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情深难度流年

更新时间:2021-04-07 18:09:14

情深难度流年 已完结

情深难度流年

来源:微小宝 作者:桃小五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他撕毁了那份协议。方小暖咬牙,又从包里取出一份:“她签了很多份。”“有几份,我撕几份。”顾倾墨笑了起来,带了几分痞气,“不愧是方大律师起草的协议,条款很完美,但,我不签。”若不是已经做了几年律师,见多了各种各样的人,方小暖只怕会跳起来。她一字一句道:“顾倾墨,你总说颜颜演戏没意思,那你现在这样难道就有意思了?三年了,颜颜放过你,你也放过颜颜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6-看谁受不了!

从前的这个时候,餐桌上会摆着烤好的吐司,空气里有浓郁的咖啡香,这两样东西是机器完成的,是顾倾墨唯二吃的乔颜准备的食物。

而现在,什么都没有。

“乔颜!”顾倾墨抬声叫道。

没有回答,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回荡在别墅里,显得空旷又孤寂。

这又是哪一出戏码?

起床气让顾倾墨烦躁极了,他大步走回房间,把自己摔在床上,想再眯一会儿。

眼睛闭着,却睡不着,顾倾墨重新爬起来,走进衣帽间,一把拉开了柜门。

他的西服、衬衫,齐整挂在里头,小抽屉里摆着内裤、袜子和手表,但另一侧,属于乔颜的那一侧,什么都没有。

衣服、裙子、包包、鞋子,一样都不见了!

眼前闪过乔颜昨晚递给他的离婚协议书,白字黑字的签名刺目极了,一如这衣柜。

这女人竟然在他毫不知情的时候,把什么都打包收拾送走了。

而他昨夜回来,竟然半点没有发现!

能耐了啊乔颜!

敢撒腿跑,那就别怪他了。

离婚协议,他还没有签,他等着乔颜回来求他签!

顾倾墨梳洗之后,拿着车钥匙出门,临走前看到那一瓶百合花。

经过一整夜,它们不似昨日那般娇艳,他嗤笑一声,抽出花枝,扔在了一片狼藉的餐桌上。

忍气吞气又无比恶心的三年他都过了,现在这状况又算得了什么?

看谁受不了。

整整三天,顾倾墨都睡在办公室旁的休息室里,好不容易忙完了工作,不由神清气爽。

秘书打了内线电话进来,听到来访客人的名字,顾倾墨冷冷一笑。

方小暖,职业律师,身份,乔颜的闺蜜。

“让她进来。”顾倾墨坐直了,整了整领带,好整以暇看着大门。

等不住的人,果然不是他。

秘书引了方小暖进来,准备了茶水。

方小暖坐在沙发上,碰都没有碰,只是沉沉看着顾倾墨。

这三年对错,方小暖不想评说,但她此刻在顾倾墨的眼睛里找不到一丁点对乔颜的担忧和紧张,他更像是一个局外人,一个看客,在等着看乔颜写的剧本,看她的表演。

方小暖敛眉,暗暗想道:颜颜你看,这就是你不管不顾爱了三年的男人,你离开三天,他不闻不问,在他心里,你一文不值啊……

深吸了一口气,方小暖把协议推到顾倾墨面前:“我想顾总已经看过内容了,我的委托人已经签字了,也请顾总签字。”

顾倾墨眯起眼睛,没有说话,只是用行动表明了他的意思。

他撕毁了那份协议。

方小暖咬牙,又从包里取出一份:“她签了很多份。”

“有几份,我撕几份。”顾倾墨笑了起来,带了几分痞气,“不愧是方大律师起草的协议,条款很完美,但,我不签。”

若不是已经做了几年律师,见多了各种各样的人,方小暖只怕会跳起来。

她一字一句道:“顾倾墨,你总说颜颜演戏没意思,那你现在这样难道就有意思了?三年了,颜颜放过你,你也放过颜颜吧。”

放过乔颜?

三年前,乔颜逼他的时候,就该想清楚后果!

这场婚姻,不是她乔颜想要就要,想走就走的,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指尖重重敲着桌面,顾倾墨笑得冷情冷血冷肺:“痴心妄想!”

7-比他想象得还要有手段有心机

让秘书送走了方小暖,顾倾墨给曹若丰打了个电话。

“乔颜搬出去了,催着我签字离婚,”顾倾墨点了根烟,眯着眼睛道,“以后总算不用再演那些恶心人的剧本了。”

“我是不是听错了?”曹若丰的声音大了几分。

顾倾墨道:“没听错。”

电话那头沉默许久,曹若丰才道:“那你什么时候签字?”

“不着急,”顾倾墨的眼神暗了下来,“现在是她求我,我总要出一口气。”

曹若丰哈哈笑了。

作为顾倾墨的好友,曹若丰知道这三年自己兄弟过得有多憋屈。

他见证了顾倾墨与乔语的爱情,那时的顾倾墨是多么幸福,期待着迎娶心上人,可乔颜却破坏了所有,她不仅逼婚成功,更害死了乔语,顾倾墨听闻乔语死讯时的痛楚依旧历历在目。

他为兄弟叫屈。

现在,顾倾墨总算能结束这场作秀婚姻了,曹若丰真心替顾倾墨高兴。

“没错!吊着她,让她也尝尝这个滋味!”曹若丰重重点头,“晚上老地方不见不散,哥们陪你喝几天,喝到你痛快为止。”

这番“豪言壮语”只坚持了七天,曹若丰就想骂娘了。

灯光昏黄的包厢角落,顾倾墨松了领带,挽着袖子,一面喝酒一面摇骰子。

他手气向来不错,这一回也是大杀四方。

才七天而已,曹若丰就输得连裤子都要不剩了。

他喝了一口酒,借着几分酒劲,低声问顾倾墨:“方小暖没有再去找你?乔颜到底是真想离婚还是以退为进?”

顾倾墨随意靠坐着,冷声道:“来了几回,协议我都撕了,她怎么想是她的事,我反正不签,有本事跟我耗着。”

曹若丰还想说什么,突然间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

高跟鞋清脆,顾倾安快步进来,也不跟人打招呼,只直直看着顾倾墨:“乔颜哪去了?”

顾倾墨抬眸,扫了顾倾安一眼:“你找她?”

“我当然找她!”顾倾安咬牙道,“她之前答应了陪我去看电影的,我打了她一整天电话没人接,周六约了妈打牌,好么,也没来,弄得妈那儿三缺一,差点没被那几个牌友笑话死,她固定每月一号、十五号陪爷爷爬山,明天就十五了,她来不来?手机不接,家里没人,她到底哪里去了?”

顾倾安说话跟倒豆子一样,曹若丰疑惑极了:“安安你还跟她看电影?”

“不跟她看,难道跟你啊?”顾倾安翻了个白眼,没管曹若丰,继续问顾倾墨,“总之,她人呢?明天爷爷问起来,你让我怎么说?”

顾倾墨的眉头皱了皱。

他从不知道,乔颜与顾家的人走得这么近,尤其是顾倾安,他这个妹妹可不好摆平。

印象里,顾倾安当面都给乔语好几次难堪,乔语都默默忍着,事后还让他别跟顾倾安计较。

顾倾墨本以为,顾倾安会更讨厌乔颜这样不择手段的女人,就算乔颜想刻意讨好,也会碰一鼻子灰,却没有想到,顾倾安还会与乔颜往来。

不单单摆平了顾倾安,还与他母亲打牌,陪爷爷爬山。

这个乔颜,真的比他想象得还要有手段有心机。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