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阎罗战爸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2

阎罗战爸 连载中

阎罗战爸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江宁, 夏雨柔

精彩试读:他是江家现在的家主,也是江城天的大哥,江宁的亲大伯。当年就是他,为了争夺江家的家主之位,诬陷江宁玷污大嫂,将他们一家三口赶出了江家。后来江城天东山再起,一手创建天成集团,也是他在背后指点,设下陷阱,让江东硬生生抢了过来。可是如今,江宁只不过才刚回来,就把天成集团又夺回去了,这让他怎么不生气?“爸,我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多钱,花了一百亿把天成集团买回去了,当时如果我知道是他,打死我都不会卖的!”江东也一脸的委屈,到现在都想不通江宁当兵五年,哪来的这么多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7-家长会面

江城天坐在小夏天的病床边上,手中拿着一个小风车,正在和小夏天逗闷子。

“爸爸妈妈,你们来啦!”小夏天头上戴着渔夫帽,一头秀发已经没剩下几根了,看到江宁和夏雨柔,开心的叫了出来。

她手中拿着一套新衣服,满脸的高兴,“你们看,这是爷爷给我买的新衣服,好看吗?爷爷说等囡囡病好了,就让囡囡穿着这套新衣服,我们一起去欢乐谷玩!”

看得出来,小夏天很喜欢江城天,一口一个爷爷叫着,非常的亲密。

“爷爷?”夏雨柔奇怪的看了一眼江城天,又转头看向江宁。

江宁苦笑一声,“这是我爸,江城天。”

“爸,您是怎么知道这里的?”江宁疑惑,他和夏雨柔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跟江城天说,他是怎么知道,并且找到医院这里来的?

江城天哼了一声,有些不悦的看着自己儿子,“臭小子,你还有脸问我?你女儿都五岁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从来没跟我提过?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爹吗?”

江宁一阵无语,他并非有意隐瞒,而是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起,总不能说五年前为了给他治病,自己才重金借种有的小夏天吧?

没有理会自己的儿子,江城天转而看向夏雨柔,一张严肃的脸立马展露出笑容,前后完全判若两人。

“这就是我未过门的儿媳妇吧?长得真是俊俏啊,江宁这个臭小子脾气性格臭的很,都怪我把他惯坏了,如果他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狠狠地收拾他帮你出气!”

夏雨柔看上去有些局促,她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猛然见到自己的未来公公,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叔叔,您严重了,他对我很好。”

她心里有些不悦,江宁从来没有跟她提过他父母的事情,完全让她没有心理准备。

江宁被两人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这种场面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额……都怪我,考虑不够周到。”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夏林吊儿郎当的走进来,看到病房的人之后楞了一下,紧接着冷笑一声。

“哟呵,你们都在啊?”

他刚从张主任的办公室出来,顺便过来看看小夏天还能活几天,没想到却碰到了江宁和夏雨柔。

夏雨柔看到夏林,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他能带来什么好消息?

“二姐,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大家都是一家人,别搞得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夏林乐呵呵的说道,确定了计划,他的心情非常好。

只需要再等一个月,夏雨柔一家人就要被逐出夏家,到时候他们一家子的股份,都将是他和夏雨倩的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夏雨柔冷声说道。

夏林大大咧咧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懒散的看着病床上的小夏天,冷笑道:“能干什么,当然是看看我这个外甥女还能活多久了。”

“你!”夏雨柔气的浑身发抖,他可是小夏天的舅舅啊,怎么可以当着孩子说这种话?

江宁也皱眉,“这里不欢迎你,出去!”

夏林呵呵一笑,“姓江的,真以为你娶了夏雨柔就能拿到夏家的股份了?你也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实话告诉你吧,你和这个野种都只是夏雨柔争夺夏家股权的一杆枪而已!”

当年夏家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对于夏雨柔格外喜欢,甚至是偏爱,这让夏雨倩和夏林心里很不服气。

后来夏家老奶奶掌权,夏雨倩和夏林才靠着老奶奶的喜爱出人头地,但是对于夏雨柔的恨意却没有减少半分,一心一意想要把她和小夏天的股权拿到手。

因为,夏雨柔一天还握着夏家的股权,在下一任家主争夺当中,对他们就有足够的威胁。

“夏林,你闹够了没有?”夏雨柔愤怒的看着他,对于他的话并没有反驳,因为夏林说的都是实话。

如果不是靠着小夏天,让老爷子临终前立下遗嘱,他们一家子早就被老奶奶逐出夏家了。

夏林撇了撇嘴,转头看到江城天,眼中露出一抹冷笑,问道:“这位是?”

小夏天气鼓鼓的噘着嘴,大声说道:“这是我爷爷,你要是再敢欺负妈妈,我就让爷爷打你!”

“爷爷?江宁的父亲?”夏林奇怪的看了江宁一眼,总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

猛然间,他想起来了。

之前去天成集团谈合作的时候,在一楼的大厅里,因为保洁把玻璃门擦的太干净了,导致他以为前面没有门,差点撞在上面,当时还狠狠地骂了那个保洁一顿。

眼前这个人,好像就是那个保洁。

江宁的父亲,是天成集团的保洁员!

