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暴君独宠嚣张妃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2

暴君独宠嚣张妃 已完结

暴君独宠嚣张妃

来源:奇热 作者:烟淼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常乐乐,楚风蹇

精彩试读:常乐乐一腔的豪言壮语还来不及说出口,就被楚风蹇的话给硬生生的打断了,楚风蹇诡谲的眸瞳死死的注视着她,嘴角勾起一抹残笑,“朕现在走七步,你要是还憋不出一首诗来。那就不要怪朕让你给新颜洗脚了。”仿佛是忒想看到常乐乐出丑似的,他说完话后,脚下便连踩了俩步。常乐乐嘴角抽了抽,都说穿越女剽窃古代诗词是可耻的,难道今天她也要走这一条老路?她心里默默汗颜了个,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剽窃时,楚风蹇脚下又是走了四步,只剩下最后一步了。他抬头看了看常乐乐,眼里幽光闪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倒是睡的很香吗-烟淼

“怎么样,还适应吗?她有欺负你吗?”楚风蹇说话蹇凉凉的瞥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常乐乐,眼里波澜不兴。

“还不错。”莫新颜伸手握住楚风蹇的手,然后满脸温柔的瞧着楚风蹇,只是瞧着,而后低头,露出一抹淡淡的羞意。

楚风蹇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揽,轻声呢哝道,“这样啊,算她识相。若是以后敢欺负你,你就跟朕说。”

莫新颜便安静的靠在他的怀里,看向常乐乐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幸灾乐祸。

“好了,你来看看,这里朕都是让你按照你的喜好布置的。”楚风蹇随即拉着她的手,带着她开始观赏起寝宫的布置来。

常乐乐她可不想就这样一直跪在地上,所以在楚风蹇拉着莫新颜观赏寝宫时,她也直接从地上站起来,走到桌子上安静的坐下。

可楚风蹇毒辣的目光新一下子就注意到她的举动了。他又突然甩袖,向常乐乐的方向走来,冷哼一声,“谁让你坐的?”

“我自己想坐了。”尼玛的,凭什么你们两在那里风花雪月,我就得跪在那里看你们的甜蜜。

“你信不信朕现在就可以让人砍了你的双腿。”楚风蹇看这个女人是怎么看怎么讨厌,要不是为了莫新颜,他还真不想看她。

“皇上,您呢稍安勿躁。”常乐乐好言安慰之,“我保证以后在你们面前我就是个瞎子,就是个聋子。这时候,您还是不要和我置气了,赶紧去陪莫姑娘吧。”

楚风蹇微愣,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常乐乐会反驳他话的准备,没有想到,她倒是难得服软了一次。莫新颜见状,也上前,拉了拉楚风蹇的手,柔声道,“风蹇,你又何必和她生气呢。”

见莫新颜求情,加之常乐乐难得对他服软一次。楚风蹇心情很好,这才没有同她继续纠缠下去。而常乐乐呢,也真的按照她说的一般,把自己当做瞎子,聋子,对那两人不闻、不问。而且,没过多久,她就直接趴在桌子上,两眼一闭着,直接去找周公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太累的缘故,还是她这具身体本身的问题。她睡着后,便打起了呼噜声,而且呼噜声貌似还挺响的。

这下就打扰了那边那两个在吟诗作对的人。

莫新颜眼里闪过愤怒,而楚风蹇则是放下手中的笔,蹙着眉,轻轻的走到她的身边。他诡谲的眸子微微闪了闪,伸手突然把她坐着的那张椅子往后一拉,睡梦中的常乐乐,这下子便直接栽倒在地,脑袋磕到地板上,人一下子就醒了。

“你倒是睡的很香吗?”楚风蹇全身泛着冷气,直视着常乐乐,那凌厉的眼神仿佛刀一般,要将常乐乐碎尸万段。

常乐乐摸了摸自己被撞疼的脑袋,垂眸,“皇上息怒!”

楚风蹇嗤笑,“你打扰到朕的兴致,朕怎么会轻易的放过你,你自己说说看,朕要怎么处罚你才好?”

莫新新也唯恐天下不乱的提议道,“风蹇不如这样吧。她既然打扰了你的兴致,就让她七步作诗,如果做不出来,就罚她伺候你洗脚。”就她这样的,能认得字就不错了,还会作诗,呵呵。那恐怕就得有奇迹产生了。

楚风蹇微笑,“这个提议倒是不错。不过还是罚她给你洗脚吧。”

莫新颜莞尔一笑,靠在楚风蹇的怀里,等着常乐乐败北,然后给她洗脚。

常乐乐心里忿恨。

擦!洗脚,洗你妹啊!

她常乐乐长这么大,都没有帮过自己的父母洗过脚,这两个鸟人算个屁啊!

