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逼婚掠爱:总裁慢点撩

更新时间:2021-04-08 18:36:13

逼婚掠爱:总裁慢点撩 已完结

逼婚掠爱:总裁慢点撩

来源:微小宝 作者:甜宝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除了这个女人告状以外,他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个理由。顾萧城的动作粗暴,他将陆南音翻过来,按着她的脖颈,再次挺身,不知过了多久,满室的旖旎才散去。男人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居高临下、眼神鹰鸷的看着她。“陆南音,算好你的生理期,孩子我会给你,但你别想在我身上得到其他任何东西!”“还有,离微澜远一点!如果再出现类似片场的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有什么资格恨她-甜宝

片场外的记者在拼了命的抓拍,陆南音望了一眼那群记者,唇角微勾,没有回答顾萧城,带着叶粒径直离开。

“南音姐!”出了片场,坐上了回陆氏的保姆车,叶粒一脸愤愤不平,“为什么不拆穿叶微澜?你根本就没有推她啊!”

“叶微澜对外界展现的形象一直都是温柔大方的样子,那种情况下,就算解释了,别人也不会信你,”陆南音依着座背,垂眸看着手机,边处理着手头的事务,边回答她,“那还不如什么都不解释。”

“可你也不能就这么任由她这么污蔑你啊!”

许是叶粒的感叹声过重,陆南音敲击着手机的手指猛然一停,神色微黯,没有再启唇。

她不爱顾萧城,所以那女人自以为是的斗争和胜利她根本不在乎,甚至,她更不在乎外人对她的看法。

三个月前她与顾萧城领了结婚证以后,她所剩下的人生价值,不过是帮陆家笼络好顾家而已。

想到那群记者,陆南音眸光微凌,她,决不甘心就这么一眼就能望到尽头的过一生。

……

第二天一早,陆南音醒来的时候铺天盖地的到处都是三人的新闻头条。

评论区是一片祝福顾萧城与叶微澜的,而她,评论区则一片骂声。

陆南音瞧着那些难以启齿的肮脏字眼,狠狠的皱了眉。

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仅凭臆想,恶意揣摩。

唐云烟的电话打了过来。

“南音,新闻是怎么回事?”

陆南音张了张嘴:“妈……”

“平时顾萧城在外面与那女人绯闻就算了,这都当着你的面爬到你头顶了,你怎么能一句话都不去和媒体解释!”唐云烟在电话里的语气愤恨交加,“你看到新闻底下的评论区里那女人的那些粉丝怎么骂你了吗?”

陆南音的眸底一片清冽,想到当初母亲怎么以死为威胁逼自己与司驰轩分手的情景,捏着被角的手紧了紧:“妈,顾萧城的心根本不在我这儿,我……”

“心不在你这儿,那你就去抢过来啊,顾萧城是你的丈夫,法律认证的丈夫!!”唐云烟当机立断,打断了她的话,“南音,我们陆家的命运可全掌握在你身上,你可一定不要做出什么傻事啊!”

唐云烟语重心长,陆南音抿了抿唇,“想离婚”三个字完全说不出口。

她眯起一双水眸看向窗外透过窗帘隐隐透进来的阳光,明明是温暖的清早,她却觉得满室的清冷。

“知道了。”

挂了电话,陆南音起床便去了公司。

下午下班的时候,却意外的收到了顾家老宅的电话。

接通,传来的是顾家管家的声音。

“少奶奶,请问,您今天有时间吗?老先生想见见您。”

想必又是为了报纸上的事。

陆南音的眸光里,夹着几分让人读不懂的眸色,稍作思忖,她才开口:“好的,庄管家,我一个小时后到。”

……

陆南音的那辆奥迪缓缓开进了顾家老宅的车库。

“少奶奶,老先生和少爷正在书房等着您。”

一下车,管家便迎了上来,她跟在管家的后面,进了顾家的老宅。

顾家是云城首富,更是云城传承了十几代香火的世家,老宅修的宏伟华丽,内饰却也不失书香古色。

陆南音跟着管家,穿过冗长的走廊,在书房门口停了下来。

管家抬手敲了敲门:“老先生,少奶奶来了。”

里面传出来一个年迈却沉稳有力的声音:“进来吧。”

书房的门推开,入目的是坐在高等皮质办公椅上、不怒自威的老人,以及跪在办公桌前矜贵的男人。

男人虽然跪着,但腰背却挺得很直,因为站的距离有些远,陆南音有些看不清男人脸上的神情。

“南音来了。”顾老爷子见她进来,原本冷肃的脸上多了几分和蔼。

陆南音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顾萧城,脸上强扯了抹温和的笑意又看向老爷子:“爷爷,这是怎么了?”

