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横扫六宫戏君王:合约皇后

更新时间:2021-04-05 18:42:19

横扫六宫戏君王:合约皇后 已完结

横扫六宫戏君王:合约皇后

来源:奇热 作者:歆月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小月,宫昊

精彩试读:“好,算我错了,下次我进来前一定会先问问王小八有没有女人行不?”手脚被制住的小月,很识时务道。“朕不仅仅是这个意思、、”“有什么意思,你下次再说行不,你不是说今天带我去狩猎吗?现在太阳都出来了,我们还不动身,难不成要等天黑动物归巢?”小月挣扎道。“着什么急,狩猎又不是一天,两天,这秋猎至少有半个月。”宫昊松开小月,走下床道。“哇,半个月,太爽了。”小月一听激动的拍着手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大美男国舅-歆月

小月将宫昊写好的合约看了下,不过上面不认识的字实在太多,勉强看完了认识的字,提笔写下了大名。

“宫昊,合约是不是应该一式两份。”小月看着提笔签名的宫昊突然道。

“不必,这份你拿着就好,朕不需要。”

“哦,那你能不能在上面盖个宝印。”小月小脑袋瓜转得飞快,心想,以后回到现代,这东西没准还能卖个好价钱,如果宫昊能盖上宝印,说不定就更值钱了。

等她有了很多钱后,就不要老爸当刑警了,那她就带着老爸去环游世界,想到美好的未来生活,小月笑得一脸幸福。

“可以。”宫昊愣了下,看小月那幸福的笑脸,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拿着白纸黑字的合约书,小月终于满意的离开了文和殿。

“小八公公,你能不能简单的介绍一下,宫里位分比较高的妃嫔?”小月快走几步与王小八并排同行。

“皇后娘娘,皇上目前只封了四位妃子。”王小八回答的倒挺快,看来他比宫昊本人还要清楚。

“小八公公,你能不能透露一下那四位的大名?”小月轻问。

“皇后娘娘,我们做奴才的,只能称呼主子,其它的说了就是以下犯上。”王小八有些为难道。

“我那可是皇后,皇后总比他们大吧,我现在命令你说呢?”小月拦住王小信,那架式好似,你不说就别想过。

“皇后娘娘,奴才们也不容易,您能不能……”

“不能,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去问宫昊。”

“唉,淑妃娘娘的闺名皇后娘娘已经知道,其它几位德妃娘娘姓杜,闺名小月,贤妃娘娘姓皇甫单名一个凤字,慧妃娘娘姓方,单名一个灵。”

“不错,名字都还好,只是怎么会有人与我同名。”小月有些郁闷,这后宫之中竟然有与她同名的,而且还是让她印象很好的那位女子,实在郁闷。

“皇后娘娘,待阳月十六立后大典后,皇后娘娘可以让德妃娘娘改名。”王小八四下看了看,小声道。

“哦,做了皇后有这么大权力吗?”小月愣了下,喜滋滋的问。

“皇后是六宫之首,后宫之中,妃嫔宫女等皆不得与皇后同名。”

“哦,我明白了,不过名字是爹娘取的,就这么让人改名不太好吧,先这样吧。”小月点首。

“皇后娘娘,荣安宫到了,稍候奴才会再安排些宫女来服侍皇后娘娘。”王小八眼前荣安宫到了,暗松了口气,再被皇后娘娘这么问下去,他非吓死不可。

“不着急,小八,我还有些事想打听一下,我们先进去慢慢说。”小月一脸清纯的笑道。

“啊,皇后娘娘,皇上还等着咱家回复,能不能……”

“不着急,宫昊就是只纸老虎,来,来,你坐,宫女妹妹,能不能麻烦你去泡壶茶。”小月硬是将王小八按在椅上。

“皇后娘娘,您若有什么不明的可以问宫人,而且皇上已经吩咐了,奴才会尽快制好后宫美人图。”王小八哭似的道。

“嘻嘻,小八,放松,我又不会吃了你,我只是想打听一下杜涛,还有宫昊向我说了向个人名,我想问一下他们是谁?”

