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流光容易把人抛

更新时间:2021-04-01 15:31:38

流光容易把人抛 已完结

流光容易把人抛

来源:微小宝 作者:思小七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林染气急,冲了进来就扯开与厉以深紧贴一起的林子楠,一耳光甩了出去。“啪”的一声。林子楠踉跄着退了两步,被打得脑袋歪向了一边,脸颊迅速窜起了五根手指印,嘴里血腥弥漫。“爸爸都被你气中风了,你不在医院照顾,竟然跑这里来勾引以深。果然是妓.女生的下贱胚子,一刻没有男人都活不了!”林染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林子楠这两天所受的侮辱,加起来比这辈子都多,心早就麻木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流光容易把人抛:贱人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林染身上穿着白色婚纱,双眼的恨不加掩饰。

林子楠看着自己精心挑选的婚纱,失神。

这本是她为自己准备的礼服,此刻却成了别人的嫁衣。

没有泪意的眼睛,干涩得发痛。

林染气急,冲了进来就扯开与厉以深紧贴一起的林子楠,一耳光甩了出去。

“啪”的一声。

林子楠踉跄着退了两步,被打得脑袋歪向了一边,脸颊迅速窜起了五根手指印,嘴里血腥弥漫。

“爸爸都被你气中风了,你不在医院照顾,竟然跑这里来勾引以深。果然是妓.女生的下贱胚子,一刻没有男人都活不了!”

林染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林子楠这两天所受的侮辱,加起来比这辈子都多,心早就麻木了。

林染却沉浸在自以为是的角色里不能自拔,委屈得伤心欲绝:“爸爸估计做梦都想不到,他一心娇养出了个白眼狼,倒贴着勾引他女儿的丈夫!林子楠,以深马上都要和我结婚了,你还不死心,你真贱!”

林子楠明明不在意,可听到这话,心还是忍不住痛了。

她看向厉以深,他却望着窗外,对这里发生的一切,仿若未闻。

“这么多年来,爸爸从不嫌弃过你是个野种,把你当亲生女儿从小宠到大。到头来,你不但把他气得住院,还吃里扒外地坏败公司陷害他,成心要逼死他是不是?”

“我没有!”

“那你出现在这里做什么?想男人想疯了吗?还是像你那妓。女妈一样,只要是个男人,就管不住自己的骚浪贱要往上扑!”

林子楠垂落身侧的手渐握成拳,眸光中怒火翻滚。

她的忍耐没有让林染退却,反而变本加厉。

“够了!”林染骂她可以,但不能侮辱她母亲!

林子楠忍无可忍,利眸冷光,似刀似箭,恨不能将面前装腔作势的女人扎得千疮百孔。

“别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身上,衬得自己跟白莲花似的,你做了什么,真的以为别人不知道?”

正因为林勇安疼爱娇宠自己,而自己却不是他女儿。

所以林子楠从不让他为难,从不去沾染公司半点事务。

尽管如此,林染母女,仍恨不得她去死!

好几次,她都撞见林染悄悄地摸进林勇安的书房。

那是后没有深想。

现在想来,只怕是林染进了林勇安的书房,为的不是普通工作,而是拷贝秘密文件,至于秘密文件给了谁,除了厉以深怕是没有别人了。

真是可笑!

“我做什么了?”林染有恃无恐,“你拿出证据来啊。”

“我肯定会如你所愿的!”林子楠冷冷地盯着她,“林染,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对不起爸爸的人,到底是谁!你有本事拿你和你妈妈的命来起誓!”

林染心里慌乱,气急败坏地叫道:“你这个贱人生的野种,有什么资格叫我父亲爸爸!”

她不厉一切地冲上去撕打林子楠,却被厉以深抓住胳膊拉了回去。

“和这种低贱到尘埃里的人动手,那是自降身份!”厉以深说着,按下一旁座机的服务按钮,“有人在休息室闹事,马上过来处理。”

林子楠再次感受到了厉以深的绝情。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感受到心痛,只是觉得身体不是自己的,她想要冲进车流,被碾碎。

流光容易把人抛:依靠

医院。

林子楠身心俱疲。

她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林勇安,所有的强忍的委屈,都像泄阀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母亲早死,养父重病,曾经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还有厉以深是她的依靠。

她从未怕过这个不确定的世界,因为她有厉以深。

可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

大千世界,仿佛突然就没了她的容身之地。

穿着防菌服的她紧握住父亲的手,脸颊贴在上面,无声的恸哭,细瘦的肩膀颤抖耸动。

悲伤像云,天都要塌了似的黑压压的笼罩着一切。

“爸,对不起!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是我有眼无珠,错把豺狼当良人,才害你变成这样,还害了公司!”

“爸,我该怎么办?”

帮不了你对抗病魔,也挽救不了你的公司……

林子楠哭晕在父亲身边,被重症室护士发现,送 了出来。

医院是个充满希望又冰冷的地方,生老病死,一半由自己,一半由这里。

在绝望面前,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尽头。

糟糕的情况只会累加,不会好转。

林子楠以为,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然而,当法院的传票送到她手上的时候,世界才真正开始崩塌。

原告起诉林子楠没有主治医生执照,参与手术,造成医疗事故,病人家属要求死刑!

做为家庭医生,林子楠只为厉家人看过病。

而唯一的例外,便是曾经主治参与过厉以深一个手下的手术。

当时的情况紧急又危险,在厉以深的授意下,林子楠想也没想,出了手。

明明已经好转入院的病人,却死于医疗事故,源头还在自己身上。

死者家属不接受私下和解,去法院起诉,情绪崩溃地要求必须判处无良医生林子楠无期徒刑。

林子楠得知这一切后,已经没了泪水。

厉以深对她的报复一环接一环,步步相逼,是要置她于死地的!

她还天真地以为,能打动他,请他看在过去多年的情份上,放过父亲一马。

殊不知,过去的情份,也是建议在他的仇和恨上,根本没有值得他宽恕地方。

法庭上,原告方律师陈词激昂犀利,认定林子楠只是毕业于医学院,但是手术医师执照没有,涉嫌无证行医,误诊,导致殒命。

随后相关的证据资料一一呈上。

林子楠的肩膀一次次垂下。

父亲重病,林氏被查,林染母女迅速地与他们划清了界线。

林勇安背着公司倒闭的巨大的债务,还有高额的医药费用,都需要林子楠想办法筹借。

她知道,她快要,就快要被厉以深打倒了。

可是她怎么能倒?

厉以深作为证人,站上法庭上时,林子楠佯装漠然的神色一寸一寸龟裂。

法庭上。

厉以深回答得平淡简洁,却直切要害:“林子楠是我的家庭医生。死者是我的员工。”

“我员工发病时,正好身为医生的林子楠在场,提出医治。”

“当时大家提出打120,但是林子楠……”

林子楠几乎听不清厉以深说的话,只见他那两片曾经温柔亲吻过她无数遍的唇,此时正吐出刀子,一刀刀在要着她的命。

他是不在乎她的命吧,虽然他曾经把她捧为手心珍宝。

可是如果不把她捧为珍宝,又如何能将她抬至云端又砸向地狱?

这大概就是他要的报复吧。

这时候他一定痛快了吧?

在林子楠绝望的视线里,厉以深递上了那份他口诉,林子楠亲笔录写的诊病记录。

林子楠再度崩溃,“那不能作为证据,那份病例里的内容是厉以深口述,我记录做为参考待用的……”

小说《流光容易把人抛》 第3章 贱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