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我欲屠天

更新时间:2021-04-03 11:42:32

我欲屠天 已完结

我欲屠天

来源:奇热 作者:随心 分类:玄幻奇幻 主角:夏流云

精彩试读:不再理赵德,走到夏典身边。“夏典,我的弟弟好像不用你来‘照顾’。”夏恒玩味说道。“没想到竟然是你。”夏典脸上全是意外,倘若不是刚才那个石子,那么夏流云就算不死,也是丢了半条命。“你不是见着了吗?你想欺负我弟弟,你有问过我的意见没?”夏恒瞥了瞥对方,玩味笑道。“你不是最讨厌你弟弟吗?”从意外中恢复,夏典面色沉了下来。“是的。”夏恒轻声回答,点点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欲屠天第7章试读

话音刚落,远比之前还要磅礴的气势骤然压来,所有的下人脸色均是一变。夏典更是骇然出手,一拳轰来。

一击之下,气流爆响,恐怖威势无人能敌,五六个下人,竟然直接被轰飞。夏典在下人中悠闲散步,每走一步便会有一人飞出。

六阶中期的实力显露无疑。

“夏典,你找死!”

夏流云愤怒,一步踏出,猛然出手,哪怕他此时实力还不如这夏典,但被这么多下人维护,他若是不出手,他觉得他心中根本就过不了那一关。

“砰!”

拳头被夏典抓住。

见着夏流云,夏典冷笑。

“就算你可以修炼了,你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嘣!”

夏流云被狠狠砸下,青石板的地面,竟然直接被砸开。夏流云再也忍受不住,喉咙之中一股腥味传来。

“哇!”

鲜血在眼光之下那般刺眼,夏流云脸色一下苍白。

“少爷!”

下人们顿时大喊,心中大急。

可夏典怎会停手,眼中狰狞,右手握拳向着夏流云便砸来,强大力量让空气都产生气爆。

危机,这是危机!!!

“夏典,你给我住手!”

一声怒喝!竟是赵德。

见此,夏典眉头顿时微皱,他认识赵德,但手中动作却仍然没有停下。

“砰!”

碎石纷飞!

“呼!呼!”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那拳头降落的一刻,夏流云也是一样。

可是就在落到夏流云头边的时候,一个石子竟然打在他的手上,他的手愣是向着一旁倾斜了一下,打在夏流云头边,夏流云的瞳孔顿时缩了缩。

“你今天办的不错!”

夏恒,竟是夏恒。

门口传来他的声音,这个声音真的是太过熟悉了,不用看他们都知道是夏恒,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放到他身上。

只见他手中正抛着一块小石子,显然刚才扔那石子的人,便是他。

从台阶上走下,夏恒脸上全是玩味。

“少爷?”

赵德愣住了,想要上前。

“您不是去闭关了吗?”

可是……

“你现在好像不是我的仆人了。”

夏恒平淡说着。

“不过你今天做得不错,但是……”

夏恒走到赵德身边。

“你不应该直接称呼夏典的名字,记住你的身份。”

砰!

赵德犹如坠落的风筝一般飞出,竟是夏恒出手,一脚竟然就将赵德踢成重伤。

“少……少爷。”赵德愣住,没有想到夏恒竟会对他出手,眼中一阵波动,挣扎想要起身。

然而,他的身体忽然被人提起。夏恒抓着赵德的脖子,眼中全是寒意。

“再说一遍,我已经不再是你的少爷,你现在应该称呼我为恒少爷。”

说罢,这个夏恒直接将赵德扔出。

不再理赵德,走到夏典身边。

“夏典,我的弟弟好像不用你来‘照顾’。”

夏恒玩味说道。

“没想到竟然是你。”

夏典脸上全是意外,倘若不是刚才那个石子,那么夏流云就算不死,也是丢了半条命。

“你不是见着了吗?你想欺负我弟弟,你有问过我的意见没?”

夏恒瞥了瞥对方,玩味笑道。

“你不是最讨厌你弟弟吗?”

从意外中恢复,夏典面色沉了下来。

“是的。”夏恒轻声回答,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阻止我,你知道我的,我顶多会将他打个半死不活。”

夏典眼中闪了闪。

话音刚落,他前方一股恐怖的气势忽然产生。

“轰!”

夏典的瞳孔顿时缩了缩,只感觉自己的胸口一痛,整个人便飞出。

“记住,我再讨厌他,他也是我的弟弟,我就算杀了他也是我的事情,但是如果你们想要将我弟弟打成重伤,让他这三个月不能好过,那么抱歉,我会一个一个的杀了你们。”

夏恒脸色冷了下来。

“你……哇!”

