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都市特种兵

更新时间:2021-03-28 15:38:30

都市特种兵 连载中

都市特种兵

来源:微小宝 作者:无冬夜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好酒!” “那是,咱俩先走一个。”霍九门和陈天碰了下杯子,将酒一仰而尽。 酒入肚中,一股暖流顿时传遍全身,陈天忍不住咂了咂嘴。 “霍叔叔有伤在身,不宜多喝酒,我代霍叔叔敬你一杯。”龙芸端着红酒杯淡淡地朝陈天说道。 陈天打量了眼龙芸那火爆妖娆的娇躯,暗自咽了口唾沫,端起杯子碰了下,仰脖干了。 龙芸抿了口红酒,放下杯子,目光时不时地打量陈天,脸上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6-怕死别活着

  女人是很奇妙的动物,对直觉的相信程度甚至比一名杀手还要强烈,尤其是在和陌生人接触的时候,往往都会通过直觉判断是否信任对方。

  宁小小见嘟嘟说的煞有其事而且语气还非常地肯定,不由地相信了她的话,如果地方很错的话,住进去也未尝不可,一个人在外,若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丫头陪着,倒也不错。

  至于陈天,宁小小并不担心,家里那些又强又壮的保镖都打不过自己,就凭他那又瘦又弱的小身板?

  若他敢不老实,到时候有他好看!

  “嗯……嘟嘟一会儿带我去你那看看,真要不错的话我就住在你那!”

  “好耶!”嘟嘟兴奋比划了个胜利的手势。

  话音未落,陈天端着两份凉皮走了过来。

  嘟嘟从宁小小怀里滑到地上,朝着陈天喊道:“爸爸,咱们打包回去吃好不好?小小姐想要去咱们的小旅馆看看呢……”

  听到嘟嘟的话,陈天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好,我这就去打包!”说完,转身去找服务员要餐盒。

  “小小姐,我带你过去。”嘟嘟说着,得意地一蹦一跳地在前面带起了路,宁小小跟在后面,拉着行李箱出了大排挡。

  大排挡离美女公寓并不算太远,陈天三人打了辆,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公寓旅馆门口。

  嘟嘟带着宁小小里里外外转了个遍,宁小小越看越觉得环境挺不错。

  院里有池塘、假山、流水、盘景……处处透着股清静幽雅感觉,房间里的布局和装饰也很有“家”的味道,虽然屋子多了些,但并不影响那股味道。

  最主要的是这里离苏杭大学很近,等开学后,不想住宿舍,在这里上学也会很方便。

  转了一圈,宁小小最终决定住在二楼201,房间向阳,开窗一览无余地将小院景色尽收眼底。

  付了三个月的房钱一千五后,宁小小拿着钥匙拖着行李进了房间。

  嘟嘟捏了捏手里的钱,心满意足地下了楼。

  “嘟嘟,快点吃饭。”陈天吃完了一份凉皮,抹了把嘴。

  “爸爸,你看,一千五呢。”嘟嘟扬了扬手里的钞票,炫耀道。

  陈天白了一眼,“嘟嘟,现在家里来了不少客人,以后喊哥成不?”

  嘟嘟一听,小脸顿时不高兴起来,大眼睛里含着泪儿,“爸爸,你讨厌嘟嘟了?”

  “……”陈天额头滑下数道黑线,看着楚楚可怜的嘟嘟,心里叹了口气,“哪有,我这不是……”

  “那就是爸爸嫌我在,碍你追美女姐姐了。”嘟嘟说着,胖乎乎的小手抹起了眼泪。

  “呃,还真是!”陈天在心里嘀咕了句,嘴上却道:“你,你想叫啥就叫啥吧。”

  “好耶!”嘟嘟瞬间跟没事人似地,蹿到陈天身上狠狠地亲了他一口。

  陈天扯了扯嘴角,有种上当了的感觉,他很想知道究竟什么样的家庭能教出这么妖孽的丫头。

  “嘟嘟,你家是做什么的啊?”

