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残疾大佬的替婚小甜妻

更新时间:2021-03-27 14:46:34

残疾大佬的替婚小甜妻 连载中

残疾大佬的替婚小甜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九门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最后她伸手指了指邱曦云道:“你跟我过来。” 等到俩人离去,众人才从寒蝉若噤的状态解除,气氛逐渐热络起来,谁都没有注意到殷司雅脸上过于阴沉的表情。 另一边,赵秋娴带着邱曦云拐进了一间客房:“你倒是好大的本事,连我殷家的家教都敢讽刺。” “曦云不敢。”邱曦云闻言心头一颤,以为老佛爷要发作教训自己。 结果一抬头,赵秋娴脸上表情虽冷,却没见发怒的迹象:“不敢最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下药-九门

  到了第二天,殷家只派了辆车接邱曦云过去。

  因为正主殷司言还昏迷不醒的缘故,这场婚礼办的着实冷清,只客厅挂了几件红色的挂件,瞧上去还算有几分喜色。

  殷家的亲戚已经来的差不多了,不想邱曦云刚一进门,就被人立了个下马威:“没想到邱家还真是为攀高枝不择手段啊?姐姐做了那档子事,就叫妹妹来抵债赔罪?”

  邱曦云抬头看去,谁能想到如此尖酸刻薄的话,竟是出自一个长相清纯又可爱的小女生口中?

  邱曦云早前跟着邱向颖见过对方几次,印象不深,只知道对方名叫殷司雅,是殷司言的堂妹。

  不过有殷司雅这么个带头的,殷家那些早就对这件事颇有怨言的人便纷纷冒了出来:“邱家卖女求荣这种事也不怕落得笑话?”

  “殷司言现在那副模样,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一回事……”

  后面的声音越说越小,邱曦云对此只是淡淡一笑:“我是真心爱慕殷少爷才决定加入殷家的,这件事我现在不后悔,以后也不会后悔。”

  顿了顿,她又将犀利的视线投向主座上一直沉默的老人:“不过,我听闻殷家家族虽大,却一直家庭和睦,不想今天一见,竟是这样对待即将过门的儿媳。”

  新闻报道上虽然甚少有关于殷老佛爷的照片,但是对于这位传奇的女性,还是有过不少描写的。

  殷家能有如今的辉煌,她功不可没。

  赵秋娴此刻就这么坐着,岁月好像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端庄优雅、矜持高贵,不难想象其年轻时该有多少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但邱曦云一番话,虽是看着殷家老佛爷讲出来的,可话锋却全落在了殷司雅身上,明里暗里的指责她没规矩、没教养。

  殷司雅那曾受过这般气,一口玉牙都险些给咬碎了:“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够了,都闭嘴!”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赵秋娴打断了。

  老佛爷锐利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整个客厅肃静下来。

  最后她伸手指了指邱曦云道:“你跟我过来。”

  等到俩人离去,众人才从寒蝉若噤的状态解除,气氛逐渐热络起来,谁都没有注意到殷司雅脸上过于阴沉的表情。

  另一边,赵秋娴带着邱曦云拐进了一间客房:“你倒是好大的本事,连我殷家的家教都敢讽刺。”

  “曦云不敢。”邱曦云闻言心头一颤,以为老佛爷要发作教训自己。

  结果一抬头,赵秋娴脸上表情虽冷,却没见发怒的迹象:“不敢最好。”

  后者眉头微蹙,审视的目光从她身上扫了一遍:“你是邱家送过来赔罪的人,以后就由你来照顾小言。”

  顿了顿:“记住,在殷家尽好你的本分,给司言怀个孩子,其余的事情不要多管,清楚了?”

  话音落下,邱曦云依旧低着头,赵秋娴心中一沉,眉头便皱的更深,只是还没等她的怒火蔓延。

  就见邱曦云稍稍抬了些头,两颊清晰可见地晕红了起来:“您放心,我一直都很仰慕殷哥哥,能够嫁给他,是我的荣幸!”