夏典脸色铁青,刚吐出一个字,便只感胸前一阵汹涌,鲜血从嘴中吐出。

“哼!”

夏典脸色铁青的站起,面色非常难看。

“这一次我记住了,既然你这样说,那么我们就三月之后见吧,六阶巅峰不过就是六阶巅峰。”

冷冷看了一眼夏恒,夏典转身离去,当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停住。

“夏流云,今日的事情我记住了,这一次是有夏恒,下一次我看谁护你。”

“下一次我不用任何人护,三月之后你的敌人不是我哥,而是我。”挣扎着起身,夏流云有些踉跄,但是望着那夏典的背影,脸色非常阴沉。

“是吗?”

夏典的身子摇晃了一下,直接走了出去。

然而他刚走,夏流云便感觉旁边一阵腥风,一只手从他左脸的方向打来。

夏流云直接被打飞。

“你给我好好修炼,别丢我的脸,下次再见着你这样,我会杀了你,记住。”

打夏流云的是夏恒。

见着他打夏流云,下人们脸上全是诧异,愣在那里。

只看着夏恒,在打了夏流云之后冷声的说完这一句之后,丢下一个瓶子,然后飘然离去。

“哥!”

被打,夏流云嘴角溢出一股鲜血,但是看着夏恒的背影,嘴中却是轻声喃喃道。

夏典与夏恒全部离去了,夏流云的庭院也杂乱的不成样子,就好像被强盗洗劫了一般,到处都是血迹。

这一次受伤的下人有二十来个,夏流云与赵德更是身受重伤。

屋子是不能住了。

没有受伤的一个侍卫连忙去上报家族执事,当执事来的时候,见着这里边的情况,眉头顿时一皱。

只得给夏流云另外安排了一个院子,叫人来给他疗伤。

七日之后,夏流云的伤这才痊愈。

回到院子,众侍卫见他回来,都很是高兴。

大步走回自己的屋子,里边的装饰都还没有变,夏流云连忙床底看了一下,看看莽荒诀还在不在。

见着没有人翻动,心里舒了一口气。

这才到院子里开始修炼起来。

囚牛式!

夏流云做出一个非常怪异的动作,身体顿时噼里啪啦响起来。

夏流云本来以为很容易的,但是还刚开始没有一刻,他便感觉身体酸痛,自己的肌肉开始剧烈的颤抖,站立有些不稳,额头之上开始出现汗水。

“坚持,一定要坚持。”

夏流云在心中安慰自己道。

我欲屠天第8章试读

一只脚落地,另一只脚伸得笔直,头慢慢接近伸直的大腿,紧紧贴着大腿,然后双手抱着伸直脚的脚板。

还要做着别的动作,夏流云的体力消失的很快,还没有一会,他整个人就瘫倒下来,嘴里大口的喘气。

“不愧是远古功法,竟然这样难。”

坐在地面之上,夏流云感叹道,但是夏流云却不后悔选择这功法,他之前那么多年未修炼,现在这才是第一个动作,要连着做出十二个动作,这囚牛式才算是真正修炼完成,而夏流云在莽荒诀的前半部分看到四个式。

囚牛式!

睚眦式!

嘲讽式!

蒲牢式!

龙之四子作为名字,夏流云估计后边的什么式,一定也是用龙之九子命名,只是具体情况,他未能看到后边的功法,只能等未来自己的实力增强之后,再看后边的了。

休息了一会,夏流云再次开始。

一日、两日……一连两周过去。

“囚牛式,囚牛蛮冲!”

庭院之中传来夏流云的怒喝之声。

只见夏流云的双手猛地轰在庭院之中一个巨大的青石上边。

轰!

一个巨大的洞便这样产生,威力竟是如此恐怖。

收回自己的双手,夏流云的身体便发出一阵声响。

嘭嘭嘭!

两周的努力,此刻他终究将囚牛式的第一个动作做出来了。

刚一做出,夏流云便感觉自己全身好似吃了春药一般的,骨头裂缝之中传来一阵响声,他的心脏比之前跳动更加有力,血液比之前更有活力。

仅仅一个动作,便让夏流云突破到了四阶初期。

“嘶,好舒服!”