“皇后娘娘,这些您以后慢慢了解不好吗?奴才对宫外的事也不太清楚。”小八已经是汗如雨下。

如果皇后娘娘只是打听女人还好一点,但是男人,他可没那么大的胆子。

“小八公公,我不为难你,你只要告诉我那几个人分别是谁,是不是美男就行了,你不说,今天可就只能在这陪我了。”小月半哄半逼道。

“皇后娘娘请问。”

“我想想,宫昊好像有说到,龙翔,龙翔,龙宝珠,天啊,这个龙翔不会也是国舅吗?”小月突然恍悟。

王小八点首。

小月脸刷的一下白了,她也猜到另两人的身份,皇甫翰,皇甫凤,不用猜,肯定也是兄妹,还有什么方俊,方灵,天啊,怪不得当时宫昊脸那么黑。

住到荣安宫后,小月连着做了几晚的恶梦,每晚都是美男美女在找架,最主要是自从她搬来这里后,宫昊一次都没来过,她在怀疑宫昊的诚意。

虽然是合约,但是最起码也得表现的热络一点,这演戏也得逼真一点不是吗?

“童童,你这几天有没有见到文和殿的八公公?”早饭时,小月问新来的宫女。

“没有,娘娘要奴婢去唤八公公吗?”童童摇首。

“不了,我只是随便问一问,天天闷在这快发霉了,一会你们陪我在宫里走走,熟悉一下环境吧。”

“奴婢明白。”

饭后,小月带着两名小宫女,童童与花花出了荣安宫。

“童童,你知道德妃住在哪吗?”出宫门看着纵向的长廊稍犹豫便决定去拜访那位关心过她的美女。

“回皇后娘娘,德妃娘娘住在宝月宫。”

“宝月宫,那我们就去宝月宫吧。”小月说着转身往左。

“皇后娘娘,宝月宫在西。”宫女花花唤住小月道。

“西呀。”小月抬首,太阳虽然挂在上面,可是她却分不清那是东那是西。

“你们带路吧。”

“皇后娘娘要从御花园过吗?”

“有御花园呀,那当然要从那过了。”小月有些兴奋,御花园里应该有花的,第一次见美女,送鲜花是再好不过了。

由童童在前引路,小月在中间,主仆三一路往御花园。

“已经闻到花到香了,该不会前面就是了吧。”小月越过童童往前跑,好久没有这种轻松愉悦的感觉了。

小月闭上眼,淡雅的清香由空中飘入鼻息,胸闷的感觉立消。

“好像是百合花的香味。”小香抓着宫女的手异常兴奋,没想到御花园也会有百合,真好。

“皇……”花花与童童看到由菊园那边出来的皇上与君臣,躬身欲行礼,却让宫昊手势制止了。

两个小宫女不安的看着陶醉在花香中的小月,她依旧闭着眼,甚至在院中跳起了舞。

小月脑中掠过一副这样的画面,记的小的时候,她与妈妈在乡下的油菜花海,也是这么香,那时候他们一家是多么幸福了。

“妈妈、”小月停了下来,在唤出妈妈的同时眼泪也流了出来。

“娘娘、、”童童与花花看见小月突然蹲地上哭,欲提醒小月。

“想家了?”宫昊走过去,站在小月身边轻问。

小月未回应,依旧抱着膝盖哭,妈妈走了好多年了,但是她却很少哭,可是现在,她是真的好想妈妈,好想回家,那里至少还有妈妈的相片。

“各位爱卿,你们都退下吧,今天赏菊就到这里。”宫昊转身,让朝臣们都退下,而自己则拉起了小月的手。

“对不起。”小月站起身,这才发现,御花园里站满了文武大臣,有些尴尬,红着脸轻声道歉后,转身跑出了御花园。

“娘娘,娘娘、、、”童童与花花立即跟了上去。

“你们别追了,让她一人安静一下。”宫昊喊住了,追至园门的宫女。

其实宫昊是能理解小月此时的心情,就像他初穿到现代,虽然有新鲜的电视,但是心里还是有恐慌,不安,所以他极尽可能的奴役程涛他们。

“皇上,大婚安排在阳月十六会不会有点晚?”相爷凤晋看着小月跑走的背影,有些担心道。

“只有一个多月了,再急也不急那一个月了。”

宫昊知道众臣在担心什么,但是小月在这里无亲无故,不可能离开皇宫的,而且他们签了合约,他愿意相信小月。

“皇上,老臣看娘娘似乎心情不太好,现在这个时候正是狩猎的好季节,皇上何不带娘娘出宫狩猎,以缓解娘娘的思乡之情?”

