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8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 已完结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小王亲亲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江昱气得闭上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人,只觉得眼睛扎人。脑袋一时充血,便挥舞着拳头冲到了叶冥面前,叶冥收敛了笑容,电光火石间接住了江昱的拳头。林意绪看情形不对,怕把事情闹大,连忙把两人拉开。江昱也有点吃味,其实他知道,星辰产业跟千江集团虽然没有生意往来,但是对方的来头毕竟是不容小觑,犯不着闹到见血,看到林意绪来拉自己,他便顺着这个台阶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欲加之罪

江昱看到她那一身情爱的痕迹,本来就已经火冒三丈,结果目光越过林意绪身后的时候,又看到了床上那一堆情趣“工具”。

他的目光移到她身上,鼻腔里哼出冷笑:“真是看不出来啊,林意绪,你在床上的花样这么多!往日怎么不见你这么淫贱!”

林意绪捏紧拳头,指甲深深嵌入掌心,这个男人…这个她叫了几年老公的男人……竟然这样羞辱她!要不是他的好妹妹,她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林意绪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小女生,在喝了小姑子的那杯酒后,她就知道自己被下了药,既然是要跟男人春风一度,何不自己找个男人?所幸她运气不错,被下了药后,也懒得再管束自己的身体。

“江昱,如果跟别的男人睡一次就淫贱不堪的话,那你呢,你跟那个婊子睡了几千次了吧,说淫贱,你比我淫贱千万倍!”

江昱正待反唇相讥,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

接着就听到人群涌来的声音,江昱有种不祥的预感,下一秒,就看到一群狗仔蜂拥到眼前。

快门声和闪光灯此起彼伏,江昱立马上前一步,挡住房门,不让他们进来。

“江昱,你为了让我丢人现眼,竟然大费周章叫这么多记者来?”

她连忙捂住自己的胸口,“你想让明天的报纸标题是,风骚的千江集团少奶奶偷情被抓吗?”林意绪心寒了,她没想到江昱会做这么绝,为了报复她,不惜让她在全城人面前出丑,他简直冷血得让她不认识。

江昱也一阵疑惑,这些狗仔是怎么冒出来的,难道昨天给自己线报的人把消息卖给了别人吗,正揣度间,忽然听到一声厉呵:“吵死了!”

林意绪和江昱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去,只见浴室门口站着一个赤裸上身的型男,五官俊朗,身材好到让林意绪忍不住多看两眼。

更要命的是他还没有擦干身上的水滴,好多水珠沿着他健硕的腹肌流进下腹,消失在挡住下体的浴巾里。林意绪竟然有点希望一阵风拂过,吹掉那条浴巾。

想想昨晚是跟这样优质的男人滚床单,就觉得这波不亏。

那群记者一看到叶冥出现,立刻激动起来,手里的相机变成高射炮,快门声和闪光灯浪潮一般涌了起来,其实他们一开始接到的线报,是星辰产业的总裁叶冥跟一个女子火热调情,还一起进了酒店的消息,所以一开始看到千江集团的少东家江昱在这里时,他们是一脸懵逼的。

江昱看到叶冥,瞳孔不禁放大了一分,“这不是叶总吗,我以为谁看上这破烂货呢,原来是你。”

叶冥漫不经心的拿起桌上的水晶杯把玩着,邪气一笑:“原来是江少爷的娇妻啊,江少爷也是的,这么可爱的小白兔,不好好看着,放出来到处跑,早晚让狼吃掉。”

江昱冷笑:“不劳您操心!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小白兔,狐狸精还差不多,叶总这么喜欢勾搭,小心别惹得一身骚!”

林意绪只觉得好笑,江昱天天跟那个狐狸精纠缠,还怀上私生子,自己染上一身骚味没洗干净呢,还有脸说她。

本来心中的那么一点愧疚也消失殆尽!

