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名门庶女:王爷的无良小妾

更新时间:2021-04-09 12:31:50

名门庶女:王爷的无良小妾 已完结

名门庶女:王爷的无良小妾

来源:奇热 作者:紫彤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苏雨汐,楚天戈

精彩试读:深知夫人对老爷的依恋,林妈妈不敢将老爷的行踪告诉夫人,只是心中暗暗不平。“老奴依照夫人的吩咐,将姑娘们带到的府中的大库房挑选缎子。二姑娘按夫人的意思,看见其它姑娘看中什么就去索要。”林妈妈尽力使自己的语气与表情显得十分平静地回复道。沈氏支起身子,搭着林妈妈的手半座起来,斜靠在软榻上,道:“那姑娘们有什么反应?”“今儿有些奇怪了,三姑娘处事不象平时那么柔婉,往日里她对二姑娘多有亲近,可今儿在大库中,为了与二姑娘抢夺一匹红色的蜀锦,居然与二姑娘对上了。二姑娘容貌姣好又有着咱南齐女子少有的英气,那红色正好可衬得咱二姑娘英气逼人,但红色锦缎对长相妖媚的三姑娘来说,也可是添色不少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紫彤

次日一早,绣娘们便到了苏府各位小姐的居处,为她们量体裁衣,

林妈妈亲自走了一圈,接了几位姑娘一同去库房挑选衣料。

沈氏自有自己的事儿要忙,待所有内务告一段落,回到正院时,天已经大黑了,清歌提着灯笼候在院子门口,等着迎接沈氏。

沈氏才回到房中,清歌早已令仆妇们备好热水,服侍沈氏松了外裳,摘了首饰,梳洗一番,梳洗完毕后,又将备好的饭菜呈上。

待用完饭食,清歌又服侍沈氏躺在房中的软榻上,轻轻地揉着沈氏的后腰说道:“今儿夫人忙了一天了,可得仔细着您的腰!”

这一整天忙碌非常倒不觉得腰疼,现在一松懈下来,腰还真的隐隐地作疼起来。沈氏心想:坏了,这腰病怕是又要发作了。

这腰疼的毛病缠绕沈氏十多年了,也不知寻了多少医、问了多少药,总也不见好,只要是有些许劳累,或者天气剧烈变化,腰身就开始疼痛。

清歌给沈氏揉了许久,虽觉疼痛有些好转,可后腰处仍有些酸酸胀胀的感觉,沈氏十分清楚这是腰病要犯的前兆,蹙着眉尖对着清歌轻摆了一下手说道:“行了,明儿叫董大夫来一趟吧!”说完任由清歌在腰身下塞了一软垫子,闭目歇息。

这时,林妈妈掀起门帘子进来,一边挥挥手示意清歌出去,一边走到软榻边轻轻地唤了一声:“夫人,老奴回来了。”

“如何?”沈氏听到林妈妈的声音,微睁双眼有力无力地问道。

林妈妈一见沈氏这疲惫虚弱的模样便知:夫人的腰疼又犯了。这早春时节天气乍暖还寒是夫人极易犯病的时候,本应好好将养着,可今天为了老爷这一忙活不犯病才怪。可老爷呢,听说又歇在姨娘房中了。

深知夫人对老爷的依恋,林妈妈不敢将老爷的行踪告诉夫人,只是心中暗暗不平。

“老奴依照夫人的吩咐,将姑娘们带到的府中的大库房挑选缎子。二姑娘按夫人的意思,看见其它姑娘看中什么就去索要。”林妈妈尽力使自己的语气与表情显得十分平静地回复道。

沈氏支起身子,搭着林妈妈的手半座起来,斜靠在软榻上,道:“那姑娘们有什么反应?”