令堂的!如果有机会,她不会向天再借五百年,她不贪心,只求老天爷借给她五百城管,TMD一下秒掉面前着的这一对碍眼的“狗男女”。

常乐乐一腔的豪言壮语还来不及说出口,就被楚风蹇的话给硬生生的打断了,楚风蹇诡谲的眸瞳死死的注视着她,嘴角勾起一抹残笑,“朕现在走七步,你要是还憋不出一首诗来。那就不要怪朕让你给新颜洗脚了。”

仿佛是忒想看到常乐乐出丑似的,他说完话后,脚下便连踩了俩步。常乐乐嘴角抽了抽,都说穿越女剽窃古代诗词是可耻的,难道今天她也要走这一条老路?

就一丫鬟嚣张个屁啊-烟淼

她心里默默汗颜了个,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剽窃时,楚风蹇脚下又是走了四步,只剩下最后一步了。他抬头看了看常乐乐,眼里幽光闪闪。

“怎么样,想出来了吗?朕可只剩下最后的一步了。”

常乐乐一闭眼,一跺脚,猛吸了口气后,再次睁开清亮的眼睛,徐徐念道,“太阳初出光赫赫,千山万水如火发;一轮顷刻上天衢,逐退群星逐退月。”这首诗是宋代开国皇帝赵匡胤写的一首诗。传说这个开国皇帝一生只做过一首半的诗。

而且这首诗韵押的也不是很准,但胜在气势上。以前她外公在时,很希望这首诗的气势,在他们家书房的墙壁上还挂着这幅字呢。

被她外国潜移默化,她也很喜欢这首诗。

楚风蹇在听完她您的诗后,冷眸微微阒起,她一个女人怎么会作出这种气势磅礴的诗来?而且这诗里的意思似乎是在隐射什么。

他毫不留情的又直接捏住她的下巴,冷厉呵斥道,“你的野心倒是不小啊。逐退群星逐退月?告诉朕,这诗是不是宣王告诉你的,他想推翻朕,然后自己做皇帝。”

常乐乐下巴被他捏的紧紧的,有苦说不出啊。这首诗跟宣王有半毛的关系啊。她眉头微微皱起,艰难道,“皇上,这诗是我自己想的,我是想……为皇上您做的……跟宣王没有半点的关系啊。”

“你自己想的?”楚风蹇冷笑,“你当朕是傻子吗?你一个小妾,才读过几年的书啊。你会作出这样的诗来?”楚风蹇鄙夷道。

常乐乐心里暗自唾弃自己,她真是脑残啊。干嘛剽窃气势这么宏伟的诗给楚风蹇听啊在,这下好了,倒是引起了他的警觉了。

“皇上,您那话说的未免太狭隘了。凭什么莫姑娘就可以跟你吟风弄月的,而我就不能做点诗了?”她瞪了瞪眼,鼓足勇气对楚风蹇道。

楚风蹇扼住她下巴的手微微一收,随即又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嗤嗤的笑了出来,随后才轻挑了挑眉,一副嫌弃的模样道,“就凭你?”

就连莫新颜也似是被她的话逗趣了,嘴角扬起一抹轻视的弧度,一张清冷的脸上写着“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的表情。

她一双柔荑轻轻的缠住楚风蹇的胳膊,清冷的脸上勉强的挤出一抹谦逊的笑容,用婉转低绵的声音道,“风蹇,看来常婕妤并不是胸无点墨之人啊。不如啊,我们给她一个机会,证明下自己,不然到时候她又说我们欺负她了。”她话说的柔柔弱弱,谦逊不已,可是只要认真听下去,便知道她话里那浓浓的嘲讽意味。她在嘲笑她只不过是宣王身边一个下贱的小妾。这样的敌人她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常乐乐怒了!

虽然刚才那诗是她剽窃来了,她心里也认为自己可耻。

可是她就是看不惯这狗皇帝和莫新颜脸上的那神情,敢情在狗皇帝的心中,莫新颜什么都是NO.1,别的女人就活该样样都不足她。

还有莫新颜,她一个丫鬟背着主子爬上了皇帝的床。这种丫鬟,她嚣张个屁啊!说来也只不过是个小三!

狗屁啊!她真不觉得这个莫新颜有什么好的。倒是皇后,真的可以秒杀莫新颜啊。

可惜啦!一朵鲜花插在狗粪上。狗皇帝的脑袋肯定是被驴给踢翻过,他的眼睛也被屎给堵住了。被莫新颜这种狗屁的小三吃的死死的。难怪有句话说的好,没有拆不散的小三,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莫新颜这个女人在做小三道上还真是NO.1。

楚风蹇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新颜说的倒没错,既然你不服气,那就跟新颜比试一下吧。”他说到这里,幽暗的眸光又转到莫新颜的身上,对她粲齿一笑,“省的某些人把无知当做个性。”

莫新颜柔柔一笑,朝楚风蹇点了点头。

常乐乐暗自咬咬牙,还是那句话,如果真有可能,她一定要向老天借五百城管,把这对“狗男女”直接秒杀掉。

“既然这样,皇上快点出题吧。”常乐乐勾勾唇,懒懒道。

小说《暴君独宠嚣张妃》 第15章 你倒是睡的很香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