这一则消息让他兴奋不已,本来还担心江宁有什么背景,现在看来,之前是他们多虑了。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夏林站起身来,嘴角挂着一抹冷笑,转身离去。

走出医院之后,他拨通了夏雨倩的电话,先把骨髓的计划说了之后,又紧接着说道:“大姐,你知道江宁的爸是谁吗?我今天在医院里面见到了,居然是天成集团的一个保洁!”

“对,没错,就是差点让我撞到门上的那个煞笔!”

“如此看来,这个江宁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了,没有一点背景。”夏雨倩也冷笑着说道,这么一来他们就彻底放心了。

夏林阴笑着说道:“夏雨柔不是想靠着结婚来巩固自己的股权吗?我们不如帮她一把,让她嫁给江宁这个废物穷光蛋,凭着江宁这种穷光蛋,肯定没钱办婚礼,我们只要说服奶奶暂时冻结夏雨柔的账户,到时候他们没钱办婚礼,我看他们怎么办!”

“我现在就去说服奶奶,让她同意这门婚事!”夏雨倩立马明白了夏林的计划,兴奋的挂断了电话,去找夏家老奶奶了。

夏林走后,夏雨柔还没有彻底消气,“都是夏家人,他怎么能这么过分!”

江宁却淡然一笑,“有些人根本就不配称之为家人,你还是太单纯了。”

对此,他有很深的体会。

夏雨柔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慨。

江城天也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外面的天色已是傍晚,江城天的公司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便率先离开了这里。

“我送你。”江宁急忙跟了出去。

“爸,你是怎么知道我和夏雨柔的事情的?”来到外面,江宁开口问道。

对此他始终有一个疑问,只是刚才在病房里不太方便详细追问。

江城天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埋怨道:“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从来都没跟我说?”

“我有苦衷……”

江城天顿了顿,叹了口气,“说实话,我现在也有点搞不明白,其实这件事情,是今天上午,江东派人告诉我的。”

“江东?”江宁皱眉,自己这个堂哥为什么要这么做?

江城天点了点头,说道:“或许,上次的事情之后,他有所悔改,想要弥补我一下吧。”

在夺回天成集团的时候,江宁把江东按在地上扇了十几个巴掌,逼着他跪下道歉。

“但愿如此。”江宁沉吟了一下,以江家如今的能力,想要查到他和夏雨柔的关系,并非难事。

希望江东真如江城天所说,是为了弥补之前的所作所为,如果他敢耍什么花样,江宁绝对不会放过他!

送走了江城天,江宁回到病房中,看到夏雨柔刚刚挂断电话。

“江宁,刚才奶奶打来电话,说同意我们的婚事,想约个时间,让双方家长见个面,将婚事彻底定下来。”夏雨柔淡淡的说道,仿佛在谈论的,并非是她的婚姻大事。

18-最盛大的婚礼

江宁点了点头,他们两个的婚约,基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就算夏家老奶奶反对,也没有什么用。

而且婚前双方家长见面,商讨一下婚姻的过程和细节,这也是情理之中,正常要求。

拨通了江城天的电话,江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江城天显得非常兴奋,当即答应下来,“就定明天吧,怎么样?”

江宁一阵无语,自己这个爹还真是心急。

最终,时间和地点确定下来,明天下午六点钟,在望月楼的包厢里见面。

……

与此同时,江家。

“江东,你这个废物,我把天成集团交给你打理,你居然又被江宁夺回去了,你让我以后怎么放心把江家交给你!”江乘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儿子,满脸的愤怒。

他是江家现在的家主,也是江城天的大哥,江宁的亲大伯。

当年就是他,为了争夺江家的家主之位,诬陷江宁玷污大嫂,将他们一家三口赶出了江家。

后来江城天东山再起,一手创建天成集团,也是他在背后指点,设下陷阱,让江东硬生生抢了过来。

可是如今,江宁只不过才刚回来,就把天成集团又夺回去了,这让他怎么不生气?

“爸,我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多钱,花了一百亿把天成集团买回去了,当时如果我知道是他,打死我都不会卖的!”江东也一脸的委屈,到现在都想不通江宁当兵五年,哪来的这么多钱。

“不过,爸你放心,这个江宁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和夏家的夏雨柔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如今他们正计划着结婚的事情呢。”

江乘风眉头微皱,“那个二流家族夏家?他们家恐怕拿不出这么多的资金来吧?”

他不明白儿子是什么意思,人家结婚,他高兴个什么劲?

江东嘿嘿一笑,脸上带着阴险,“爸,夏家怎么说也是苏北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夏雨柔结婚,必然会请苏北市各路大人物,如果在当天,大哥带着大嫂去大闹婚礼,你觉得会怎么样?”

“大闹婚礼?”江乘风愣了愣,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是说,让你大哥和大嫂去当众公布,五年前江宁玷污大嫂的事情?”