  这下轮到赵秋娴错愕了。

  她微眯了眼睛紧盯着邱曦云,找不到她表情上的半丝破绽后,语气总算温和些许:“你有这份心我很高兴,孩子,只要你好好待司言,殷家绝对不会亏待你。”

  邱曦云看着赵秋娴带眼神微闪,兴许在外人眼中叱咤风云的殷老佛爷,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渴望儿孙满堂的老人罢了。

  有了赵秋娴的安排,邱曦云不必再去客厅应付那些亲戚们,直接被带来了殷司言的房间。

  她伸出手刚要推门进去,被一直跟在身旁的佣人拦了下来:“邱小姐稍等一下。”

  佣人与旁边的人交流几句,后者便端来两个精雕细琢的玉杯,一个雕龙一个刻凤,皆栩栩如生:“这是交杯酒,老夫人要求您必须和少爷喝完一杯。”

  说完这句话,佣人把酒杯往邱曦云手里一交,便退开了。

  邱曦云端着那两杯酒,有些激动的打开了卧室的门。卧室里头窗帘都拉着,只隐约看得清殷司言躺在床上的身影。

  外界传得没错,殷司言确实毁容了,原本倜傥英俊的容貌已然被烧毁成令人胆颤的恐怖面目,像是地狱的魔鬼,让人看上一眼都觉得遍体生寒。

  谁能想到,昔日叱咤风云的商业帝王,会变成如今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那场轰动一时的车祸,带走了殷司言太多东西。

  殷司言没办法喝酒,邱曦云便将两杯酒都饮完,含在口中渡了一半给前者,途中不忘攥着殷司言的手同自己做了个交杯的动作:“殷司言,从今以后,你我二人就是夫妻了。”

  依旧昏迷不醒的人自然没办法回应她,邱曦云停了片刻,小心翼翼的探了只手去摸他的腿,冷冰冰的、毫无生气。

  犹豫片刻,她将殷司言身上的睡衣裤子掀起半截,找到穴位轻轻揉按了起来。她是学医的,这样的按摩多少能让昏睡中的人舒服许多。

  眼看殷司言皱紧的眉头舒展开,她嘴边也泛起一抹笑意来:“殷司言你知不知道,你在学校那会可是全校女生的男神,我那会也暗恋过你……”

  邱曦云一边回忆起那些青涩的过往,一边给殷司言按摩着,可她按着按着忽然觉得不对起来: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么热?屋里开空调了?

  她仰头一看,空调是关着的,心里面徒然一颤,想到了进门前佣人递来的那两杯酒:“是酒有问题!”

  邱曦云咬牙,迈着虚晃的步子走到门前,一推门竟然被反锁了,一时竟有些苦笑不得,原来赵秋娴话里的孩子是这么个意思啊。

  可她总不能对一个昏迷不醒的人下手吧?身体里的热意越来越重,邱曦云不得不跑去浴室里面冲冷水试图借此冷静下来。

  却不想赵秋娴给的药效惊人,这冷水一冲,非但没让自己冷静下来,意识也更加模糊了。

连植物人都不放过-九门

  邱曦云半靠在浴室的墙上,冷水将她衣衫打湿,露出妙曼的身材,她双颊绯红的喘着粗气,最后将视线递向了床上的殷司言……

  床上的殷司言浑身滚烫,虽依旧没醒过来,但身下已经有了反应。

  看到这里,邱曦云不禁有些汗颜,也不知道殷老佛爷下药的时候有没有顾及殷司言现在的身体状况,万一留下病根可怎么办?

  其实邱曦云不知道,老佛爷只在她要喝的那杯酒里面下了药,殷司言那杯只是凉白开罢了,结果被她误打误撞渡了一半给对方。

  不过现在的邱曦云依旧没那么多精力想这些了,她已经被药效折磨的意识模糊,眼看就要欲火焚身之际,她瞥了眼依旧没有要醒过来迹象的男人,咬了咬牙,提腰跨坐在了对方的身上。

  这一夜无眠,满室的泥泞春光。

  一直到了第二天中午,邱曦云才腰酸背痛的从床上爬起来,面红耳赤的将满身痕迹的殷司言和自己清理干净之后,这才下了楼。

  佣人告诉邱曦云客人们都在餐厅准备吃饭了,她又拐去了餐厅。

  这会饭菜还没上来,亲戚们正聊的热火朝天,一见她进来,倒是安静了片刻。

  邱曦云今天特意穿了件颜色明亮的红色长裙,她肤色本就偏白些,不同于昨天的婚纱,这件更衬得她气质出众,此刻她笑弯了一双眼睛,嘴边挂着一浅浅的梨窝,竟让不少人都看愣了去。

  最后不知哪里传来一声冷笑:“看来大嫂昨天晚上过的很滋润啊,竟然这个时间才下来。”

  说话的人是殷司言的弟弟殷天泽,男人长了张温润如玉的脸,可惜眉眼间的霾色太重,硬生生破坏了这份美好。

  而他有所指的一番话,立即引来几声低笑:“没想到邱家人还真是饥渴,就连个植物人都不肯放过。”

  “这真是太可笑了,我从未见过这么荒唐的事情!真不知道她如何下得去手的!”