“好提议,小尘子,你去通知龙将军准备一下,后天朕带皇后娘娘出宫狩猎。”宫昊心喜道。

他敢肯定小月听到一定会高兴的,生活在现代的人,别说狩猎了,只怕像京郊那样的大森林都没见过。

小月不知道自己怎么又走到了千叶宫,虽然在这里只有一个人,而且缺吃少穿,但是却很有精神,但是现在,天天锦衣玉食,心里却空荡荡的,好像在害怕什么。

已经是晌午了,在荣安宫等小月的宫昊一直未见她回来,不禁有些担心,心道,这女人莫不是迷路了?

“王小八,你……算了,还是朕自己去。”宫昊叹了声,决定自己去找小月。

这个被小月形容为巴掌地方的皇宫,房子上千间,要找个人也不容易。

宫昊稍加思索,即直奔千叶宫,未进宫门就看到小月蹲在井边,心一凉,足下一点,飞掠过去将小月抱起。“傻女人,你要做什么?”宫昊吼着将小月推倒在院中。

“宫昊,你摔痛我了。”小月看着手上被杂草拉出的伤口委屈道。

“你刚才在井边看什么?你以为跳到井里就能回到现代?”宫昊指着井吼道。

“跳井?宫昊你发什么神经?”小月看着怒气冲天的宫昊指着他大笑道:“你不会以为我要跳下去吧?”

宫昊愣了下,看小月那表情,似乎是他理解错误了。

“那你蹲在井边干什么?”宫昊冷着脸问。

“汗,我蹲井边也不行吗?”

宫昊无语,只是脸色更难看。

“好吧,其实我以前听过一个‘井底之蛙’的故事,所以我想看看井里有没有青蛙,这样行不?”小月站起身,走上前将手掌上的血丝放在宫昊身上蹭了几下。

“都晌午了,你是不是觉得最近饭菜太好,撑着了?”宫昊瞪着小月,将她手掌翻过来看了下。

“呵呵,绝对不是,我不怕胖,不想减肥,走吧,我饿了。”小月一听,想起每天面对米糠的日子,忙摇手,并笑挽着宫昊的手往外拖。

“后天带你去见识一下这里的森林。”宫昊别开头酷酷道。

“啊,宫昊你说的是真的?”小月眼睛闪亮的盯着宫昊。

“你如果不相信朕一个人去。”

“去,去,当然去。”小月跳起来道。

小月兴奋的两晚没睡好觉,不过狩猎这天,她还是早早就起来了,而且起来后就直奔文和殿。

“皇后娘娘,皇上还没醒,你……”

王小八话未说完,小月就冲了进去。

“宫昊,快起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小月未进门就直喊。

宫昊在小月进门的时候就听到声音了,本来想起床的,但是当那脚步声音越近时,他却突然闭上了眼。

“喂,宫昊,快醒醒,你不是说今天去狩猎吗?”小月也不避讳,当着宫女的门就掀起床幔,直接拖人。

“爱妃,天还未亮,急什么。”宫昊拽着小月的手,往床上一拖。

“爱、、、爱妃?”小月惊愕,还没反应过来,一只大手就压了过来。

“有没有搞错,这样明目张胆的占便宜。”小月说着,一脚就踢了出去。

但是那脚只停留在半空,因为那只压在她胸上的大手已经抬住了那只手。

“好啊,宫昊,你装睡。”小月恍悟,气道。

“呵呵,这是朕的被被宫,你要知道擅闯……”

