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惟有别离多

更新时间:2021-04-13 15:30:30

惟有别离多 已完结

惟有别离多

来源:微小宝 作者:焦糖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宛如一阵晴天霹雳,脑海瞬间炸开来,苏冉念终于明白了。 难怪恩爱的时候,凌从寂总要求自己闭上眼! 原来……自己竟然只是个替身! 苏冉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办公室,她想,应该算得上是狼狈而逃了吧…… 呆在里面,她甚至连呼吸都是痛的。 下班后,回到独自一人的家中,打开门,清冷的空气让苏冉念微微发颤. 她依旧像往常一样,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算什么

  会议室的掌声如潮,唯有苏冉念一人僵着未动。

  “未婚妻”三个字轰得她大脑一片空白,脸上血色尽褪。

  这女人是他的未婚妻,那自己算什么呢?

  四年的亲密相伴,在他的眼里难道就是个笑话吗?

  鼻尖酸涩,眼眶的泪就要忍不住,苏冉念狼狈低头退后。

  浑浑噩噩间又听女人说:“昨天飞机晚点,从寂在机场等我到了凌晨三点,我们这才迟到……”

  心,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刺疼。

  原来他昨晚离开是为了接这个女人。

  会议终于结束,苏冉念从来没有觉得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竟然会这么难熬。

  她整颗心似乎都冻僵,手脚都不知如何安放。

  很快会议室只剩她一个人,大家都欢呼着去吃凌从寂订婚的“喜糖”。

  兜里的手机振动,苏苒念拿出一看,是闹钟。

  该给凌从寂泡咖啡了,她下意识的走进茶水间。

  直到端着咖啡走近凌从寂的办公室,苏冉念才恍然回过神,凌从寂如今还需要她吗?

  推开门,苏冉念沉默将咖啡放在桌上,却僵持着没走。

  凌从寂瞥了她一眼,眼眸中一闪而过的复杂,可随即却面无表情说:“你很闲?”

  苏冉念的心又是一疼。

  都到这时候了,他对自己竟没有一句解释!难道非要自己问出口?

  苏冉念终究没忍住,她很想维持住自己的尊严,一开口,却连声音都是颤抖的:“从寂……她是你的未婚妻,那我呢?”

  他订婚了,她这个枕边人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她甚至还傻傻期待着某天和他公布关系,甚至幻想有走进婚姻殿堂的一天!

  “哐”!

  咖啡杯被凌从寂重重放在了桌子上,惊得苏冉念心中一跳。

  他目光如刀,声音冷冽没有一丝温度:“苏冉念,还需要我教你什么叫做情人?”

  他顿了顿,补充道:“认清你自己的身份,永远不要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

  苏冉念微张着嘴,不可置信后退几步。

  她把他当成生命中的光,不顾一切扑向他,用尽所有讨好他,可于他而言,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床伴?!

  原来这就是他四年前所说的情人的含义……

  泪盈满眶,她已经疼的没有力气再问下去,空气一瞬间安静。

  这时,突然有人推门进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一道温柔的嗓音同时从身后传来。

  苏冉念手忙脚乱掩饰,可说话的人已经走近,她狼狈的样子被一览无余。

  从未有过的难堪充斥心头,来人正是他的未婚妻,魏若音。

  “怎么还哭了?阿寂你是不是骂人家了?”声音就在耳边响起,苏冉念恨不得立即逃离,可却又被她的话定住。

  “你别伤心,阿寂就是表面看着可怕,可是人还是很温柔的。”

  温柔?魏若音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提醒着她,自己和她在男人心里的差距。

  苏冉念只觉得自己似乎被比到了泥里,心又一阵阵被剜着。

  凌从寂对自己从来没有过温柔,他的温柔恐怕都给了眼前人了吧。

  苏冉念实在呆不下去了,却又听见魏若音惊讶的语调。

  “仔细看看,你和我长的有点像,尤其是这样垂头闭眼的时候。”

  苏冉念诧异抬头,第一次仔细端详魏若音,才发现她说的是真的。

  心一阵阵发冷,心中隐约有某种设想要破土而出……

  苏冉念下意识望向凌从寂,却发现他的目光全部给了身边的女人,专注又温柔。

  苏冉念不受控制的倒退了一步。

  又听道:“你放心,就冲着你这张脸,阿寂就不会真的和你生气,阿寂,你说是不是啊?”

