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二进豪门:总裁夫人不好当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9

二进豪门:总裁夫人不好当 已完结

二进豪门:总裁夫人不好当

来源:微小宝 作者:叶蓁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程锦时蓦地打断,语气沉得令人胆颤。宋佳敏的声音戛然而止,双眸中盛满了委屈和不安。程锦时漆黑的双眸一瞬不对的盯着我,声音像是结了一层冰渣,“警方刚才打电话过来,说刹车被人做了手脚。”我脑子里闪过许多念头,在发现他审视的目光时,我突然怔住,险些哭了出来,“你怀疑我?”心口一阵阵闷疼,像是被人挖了个洞,疼得我站都站不稳。我婆婆两步冲过来,怒气冲天地甩了我一个巴掌,“宁希,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刹车失灵

“看见什么?程漾,你就算不喜欢你嫂子,也不能这样污蔑她。”

程锦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语气比平常多了分严厉。

我婆婆脸色这才缓和了,不轻不重的训斥了程漾几句。

我怔了怔,完全没想到他会帮我说话,愣神的空档,管家就过来叫我们上桌吃饭了。

饭吃到一半,程锦时接了一通电话就提前走了,应该是公司有什么事。

晚饭结束,等其他亲戚都陆陆续续走了后,我婆婆让我们就留在老宅过夜,我不愿意看见宋佳敏,就婉拒了。

谁料,程漾也吵着要回她自己的公寓,可是她喝了酒,不能开车,家里也没有多余的司机了。

宋佳敏眸光一动,“小希你方便的话,就送下程漾吧,她的车就停在门口。”

我婆婆也点头,我只好应下,和程漾一块离开了。

她喝了酒反倒安静很多,一路上不吵不闹,快到她家小区时,她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捂着嘴,“停下车,我有点想吐。”

“好。”

我看了眼后视镜,打到最右边的道上,车速却怎么也降不下来。

程漾忍不住干呕了一下,声音不耐,“磨叽什么,赶紧停车啊。”

我升起不好的预感,试着慢慢把刹车踩到底,仍旧没有反应,悬着心道:“刹车好像失灵了。”

她扬声,“什么?这车明明前天才做完保养!”

我紧紧捏着方向盘,视线紧张地落在前方,“赶紧,赶紧打电话给你哥。”

莫名的,这种情况下,我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程锦时。

想到他,我才能踏实一点点。

“宁希!”

转角时一辆车开车刺眼的远光灯朝我驶来,我眼睛一花,只听程漾一声惊呼,我们的车直直地朝绿化带撞了过去。

根本避不开,我下意识的打了下方向盘,尽可能避免从副驾驶撞过去。

砰——

我的脑袋重重地磕在方向盘上,一阵阵发懵,程漾没系安全带,一瞬间头破血流,失去了知觉。

我颤抖着推了推她,“程漾,程漾……”

她没有任何反应,我哆嗦着从包里翻出手机,拨通急救电话。

看着程漾一动不动,满脸鲜血的模样,我大脑一片空白。

一直等到她被送进抢救室好一会儿,我的意识才渐渐回拢,给程锦时打了电话。

很快,他和我婆婆,还有宋佳敏都赶了过来。

我婆婆一路跑过来,哭着问道:“怎么回事?!”

我自责不已,实话实说,“妈,刹车失灵了。”

她沉着脸,严声质问,“好好的刹车怎么就失灵了?”

我也奇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程锦时把话接了过去,镇定道:“警察已经在查了,查出原因就会告诉我们的。”

我婆婆咬牙切齿的瞪了我一眼,正要说话,抢救室的门开了,程漾被推了出来,脸色苍白的昏迷着。

医生说其实没什么大事,只是额头撞破了,伤势看上去比较吓人。

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到了病房外的休息间,宋佳敏状似不经意的开口,“小希,不是你送漾漾回去么?怎么她昏迷不醒……”

看着程漾现在的模样,我婆婆本就心疼不已,听了这话,顿时扭头瞪向我,“为什么?为什么漾漾头破血流,而你这么好生生的站在这里?”

我仿佛一个千古罪人,半晌,只轻声说出一句,“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能说什么,如果可以,我宁愿现在躺在病床上的是我。

宋佳敏好声好气的继续煽风点火,“小希,漾漾是锦时的妹妹,就算她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

我死死地盯着她,“你什么意思?”

她害怕地退了一步,睫毛颤巍巍地眨着,一副特别怕我的样子,嘴上却没停,“我,我没什么意思,就是怕你把今天和漾漾吵架的事情放在心上。”

我气得指尖发颤,“宋佳敏,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别拐弯抹角!”