“知道,不就是死罪吗?反正我只有一个脑袋,你要就直接拿走,还省得我顶着个人头到处晃。”小月另一只脚踢出,直接同宫昊打起了近身战。

“那你有没有想过,朕床上或许有别的女人,你这样闯进来,会让她们尴尬的,还是你另有想法?”宫昊边抵挡小月的攻势,边暧昧的抛着媚眼。

“好,算我错了,下次我进来前一定会先问问王小八有没有女人行不?”手脚被制住的小月,很识时务道。

“朕不仅仅是这个意思、、”

“有什么意思,你下次再说行不,你不是说今天带我去狩猎吗?现在太阳都出来了,我们还不动身,难不成要等天黑动物归巢?”小月挣扎道。

“着什么急,狩猎又不是一天,两天,这秋猎至少有半个月。”宫昊松开小月,走下床道。

“哇,半个月,太爽了。”小月一听激动的拍着手道。

在宫昊的磨蹭与小月不断的催促下,狩猎队伍终于出门了。

小月看着一身黄的宫昊,不由蹙起了精致的柳眉,她走上前问,“宫昊,你衣服是不是只有黄色一种颜色?”

宫昊愣了下,好似在认真的想。

“算了,我不问了,我们是不是要骑马?”小月有些激动的问。

“朕骑马,你坐马车。”宫昊甩了甩手道。

“啊,不行,我也要骑马,那有坐着马车打猎的。”小月一听立即抗议。

“你会骑马?”宫昊不太相信的问。

“这个,不会,可以学呀。”小月有些不好意思道。

她是不会,那是因为没机会学,现在机会不是来了吗?车都会骑,马肯定也是小问题。

“要学也等以后,现在不行,你们两带皇后下去换身衣服。”宫昊看着小月那些长裙轻纱,蹙起了眉。

“啊,还要换衣服啊,那……”

“你现在去换,朕在宫门处等你。”宫昊很严肃道。

“好,我去换,但是你不可以偷跑,要等我,一定要等我。”小月说着撩起裙摆就往荣安宫跑。

宫昊带着狩猎队伍在宫门处等着小月,看马儿烦躁的抬脚,宫昊眉头也皱了起来,这女人换件衣服怎么也被么久。

“宫昊,我来了。”

远远的,宫昊就看到一身裤装的小月朝这边冲来,脸一下就黑了。

他只是让她换衣服,并没有说换成这样,虽然他知道在现代,小小这身装束很普遍,但是在这里,那可是大大的问题。

“起驾。”宫昊回望了眼快跑到宫门的小月,转身朝王小八道。

“起驾、”王小八高声喊着,队伍立即掉转头往京郊而去。

“宫昊,等等我,你不能丢下我。”小月见宫昊上马,愣了下,大喊着往前冲。

“皇上、、”王小八看了眼已冲出宫门的小月,抬眼看宫昊。

“走。”宫昊一夹马肚,狠下心道。

“宫昊,你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小月看着马蹄远去的声音,泪终于不受控制的滚了出来。

“娘娘,我们回宫吧?”追上来的童童与花花,看着已消失的队伍,气喘吁吁道。

“宫昊,你个小人,混蛋,言而无信,我讨厌你,讨厌你……”小月捶着地大哭大叫。

“娘娘……”

“走,你们都走,不要理我……”小月站起身,朝宫女吼道。

皇帝了不起,皇帝牛了,那我不在你这破皇帝总行吧。

“娘娘,您要去哪?”宫女见小月往前走,愣了下惊问。

小月未理会他们,只是往前走,她不想在这个鬼地方,不想再被人欺负。

童童同花花跟上去,欲抓小月胳膊,小月甩开两人并吼道。

“你们走开,我不是什么娘娘,你们别理我,走,走……”

“娘娘,您要去哪?”

“我回家,回我自己的家,你们别过来。”任泪水在脸上肆虐,小月不想再假装坚强。

那个男人将她带到这里,现在又不负责任的扔下她,她是汪小月,他老爸是警察,警察的女儿不会被人小看的,她要坚强。

宫女见劝不住小月,只得跑回宫门让侍卫将小月请回来,侍卫犹豫了会,见小月越走越远,这才追了上来。

“皇后娘娘,请随奴才回宫。”侍卫拦住小月很礼貌道。

“让开,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什么皇后,我也不认识你们,你们让开。”小月用衣袖抹去脸上的泪,冷着脸道。

“皇后娘娘,请恕奴才无礼。”侍卫说着就向小月动手。

“哼。”小月一声冷笑,不等侍卫摆出架式就将人撂倒在地。

“谁再拦我,就同他一样。”小月朝童童与花花吼完,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两宫女看着越走越远的小月,格外心慌,如果皇上回来他们交不去皇后娘娘,那肯定会死得很惨,可是他们现在根本拦不住人,怎么办?

