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倾城绝颜:名门千金来休夫

更新时间:2021-04-06 10:20:53

倾城绝颜:名门千金来休夫 已完结

倾城绝颜:名门千金来休夫

来源:奇热 作者:绯宥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珞葵,千丝

精彩试读:珞葵一阵心惊,紧张盯着他。“花瓣落头上这么久你都没发现,非要让我帮你弄下来。”阳景将刚才的那只手摊开给她看,手掌中躺着一片淡色花瓣,还带着一丝潮气。珞葵瞧着那片花瓣,心想:不会吧,那自己刚才的样子不是很傻?天!丢脸死了,竟让别人看了这么久的笑话。想着想着脸又红了。“微生,你好像很喜欢脸红啊。”阳景调侃她。珞葵憋了半天,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倾城绝颜:名门千金来休夫第12章试读

珞葵听此话,神色有些凝重,低头思索着什么,好像在研究他这话到底为何意。

阳景暗笑,头垂得更低了,薄唇凑到珞葵的耳边,用一种极其温柔的声调低声说:“我不过随意说说,你就如此当真。这样会让我误会你对我有意思的。”

珞葵还正在想阳景话中的意思,突然就感到耳边一阵热气传来,还没反应过来,接着便是一句让她瞬间气炸的话。

“轩丘阳景!”珞葵气极,一脚踹向阳景的膝盖。她只觉得全身的热血都往头上涌,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她最为生气,以及失控的一次。

阳景往后一闪,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仿佛早料到她会如此生气。待珞葵的第二脚又要袭来时,阳景微笑着开口:“这样多好,不用掩着自己的情绪,不觉得轻松许多了吗?”

珞葵的腿踢到一半就听到他突然这句话,愣了一下想收回脚,身体一个不稳便要倒下,阳景眼疾手快想搂住,却突见珞葵眼中狡黠的光,心里暗忖不好,膝上立刻传来一阵剧痛感。

“这是还你昨晚对我的戏弄。”珞葵笑得颇为得意。从昨晚的交手她就知道硬碰硬她肯定是毫无胜算,所以她便趁机来个损招,解了心中积怨。虽然这招有些上不了台面,但对付这样的人就该这样。珞葵越想越觉得自己做得太对了。

“喂,我不就说了几句吗,至于这么下狠手啊?要是踢断了,你得照顾我一辈子。”阳景揉了揉膝盖,心想这微生小姐真有意思了。

“胡说什么,还没被踢够?”珞葵瞪了他一眼,脸却微红,样子有些可爱。

“微生,你真是有趣。”阳景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她的表情。

珞葵顿时语塞,表情有些许的不自然。刚才那样,的确已经将她平日的伪装完全颠覆。可是,这家伙都已经知道了自己另一个身份,若是再装下去恐怕才是真的笑话了。

“你不也是一样吗?轩丘家的大少爷,作弄人就这么好玩?没想到你的爱好竟是如此下作”珞葵既是想通了,索性也不再掩饰。毒舌她又不是不会。

阳景不禁哑然失笑,心想原来这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不过越是麻烦,他就越是想要征服。强者本性如此。

“微生,我对你的过去很感兴趣。”阳景瞳孔渐深,“说给我听。”

“为什么?”珞葵有些警惕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用意。

“这与‘隐云’的机密无关,况且你的秘密我已经知道了,告诉我又何妨?不过……”阳景的神色间带着迷人的蛊惑。

“不过什么?”珞葵被他的表情弄得有些紧张,心里不由得抱怨着这人干嘛长得这么好看。

“不过主要的原因还是,我想要更多的了解你。”阳景眼角挑起,看着她,表情似乎认真又像是玩笑。

珞葵听到这句暧昧至极的话从他口中说出,竟无半点厌恶感,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不争气地开始加速。

阳景也不急,单手托着下巴,微笑着静待。

珞葵思忖了一会儿,觉得说出去对自己的影响应该不大,而且轩丘阳景这人应该也会懂得分寸,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朝中重臣。

珞葵算是下定决心,叹了一口气,说到:“我告诉你就是了,但你得答应我不把这件事说出去,包括‘隐云’的事。”

“君子一言。”阳景回答地倒是出乎她意料的爽快。她还以为,他又会借此戏弄她一番。

不过珞葵很快恢复常态,平静地述说了八年前在冥城发生的那场如同噩梦般的经历。不过中间有些东西被她很好的掩饰掉了,那些东西是属于她一个人的最后的秘密,或许永远都不会再被提起。