  嘟嘟扭头好奇地看着陈天,忽然间似是想到了什么,双手横在胸前,警惕地问道:“爸爸,你不会是想打我的主意当上门女婿吧?人家,人家还小呢……”

  “噗……”听到嘟嘟的话,陈天吐血三升,有气无力地道:“当我没问过……”

  “爸爸,你要真想,等我再长高点好不好?”嘟嘟说着,伸出小手比划了个三公分左右的长度。

  “吃你的饭吧!”陈天抬手将嘟嘟放到地上,转身朝卧室走去。

  嘟嘟拿着凉皮,扭头蹬蹬蹬跑上二楼去找宁小小。

  *** ***

  女人天生就有一种母性,尤其是身边有一个无比可爱的小孩子。整整一下午,宁小小陪着嘟嘟连门都没出,在房间里玩的不亦乐乎。

  晚上楼下酒菜都摆齐了,但二女意犹未尽,谁也不愿下楼,陈天也没多劝,毕竟请酒的两位都是地下世界的人,小孩子少掺和没坏处。

  龙芸命人准备的晚宴很丰盛,山珍海味,美酒家肴摆了满满一桌子,特贡茅台,82年拉菲成箱摆在地上。

  霍九门打开一瓶特贡茅台,抬手给陈天倒了一杯,粘稠的酒液形成一道丝线缓缓流下,陈酿的酒香顿时四溢,饶是见惯了名酒的陈天也不由为之酒虫大动。

  “好酒!”

  “那是,咱俩先走一个。”霍九门和陈天碰了下杯子,将酒一仰而尽。

  酒入肚中,一股暖流顿时传遍全身,陈天忍不住咂了咂嘴。

  “霍叔叔有伤在身,不宜多喝酒,我代霍叔叔敬你一杯。”龙芸端着红酒杯淡淡地朝陈天说道。

  陈天打量了眼龙芸那火爆妖娆的娇躯,暗自咽了口唾沫,端起杯子碰了下,仰脖干了。

  龙芸抿了口红酒,放下杯子,目光时不时地打量陈天,脸上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天,咱再走一个!”霍九门端起杯子,豪爽地说道。

  看着眼前一脸豪气的魁梧大汉,陈天不疑有他,倒满酒直接一仰而尽。

  三人一来一往,没多大功夫,三瓶茅台告罄,陈天一个人喝了两瓶半。

  虽然酒喝了不少,但陈天除了脸有些红外,没有丝毫的醉态,反观霍九门,半瓶茅台醉态显著,而喝红酒的龙芸也有了醉意,双颊绯红,俏面妩媚,略显醉意的眸子泛着一丝迷离之色,诱人万千。

  “敢问陈老弟以前做什么行当?”霍九门仗着酒意,口齿不清地问道。

  “小买卖,到处转悠混口饭吃,比不了你这风光无限的九门提督。”陈天早就料到二人会打听自己的背景,含糊地说道。

  “九门提督?别挖苦我了,现在的九门提督也就是条丧家之犬。”霍九门苦涩地笑道,“想必陈天也对我这侄女的身份也有些好奇吧,不瞒老弟,我这侄女的爷爷龙战也是江南地下的大人物,号称狡狐,和当年的凶狮阎耿是一个时代的老人。苏杭以前就是龙老的地盘。”

  “哦?”陈天有些诧异,狡狐的名头他听说过不少,在江南三省赫赫有名,哪怕是放到整个华夏的地下世界中,也排得号。

  扭头看了眼龙芸,陈天玩味地说道:“没想到咱这小店,庙小菩萨多啊!”

  “说笑了不是?你这要是庙小,苏杭就没庙大的地儿了。”霍九门爽笑道:“陈兄实力有多强,我不清楚,以地下世界的划分,想必早已进入超级高手的行列了吧?”

  “超级高手?什么意思?”陈天诧异地问道。

  一听这话,霍九门和龙芸对视了一眼,脸上也很诧异,本来二人以为陈天应该也是地下世界的人,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呃,这是地下世界的称呼,进入暗劲的高手称为准一流高手,暗劲二重的就是超级高手,三重则是传奇高手……”霍九门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陈天笑了笑。

  见陈天不愿透漏自己的实力,霍九门也没急着追问,转而说道:“陈天有没有兴趣在地下世界一展所长?”

  “一展所长?算了吧。两位要是抱着这个念头请我喝酒,那就到此为止吧。地下世界的事,我不想过多掺和。”陈天直接干打消了两人拉拢的念头。

  果断干脆的话令霍九门和龙芸的脸色有些尴尬,但老道的二人也仅是愣了下就恢复了常态。

  龙芸美眸微转,正欲开口时,霍九门哈哈大笑出声,“痛快,既然陈兄把话挑开了,我也不多说,今天只喝酒,其他的不谈。”

  陈天笑而不语端起酒杯和霍九门碰了下,将酒一仰而尽。

  霍九门和龙芸一边敬酒,一边和陈天聊着家常,时不时地旁敲侧击探问陈天的背景。

  陈天酒喝了不少,但头脑却非常的清醒,二人试探的话均被他含糊而过,一场酒足足过了四五个小时才散。

  席间,霍九门和龙芸有意无意地把江南和苏杭的地下情况说出来,让陈天有所了解。

  陈天对此并没多少兴趣,但聊胜于无,听了听并未多说什么。

  “兄弟海量,我老霍干不住。”霍九门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改日要还有机会,咱们再喝个痛快!”