“今儿有些奇怪了,三姑娘处事不象平时那么柔婉,往日里她对二姑娘多有亲近,可今儿在大库中,为了与二姑娘抢夺一匹红色的蜀锦,居然与二姑娘对上了。二姑娘容貌姣好又有着咱南齐女子少有的英气,那红色正好可衬得咱二姑娘英气逼人,但红色锦缎对长相妖媚的三姑娘来说,也可是添色不少的。”

沈氏听到此处冷哼一声,说道:“哼,她终是忍不住了。”

待沈氏说完,林妈妈继续说道:“五姑娘一进大库自己倒不忙着先选,拿着左一匹右一匹的上好蜀锦,先替二姑娘挑上了,等二姑娘挑完才选了自己的缎子。六姑娘七姑娘却是不管不顾地,第一个冲进大库为自己选了些锦缎,可都被二姑娘夺了去,她委屈直掉眼泪珠子,却又不敢言语。只不过小孩儿心性,一会就忘了,又高高兴兴地另选了其他缎子。”

沈氏微微一笑,又接着问道:“那四姑娘呢?她表现如何?”

林妈妈站立在沈氏榻前一五一十仔细地回着话:“这四姑娘怕是随了她生母的性子,一直不言不语地。进了大库随性挑选了几匹缎子,待二姑娘找她索要时,她也只说了声:原是二姐姐看中的,就将那缎子给了二姑娘。不过她挑拣的缎子倒都是不错的蜀锦呢,那色泽就比较清淡,看来比她生母还是要伶俐上几分的。”

听完林妈妈的回复,沈氏不由冷笑数声:“她们这是不管不顾地,准备放手一博了!”只除了四姑娘,倒是看不出什么心思来。

林妈妈不解地问到沈氏:“夫人,看来姑娘们怕是听到点风声了。老奴实在想不明白,今天为何差遣陈二家的去通知几位姑娘,她可是出了名的贪杯好财,这消息极有可能是从她这儿漏出去的。这不,姑娘们都暗暗的争斗起来了。”

沈氏点点头道:“你所料不差,消息是我故意透露给陈二家的,如若不然她们如何可能知道得这般清晰?”

原来是夫人主动透露出去的,林妈妈觉得很是奇怪:“夫人你这是为何?这消息露了出去,府内适婚的姑娘可有好几个,你不担心她们会给二姑娘使绊子么?”

“借陈二家的嘴放出一点半点的风声,我就是想知道,如果有一个可以超越二姐儿的机会摆在这儿,这些娇养在内宅中的姑娘们会如何行事?我才好采取对策不是?”

沈氏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唉!我这也是没法子。都是为了二姐儿啊!这么好的亲事,老爷却不打算明着留给二姐儿,怕二姐儿的容色,楚家瞧不上,偏二姐儿又是个憨的,我教了她那么多,她却学成了一个事后诸葛亮,什么事儿都要人在一旁点拨点拨,她才能恍过神来,我不替她盘算着,难道让个庶女嫁到楚家去?”

林妈妈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比了个“三”,低声问道,“那老爷是认为……这个的机会大些?”

“不是那个贱蹄子还会有谁?”沈氏愤怒异常:“这贱蹄子容色不错,本来我还想,如果二姐儿的亲事定下来,我便令她作陪嫁,可她今儿当着我的面就能把二姐儿当枪使,这要是一同嫁了出去,二姐儿还不被她给生吃了!跟她那下贱的狐媚子的生母一样地忘恩负义。”

林妈妈上前一步,焦急地小声道:“夫人好生糊涂,怎么能用三姑娘给二姑娘作陪嫁呢?您这是忘了当年二夫人是怎么对你的吗?”

想起前尘往事,沈氏眼中带着深深的恨意,冷冷地咬牙,“哼!现下我也不这么想了,若是能挑个好的教引妈妈,也不一定要媵妾陪嫁,王府的侍妾也是有品秩的,还轮不到那些个贱蹄子!”

说虽是这样说,可沈氏也知道,亲王世子、又兼是郡王的楚天戈,日后屋里的女人定不会少,与其让旁人来分羹,不如带上自家的庶妹最为稳妥。

沈氏略想了想,“妈妈,认为四姑娘如何?”