阳景听完她的叙述,皱了皱眉。虽然这故事的确让他有些吃惊,但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遗漏的地方,但珞葵既然不愿说出来必然有她自己的原因,以后再问便是。

“我终于明白微生你与其他富家小姐脾性极为不同的原因了。”阳景含笑,眼中明朗。

珞葵有些疑惑:“不同?我平日处事也没有出格的行为啊。”

“别人自然是看不出。”我也不希望别人能够看出,如此自然真实的微生珞葵他一人独享足矣。阳景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只是眼里那谭深泉变得更沉了。

珞葵似是不明,一双秋眸眨了又眨,困惑的模样有些可爱。

阳景心里一动,手不自觉的伸向她的脸颊,却在快要触到时转了方向拂过了她的额发。

珞葵一阵心惊,紧张盯着他。

“花瓣落头上这么久你都没发现,非要让我帮你弄下来。”阳景将刚才的那只手摊开给她看,手掌中躺着一片淡色花瓣,还带着一丝潮气。

珞葵瞧着那片花瓣,心想:不会吧,那自己刚才的样子不是很傻?天!丢脸死了,竟让别人看了这么久的笑话。想着想着脸又红了。

“微生,你好像很喜欢脸红啊。”阳景调侃她。

珞葵憋了半天,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诶!微生,开个玩笑,不用这么小气吧。”阳景对冲着她的背影笑着叫道。

珞葵没有理他,脚步走得飞快。绯红的双颊和狂跳的心脏提醒着她要尽快远离那个让她失态的人。她不知道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只知道自己要逃得远远的才好,越远越好。

阳景看着珞葵逐渐远去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视野中,转头看向已经坠落过半的夕日,嘴角勾出一丝莫名的微笑。

珞葵匆匆赶回微生府时,天色已晚。与平日安静冷清的感觉有些不同,她看到下人们表情极为愉快地走向饭厅,手中端着各种丰盛的菜肴。

“有客人来了?”珞葵叫住一个丫鬟问道。

那丫环开始看一陌生公子叫住自己,吓了一大跳,待那公子开口之后,她才反应过来是自家小姐,吃惊不已:“小姐,您怎么是这身打扮?”

珞葵微笑不答。

那丫环很快意识到自己逾矩了,慌忙低下头小声回到:“是少爷回来了。老爷正和少爷在饭厅用膳。”

“别和爹还有哥哥说你见到我的事。”珞葵叮嘱那丫环后,便朝自己的园子走去。

倾城绝颜:名门千金来休夫第13章试读

微生骆恒刚从苏州赶回府内,一身的风尘还未洗去便被父亲叫去了书房。一直商议事宜到日落之时,才被放出来。微生骆恒一番收拾之后,与父亲坐到饭桌前准备用膳时,才突然想起回来之后还未见到自家的宝贝妹妹。刚想开口让下人去传珞葵过来,就听到一个柔静地声音在门厅处响起:“哥,怎么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珞葵换了一身素雅的裙装,绾成凌虚髻的长发上简单的插上一根碧玉钗,却显得珞葵越发的出尘脱俗。她浅笑着走进饭厅,眼中是满满的喜悦。

“小葵,这可不能怪我。我才回来就被爹叫去书房说事,这会儿才消停下来吃饭。我可是天天都念着小葵的。”微生骆恒笑着解释道,语气满是宠溺。

“你这臭小子,就知道把责任推到你老子身上。我还不是为你好!”微生若一巴掌拍在微生骆恒的头上,恶狠狠地说,表情却是笑着。

“嘶!”微生骆恒疼得抽了口气,埋怨到,“爹!小葵在这里,你给我点面子好不好!”