叶冥语气平和,带着一丝笑意,“江少爷,不管是小白兔还是狐狸精,我都想告诉你,”

说着故意凑近江昱,压低声音:“贵夫人很美味。”

江昱气得闭上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人,只觉得眼睛扎人。脑袋一时充血,便挥舞着拳头冲到了叶冥面前,叶冥收敛了笑容,电光火石间接住了江昱的拳头。林意绪看情形不对,怕把事情闹大,连忙把两人拉开。

江昱也有点吃味,其实他知道,星辰产业跟千江集团虽然没有生意往来,但是对方的来头毕竟是不容小觑,犯不着闹到见血,看到林意绪来拉自己,他便顺着这个台阶下了。

狠狠瞪了一眼林意绪,“收拾好你的烂摊子后给我滚回来!”说着把门甩上,拂袖而去。

林意绪扶额,头又隐隐作痛了。看着眼前的男人还抱着手臂用促狭的眼神看着她,她蹙了蹙眉:“叶总,抱歉,闹成这样。”

叶冥挑眉:“没关系,被人带了绿帽子正常反应,再说,我也不吃亏。”

林意绪扫了一眼自己的胸口,那一片惨不忍睹的痕迹提醒着自己,眼前这个男人昨天晚上确实不吃亏。

“快穿上衣服吧,我也该走了。”林意绪提醒他。

男人露出嫌恶的表情,“脏了。”

总统套房纤尘不染,衣服虽然被随意丢在地上,但是怎么会脏呢?林意绪环顾四周,这个男人貌似并没有带换洗衣服。

她叹了一口气,把衣服一件一件收拾好,带着劝慰的语气:“您就将就一下吧,难不成一会裸奔出去?”

叶冥嗤笑了一声,眼前这个女人,怎么那么可爱呢。

“我说脏了就是脏了,你别收拾了,我用过一次的东西,向来是扔了的。”

林意绪听他这样说,脸立马冷了下来,用过的东西一次就扔,就像昨天被睡过一次的自己一样,她立马扔掉了手里的衣服,拿起包包,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准备离开。

“怎么,就这么无情吗?我还以为经过昨夜的热烈交流,你会对我有点留恋。”

林意绪看着一脸玩味的男人,也促狭地回答他:“叶总不说差点忘了,昨天我被您伺候的很舒服,为了表达对您的感谢,这笔钱请您收下。”说着抽出一千块,放在了男人面前。

男人笑了,真是有趣的女人,他慢慢走到林意绪面前,将一张名片塞进她的包里。

然后凑到她的耳边:“为了感谢你的美味,送你一张我的名片,这个可比你给我的值钱得多哦。”

林意绪又气又怒,“你还是操心一下一会穿什么吧!”说着夺门而出。

背后男人慵懒的声音追了上来:“我已经让我的助理送来了,就在路上,别担心哦。”

气得她半死。

站在江家的大门口,意绪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走进这个让她倍感压抑的家。

刘妈给她开的门,“少奶奶可回来了,夫人正生气呢,您赶快过去吧。”

意绪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她的婆婆,小姑,自从她嫁过来,就没让她过一天的舒坦日子。

果然,王月如正一脸愤恨的坐在客厅的茶几上,看见她进来,语气尖酸:“林意绪,你还有脸回来!”江依依也抬眼看见了她,眼神立马凌厉起来,“林意绪,你这个臭婊子,贱女人!”

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江依依的陷害

意绪看到眼前尖酸刻薄的两个女人,第一感觉不是气愤,而是疲惫。

“妈,依依,我又哪里得罪你了?”

江依依扑上来,“啪!”的给了她一耳光,“林意绪,你还好意思说?你背叛我哥,到外面偷人,而且还勾引叶冥,你知道我喜欢他喜欢了多久吗,你个贱人,婊子!”

林意绪静静的望着自己的婆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这样,由着自己的女儿这样糟践她,哪怕她是嫂子,辈分比他高,她林意绪,地位还是家里最低贱的。

“依依,别跟她多废话!离婚!林意绪,你立刻跟我儿子离婚!滚出这个家!”

王月如伸出自己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指着意绪的鼻子,像在指着一件最脏的垃圾。

林意绪声音平静,“妈,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婚的,小千身边必须有爸爸妈妈,再说了,即便我犯了错,那江昱呢,他跟外面那个野女人,都搞出孩子来了,为什么他就没人指责?”

王月如冷笑一声,“你还好意思说,你自己肚子没用,生个女儿也就算了,还是个傻子!你能怨江昱找别人?”

说着指着意绪的鼻尖,更加难听的话冒了出来。

“要我说,我们家江昱已经给够你面子了,这么多年来你肚子里没动静,我们江家还留着你这不下蛋的鸡在这白吃白喝好几年,现在人家小艾有了孩子,B超结果是男孩子,你不给我孙子腾地方,还想着鸠占鹊巢,你还要不要脸!”