她咬着下唇,“今晚在老宅你们才吵过架,我也是怕你一时糊涂……”

“够了。”

程锦时蓦地打断,语气沉得令人胆颤。

宋佳敏的声音戛然而止,双眸中盛满了委屈和不安。

程锦时漆黑的双眸一瞬不对的盯着我,声音像是结了一层冰渣,“警方刚才打电话过来,说刹车被人做了手脚。”

我脑子里闪过许多念头,在发现他审视的目光时,我突然怔住,险些哭了出来,“你怀疑我?”

心口一阵阵闷疼,像是被人挖了个洞,疼得我站都站不稳。

我婆婆两步冲过来,怒气冲天地甩了我一个巴掌,“宁希,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我惊愕地睁大双眼,嘴里的血腥味迅速蔓延开来,连辩解的话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妈,妈……”病房内传来程漾微弱的声音。

我婆婆只能作罢,连忙跑进病房,关切道:“怎么样了,头晕不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程锦时正要迈步进去,就听程漾百般不情愿地开口,“不关她的事,要不是她打了方向盘,从驾驶座撞过去,我就不只是受这么点伤了。”

我没想到,所有人都不信我的时候,从来和我不对付的程漾,竟然会帮我说话。

尽管,语气是那么的不情愿。

程锦时脚步一顿,蹙眉看了我一眼,“你自己有没有受伤?”

我一时间觉得可悲又可笑,轻声反问,“你也会关心我么?”

话落,我转身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宁希!”

刚走出住院部,宋佳敏就从我身上追了上来。

我根本不想看她惺惺作态,越发加快脚步往前走,就听她道:“你为什么不肯离婚?”

我猛然停下,将凌乱的长发捋到耳后,“理由很简单,我就是想让你一辈子背负着小三的名头。”

她气急了,好看的杏眸恶狠狠地瞪着我,脱口而出,“你别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这次是程漾帮你说话,下次,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是你?今晚的一切都是你算计好的?!”

我瞬间抓住了关键,只觉得不寒而栗,几乎不敢相信。

:你们有没有上床

她也没掩饰,坦荡荡的承认,“没错,是我。宁希,这只是一个警告。”

我愤恨的抓住她的肩膀,厉声质问,“你疯了吗,你差点害死了程漾!她哪里招惹到你了吗,宋佳敏,你真可怕!”

她轻松拉开我的手,巧笑嫣然,“不是我,是你害的。如果你签离婚协议,能像你搬出去住那样爽快,我又何必做这些?”

我恨不得撕碎她这副恶心的面孔,用力攥紧拳头,一字一顿的提醒她,“宋佳敏,你简直不要脸!那是我家,我既然能搬出来,现在也能搬回去!”

她面色一沉,“你什么意思?”

我的怒火在胸腔里来回翻涌,声音都带着恨意,“怎么,我回自己的家还要和小三打招呼?”

我刻意咬重“小三”这两个字的音调,让她认清自己的身份。

看着她表情一点点变得狰狞,我心里竟有短暂的快感。

回到酒店,我就把自己的东西都一股脑塞进了行李箱,直接打车回了家里。

在何姨惊讶的目光下,拖着行李箱就径直回了主卧。

既然搬出来也不能换来风平浪静,我又何必退让。

次日清晨,房门传来细碎的声响,我这阵子睡眠都不太好,有点动静就醒了。

程锦时看见我在床上,有些愕然,“搬回来了?”

我揉了揉眼睛,出声嘲讽,“躺在床上的不是宋佳敏,失望吗?”

我从来不敢去想,他和宋佳敏在一个屋檐下,都做过些什么。

一想,心口就忍不住的泛酸。

他可能是在医院呆了一.夜,神色中掩不住的疲倦,懒得和我解释什么,从衣柜拿出衣服就进了浴室洗澡。

我看了眼时间,也起床准备去上班,吃完早餐出门时,被程锦时叫住。

他一手抄在兜里,拿着车钥匙往外走,“我顺路送你去公司。”

我想要拒绝,但是看见宋佳敏恨恨的目光,我改了主意,“好啊。”

我快步跟上去,钻进了副驾驶。

我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突然想到昨晚的事,问道:“漾漾的车,查到是谁动手脚了吗?”

我不敢直接告诉他,是宋佳敏做的,没有证据,他只会觉得我是在污蔑他的心上人。

他捏了下眉心,“没有,漾漾昨晚停车的地方,是监控死角。”

“好吧。”

我心里不由烦躁,原来宋佳敏早就算好了这一点。

之后,一路无言,气氛透着丝说不上来的沉闷。

一直到我下车时,他才沉声开口,“宁希,要不你辞职吧,想上班的话,我给你在东宸安排职位。”

我不明所以,“为什么?”