感受到自己身体之中的力量,夏流云脸上全是笑意。

“这就是远古功法吗?竟然仅仅第一个动作便将自己的实力增加了这么多。”

夏流云感叹道,感受一下,他发现他现在的竟然拥有三千斤力。

要知道,一个人不论多废,他突破的时候,一般都会在那个阶层的底线,比如四阶是2000斤为底线,那么就算再废物他的力量均会在这个底线。

当然要是他资质比较好的话,他的这个底线会上升,比如夏流云现在突破到四阶,他拥有的气力就有三千斤力。

然后每一层突破上去,他的实力与一般人的差距也会更大。

这也就是为什么有很多人看重资质的原因。

夏流云一下子联想到了那个时候,再想到自己现在的气力,夏流云本来的兴奋一下子就没有了,再说还剩下差不多两个月,他现在才四阶初级,有什么好兴奋的。

夏流云平静下来。

“看来我还得想想别的办法,看看赵德那我还有多少金币,我想我应该去买点药材,增强一下我的体质。”

夏流云轻声喃喃道,他在那皮毛上边看到的不止只有修炼的部分,上边还记录了一些药浴的方子、丹方。

“赵德过来。”

夏流云对着离自己不远的赵德喊道。

“嗯?少爷你有什么事?”

本来正在修炼的赵德,听到夏流云的喊话,有些诧异的转过身,连忙跑过来。

那日过后,赵德是真心实意的跟着夏流云了。

他与那些下人一样,当身体恢复之后,就开始非常努力的修炼,当然在修炼的时候,自然也非常认真的遵守自己的本分。

赵德现在在夏流云这边就是当着管家的职位,夏流云的钱全部在他那边。

“没事,就是想问问你,我们府上还有多少金币来着?”以往夏流云都没有管这方面的事情,每月家族发五十个金币下来,他除去吃用,五六个金币,就没有怎么用了,全部丢在那边。

那个时候他又不能修炼,自然不用拿着那些东西买什么修炼的东西。

而在交给赵德管理的时候,他也没有细数。

“嗯,少爷我们府上还有一万金币,之前给大家买修炼的器具、药材之类的,花去了五千金币。”

赵德想都没有想,直接回答道。

“嗯?还有这么多啊,那我支出多少,可以大致上保持府上的吃用?大家修炼的花费没有必须加上。”

夏流云问道。

“一千个金币,可以维持三个月的吃用,然后就是大家修炼的花费,之前买了那么多,我估计了一下,还需要四千金币左右,就行了。等少爷成人礼过去,家族给的金币会多一点,然后也允许接受任务了,大致上不会出问题。”

赵德想了想,然后说道。

四千个金币并不多,穷文富武,只要修炼,这点金币很快就会消耗完。

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可以的。

“哦,这样啊,那给我支出四千金币吧,我想出去走走,买点东西。”

赵德没有反对,反正这钱本来就是夏流云的,夏流云有权力支配。

“好的。”

赵德从屋里拿出了一个袋子,里边放着的正是四千个金币,然后交给夏流云。

夏流云带着刘成转身离开家族。

阳城很大,十来万人生活在这里。

这一带认识夏流云的人不少,见着夏流云,他们脸上均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有轻蔑也有同情。

不少人更是对夏流云指指点点,议论声传入夏流云的耳中,却被夏流云自动忽视了,这又不是他第一次上街了,又不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他已经习惯。

“少爷你想买什么?他们这样……”

听到耳边那些人的话语,刘成的眉头微微皱起。

“没事,随他们说去吧,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好久没出来吃东西了。”

夏流云笑着说道,并不是怎样着急。

带着刘成便走入一家名叫舒雅楼的酒楼,夏流云以前在吃过,感觉还不错。

“哟,夏流云,没想到竟然是你,你好久没来了,快来坐,今天想吃什么?我们酒楼出了新菜哦,要不要来一份?”

刚一进去,一个人见着夏流云,便快速迎上去,脸上带着笑容。他是酒楼老板白清风的儿子,名叫白铭。

“哈哈,小白这么久没有见面,你还真热情啊,这段时间生意还好吗?”

刚坐下,夏流云便笑着说道。

望了望这酒楼里边的人,此时正是未时,酒楼里边人群还是有一些,不过却是不多。

“还行吧,不热情咋搞呢,不然老头子又要骂,对了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找了一张椅子坐下,白铭非常熟络的问道,脸上全是笑容。

“一般般吧,对了,你不是推荐新菜吗?快点介绍介绍,好久都没有出来了,都快忘记你们楼里的味道了。”

夏流云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