皇上终于还有点良心-歆月

虽然冲动的离开了,但是到街上后,小月又迷茫了,身无分文,无一技之长她要去怎么办?

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小月再次意识到自己的格格不入。或许因为她的格格不入吧,小月感受到很多双眼睛在看着她。

她有些怕,有些不安,还有些恐惧。

“姑娘,看你样子是外地人,是来走亲戚吗?”就在小月不知往哪走的时候,一位中年大叔走过来,看大叔的笑脸,很热心。

可是当小月看到那双眼时,立即响起拉起警报,那眼神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绝对是不怀好意的。

小月欲绕过大叔,不想大叔竟挡住了去路。

“姑娘,这京城,龙蛇混杂,你一个人不安全,告诉我,你亲戚在哪,大叔送你去。”大叔笑眯眯道。

“谢了,我自己会走,请让一让。”小月忍着脾气,很礼貌道。

“姑娘,你一个人……”大叔说话的同时,手拽上了小月的胳膊。

小月想都没想就是一个过肩摔。

“啊,救命……”大叔呻吟着,看着小月喊声越大,“大家快来看,这姑娘偷银子还打人……”

本欲离去的小月,听到后愤怒了,这是什么人,典型的恶人先告状。

“大家快帮我抓住她,她偷了我银子。”大叔见有人围过来,胆子似乎也大了,指着小月嚷嚷道。

“小姐我最恨恶人先告状,你……”

“女人,住手。”宫昊那熟悉的声音像惊雷一样炸开。

看着马背上的宫昊,小月眼眶一热,这算什么,扔下她,现在又来,以为她汪小月是什么?

小月转过身,含泪欲去。

“让开。”宫昊见小月转身,朝前面人群喊着,催马就冲了过来。

“女人,这里不是你的家乡。”宫昊说着大手一捞,将小月拽到马背上。

“你讨厌,信而无信,小人,竟然丢下我……”小月趴在宫昊胸前大哭。

“朕没说丢下你,只是你这身衣服,不适合。”宫昊听着小月的哭声有些心虚。

其实他一直很不安,尤其是听到小月的喊声时,但是当时很多大臣在,她这副样子实在不雅,有失母仪天下的风范,但是行至中途他还是不放心,所以让大队人马先行,他只带着个侍卫回头了。

听宫女说小月愤而离去后,他就暗叫糟糕,没想到才这第一会功夫,她就差点出事。

“衣服不合适,那你告诉我,我换就是了,为什么要扔下我。”小月吸着鼻子道。

“朕是皇上。”

“那我们现在还去不去打猎?”小月不再争辩,她知道皇上要做给别人看,不能太宠女人,所以她暂时原谅他了。

“当然去,但是你得先回宫换掉这身衣服。”宫昊微带缰绳道。

“可是女装很不方便,我能不能换男装?”小月带点撒娇的语气道。

“男装?”宫昊想象着小月穿男装的样子,有点犹豫。

“对,而且我头发也梳起来,像你这样。”小月又开始莫名的兴奋,穿男装打猎,一定很刺激。

“朕要看过你男装的样子才能决定。”