  邱向颖绿了自己的未婚夫,转身攀上未婚夫弟弟一事在这些人中间也不算秘密,此刻被这些人一提,当真是自己搬了石头砸自己脚,殷天泽的脸色瞬间难看了不少。

  邱曦云见此,心中暗道一声蠢货,也不怪他能看上邱向颖那种货色,俩人简直是绝配了。

  眼看餐厅里针对自己的议论声越来越多,邱曦云抬头看了眼主座上的赵秋娴,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老佛爷脸上的神色愈发阴沉起来了。

  见此,邱曦云心中当即便有了定夺:“你算什么东西?这么和我说话?”

  “你什么意思!?”对方没想到邱曦云竟不似表面看上去那样好揉捏,脸色顿时铁青起来。

  “我什么意思?”邱曦云冷笑:“我和殷大少爷,自己的丈夫同房,本就是夫妻之间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轮得到你们这些外人指指点点?”

  她刻意加重了“你们”和“外人”几个字的语气,惹得在场不少人都坐不住了:“老佛爷您给评评理,我们怎么就是外人了?”

  “就是啊,这邱家的丫头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这才刚进门就敢这么和长辈说话,那以后还得了?”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几句话就把脏水全泼向了邱曦云,老佛爷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

  其实赵秋娴一早还是很高兴的,她早晨听佣人们说,邱曦云昨天接过了那两杯酒,一直到现在还没出来,便知道事情已经成了。

  后来见到邱曦云出来,那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却不想这些亲戚们一人一句的,着实让人心烦的很:“都闭嘴!”

  赵秋娴把手中的筷子拍到桌上,“锵”的一声清响,让原本吵闹的餐厅瞬间肃静下来,见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向了自己,她便冷哼一声:“曦云说的对,这本来就是他们夫妻的事情,咱们这些外人还是少掺和比较好。”

  这一番话,表面看上去是在指责邱曦云不知礼数,可明白人都听得出来,老佛爷是在讽刺他们多管闲事了。

  顿时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起来,对邱曦云也有了几分忌惮。这女的好大的本事,不过一天时间,就能让老佛爷都站到她那边去了。

  赵秋娴很满意这个结果,阴沉难看的脸色总算缓和不少,她朝邱曦云招了招手:“曦云,过来我这边。”

  邱曦云闻言,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老佛爷的身边,低眉顺眼的样子,像极了娇羞的小媳妇,那曾有半点刚才的嚣张?

  众人惊讶她的变脸速度,然而让他们更惊掉下巴的事却在后面。

  “老夫人。”邱曦云在赵秋娴身边站稳了后,乖巧的叫了老人一声。

  对方也满意的打量了她一眼:“不用这么客气,司言是我的孙子,你以后也随他叫我一声奶奶就行。”

  顿了顿:“管家,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呢?”

  “在这呢,老夫人。”一直守在旁边的管家忙取来一份文件递到了邱曦云的面前。

  邱曦云看着那份文件,心中有些诧异,瞧老佛爷这意思,这东西竟是要给她的,这该不会是什么“卖身契”吧?以后她就算是卖给殷司言再也不能反悔之类的契约?

  她欢快的脑补了一番,自己都被自己的猜测逗笑了。眼看赵秋娴目露催促,她便接过那份文件掀开一看当即整个人都惊了:“这!?”

  那竟是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书,与邱曦云之前在家里和邱国飞签的那份曲同工异,只是里面的文字换成了“将殷氏集团名下所有股份5%”转赠给邱曦云。

  邱曦云盯着那5%的股份眼都要看直了,别看只有5%,可对于对于殷家这种商业龙头来说,每年能带给邱曦云的收益,却是要比她母亲留给她的那些股份还要多些。

  她没想到老佛爷一出手就这么阔绰,刚想说一句使不得。

  老佛爷却像是猜透了她的心思一般,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曦云嫁过来是受了些苦的,我便做主将殷氏5%的股权转交到你的手中,聊表心意,想必司言醒来后也会开心的。”

小说《残疾大佬的替婚小甜妻》 第3章 下药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