顾老爷子冷哼一声:“南音,萧城这臭小子平时在外面拈花惹草就算了,昨天在外头那样欺负你,你怎么也不来告诉我一声!要不是我今早看了新闻,都不知道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

顾萧城抬眸看向老爷子:“爷爷,当初我听您的话娶了她,但我也告诉过您,我不爱她,我这辈子只爱微澜一个人!”

“混账!”

顾老爷子气的猛地起身,直接摔了茶碗,滚烫的茶水有些溅到了顾萧城的身上,顾萧城却像似乎感觉不到疼痛般,笔直的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张俊容上,却写满了坚定。

顾老爷子瞧着他这副模样,气的心尖发颤,连着指着他的手都颤个不停:“我们顾家世代英明,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混账东西!”

顾萧城下颌线紧绷,一言不发。

陆南音看着他垂在身侧紧握的拳头,平白想起了硬生生被拆散的自己和司驰轩。

抿了抿唇,陆南音上前,扶住了顾老爷子,伸手给他拍着背顺气,扶他坐下,才开口:“爷爷,您别生气,有什么话,您好好和萧城说。”

顾老爷子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拍了拍她的手,半似安慰,半似承诺:“南音,你放心,只要我在这世上一天,就绝不会让这个混账对不起你!”

说罢,顾老爷子转眸又看向地上的顾萧城,厉声道:

“你马上给我去找媒体,去澄清你和那女人没有任何关系,公开你和南音的关系!”

“还有,这次南音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给我好好的向南音道歉!”

“不可能!”顾萧城咬牙,一字一句的吐出这三个字,他愤恨的瞪向陆南音,一双戾眸的恨意似乎能将陆南音吞噬。

他在恨她?

意识到这个问题,陆南音皱了皱眉。

他有什么资格恨她?

他以为只有他才是商业联姻的牺牲品吗?

他最起码还可以和自己爱的人厮守,而她,现在连她最爱的人在哪里都不知道!

不得不抢了-甜宝

“顾萧城!”

顾老爷子暴怒,额上青筋暴起,再次愤然起身,拳头重重的拍在檀木制的办公桌上,办公桌轰的发出一声巨响,惹的书房里两人又是一片沉默。

这一系列动作似乎耗尽了顾老爷子所有的力气,他“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在陆南音的搀扶下,又坐回了办公椅里。

书房里是长久的寂静。

良久,顾老爷子摆摆手:“南音,你先出去吧,我有些话要对这个混账说。”

陆南音看了一眼浑身散发着阴郁气息的男人,应了声好,抬脚便走了出去。

管家带着她去了楼下的客厅,直到外面的夜色彻底黑下来,顾萧城才扶着顾老爷子从楼上走了下来。

陆南音看了他一眼,没有忽略他眼底的阴郁。

顾老爷子没有留他们吃饭,两人到车库开车的时候,管家说老爷子派人出去买点东西,征用了。

两人心知肚明顾老爷子这是在给两人创造独处机会,谁也没有点破。

驶往别墅的公路上,顾萧城阴沉着一张俊容,把陆南音的那辆奥迪车速开的极快,几处拐弯陆南音觉得整个车身都几乎被甩了出去,她紧紧地抓着车顶的扶手,一张俏脸有些苍白,却紧咬牙关,一言不发。

车子驶进了两人作为婚房的别墅。

“吱——”车子猛刹,刺耳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陆南音整个人随着刹车往前倾去,还未稳下,车门就被拉开,整个人被顾萧城扯着手腕拉了下来。

顾萧城的力气太猛,脚下几个踉跄,险些跌倒,还没稳住脚步,顾萧城便扯着她把她往别墅内拖去。

男人的力气很大,她完全挣脱不开。

别墅的大门被男人踹开,把里面正在准备晚饭的管家太太吓了一跳,顾萧城直接忽略了管家太太的惊呼,拖着陆南音,便把她往楼上拽去!