“好,那我们不用回宫,这城里肯定有衣服买,我们买一身不就行了吗?”小月露出整齐的贝齿期待道。

“不妨试试。”宫昊看小月那期待的神情,不太想拒绝。

侍卫领着宫昊与小月到了绸缎庄。

小月挑了套白色的男装,她一向喜欢古装剧中,那种白衣飘飘的美男,那种画面在她脑中出现过上千次,现在有机会,她当然想潇洒一下,做回风流倜傥的美男了。

“行吗?我这身行吗?”小月出来后,宫昊半天没说话,小月急了,跑过去急问。

“嗯,还可以。”宫昊言不由衷道。

其实这身白衫穿在小月身上还真的很飘逸,但是他却在想着小月穿白以长裙的画面,而且心跳竟然快了好多。

宫昊与小月又人一骑,扬鞭前往京郊的皇家狩猎场,虽然小月生在现代,但是除了她老爸,与异性还不曾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她有些拘束,但是随着马儿扬蹄,秋风吹来,紧张,拘束的感觉慢慢被那种奔驰的喜悦冲走。

小月闭上眼,感受着空气中快乐的因子,马儿很快,在小月未睁开眼时就听到了,呼万岁的声音。

“到了。”宫昊率先下马,似乎忘记了马上还有一个人。

小月愣了下,扶着马鞍,欲自己下马,但是脚却怎么也踩不到马鞍,马儿好像有些不安分了,嘶鸣了一声。

“别叫,我这就下去。”小月对着马儿不悦道。

马儿好似听不明似的,更躁动,小月有些慌了。

“王顺、、、”随着宫昊的声音,一名侍卫上前拉住了缰绳,小月这才安全的下马。

看着严肃,高不可攀的宫昊,小月心里竟异常的难受,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但是小月忍住了。毕竟他们什么都不是,他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照顾她,更何况现在还是在众臣面前,他要顾及帝王形象。

小月拍了拍脸颊,让自己露出笑脸,这才走过去,跟在宫昊身后。

“皇上,是不是现在开始?”护国将军龙翔走上前向宫昊请示。

声音好冷,好像冬天来临的感觉,小月稍侧身,见到声音的主人暗自惊叫,好冷的男人,但是真的好帅,好酷,当他抬首,那凛冽桀骜的眼神让小月颤了下,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寒冰的薄唇,很冷,但是也很让女人心动,小月的心就那么不受控制的狂跳。

小月知道这样的男人不适合自己,她更知道这样的男人,对女人不可能有好脸色,可是她却不受控制的迷上了那凛冽桀骜的眼神,那种冷同宫昊是完全不一样的……

“龙爱卿,人是不是都到齐了?”宫昊凌厉的眼神扫一圈,似乎没有看到预期的人。

“是。”龙翔的回答很简单。

“为何朕没看到杜爱卿,方爱卿?”宫昊似乎有蹙眉的习惯,这会眉头不自觉又蹙了起来。

“皇上,我们来了。”随着这道磁性的声音走出来三个男人,小月一眼就认出了中间的杜涛。

“皇甫,你也兴趣狩猎?”宫昊看着三人,脸上满是笑意,但是在小香却从侧边看到了他眼中迅速掩去的斗志。

“呵呵,皇上对臣真是了解,狩猎是没多大兴趣,但是皇上带未来的皇后娘娘狩猎可是千载难逢,臣又怎能错过呢?”

小月抬首,看到的一张弧形宗完美的嘴唇,又是一个极品美男,他在微笑,小月第一感觉到这种异样的微笑,好像他的五官都在微笑。这种微笑,似乎能让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一下子就照射进来,温和而又自若,但他深邃如黑潭般的眼睛里却隐藏着一丝玩世不恭,又给人一种遥远的疏离感。

小月今天受的刺激太大了,太多了,这古代的美男真的很多,多得让她眼花缭乱,多得让她心脏超负。

在美男身后的杜涛依旧是那样的镇定自若,只是那看似冷漠的眼神,却不时的看向小月,小月能感受到他的目光。

最让小月移不开眼的是在后面的与她一样一袭白衫的男人,他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来打猎的,那袭白衫穿在他身上,让小月有些嫉妒,原本小月以为自己穿着白衫已经很俊美了,可是同这位一比,她才知道什么叫美男,什么叫极品。

白衫衬着颀长的身材,让人移不开眼,那俊美的脸庞,实在是太帅了,太炫目了,他拥有仿佛精雕细琢般的脸庞,英挺、秀美的鼻子和樱花般的唇色,真是让人嫉妒,那双深不见底的大眼,让小月想到了同样有双大眼的方灵,小月瞬间清醒。