  “随时奉陪,免费的酒不喝白不喝。”陈天笑眯眯地说道。

  龙芸起身扶住霍九门,朝陈天道:“我扶霍叔去休息,失陪。”

  霍九门拨开龙芸扶来的手,打了个酒隔,道:“陈天,兄弟有什么说什么,你别介意,要杀我的那个人很猛,肯定是名超级高手,估计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会知道我住这,兄弟不想趟地下的混水,那明天我就搬出去,也好不让兄弟为难。”

  “霍叔叔……”龙芸一脸的焦急,搬出这里,谁还能抵挡那个猛人?

  “怕死别活着!”霍九门大手一挥打断道:“芸芸,陈兄弟不想掺和地下世界的事,我劝你也消了那个心思吧,江南自任老和凶狮一死就乱了,苏杭也是迟早的事,混地下的没多少能善终的,等我做了钱海龙,没死的话也找个地儿过下半辈儿。芸芸你还年轻,涉足不深,以后安心当你的老师,应该没人会找你麻烦……”

  龙芸心里叹了口气,目光流转地看着霍九门,眉宇间疑惑万分,当年那英姿雄发壮志勃勃的九门提督,如今为何变成这般志消气沉?

  陈天看得出霍九门是酒后吐真言,他朝很符合自己胃口的霍九门,笑道:“我不想惹麻烦,但也不怕麻烦,要住还是要搬随你,等你做了钱海龙,要找不着落脚地儿,欢迎来美女公寓应聘服务员,嘿嘿,我接着你!”

  “好,到时候我来你这。”霍九门爽笑一声,扭头朝龙芸道:“芸芸,是不是感觉霍叔刚才的话很没志气?”

  “霍叔,你喝多了,回去早些休息吧。”龙芸摇了摇头,扶着霍九门回了房间。

  待二人离开后,陈天忽然想到刚刚在酒席间忘了打探龙芸租两间房做什么。

  不想让人知道她具体住哪间?还是有其他目的?

  “算了,估计问了她,也不会说。”陈天摇了摇头,迈步走上二楼去找嘟嘟。

  而就在陈天离开前台大厅时,旅馆门外毫无声息地出现了一个黑影。

7-小偷?

  哄睡了嘟嘟,陈天又将饭桌上的碗筷收拾干净了才回房睡觉。

  而就在陈天熄灯躺在床上后不久,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传进他的耳中。

  “有人?”陈天悄无声息地坐起身,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两点钟方向,擦,有贼……”陈天站起身,无声无息地打开房门,压低身子溜了出去。

  蹑手蹑脚地走到正门前面,借着月光,陈天看到一道被拉长的黑影在墙壁上缓缓移动。

  通过墙上影子的形状和速度,陈天看得出墙头上的人个头不矮,而且身手也娇健,三两步就走过十米长的窄高墙跃上二楼阳台。

  看着拉长的影子在墙上消失后,陈天咂了咂嘴巴,轻手轻脚地上了二楼。

  还没到楼口就听到“吱嘎”阳台门被打开的声音,陈天屏息凝神跃到二楼楼梯口一侧,探头观察着楼道里的动静。

  一道被拉长的黑影出现在楼道里,接着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蹿进楼道,随即蹲在地上左右打量起来。

  “还是个老手。”借着月光,陈天打量了眼楼道里的不速之客。

  那人静静地蹲在地上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起身,快速朝着二楼最里面的房间走去。

  陈天默不作声的看着那人的一举一动,但越看心里越纳闷。

  那人每到一间房门前都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呆个几秒,然后再换下一间,丝毫没有撬门偷东西的行迹。

