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爱你我曾很悲伤

更新时间:2021-03-28 13:09:49

爱你我曾很悲伤 已完结

爱你我曾很悲伤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云九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直接找到顾长德的书房想问问他沈洛溪的事情,还没踏进便听到凌茹月和他谈话的声音。 凌茹月跟他撒娇,“老公!咱们洛溪都忍辱当了两年死人了,那几套房子和基金,什么时候给她嘛!” 顾长德安慰她,“别急!顾家的财产以后都是洛溪的,只要顾亦雪跟绍云霆离婚,她妈妈的遗嘱就生效了,基金和房产全都是我的,我的全都是洛溪的!” “哼!”凌茹月不服气了,“那女人都死了,还要用遗嘱来照顾女儿,如今洛溪要是不回来,我看云霆的心也要被她女儿抢走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婚吧!-云九

  绍云霆居高临下的睥睨着顾亦雪,如王者驾临,眼中满满都是嫌恶鄙夷,“闭嘴!”

  他讨厌听到她说喜欢他,喜欢他这么多年,却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她的喜欢真恶心!

  洛溪死了,他留着这个贱女人的命,娶她,将她放在身边日日折磨,折磨的她生不如死,也不能平息他失去洛溪的痛!

  每一次绍云霆发泄过后,顾亦雪都只能在别墅独自养伤。

  她无法告诉别人她的苦楚,和她的疼痛。

  绍云霆每一次回这栋别墅,都是为了折磨她。

  他的脚步声再次靠近的时候,顾亦雪头上还缠着纱布,她瑟缩的躲在角落里,见男人颀长挺拔的身影走过来,带着满身寒意,冷冷掷下一张纸,“签字!”

  顾亦雪一看,协议上写着离婚两个字,她当场愣住。

  “离……离婚?”

  犹如被雷劈中,她整颗心正在被慢慢撕裂。

  这两年她被绍云霆折磨,当成泄欲的工具,被他打,她默默承受不曾反抗的原因除了她做不到,还有一份卑微的爱在这里,她爱他啊!

  哪怕他误会她,不肯相信她,她却期盼着时不时能看到他,跟他在一起。

  结婚时,他恶魔般的告诉她,除非将她折磨死,否则她这辈子都别想离开他过一天快活日子!

  可他却突然要跟她离婚。

  她果然……连最后一个被他留在身边折磨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云霆,为什么?”顾亦雪浑身抖如筛糠,含泪的双眸死死盯着他。

  “再也不想看到你,滚!”

  绍云霆眉目间全是厌恶,因为这女人的泪,心底升起一股烦躁。

  不想将她留在身边折磨了,她还有脸问为什么?真是下贱的女人!

  绍云霆冷冽的背影远去,顾亦雪从来不会去追他,这次却忍不住跟了上去。

  他刚出别墅门口,就拥住了一抹娇弱的影子,温柔的呵护着她,“外面凉,快上车。”

  无论是眼神里快要溢出来的温柔,还是这恨不得捧在心尖上的语气,他都只对一个人有过!

  “沈洛溪!”

  顾亦雪整个人僵硬在门外,纤瘦的身体轻飘飘的在风中摇晃,手中捏着的离婚协议书变了形状。

  沈洛溪没有死!

  她还活着!

  为什么!

  没有看到沈洛溪的正脸,顾亦雪始终不敢相信这个死去两年的人会死而复生,她揣着疑惑回了她许久不曾去过的顾家。

  她是大小姐又嫁给了绍云霆,家里没有人会拦着她回来。

  直接找到顾长德的书房想问问他沈洛溪的事情,还没踏进便听到凌茹月和他谈话的声音。

  凌茹月跟他撒娇,“老公!咱们洛溪都忍辱当了两年死人了,那几套房子和基金,什么时候给她嘛!”

  顾长德安慰她,“别急!顾家的财产以后都是洛溪的,只要顾亦雪跟绍云霆离婚,她妈妈的遗嘱就生效了,基金和房产全都是我的,我的全都是洛溪的!”

  “哼!”凌茹月不服气了,“那女人都死了,还要用遗嘱来照顾女儿,如今洛溪要是不回来,我看云霆的心也要被她女儿抢走了!”

你别想跟沈洛溪在一起快活!-云九

  顾长德抱着凌茹月轻哄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她妈妈当年太聪明,为了让顾亦雪嫁给心爱的男人,不惜用全部财产做代价,只要她跟绍云霆离婚,她就什么都没有了!所有的财产,都是咱们洛溪的!”

  凌茹月想起就牙痒痒,“要不是为了这份财产,我怎么会委屈洛溪假死两年!幸亏云霆一直恨着顾亦雪折磨她,如今主动提出离婚,顾亦雪肯定不敢反抗!等她离婚之后,云霆娶了洛溪,我可要他好好照顾咱们洛溪!”

  顾长德说,“云霆会对洛溪好的,云霆一直以为他双目失明的时候是洛溪陪着他,从小到大都很呵护洛溪。”

  凌茹月眼中划过一抹狠辣,确实,当年要不是她趁机弄死了顾亦雪的妈妈,将她手里绍云霆留下的玉佩抢来给洛溪,绍云霆也不会知道,其实当年他双目失明陪着她的小女孩是顾亦雪,而不是沈洛溪!

  他当然,就不会因为沈洛溪的死,这么恨顾亦雪,费尽心思的折磨她两年了!

  顾亦雪犹如被雷劈中一样,摇摇晃晃的走下楼梯,整个人像踩在云端一样不真实,摇摇欲坠。

  泪水夺眶而出,她觉得自己真可笑!

  这么多年她在顾家算什么?

  她妈妈死了,爸爸跟继母算计她婚姻,算计她妈妈留下的房产和基金。

  甚至为了得到这一切,不惜让他们的女儿沈洛溪假死,来换取绍云霆对她的恨!

  原来,她不是顾家的女儿,只是一颗棋子!

  一颗他们换取财产和荣耀的棋子!

  可她偏不让她们如愿!

  拨通绍云霆的电话,顾亦雪坚定的告诉他,“绍云霆,我不会跟你离婚的!”

  电话那端,绍云霆满是怒气的开口,“顾亦雪,你想耍什么花样!”

  顾亦雪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对着电话大吼,“我就是不跟你离婚!你别想跟沈洛溪在一起逍遥快活!绍太太的位置是我的!沈洛溪死的时候没能抢走!现在活了也别想跟我抢!我坐到死坐到疯也是绍太太!她别想!她什么都别想!”

  “你这个疯女人!”

  绍云霆还没来得及骂她,电话就被掐断了。

  电话那端,顾亦雪哭的歇斯底里,她将脑袋埋进膝盖里,任由爱恨交织那股汹涌的波涛将她整个人淹没。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被抛弃!

  凭什么!凭什么她的幸福,她的财产都要在别人手里被算计!

  “云霆,姐姐她这么爱你,不如我离开,你们别离婚了……”沈洛溪娇娇弱弱的依偎进男人怀里低泣,柔美的脸上还带着病态的苍白,美眸中却已蓄满了怨毒。

  该死的顾亦雪!

  竟然还缠着绍云霆不肯跟他离婚!

  她不会放过她的!

  将绍云霆让给她这两年,已经是她为了股份做到退让的极限!

  绍云霆轻轻搂着沈洛溪,神情愤怒,却略有些觉得别扭。

  法律意义上,他到底还是顾亦雪的丈夫,不该跟沈洛溪这般亲密。

小说《爱你我曾很悲伤》 第2章 离婚吧!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