“行了。哥,快吃饭吧。菜都要凉了。”珞葵掩唇轻笑,打着圆场。

一时饭厅洋溢着许久未有的热闹气氛,就连一旁伺候的下人们的脸上都挂着笑。是啊,微生府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虽是身为名门的微生府,却并不像其他三府那般人丁旺盛。因为那位痴情的微生大人,一生只娶过一位夫人,也就是珞葵和骆恒的娘亲。微生夫人身体一直娇弱,在产下珞葵之后更是一病不起,经年之后便消香玉殒。此后,微生若也未再续弦。所以。微生府一向都处于一种冷清的状态,到后来微生骆恒长大,替父亲到苏州处理事务后,微生府更是寂静冷清。

现如今,大家都回来了,能够在一起开心的吃饭。珞葵从心里感到高兴。她的嘴角更是从开始就一直上翘着。

“小葵,什么事啊?这么开心。”

膳后,微生若去了书房,而微生骆恒陪着珞葵在这偌大的府内散步消食。他转眼就见珞葵极其高兴地样子,心里也不由得愉悦万分。

“哥能够回来,真好。”珞葵的唇抿出一条小小的弧线,眼梢轻轻翘起,眼神明亮。

微生骆恒心里有些欣慰还有喜悦,小葵出生不过一年娘就过世,爹陷在丧妻的悲痛中无力照顾小葵,他这个大七岁的哥哥便接手对妹妹的教育。教她为人处事,请最好的夫子传授她琴棋书画。一直到一年前他受任于苏州,才离开小葵身边。也正是因为如此,两兄妹的感情要比其他三府中子女间的关系要好很多。因为微生骆恒几乎是看着珞葵长大的,所以珞葵也从来不在他面前掩饰什么。

“小葵,今天你偷跑出去玩,回来得也太晚了。”

珞葵讶然地看着微生骆恒:“哥,你怎么知道?”她有些纳闷,明明吩咐过的,善后也做得很好,她哪里露馅了?

仿佛看出妹妹心中的疑惑,微生骆恒微微一笑:“你今天的着装太简便了。”

“我平日的着装也是简单啊?”她还是没想明白。

微生骆恒微笑着摇头,刮了下珞葵的鼻尖:“你自己都说的是平日的装扮只是简单,可是今天明显是挑了一件最好穿的衣服。而且,平日常戴的镯子耳饰今天也没戴,发髻也是慌忙梳好的。若不是因为回来晚了,又打听到我和爹在饭厅,你又怎会赶时间穿得这么简便。”

“我又不知道哥哥今日会回来,不然我肯定会早些赶回。”珞葵轻声争辩到。

“我没有怪你,只是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久了不安全,何况你的身份还在那里摆着。”微生骆恒好言哄到。

“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怎么用这种语气。”珞葵不由觉得好笑,她都已经十七岁了,哥哥和她说话的方式还跟她小时候一样。

“我这不是习惯了嘛。”微生骆恒无奈。

“而且,”珞葵转而自信一笑,“你觉得会有人有能耐欺负我吗?”

“是啊,我家小葵可厉害了。”微生骆恒是少数知道珞葵另一身份的人之一,虽然当时一直反对她做这种危险的事,但拗不过他这个倔强的妹子,也只能妥协,现在还帮着她一起瞒哄,不让爹发现。

他一想到珞葵出任务会遇到危险,眉头不禁皱起:“小葵,以后别接太危险的任务。你身手再好,可毕竟是女孩子,力气和身形都比不得男人。你要是出事了,让我和爹怎么办?”

珞葵一怔,很快笑道:“放心,我不会这么任性的。我会好好活着,永远陪着哥哥和爹。”

“说什么傻话,你也到该嫁人的年纪了。就算我不说,爹也会急着给你寻个好的夫家。我们家的宝贝千金,嫁出去可不能受欺负。”微生骆恒温柔地说。

“哥哥你希望我快点离开这个家吗?”珞葵淡淡地问,神色有些落寞。

“你这丫头,瞎想什么。我当然舍不得小葵了,但是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念耽误你地一生。你要找个对你万般好的人,我才放心把你交给他。”微生骆恒认真说道,手轻轻拍了拍珞葵的头。

“我哪找得到。”珞葵淡笑,轻轻摇头。脑海中却突然闪出一个人影,心里微微一愣,很快苦笑着将那个身影抹去。

我真是傻了,竟会莫名其妙地想到他。

“小葵?”微生骆恒见珞葵有些走神,试探的叫道。

“哥,你这次回来要待多久?”回过神的珞葵,很快神色如初。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话题。

“还不清楚,不过短时间内是不会回苏州的。”

初春的夜风突然刮起,带着点凉意。微生骆恒侧身为珞葵挡住风,柔声说:“小葵,我送你回房。这夜风吹多了对身体不好。”

“好。”

依旧是过分宁静安详的夜晚,只是,这漆黑暗色中蠢蠢欲动的,又是什么?

珞葵,千丝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