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予你情深不相负

更新时间:2021-03-31 15:43:08

予你情深不相负 已完结

予你情深不相负

来源:微小宝 作者:春雷炮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过了半个小时,马车到了郊外。 叶雨薇缓缓掀开车帘,映入眼帘的是程知杰温暖的笑容。 “叶小姐安好,一路颠簸辛苦了。”程知杰拱手行了个礼,他声音温和清澈,犹如冬季里的暖阳,也仿若山间的清泉,温暖人心。 叶雨薇楞了楞,微微一笑道:“见过程公子,公子安好。” 两人同伴沿河畔而行,侍从丫鬟不远不近跟在其后。 “叶小姐,我……我可以叫你雨薇吗?”程知杰小心翼翼的问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予你情深不相负:折磨而死

  自上次皇宫发生了不愉快的事,宇文轩也没再骚扰她,落得了几日安宁。接着就收到了程府三日后为程家小小姐举办生辰礼的邀约。

  三日后,叶丞相带着叶雨薇和叶汐登上去往程家的马车,因为是与叶汐同一架车,相对于叶汐的叽里呱啦,叶雨薇上车后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安安静静地等待出发。

  叶汐上车后,看到叶雨薇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样子,冷哼了一声,然后在距离叶雨薇的位置坐下。

  “姐姐,怎么不等等妹妹?”

  叶雨薇也不接叶汐的话头,仿佛真的睡着了一样。

  片刻后,马车到了程府门前。

  叶汐抢先在叶雨薇前面下了车,叶雨薇下车时看到沐浴在清晨阳光下里的程知杰,莫名觉得心头一暖。

  众多官家夫人小姐都齐聚在程府后花园,只见叶汐在众人中,相处得十分融洽,反观叶雨薇仅与苏婉柔坐在湖中凉亭品茗。

  这时,听到不远处传来声音,一个与程夫人相交甚好的夫人打趣道:“我总算是知道程公子为何看不上了我介绍的那些官家小姐了,原来早已心有所属。”

  说罢,目光有意无意望向凉亭,打量着亭里坐着的人。

  对此,叶雨薇无奈,只能假装没有听见她们的话,对于旁人的目光视而不见。

  “对了,雨薇,听说你已经接到圣旨,婚期将近……”婉柔低声说着,叶雨薇看顾四周,淡淡应道:“婉柔,我……我并不想嫁给襄王殿下。”

  苏婉柔听到这句话,惊诧的看了叶雨薇一样,然后握住了叶雨薇的手,以更低的声音问道:“莫不是你真的对程公子…….”

  尾音未落,苏婉柔就被叶雨薇捂住了嘴巴。

  “别闹,我们并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叶雨薇出声辩解,见苏婉柔已经平定神色,她才缓缓松开捂住对方的手。

  叶雨薇无奈站起身,望向远处的风景,叹了口气柔声道:“但以目前的情形,我无能为力。不到万不得已,我……”

  她止住了话头,看着苏婉柔明媚的脸庞,她缓缓舒了一口气。

  余光扫了眼四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似是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只一刹那,她睁大了双眼。

  坐在椅子上的苏婉柔发现她的异常,关心问道:“雨薇,你怎么了?看到何物?”

  叶雨薇冷静下来后,摇了摇头,“没事。”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看错了吧。

  宇文轩此刻应在朝堂之上,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更何况,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女子多的地方。

  直到宴会结束,相安无事。

  叶雨薇与苏婉柔相互道别之后,上了自家马车。

  看到叶汐已经在车上坐着,表情似乎很不高兴。

  特别是在看到叶雨薇上马车之后,更是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叶雨薇缓缓坐下,也不理叶汐,头靠在车厢上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很长,很长……

  期间做的梦都是那么的真实,仿佛刹那间回到了前世——

  襄王府的雅兰院是正妃居住的院落,不见丝毫奢华气息,仅有温馨淡泊。

  叶雨薇在陪两岁的孩子写字描红,打发时间。

  晌午刚过,管家带了一个女子来到她的院中,说是襄王特地安排过来给她过来请安的。

  对于这个女子,叶雨薇没有半点印象,看着她的穿着打扮和姿态礼仪倒像风尘女子。

  “王妃,这位是万花苑的柳依依姑娘,今日起便是这府里的柳姨娘了。”