意绪已经气得发抖,江依依还继续信口雌黄。

“妈妈说得太对了!林意绪,你不感激我们江家也就算了,不把我妈放在眼里也就算了,你还明目张胆出去偷人,贱货!我们江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你死了,你留下的傻丫头我们就勉为其难照顾着,毕竟是我哥一半的骨血,也没准离开你之后,傻丫头也就变灵光了!”

“偷人?小姑子不给我那杯酒,我也偷不到叶总那里去。”林意绪咬住嘴唇,告诉自己千万别哭出来,脸上的指印火辣辣的疼,她抬起头,“还有,我的小千不是傻丫头,她只是有一点孤僻而已,我是不会离婚的,打死都不会!”

王月如气得发昏,江依依有些心虚,却还在骂:“臭婊子,死赖着不离婚不就是想分我们家的产业吗?你死了这条心吧!江家一个子儿你都别想拿”!

“别跟她废话了依依,这婚是离定了的,我看她能犟几时!”

王月如满脸嫌恶的盯着林意绪,“还不快滚!看见你我就恶心!”

意绪只感觉累到极点,累到连脚步也抬不起来,只能慢慢往前踱步。

江依依看她走这么慢,气不打一处来,“妈让你赶快滚,你到这扭腰摆臀给谁看!”说着上前来推搡。

意绪本来已经走到了楼梯口,见江依依来推自己,连忙往旁边躲闪,江依依扑了个空,脚一滑,往楼梯下滚去。

随着一身尖叫,她看到晕倒在地的江依依。

她吓坏了,赶紧扶起失去意识江依依。王月如闻声赶来,一把推开她。

“贱女人,我们依依不过说你几句,你就要她的性命,你的心肠怎么这么毒!刘妈,刘妈!叫救护车!”

林意绪还在解释,“妈,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她会来推我…”王月如却给了她一耳光,大声吼着让她滚。

救护车很快来了,婆婆和小姑子,还有刘妈,都离开了,只留下她跌坐在这空荡荡的大厅。

她的眼神灰暗,失了光泽,这日子太难了,她不止一次想过去死,但是看到自己才4岁的女儿小千,这个念头又会压下去。

小千的存在提醒着她,她是母亲,既然做了母亲,就应该坚强起来,想到小千的事,她不禁露出了一个微笑。

而刚刚进门的江昱,又恰恰误解了这个微笑。

“妈打电话给我,说你把依依推下楼梯,你还有脸在这笑,你这个女人怎么狠毒至此!”

“我没有推她!就算污蔑我一千次,打我一千次耳光,我也还是这句话,是她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

其实她的内心深处,是希冀着江昱能够相信自己的,他原来是那么的宠爱她,信任她,可是才短短几年,这个男人就让她伤透了心。

江昱一把拽起她,把她使劲往外面拖,“你跟我去医院,你别想害了人还处境安然,你跟我去给依依赔罪!”

意绪被他猛然的拉起,柔嫩的胳膊被拽得发痛,她痛叫出声,然而江昱还是不为所动,仿佛她在演戏一般。

到了医院,得知江依依除了一点擦伤以外别无大碍后,她总算是放了心,要真是重伤,王月如肯定不放过她。好在家里的楼梯都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而且楼梯不高。

但是江依依一见到她哥,就开始连声哭诉,大概就是意绪多么多么恶毒,多么多么阴险之类,她已经听得耳朵起茧子了。好在王月如去跟医生谈话去了,不然又是一番辱骂。

江昱安抚了一番妹妹,然后嫌恶的看了一眼意绪,“好在依依没事!你以后给我小心点,要是依依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张嘴里吐出的话语像一个个冰冷的光圈,一圈圈扩散,将她的心一次又一次冻得冰冷。

从早到现在,她水米未进,挨了两个耳光,经过几番折腾,她只觉得头痛欲裂,胃部也隐隐作痛起来,她慢慢走出病房,不想理会江依依的恶毒语气。

在走廊上迷迷糊糊的撞到一个宽阔的后背,她终于支持不住,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夕阳惨淡的照在她的脸上,一个慵懒的男声传了过来:“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能睡的女人。”

为什么是他呢?昨天那个跟她一夜荒唐的男人。明明是陌生人,却能在她这个时候给她一丝丝温暖。

“来跟院长谈个生意,你就急不可耐撞到我身上了,怎么,才离开我几个小时,就对我思念成疾?”

意绪望着他,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谢谢。”

“所有不是以身相许的谢谢都是耍流氓”,叶冥继续耍贫嘴。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