  “这货一不偷二不抢,咋像来找人的?”陈天在心里嘀咕了句,不动声色地继续观察着。

  时间不长,很快那人便探听过了七个房间,来到了宁小小对面的房门前。

  而就在这个时候,“吱嘎”一声,楼道里的声控灯骤然间亮起,宁小小的房门打开了。

  暴露在灯光下的黑衣人面色大惊,但他反应极快,就地一滚躲到宁小小房门左侧,翻手间掏出匕首,泛着凌厉森寒光芒的刀尖直对着打开的房门中央,做好了一击的准备。

  “擦!”陈天心道不妙,那人的反应极为快速迅捷,透着一股子杀手的凌厉攻防的味道,自己离宁小小的房门还有十来米远,倘若那人打算一击而遁,自己就是想救也来不及了。

  仅仅一眨眼的时间,楼道里顿时充满了蓄势待发的杀伐之气。

  心系宁小小安危的陈天不敢大意,抬手间卸下腰带的钎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丝毫没有意识到门外危险的宁小小,一手揉着眼睛,一手捂着咕咕直叫的肚子走了出来。

  躲在门侧的黑衣男子,见门内走出人来,匕首微抬,浓烈的肃杀之气顿时大振,泛着凌厉寒光的刀尖,如同毒蛇吐出的信子狠狠地刺向宁小小的心脏。

  刺出的刀尖,稳准快,不论力度,速度还是角度,黑衣男子拿捏的都恰到好处,其手法的老练狠辣可见一斑。

  唰!刀尖破空的低沉而尖锐的声音响起。

  走出房门的宁小小,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侵来,下意识地全身战栗了几下。

  看着门口女子的战栗,黑衣男子脸上扬起一丝享受的神色,刀尖刺入血肉时瞬间的美妙感觉充萦心头,即将再次体会这美妙感觉的他,神色极度兴奋起来。

  不过那黑衣男子并没有发现,当他动手的时候,陈天在同一刻用独特的暗器手法打出了卸下的腰带钎子。

  叮……一道无声无息的银光突然撞在匕道上,发出了金属相碰时的清脆响声。

  等待享受杀人爽感的黑衣男子面色大骇,那道突来的银光,力道极大,乍一接触就震得他右臂全麻,匕首直接被巨大力道撞飞。

  咚的一声,弹飞的匕首刺进门板中。

  “谁?”黑衣男子惊得冷汗直冒,厉呵一声,目光中又慌又恐地扫视着左右。

  突来的厉呵把宁小小吓了一跳,瞬间睡意全无。

  “啊……”扭头间发现身后站着人的宁小小,吓得惊叫起来。

  黑衣男子粗臂一伸,左手捂住宁小小的嘴,将她拦进怀中。

  “深更半夜的不睡觉,跑来串门也不打声招呼?”

  话音未落,陈天提着裤子走了出来。

  “你,你是谁?”黑衣男子一脸警惕地看着陈天,目光却是游离不定。

  在他看来,眼前的男子很是瘦弱,不像是能打出刚才那道银光的力道的人。

  “别找了,就我一个。”陈天说话间朝黑衣男子走去。

  “站住!再往前一步我就掐死她。”黑衣男子反手掐住宁小小的喉咙。

  陈天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悠哉悠哉地停下脚步,他并不惧怕黑衣男子的威胁,因为此时和黑衣男子仅有两米多的距离,他有绝对把握能够在黑衣男子动手前将其制住。

  经历了连番惊吓的宁小小,恐惧紧张的俏脸上已是一片煞白,她想叫喊,但喉咙被如钢铁般硬强的大手掐住,使得她发出的声音变得一阵唔音,美眸里神色复杂,有惊慌,有恐惧,有无助,还有一丝对陈天能解救自己的希望……

  “放了她,我让你平安离开!”陈天淡淡地说道,语气中充满中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你退后!”黑衣男子犹如困兽般吼道。

  “你是想跑,还是打算跟我拼一下子?”陈天说话间,凌厉无比的杀伐之气陡然间全部放出。

  浓烈狂暴的杀戮气息,如同滔天巨浪般瞬间将黑衣男子吞噬。

  黑衣男子并不是刚出道的嫩雏,早在陈天放出气息之前,他就凝视戒备。

  虽然如此,但当他真正感受到时,引以为傲的镇定心神瞬间被那强大的气势击垮。

  眼前猛得一花,朦胧中他似是看到一头凶猛野兽,朝他露出了森白的獠牙和锋利的利爪,全身上下充满了危险和死亡的气息。

  强烈的死亡感令黑衣男子那原本警惕的脸庞变得无比恐惧,连那幽亮的眸子也顿时失去色泽,变得灰白一片。

  蹬蹬蹬……连退了三步,黑衣男子这才从恶噩般的梦境中清醒过来,脸上布满了惊恐。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黑衣男子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