  那女子一句话也没说,也未向她请安,只是问管家:“我住在何处?我瞧着这雅兰苑甚好。”

  就因柳依依的一句话,叶雨薇莫名其妙的由主屋被安排到了偏房。

  深夜降临,宇文轩来了雅兰院,不一会儿便听到柳依依的娇笑声传来。

  叶雨薇站在偏房门前,只看见主屋里男女缠绵的画面,同时还有让人羞红于脸的声音传来。

  那一刻,她蹲下顿时呕吐不止。

  而后那晚,她把自己泡在冷水里,心凉入骨。

  她那么用心去爱的人,却一次一次的背叛伤害她。

  她痛苦的挣扎,想要抓住最后那根救命稻草,可是眼前一片黑暗,她再也找不到方向。

  宇文轩那晚抽空到了她的偏房,冷冷看着泡在水里的女子,神色漠然,对她不闻不问,仿佛这个人根本不存在。

  叶雨薇彻底崩溃了——

  “宇文轩,我们和离吧。”

  宇文轩根本不管她的情绪如何,冷嘲热讽道:“叶雨薇,像你无才无德,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连一点拿得出手的才艺都没有,离开了本王,你如何活下去?也许你可以趁还未人老珠黄之时,靠着这副身姿,去那万花巷里招客。”

  闻言,叶雨薇一阵气血上涌,而男人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一哭二闹三上吊不是叶雨薇的性格,她的教养也不允许她做出这样子的事情来。

  宇文轩之前下过命令,让府内的仆人对于叶雨薇这个不受宠的襄王妃不必太重视,故而府内所有的人打从心底里看不起她。

  整整一夜过去,没有一个人来管她的死活。

  后来,叶雨薇病了半个月,贤贵妃奇怪儿媳未曾进宫请安,后来得知此事,便下令将柳依依送回了万花苑,并对宇文轩强烈斥责。

  即便如此,宇文轩也不曾对她说过只字片言的关心,甚至连院门都不曾踏进一步。

  那一段黑暗痛苦的岁月,一直折磨着她,每每回想起来都痛不欲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叶雨薇听到有人在叫她,睁开眼睛便看到剪烛。

  她在剪烛的服侍下,缓缓下了马车,然后回到自己的院中。

  沐浴过后,叶雨薇想起今日在宴会上,程小小姐偷偷附在她耳边说的话——

  “雨薇姐姐,明天我哥哥邀你去郊外踏青。”

  想起程知杰前世被她所累,因她被废入冷宫,程知杰为她奔相告走求人情,最后震怒宇文轩,一旨入狱折磨而死,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今生她就不要再牵扯无辜的人因自己再次受到迫害。

  再过几日便是大婚,明日便去与程知杰说清楚,也算为他避开前世的劫难吧……

予你情深不相负:废了他的胳膊

  第二日清晨,叶雨薇上了马车,出门去郊外应程知杰的约。

  过了半个小时,马车到了郊外。

  叶雨薇缓缓掀开车帘,映入眼帘的是程知杰温暖的笑容。

  “叶小姐安好,一路颠簸辛苦了。”程知杰拱手行了个礼,他声音温和清澈,犹如冬季里的暖阳,也仿若山间的清泉,温暖人心。

  叶雨薇楞了楞,微微一笑道:“见过程公子,公子安好。”

  两人同伴沿河畔而行,侍从丫鬟不远不近跟在其后。

  “叶小姐,我……我可以叫你雨薇吗?”程知杰小心翼翼的问道。

  面对温柔如斯的程知杰,这一个小小的请求,叶雨薇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于是便轻轻点了点头。

  而后,两人聊了许多,寄情于山水之间。

  程知杰余光偷偷看着叶雨薇的脸色,看着她笑颜如花的样子,他心里好像吃了蜜糖一样甜。

  他从袖中拿出一支白玉兰花簪,递到了叶雨薇面前,脸红到了脖子根,温柔开口道:“雨薇,倾慕之心,望卿得知。”

  叶雨薇被程知杰的举动吓到了,愣了一秒,她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

  “程公子,我不日便要大婚了。虽非我所愿,但家族性命……”

  程知杰没有料想叶雨薇会拒绝自己,虽然他听说了,她已被赐婚的事,但亲耳从她口中得知,他的心还是很痛。

  只是他没有想到,更可怕的事即将到来。

  就在两人默默无语的时候,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叶雨薇做梦都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宇文轩!