林妈妈想了一会儿答道:“四姑娘虽然还未长开,但依然可见眉目如画,身段婀娜,性子也软和,看模样比较认命,又不象她生母那般呆板怯懦。应该是极好掌控。只不过脸是上的胎痕有些麻烦。”

沈氏笑了笑说道:“无妨,会有办法的。老三自视甚高,极为轻视四姑娘,我会让她知道,在这内院只我高兴,我可以把一个有缺陷的庶女捧上天,也可以把一如花似玉的庶女捻为泥。我倒要看看这小妖精还如何张狂。”

第11章-紫彤

二夫人小沈氏还算得爱,早就央了苏老爷,这一回一定要将大好的机会均与三姑娘,让三姑娘与二姑娘公平竞争,可是沈氏是个有心机的人,悄悄地放了些话出去,没个两三下就传到了苏雨欣的耳朵里,令她坐立难安。

这一天,苏老爷才下朝回到苏府的外书房,就被小沈氏身边的婆子请到了小沈氏的居处。

小沈氏生得花容月貌,年近四旬仍是风韵犹存,一早儿地候在长廊下,见到苏老爷的衣角,就忙忙地迎到院门处,扶着苏老爷的手臂走进屋内,服侍着换下朝服,亲自奉了茶点,才小意儿温柔且关怀地道:“老爷这阵子可清减了。”

苏正德听着心头一暖,抬头笑了笑,握住小沈氏的手,拉她坐到自己身边。

同样的话,从正妻沈氏的嘴里说出来,就要端庄得多了,就算是满心满眼的担忧,也不会象小沈氏这样,眉梢带忧却眼含春波,一只保养得宜的手,顺着话尾,就扶上了苏正德的胸膛,又摸又揉的,也不知是安抚还是挑逗。

偏偏苏正德就吃这一套,瞧在苏正德的眼里,就觉得妻子的担忧,不过是例行公事般地走过场,而小沈氏的关怀,才是真心实意的。

小沈氏见老爷受用,便又关切了几句,同时不忘眼眉带俏地引诱一番,做好了铺垫,小沈氏这才将话题转到正事上,略略带了些担忧和歉意道:“过几日就是楚王府的赏花宴了,蒙老爷垂怜,让三姑娘也去赴宴,妾身只盼着三姑娘能让楚郡王瞧中,哪怕只能为妾,也多少能为老爷和苏家的繁荣出一份力。只是,三姑娘容色普通,装扮也不过尔尔,怕是比不上别府的闺秀们。”

这话粗听起来是没有什么,可是细细一嚼,就大有问题。

所谓娶妻娶贤、纳妾纳色,作为侧室的小沈氏生得比沈氏妩媚得多,苏雨欣又是挑着父母亲的优点长的,因而在苏家的几位小姐中,就数三姑娘苏雨欣的容色最好了。若她都只是普通,入不得楚郡王的眼,那二姑娘就更没戏了。

况且,什么叫装扮也不过尔尔?苏正德记得自己刻意交待过沈氏,这一回,一定要下大本钱,将姑娘们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这不,昨儿才传了珍宝斋的掌柜带上品的首饰,入府来给姑娘们挑选的,怎么就会普通了呢?

一听老爷问及此事,小沈氏暗喜在心,面上却显出闪躲的神色,只支吾着让丫头们去请三姑娘。

不多时,苏雨欣带着一个妆奁过来,给父亲请过安后,便将昨日从珍宝斋挑的首饰亮出来,呈给父亲赏阅。

苏雨欣挑的是一套赤金镶珠石的头面,在庶女所挑的首饰中,是最昂贵的,珍宝斋的手工是出了名的精细,作工和款式就不必提了。

苏老爷这般瞧着,倒没瞧出个名堂来,小沈氏幽幽地叹道,“婢妾只担心在楚王府那等尊贵的人家的眼里,若不是碧玺、点翠、羊脂玉的首饰,都是觉着寒酸的。”

若是觉得女子的打扮寒酸,又怎会兴起提亲的心思?

苏老爷顿时觉得事情严重了,“为何不挑镶碧玺的首饰?”

小沈氏和苏雨欣暗喜地对望一眼,十分为难地道:“二姑娘挑的是一套赤金点翠镶碧玺的头面,咱们这样的人家,最应重的就是规矩,若是庶出的姑娘与嫡出的姑娘戴一样的首饰,旁人会说咱们府上嫡庶不分……”

苏老爷不满地蹙起眉头,“即便如此,也不应当差了这么多。”

说罢就起身,叫上母女俩,跟自己一同去上房。

小沈氏还假模假式地拦了拦,却听苏老爷道:“如今是非常时刻,我知你们都想为苏家尽力,若是连一点体面的首饰都没有,如何能帮衬上我?”