  以他看来,自己肯定是中了陈天的幻术才看到刚刚眼前的那一幕。

  其实陈天并不会什么幻术,有的只是多年在死亡线上冲锋厮杀积累下的浓厚杀戮气息,气息越浓外在气势气场就越强大。任何人都有气势,只是大小取向不同而已,在面对气势高于自身的人时,心神必然受到影响。

  一名从战场存活下来的老兵在面对新兵蛋子时,一个眼神就能令新兵内心深处气滞心悸,低头不敢对视。

  不怒自威、霸气外露、腹有诗书气自华……都是气势的外在展现,绝非妄谈。

  学武之人气势更甚,尤其是进入暗劲境界的高手,一旦心神被气势所夺,很容易出现幻觉,按内家功夫所讲称之为“入魔”,简单讲“失神”。

  当然,气势并不能决定一切,实力才是根本。

  “看来你是真打算跟我拼一下子!”陈天笑眯眯地说着。

  洁白的牙齿,在黑衣男子看来却如同两排锋利獠牙,森白渗人。

  “你,你别过来!”后退了两步,黑衣男子见事不妙,用力将怀里的宁小小推向陈天,转身就跑。

  “想跑?晚了!”陈天扶稳跌跌撞撞的宁小小,随即拧身如猎豹扑食般蹿了出去。

  黑衣男子行动如风,跳跃间已冲到阳台,慌不择路下,纵身跳下二楼。

  紧随其后的陈天,眼见着黑衣男子凌空跳楼,想也没想,抬腿踢出了一腿。

  虽然距离很远,腿的长度压根就够不到,但这并不妨碍飞出去的拖鞋……

  嗖……啪……拖鞋不偏不倚地拍在黑衣男子的腰上。

  “哎呀~”男子惨叫一声,身子猛得向前一拱,跌下二楼。

  砰的一声闷响传来,黑衣男子直接拍在了地上。

  陈天未作丝毫停顿,紧跑几步直接跳下二楼。

  惊魂未定的宁小小听到惨叫声,立即跑向阳台,正好看到陈天跳下楼,吓得她不由地尖叫一声。

  “啊……”

  这一声尖叫,声贝之高,震得一层的声控灯尽皆全亮。

  刚刚睡着不久的龙芸和霍九门也被惊醒,二人纷纷打开门跑了出来。

  摔惨了的黑衣男子挣扎了两下,从地上爬起来。

  就在他站起身时,陈天已跃到他面前。

  “跑啊?怎么不跑了?”

  黑衣男子疼得咧了咧嘴,抬手一记直拳。

  尽管他被摔了个七荤八素,但扎实的功底,在出拳的那一刻还是体现出来。

  沙包大的拳头,带着一股凌厉的拳风直袭陈天面门。

  陈天躲都懒得躲,抬腿一记侧踹。

  砰……

  “啊!”黑衣男子又是一声惨叫,右臂伸的笔直,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咕咚一声,黑衣男子摔在地上,一连滚了三滚,后背撞到墙上才停下来。

  “你师傅没教过你,腿比胳膊长?”陈天背着手,迈步朝黑衣男子走了过去。

  此时,霍九门已跑了出来,看到黑衣男子后,脸色登时一变。

  “是你?”

  话音未落,龙芸和宁小小也跑下了楼。

  看到陈天安然无恙,宁小小松了口气,想起陈天救自己时的前前后后,刚遭家庭剧变,在外无依无靠的她,心里不由地有些触动,虽然此时她对陈天挺厌恶的,但这时那瘦弱的身躯却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嗯?柳龙?”龙芸看到墙角的男子,不由地惊道。

  陈天扭头看了眼霍九门和龙芸的表情,心下暗道:果不出我所料,这货还真是来找人的。

  “你们认识他?”陈天问道。

  “嗯,他是钱海龙身边的三大王牌保镖之一,地下都管他叫毒刺,玩匕首玩的不错。”霍九门阴沉着脸说道,“陈天,把他交给我处理吧?”

  听到这句话,黑衣男子心里不由地一沉,脸色变得煞白,落在九门提督手里,不死也得蜕层皮。

  陈天没有接茬,扭头看向宁小小,道:“小小,刚才这货吓到你了吧,你想怎么出气,哥帮你。”

  “啊?”宁小小脸上惊色未消,低头看了眼蜷缩在墙边的男子,鼻青脸肿,嘴角还挂着血丝,畏畏缩缩发颤。

  看到这一幕,宁小小心生不忍的念头,美眸流转间回到了陈天身上,摇了摇头,“他都成这个样子了,我,我看还是算了吧。”

小说《都市特种兵》 第6章 怕死别活着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