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前妻在侧,虐成欢

更新时间:2021-04-09 18:59:38

前妻在侧,虐成欢 已完结

前妻在侧,虐成欢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雁南妃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擦了擦脸上的泪,削瘦精致的小脸上挂着客气疏离的笑容:“谢谢你送我回来。”封云霆冷漠地说道:“别多想,送你回来只是看在沈安宁的面子上而已。”沈安然的心口疼得厉害,索性已经习惯了,微微一笑,带着几分自嘲,“我明白,我不会再纠缠你了。”她早就不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少女了。他和她的距离隔着山海隔着天与地,山海不可平,天地不可越。封云霆有些烦躁,可能是因为车内的空调温度太高了,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带,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不,你不明白。沈安然,三年的牢狱之灾还是没让你学会什么叫自知之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4-敢爬我的床不敢上我的车?

封云霆凝视了半晌,面如刀削的俊脸上勾起森寒冷笑:“我看她是个蠢货,顾三少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她想嫁入豪门,怕是选错对象了。”

灼热的视线几乎将人烫伤。

饶是沉浸在思绪中的沈安然也感受到了那一抹危险的目光,下意识地看了回去。

舞池之外,封云霆和妹妹沈安宁并肩而立,两个人像是一对璧人。

不可否认她的心还是刺痛了,脑袋里乱糟糟闹哄哄的,脚下的步伐不停出错,屡次踩到顾思年的脚。

“唔……”顾思年吃痛闷哼一声。

旁边传来刻薄的嘲笑:“哟,踩人挺有劲的啊,看来监狱里的伙食不错。”

周围的人纷纷看向她,各式各样的目光让她难堪得想找个洞钻进去。

“别理会她们。”顾思年柔声细语地安慰。

这舞沈安然却是无论如何都跳不下去了,她已经心乱如麻到不能自已的地步,匆匆说了声抱歉,就迅速的离开。

舞会还在继续,她的离场也引不起别人的注意,她只是个微不足道的人。

沈安宁眼见人落荒而逃,脸上浮现起一抹喜色,娇声柔柔道:“云霆哥哥,我们去跳舞吧。”

封云霆扯了扯自己的领带,不耐烦的说:“我没兴趣,你自己玩吧。”也不给她开口挽留的机会,转身就走。

沈安宁咬了咬下唇,很委屈。

索性她也习惯了这个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男人,很快平复情绪。

虽然周围不少男人都对自己有兴趣,但她根本不屑一顾。

封家是C国最有权势的家族,而封云霆更是家族里的翘楚,只手遮天的权少。

街上,天暗了下来,霓虹灯在闪烁。

沈安然有夜盲症,因营养不良而导致的,在夜晚视物不清,行动缓慢。

冷风灌进了脖子里,冷得人直哆嗦。

封云霆缓慢地开着车跟在她身后,见对方冷成那模样也没有打车的打算,心里一阵烦闷。

加速开到她前方,停车,按响喇叭,摇下车窗,“上车!”

沈安然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连忙摇头,“不麻烦你了。”

面对对方生疏有礼的话,封云霆心里堵得慌,“在我面前装什么装?你当初敢爬我的床,现在不敢上我的车?”

伤疤被撕开,血淋淋的。

尘封的过往也因为那句话而浮现在脑海里。

她鼓足所有的勇气,坐在对方床上,以一种献祭的姿态,想将自己奉献出去。

“滚下去,别脏了我的床!”

那满是厌恶和轻视的眼神如同一把刀子,来来回回地在她心口上凌迟着。

封云霆等得不耐烦,推开车门,直接将她打横抱着,塞进车里。

她微微一哆嗦,更加不敢说话,温暖的车内很快让人生出倦意,在监狱里养成良好作息规律的沈安然抵挡不住浓浓的倦意,很快就睡着了,连到小区门口也不知道。

封云霆没叫醒她,自己靠在椅背上,闭眼休息。

过了一会儿,手机发出叮的一声响,他看见沈安然手中的老人机亮了一下,来了条简讯。

是顾思年发来的,说他骗了她,他真名叫顾斯年。为了向她赔罪,想请她吃饭。

封云霆嗤笑一声,泡妞手段真够低级,想也不想便删除短信,顺便用她手机拨了下自己的电话。

5-你怎么不去死!

封云霆抱起沈安然的那一幕深深的印在沈安宁脑海中,她眉头紧锁,眼中闪烁着阴狠的光芒。

封云霆对自己最多不过是手挽手,而他居然纡尊降贵去抱了沈安然?

那个身上充满了污点,肮脏不堪的女人!

她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又是恨,所有的情绪都堆切到沈安然身上,想和她抢男人的人,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此时,车内的沈安然睡得极为不安稳,她又梦到监狱。

她浑身颤抖地蜷缩在角落里,看着那群凶神恶煞的人朝她走来,不怀好意地笑着。

恐惧和绝望占据她的心头,虽然知道没人会来救她,但她还是凄楚地盼望着他来救她……

梦里的绝望延伸到梦外,她整个人缩成最小的一团,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封云霆,救救我……”

“沈安然!你醒醒!”

有人抓着她的手臂摇晃着,是来救她的吗?如同抓着救命稻草似的抓着人的手,“带我走!带我离开!”

“你是该离开!”

冰冷的口吻让沈安然猛地惊醒,映入眼帘的是他英俊而硬朗的脸,她如烫手山芋般甩开他的手。

擦了擦脸上的泪,削瘦精致的小脸上挂着客气疏离的笑容:“谢谢你送我回来。”

封云霆冷漠地说道:“别多想,送你回来只是看在沈安宁的面子上而已。”

沈安然的心口疼得厉害,索性已经习惯了,微微一笑,带着几分自嘲,“我明白,我不会再纠缠你了。”她早就不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少女了。

他和她的距离隔着山海隔着天与地,山海不可平,天地不可越。

封云霆有些烦躁,可能是因为车内的空调温度太高了,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带,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不,你不明白。沈安然,三年的牢狱之灾还是没让你学会什么叫自知之明!”

“别勾搭顾斯年!他不适合你!”

沈安然一愣,没想到他是如此看待自己的,下意识地想解释,但解释了又有什么用,他从来就不信她不是吗?

“适合不适合重要吗?顾斯年长得帅又有钱,只要能嫁给他,我的人生就不会如此难堪了吧。”

“不自量力,顾斯年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换女人如换衣服!你想让他娶你简直是做梦!”

“更荒唐的梦都做过呢。”比如,让封云霆爱她。

心脏疼到麻木,人也无知无觉了,睁着一双空洞的眸子,“走了。”

刺骨的风吹到身上,但她好像一点儿也不冷,如同活死人一般缓慢地木然地向前走。

用自己兜里的两块钱买了两个馒头当晚餐。

只可惜老天爷要是想捉弄人的时候,喝凉水都能塞牙,刚吃了一口,就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馒头滚到地上,沾上灰尘。

“你这种杀人犯还活着干什么?怎么不去死?”撞她的人不仅不道歉还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完后便扬长而去,像是在惩恶扬善。

沈安然站在那想了一会儿,馒头刚刚吃了一口,扔掉太可惜了,而且还是两个呢。

她将馒头拣起来,小心翼翼的撕下外面一层,然后大口咬了下去。

边吃边落泪。

没什么好哭的,有东西吃就很好了,比监狱里的生活好多了。

封云霆的车停在不远处,他将每一幕都收进眼中,扯着领带的手越发用力,烦躁不已。

他怎么就那么难受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