小沈氏和苏雨欣就再不说话,却也不愿随老爷去上房,苏正德知她们怕嫡妻,也就不勉强了。

沈氏这会儿刚忙完府中的庶务,正让清歌揉着酸疼的腰身,听说老爷过来了,忙忙地起身相迎。

苏老爷也不拐弯没角,直接就问了出来。

沈氏心中暗喜,首饰的事儿,可是她特意让人透露出去的,就等着小沈氏来问呢,谁曾想小沈氏竟请动了老爷,这就更好了!

不过,苏老爷亲自跑这一趟,也让沈氏心中酸楚不已,老爷竟为了一个侧室一个庶女,这般气势汹汹地来质问自己这个嫡妻,心中对她可还有半分的尊重?

沈氏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下来,用比往常更端庄的语气,淡淡然地道:“老爷原是问这个,我让沁儿拿那套赤金镶碧玺的头面来给您瞧瞧吧。”

不多时,苏雨沁带着那套头面过来了,苏老爷仔细瞧了几眼,迟疑地道:“这……似乎是……”

沈氏露出一个标准的贵妇笑容,“没错,这是婆婆当年赏给妾身的,妾身特意送到珍宝斋里,让师傅们清洗了一下陈色,将碧玺重新镶嵌过,也只是借给沁儿戴一日而已。”

苏老爷顿时说不出话来,这套首饰是苏家的传家之物,是给当家主母佩戴的,日后苏家是哪个媳妇当家,沈氏就得传给哪个媳妇。其实小沈氏是知道这套头面的,不过,沈氏故意让珍宝斋的师傅在小姐们挑完首饰之后,悄悄拿给苏雨沁,让小沈氏以为是另外打造的一套。

沈氏堵得苏老爷无话可说,便幽幽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二妹妹十分喜欢这套头面,只是,这套头面日后是要传给当家媳妇的,纵使我再大方,也不能赏给旁的任何人。”

苏老爷有些难堪,当年小沈氏生下庶长子之后,气焰嚣张,与其说小沈氏喜欢这套头面,不如说是小沈氏喜欢当家主母的地位,他也纵着惯着,确实有几分想立小沈氏为平妻,将庶长子抬为嫡子的意思。

那时苏老爷是个从四品的地方官员,算是当地的土皇帝,被属下官员们捧得有些熏熏然,颇有些想怎样就怎样的意思。幸亏当初一位友人提醒他,若想入京为官,再往上走,可不能在德性上有半分缺失,否则,现在当家的是沈氏还是小沈氏,可就难说了。当然,若是他娶妾灭妻,能不能升为吏部尚书,也是二话了。

旧事重提,让苏老爷顿时没了脾气,在嫡妻的面前也矮了三分。沈氏极有眼色地见好就收,脸上浮现一抹自责,“是我想得不周全,欣儿的样貌好,的确是应当戴些好的首饰,这套头面有十几样,我让沁儿分些与她便是,只是得小心保管,可不能丢了。”

苏老爷听了这话,随即举一反三地想到,一个小小的地方官尚且要注意家中的嫡庶之别,就更别提楚王府那般的勋贵人家,若是欣儿打扮得与嫡姐无异,恐怕楚太君会认为欣儿轻浮蛮横,反倒看轻了她……

于是,苏正德摆手道:“这就不必了。”

说罢就不想再坐了,他得去小沈氏那儿,敲打敲打她,免得她成天想些不切实际的事儿,还带坏了欣儿。若是欣儿有幸被楚太君看上,许给楚郡王为妾,小沈氏却教着她与正妃争爱,到时可是会带累整个苏家的!

多年的夫妻,一瞧老爷那焦急的脸色,沈氏有什么不明白的?她的目的达到了,便大方地送苏老爷出门,还无声地朝天际笑道:小沈氏,老爷这柄刀,别以为只有你会借来使!

小说《名门庶女:王爷的无良小妾》 第10章 第10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