  冲着她这张脸……

  宛如一阵晴天霹雳,脑海瞬间炸开来,苏冉念终于明白了。

  难怪恩爱的时候,凌从寂总要求自己闭上眼!

  原来……自己竟然只是个替身!

  

分手

  苏冉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办公室,她想,应该算得上是狼狈而逃了吧……

  呆在里面,她甚至连呼吸都是痛的。

  下班后,回到独自一人的家中,打开门,清冷的空气让苏冉念微微发颤.

  她依旧像往常一样,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

  可她再也不能像往常一样,再去幻想自己和凌从寂的以后。

  他们没有以后了。

  关了灯躺进冰冷的被子里,黑暗之中,白天那压抑地情绪反弹.

  泪腺的开关像是坏了,不一会儿就湿了一大片枕头。

  四年,她守着一个虚无的期待像个傻子一样跟着凌从寂……

  如今,梦碎了,自己也该醒了。

  既然他已经选择了和别人白首,她也是时候放手了……

  突然,“咔哒”一声,卧室的门被打开,苏冉念惊得坐了起来。

  男人熟悉的身影走来,夹杂着一阵酒气。

  他今天竟然还来自己这里?!

  苏冉念今天却不想看见他,起身刚准备去客卧,就被凌从寂抱住。

  “在等我?”他的声音透着一股暗哑的慵懒,沁凉的唇还落在她耳际撩拨。

  苏冉念诧异侧脸看去,他的眼眸依旧幽深,却依旧没有她想要的温度。

  失望垂眸闭眼,她不想这样下去了。

  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捉住他伸进衣服的手,她咬唇轻说:“从寂,我们谈一谈。”

  “嗯?”他仅应了声,却没有放开她。

  “什么事?”两人相贴还能清晰感受到彼此的温度,他暗示着轻抬了腿。

  苏冉念双手徒然握紧,难堪又屈辱。

  每一次,他来这里就只是为了做这种事……

  苏冉念内心却徒然生出巨大的无力和酸楚,男人的理直气壮甚至让人难以质疑反驳!

  罢了,再想那些还有什么用呢?

  难道还能时光倒退把这四年付出的情意收回吗?

  忍着揪心,她咬着牙,一字一句清晰说:“凌从寂,我们分手吧。”

  耳后的呼吸徒然一停,腰上的手猛然用力!

  “分手?”他的语调不似以往冷冽,带着一丝疑惑。

  苏冉念转过身面对他,迎上他在黑暗中看不清情绪的眼神,咬牙继续说:“凌从寂,我不想继续下去了。”

  “呵……”凌从寂目光凌厉起来。

  他突然捏住她的下颚,语调轻蔑讽刺:“我们,交往过?”

  苏冉念瞪大眼睛,心痛到浑身颤抖,眼泪不可自制流出。

  他的一句话,彻底否决了她的四年……

  可既然如此,他今天为什么还要过来!

  像是看透她的内心,凌从寂轻抚掉她的泪水,用着前所未有温柔语调说出最残忍的话。

  “你只是个情人,什么时候我腻了,你才可以离开,明白了吗?”

  苏冉念彻底僵住,再也没有比这更疼的时候了。

  原来在他的心里,她还真的只是一个工具。

  她疼苦的闭上眼睛,可他似乎欣赏不够她的难堪。

  那双手太过熟悉她的敏感,顺着她的曲线,像带有魔力,让她直坠入深渊。

  他那施舍般的语气,在她耳边响起:“苏冉念,好好感受你自己,你离得开我吗?恩?”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