  他穿着一袭白色绣麒麟云纹的骑马服,加上出色的样貌,玉树兰芝,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引了过去。

  她整个人都放空了,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终归是命!

  只求不要牵连他人!

  宇文轩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看了眼程知杰,眼中是一闪而过的阴鸷,嗓音低柔寒凉:“来人,拿下他。”

  只见两个侍卫将程知杰扣押跪下,宇文轩翻身下马,大步走到叶雨薇面前,与她对视:“雨薇今日出来散心,可还舒心?”

  叶雨薇听到他这句话,虽是关心,却让人遍体生凉,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襄王殿下,臣女并不想嫁给你,也不配做你的王妃,请你再不要强人所难。”

  听了叶雨薇的话,宇文轩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略微勾了一下嘴角,右手轻轻的挑起她的下巴,逼迫她视线与他相视。

  程知杰回过神来,见状,挣扎着,却徒劳无益。

  “襄王殿下,雨薇她说了不会嫁给你,请你尊重她的选择!”

  “雨薇?本王王妃的闺名岂是你可以唤的!”宇文轩冷笑一声,仿佛看死人一样看着程知杰,紧跟着便有护卫用力将程知杰的右手一扭,清脆的一声响,程知杰的手便脱了臼,只见他痛呼出声,脸色霎时苍白,冷汗淋漓。

  叶雨薇吓了一跳,转过头,惊慌失措道:“宇文轩,你想做什么?”

  “本王想做什么,雨薇你不是一早就很清楚么。”话音刚落,只见程知杰趴在地上,挣扎着也没办法用两只胳膊撑起身子,痛到只能贴着地面喘气。

  叶雨薇手脚冰凉,看着在地上痛苦挣扎的人,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前世在冷宫里经受的折磨。

  她崩溃道:“宇文轩,我求你了……你放过他好不好……”

  宇文轩额头青筋隐约浮现,低声道:“你居然为了这个男人向我求情?”

  宇文轩抬起手,准备重重的落下,而站在程知杰身边的侍卫举起手中的剑,只等主人一声令下。

  叶雨薇大叫一声,双手捂住了脸,泪水如同决了堤的洪水一样,奔流而出——

  “我嫁,我嫁给你!只要你放过他,放过他!”

  叶雨薇几乎要给宇文轩跪下了,下一刻,宇文轩扣住她的腰身,狠狠将她拥在怀里。

  “雨薇,你为了他要跪下求我,你喜欢他?”宇文轩拂去她的泪水,语音森冷。

  “我……我只是不想再有人因我受到伤害……我嫁给你,我会乖乖上花轿,嫁入襄王府。”

  叶雨薇想不到今日会发生这样的事,她整个人慌乱极了。

  从前的宇文轩对她不闻不问,不管不顾,如果不是最后发生了那件事情,估计他一辈子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现如今,他转了性,魔怔了一般的把目光聚集在她身上,就像个恶魔一样让她恐慌。

  此刻,宇文轩伸手便有护卫递上他的披风,他抬手将披风抖开,温柔的为叶雨薇披上,声音不急不缓传来——

  “雨薇,你最好乖一些,否则下次就不只是废他胳膊而已。你知道本王的性子,向来有一说一。”

  叶雨薇惊得倒吸一口凉气,他怎么能用这样的神情,这样的语气,说出那般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宇文轩弯腰将她抱起,走向马车。

  路过程知杰面前时,将对方手中拿着的那枚玉簪踩断……

小说《予你情深不相负》 第13章 折磨而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