这几个男人,这几个极品男人就是宫里那四妃的兄长,国舅,极品美男,小月终于明白,宫昊那天为何要提这四人的名了,他们任何一个与宫昊站在一起,都不逊色,只是宫昊比他们多了一种天生的贵气。

“很好,也很意外,但是朕很高兴,名动京城的四大国舅聚在一起,可是难得一见,相信众爱卿一定想见识一下四位国舅的惊人射技,不知谁会更更胜一筹呢?”宫昊带着阴谋的笑容看得小月头皮发麻。

“皇上,朕一文弱书生,怎能与将军还有王爷相比,臣愿意随驾将今天的胜事记录下来。”白衫男子走上前朝宫昊躬身揖道。

“哈哈哈……方爱卿,你虽是文状元,但是你若要武状元,我想也没人拦得住,何必谦逊。”宫昊看着美男调侃的笑道。

果然,小月暗惊,原来这比女人还美的极品美男是慧妃方灵的兄长,小月又看了一下四位美男,这次没看将目光停留太久,刚才宫昊已经瞪了她一眼,她要注意形容,要做个好赏,不能再让雇主生气了。

小月已经大概了解了四人的身份,最初说话的那位,应该就是奸妃龙宝珠的哥哥龙翔,只是小月很怀疑,或许他们不是一个妈生的,要不怎么会差别那么大。

那位同宫昊嬉笑的应该是皇甫凤的兄长——皇甫翰,这两兄妹倒是很像的,都是深藏不透的,心机深沉的男人,只是皇甫翰用玩世不恭掩盖了心机,而皇甫凤则更技高一筹,用淡,静,掩饰了心机。

剩下的方俊看起来应该同方灵差不多,两兄妹性格应该也很像,初步猜测应该也很好相处,至于杜涛,虽然认识的时间不算短,但是她却看不透。

小月不由又看了杜涛两眼,同时在心中暗自揣测,杜小月与杜涛两兄妹的性格是否像的,虽然对德妃的初步印象不错,但是人的感官有时会欺骗自己,她反而有些不确定了,也在这时,小月在心里将四妃重新定位了。

这个合约皇后是一定得再做下去,她得将四妃的底细,脾性摸清楚,希望这一年相处融洽,她不希望自己成为后宫权利争斗的牺牲品,所以得做足功课。

虽然皇甫翰与方俊都表明对打猎不感兴趣,但是皇命难违,两人还是各自进了队伍。

因为有四大国舅,狩猎的队伍也就分成了五队,龙翔与杜涛都各自拿了弓剑,只有皇甫翰与一袭白衫的方俊徒手。

小月看着美男们骑马而去,心里有小小的失落,还没看过瘾呢,就这么走了,好遗憾。

“是不是很失望?”宫昊带着恼怒的嘲讽声格外的刺耳,好在现在除了些小喽喽都不在了。

“有点,那么养眼的帅哥,就这么走了,只要是女人都会觉得的失望的。”小月很遗憾道。

“汪小月,你给朕收敛点。”宫昊搂着小月飞身上马,咬着她的耳垂狠道。

“宫昊,你会不会太霸道了点,我现在只是看看,难道除了你之外我连看异性的权力都没有了吗?我们合同上可没说这一条。”小月有些不高兴,男人爱美女,女人爱美男,这是很正常的,难道宫昊连这个都要限制。

“你别忘了这是哪里,别忘了你即将是朕的女人,你将来若是做出有失朕的颜面的事,你自己惦量着。”宫昊气狠狠道。

小月心颤了下,如此狠厉的话还是第一次听宫昊说,可见男人真的将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但是她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只是多看了男人几眼,犯得着这样吗?原本愉悦的心情因为宫昊几句话一下子就低落了。