“没错,这样一来,整个苏北市的社会名流,都知道江宁的丑闻,夏家还会不会要他?江宁从此以后还怎么在苏北市混?”江东冷笑着。

那天他被江宁扇了十几个耳光,天成集团也被夺走了,心里恨极了对方。回到江家后就动用所有力量调查,终于被他查出江宁和夏雨柔有一个五岁的孩子,并且准备在近期结婚的事情。

这个仇,他必然要报,而且要十倍奉还!

他要在江宁大婚当天,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犯下的‘罪行’,让所有人都唾弃他!

“这个计划是不错,只是委屈了你大哥和大嫂了。”江乘风也点头,江城天在他心里始终是一个威胁,只有让他永远都抬不起头,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自己这个家主的位子,才能做的心安。

“爸,我们不委屈!”一旁的江南带着妻子站出来,他就是江家的老大。

“没错,爸,只是我们有一个条件,把天成集团夺回来之后,必须要归到我和江南的名下!”林蓉蓉是江南的妻子,也是五年前污蔑江宁玷污大嫂的当事人。

江东虽然不情愿,但是这次的计划,没有他们夫妻两个,根本没办法实施。

他咬咬牙,也赞同道:“爸,我和大哥是亲兄弟,天成集团给谁都一样,我愿意让出来!”

江乘风见到他们都没有意见,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狠毒,“就按你们的意思去办吧。”

……

第二天下午,江宁依旧穿着那一套不到二百块钱的地摊货,和夏雨柔一起来到望月楼。

“你为什么还穿这一套?不嫌丢人吗?”夏雨柔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

江宁淡淡一笑,“习惯了,旧衣服穿着舒服,更加贴身。”

“随你便。”夏雨柔冷漠的回了一句,实在是难以理解。

她今天没有戴江宁送给她的海洋之心,因为实在是太贵重和招摇了。

昨天夏雨柔也问过江宁,这条海洋之心是怎么来的,因为在她看来,江宁到现在都没有一份正经的工作,连一套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不可能买得起市值六千多万的海洋之心。

江宁随口敷衍了一句,“之前在战场上救过一个富商,知道我快要结婚了,这算是送给我的结婚礼物,也算是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原来是送的。

夏雨柔心里有些失落,不是自己的东西,戴着始终觉得心里不踏实。

六千万的海洋之心报答救命之恩,富商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以后他们也不可能再有什么往来。

望月楼是苏北市最豪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面装修奢华,大厅里面最便宜都要人均一万以上,而且还需要验证资产,不是有钱就能来的地方。

而二楼的包厢,最低消费都要在一百万以上,否则是没有资格进入的。

每一个能来这里吃饭的人,都会引以为豪,这是身份的象征。

江宁和夏雨柔来到包厢的时候,夏家的人和江城天已经到了。

“江先生,我听说你是天成集团的保洁?”刚推开包厢的门,就听到夏家老奶奶冰冷的声音。

江城天脸上没有丝毫的尴尬,呵呵一笑,不卑不亢说道:“以前确实是。”

“那现在呢?该不会连保洁都干不好,被天成集团发配去看大门了吧?”夏林冷笑看着他,这条消息就是他告诉老奶奶的,为的就是让江家和夏雨柔在今天出丑。

“这倒没有,现在自己做了点小买卖,足够维持生计了。”面对夏家的刁难,江城天并没有表现出不悦,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他没有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因为实在是太过于复杂了,尤其是江家给江宁扣下的玷污大嫂的帽子,哪怕是诬陷,但好说不好听,他们百口莫辩。

儿子的婚事重要,江城天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他不希望在江宁结婚这件事情上出现什么差错。

夏雨柔在门口听到里面的对话,眉头紧皱,她实在没想到,江宁的父亲居然是保洁!

“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她冷冷的看着江宁,堂堂夏家千金,居然嫁给了一个保洁员的儿子,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江宁苦笑一声,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夏雨倩开口。

“我敬重你是长辈,所以喊你一声伯父,但你们家这个条件,有什么资格迎娶我们夏家的人?哪来的钱办婚礼?”

“没错,我夏家好歹也是苏北市的二流家族,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婚礼不说太豪华,但百万起步是最低标准了,你怎么满足我们?”夏林也跟着帮腔,这是他和夏雨倩早就商量好的。

江城天微微一笑,“诸位放心,我们家虽然没有什么钱,但是结婚是孩子一辈子的大事,我绝对不会马虎,肯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交代。”

“呵,话说得漂亮,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农村办婚礼的那一套?在空地上随便搭几个帐篷,吃着猪食一样的流水席,还没有我们家狗吃的好呢!”夏林冷笑。

夏雨倩咄咄逼人,“你现在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他们的婚礼到底怎么办!”

即便江城天脾气再好,此时也有些火气了,夏家人太欺负人了。

然而,他还没开口承诺,就听到江宁的话在门口响起。

“诸位放心,我和雨柔的婚礼,我保证,将会成为整个苏北市最盛大的婚礼!”江宁挽着夏雨柔,自信的走了进来。

小说《阎罗战爸》 第17章 家长会面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