“顾萧城你疯了!”

陆南音的手腕被拽的痛极了,顾萧城直接将她拽回了卧室,狠命的将她甩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紧接着顾萧城便开始动作迅速的脱自己的衣服。

陆南音心里警铃大作,起身想逃,但男人的精壮的身躯却压了下来,禁锢的她动弹不得。

身上的衣服被撕裂,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陆南音向来坚韧,此刻却半点都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顺着眼眶滑落在自己脖底的枕头上。

身体被贯穿,陆南音咬牙蒙哼,之后,再不肯发出半点声音。

男人腾出的一只手,毫无柔情可言的捏着她的下巴,看着她脸上冰冷的泪,冷笑:

“陆南音,昨天你当着我和媒体的面故意推倒微澜,就计算着爷爷会看到我维护微澜的新闻比我和微澜彻底分开是不是?”

陆南音想否认,但溢出口的却满是羞耻的声音。

昨天的事确实是意外,但她算计他却也是真的。

原本是想让顾陆两家看到两人互不相爱,这样的婚姻根本就是互相折磨,可以松口让他们离婚,却没想到到了顾老爷子那,反倒成了他欺负她。

“贱人!上次我回来你还装出一副贞洁烈妇的样子,背地里却这么算计我,陆南音,欲擒故纵你玩的可真好!”

“你不是要挟微澜打胎吗?不是向爷爷告状我不回来吗?我现在回来了,你要的我都满足你!”

下午顾老爷子留他在书房谈话,结果他发现,结婚以来,他的所有行踪,以及所作所为,老爷子竟然全部都知道!

除了这个女人告状以外,他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个理由。

顾萧城的动作粗暴,他将陆南音翻过来,按着她的脖颈,再次挺身,不知过了多久,满室的旖旎才散去。

男人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居高临下、眼神鹰鸷的看着她。

“陆南音,算好你的生理期,孩子我会给你,但你别想在我身上得到其他任何东西!”

“还有,离微澜远一点!如果再出现类似片场的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言罢,男人迈步走出了卧室,留下室内哭的险些痉挛的陆南音。

她人生最宝贵的第一次,就这么失去了。

她,到底是和司驰轩回不去了。

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苏暮雨。

“南音,我查到司驰轩的一点下落了。”电话一接通,苏暮雨的声音便从电话里传来。

苏暮雨是陆南音青梅竹马的闺蜜,当初她和司驰轩分手以后,司驰轩便失踪了,这半年来,苏暮雨一直在帮她暗中寻找司驰轩。

陆南音目光有些空洞的盯着房间里虚无的某处,哭泣让她的声线哑了许多,低低的“嗯”了一声。

苏暮雨察觉到她的声音有些不对,拧眉:“发生什么事了,南音?”

苏暮雨不问还好,这一问,陆南音的情绪再次崩溃:“暮雨,什么都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陆南音哭的悲切,苏暮雨在电话里听着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满心的揪心。

她和陆南音一起长大,自然知道陆南音的性格,从小坚韧要强,从不轻易掉一滴眼泪,现在却哭成这个样子……

尽管已经是深夜,但她还是从家里的车库提了辆车,开车前往陆南音的住处。

到达的时候,陆南音却已经收拾好了所有情绪,只剩下微肿的眼眶证明她刚刚哭过。

“暮雨,别查下去了,”陆南音倚在床头,神色疲惫,“我已经不奢望还能和司驰轩再能回到从前了。”

苏暮雨一怔,注意到她颈窝处暧昧的红痕,眉头猛地一皱,愤愤开口:“顾萧城这个人渣!在外面喊着和叶微澜是真爱,居然还这么对你!”

陆南音浑身还在隐隐作痛,听到苏暮雨的话,修长的十指深深的陷入被褥中,将被罩扯的变了形:“叶微澜一心觉得我想跟她抢顾萧城,往后,我怕是不得不抢了。”

事已至此,她已经无法全身而退。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