“嗖、”就在小月闷声低首之际,一道利箭从小月头顶飞过。

“啊、”小月惊叫,前方立即一阵响动。

“汪小月,你能不能给朕安份点。”眼看着猎物带箭跑了,宫昊很是不悦。

“我、、我能不能坐后面?”小月看着前方跑远的小鹿,自知理亏,也不辩解,只是要求坐至宫昊身后。

宫昊没再言语,大手将小月往身后一甩。

虽然是很恐怖的动作,但是小月未再喊,只是狠狠的瞪了眼宫昊的后背。

本以为骑马是件很惬意的事,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折磨,坐在宫昊身后的小月,除了却得臀部酸痛外,两只抓着宫昊衣服的手也累了,每每听到动物的惨叫,对小月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在宫昊身边久了,小月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她多嘴,多半会被宫昊扔回宫,就连想回营地休息的话都不敢说。

一直都傍晚,宫昊才说了一声归队。

很累,很饿,小月是不知道这些人中午吃的什么,但是她什么都没吃,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到营地的时候,四大美男已经到了,而且早已升火烤肉。

“宫昊,我饿了。”闻到肉香的小月再也忍不住了。

宫昊没理会小月,一双利眼却扫向四位美男。

小月知道宫昊在看什么,也猜得到他在想什么,男人就是这样,虽然他说让四位极品国舅比,但是其实是他想与四位美男比,只是他是皇上,输了会没面子,所以只得暗地里比较。

人说伴君如伴虎,想必做人臣子的都知道,四位国舅何等人物,自然也是知道皇上的想法,因而他们除了打了中够的晚餐外,并没有多余的收获,反到是宫昊,一人打得比四人还多,这场狩猎根本就不应该当比赛。

下马后,小月没再同宫昊打招呼,径自走到同样是白衫的方俊面前,指着架上的烤肉道。

“我要那个。”

方俊愣了下,仅仅愣了一会,但是却没看皇上,伸出手真的给小月切了一块金黄的烤肉。

“方爱卿真懂朕心。”小月的手还没伸出,肉就被人自头顶抢走了。

“那是我的肉。”小月气呼呼的瞪着进了宫昊嘴里的肉。

宫昊未说话,只是笑着将吃过的肉块递还给小月。小月气呼呼的拍开,起身又走到了另一边。

这次她选择到了杜涛那里。

“杜王爷,能给我一块烤肉吗?”小月想是故意似的,说的声音特别大。

杜涛的手僵住了,虽然皇上没有走过来,但是他可以感觉得到皇上那似刀剑的眼神,但是面对美女的小小要求他也不能拒绝。

“娘娘稍等,这肉还没烤熟。”

这就是杜涛,很圆滑,说出的话谁也不得罪。

小月无奈,知道这里是不可能有吃的,但是她也没怪罪杜涛,这次他选择了,看似好说话的皇甫翰。

“皇后娘娘,这烤肉事小,脑袋事大,皇后娘娘如果确定要微臣……”

这次小月未待皇甫翰话说完就走了,虽然她知道龙翔那肯定也没戏,但是她还是不信邪的走了过去。

龙翔未等小月开口,就递了一把匕首过去,意思很明确,要吃自己动手。

小月心喜,向龙翔投去感激的眼神,说了声谢谢就自己动手拿过了烤架上的肉。

但是这次依旧没吃成,宫昊走过来拿开了匕首与烤肉,递上了另一只香喷喷的兔子腿。

小月抬首看了眼宫昊,一咬牙,将肉推开,起身离开了。

没有人说话,除了‘噼叭’的火声就只有小月走路的声音。

宫昊没有唤小月,只是眼看着他进营帐。

“四位爱卿今天收获如何?”宫昊打破沉寂首先问。

“臣等的猎物都在皇上眼前。”皇甫翰笑了笑将眼光收营帐处收回,起身走至宫昊身边。

杜涛也起身走了过后,只有方俊低首坐在原地未动。

“皇上,皇后娘娘很有个性,果真不同于一般的大家闺秀。”皇甫翰半带调侃的语气道。

“他们那里的女人都不一样。”宫昊这次倒很放开,就像与朋友闲话家常一样。

“哦,皇上能事透露一下,皇后娘娘家乡何在,臣很想去见识一下不一样的风土人情。”皇甫翰笑得一嘴白牙,看起来很想被人揍。

“或许你下辈子投胎有可能投到哪里?”宫昊将兔腿堵着皇甫翰的嘴道。

小月,宫昊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