阁寂静的听不到一丝声音。

小说《混世圣尊》 第2章 请你泡澡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