他侧头看向窗外,默了默,“没什么,去上班吧,晚上我来接你回家。”

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拒绝,“不用,我的车在公司。”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我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

我暗骂自己不争气,被他伤害了千百次,心仍旧会被他的一个动作一句话牵动。

临近下班,同事陈韵兴冲冲的过来通知我,晚上部门聚餐,几个领导都会参加,谁也不能缺席。

我只好应下,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提前订好的餐厅吃晚饭,少不了轮番敬酒,孟恺喝了不少,中途就出去透气了。

他前脚刚出去,旁边同事推了推我的手臂,“你去看看吧,孟总喝的有点多。”

我只好应下,出了包间,就看见孟恺身体虚晃,险些撞到人,连忙小跑上去扶住他,“孟总,要不找个地方坐一下?”

他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呼吸间酒气很重,“好。”

走到餐厅的空中花园,我扶着他坐在椅子上后,准备松开他时,手上猛然一紧。

孟恺牢牢的握着我的手腕,眼眶猩红,“宁希,我……”

“孟总!”

我用力想要挣开,他纹丝不动,眸中有一瞬的清明,低声轻笑,“我是真的,想过要追你。”

我傻傻地看着他,半晌才憋出一句话,“你喝醉了。”

孟恺往椅子上一靠,抬头看我,“宁希,你比谁都清楚,程锦时他不爱你。”

这句话扎到我心底最深处,他不爱我,竟然这么明显,连一个外人都知道。

我按捺下情绪,正要说话,手腕被人往后用力一扯,我脚下一个趔趄,撞进温热坚硬的胸膛。

熟悉的气息裹挟着我,我仰头确认是程锦时后,皱眉道:“你怎么在这?”

程锦时的眸光如同淬了毒,下颚紧绷,“真看不出来,孟总还有插足别人婚姻的爱好?”

我连忙解释,“他有点喝多了。”

孟恺漫不经心地勾起唇角,“程总,难道我说的不对?你要是爱她,会隐婚四年么?”

他的这个问题,反而让我紧张了起来。

我多么希望,能听见一个否定的答案,可是,这辈子应该都不能如愿了。

程锦时嗓音寒凉,警告意味十足的开腔,“孟恺,这和你没任何关系,最好不要轻易觊觎我的东西。”

说罢,他骨节分明的手紧锁着我的腰,大步流星的朝电梯口走去。

他个高腿长,我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走进电梯就已经气喘吁吁。

他死死地盯着我,轻抿的薄唇边沿渗出一股怒意,“这就是你说的,不用我来接你,你自己回家?”

我一边平稳着呼吸,一边敛下眸子,“今晚公司聚餐,不参加不太好。”

我以往也经常参加聚餐,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我没有再提前发短信告诉他。

电梯直达一楼,他拽着我的手腕就走出去,举手投足间都是怒气,根本不顾我能不能跟得上。

我火气也冒了出来,“程锦时,你莫名其妙发什么火?”

他不理我,停在车旁,径直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沉声命令,“上车。”

我瞪了他一眼,钻进车里,刚系好安全带,车子就疾驰而出,时速直线往上飙。

我吓得抓紧安全带,“你发什么神经!!”

他依旧不理,浑身散发着寒气,像是发泄着什么一般,不管不顾。

我根本弄不明白,一向沉稳从容的他,怎么突然这么生气。

仔细回想刚才在餐厅的画面,孟恺似乎也没有说太过分的话。

最过分的,不过是那句实话吧,他不爱我。

我都不生气,他气什么。

不过,和孟恺已经不适合维持上下属关系了,我拿出手机给他发了辞职申请。

刚发送出去,程锦时一脚急刹,轮胎和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响声,车子稳稳地停在了家门口。

又是一声命令,“下车。”

我没动,只是扭头看他,“你有话能不能好好说?”

他眼里没有一丝温度,冷冷地嗤笑,“宁希,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我微愣,“什么?”

下一刻,他猛地倾身过来,一手禁锢住我,一手放低座椅靠背,炽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耳边,“我说,你和孟恺有没有上过床?”

只感觉一股酸涩之感直冲鼻尖,视线突然变得模糊。

我巴不得把心都掏给他,他却因为孟恺酒后的只言片语,就怀疑我和孟恺上床……

他单手拉开我裙子的拉链,手上的温度变得滚烫,动作急促又强悍。

我恼怒的抵着他,骂道:“神经病!我和他只是上下属,你放开我!”

我又急又怒,他不但没松开,反而不容反抗的吻了下来,唇舌交缠,比任何一次都要霸道。

“放开?那你告诉我,你们出差半个月做了什么?回来又在程家门口搂搂抱抱是怎么回事?”

他贴在我的锁骨处,粗暴地啃噬,质问的语气嗜血又危险,炽热的气息尽数洒在我的肌肤上。

我身体都软得不像是自己的,耳边再次响起他暴躁的质问,“你说话啊,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我紧攥着拳头,出声嘲讽,“你根本不信我,又何必要问?”

他像是被我这句话激怒,干燥的大手握住我的腰,身体用力一顶。

我清楚感受到抵着我小腹的坚硬,急得哭了出来,脱口而出,“程锦时,你混蛋,我不喜欢你碰我!”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