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七岁萌妃像颗糖:王爷要凉凉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1

七岁萌妃像颗糖:王爷要凉凉 已完结

七岁萌妃像颗糖:王爷要凉凉

来源:微小宝 作者:林夕恩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刚才他赶到店铺时,没听到阿狸与李军尚前半截问话,也就不知道文妍是阿狸的娘亲,在见到木碑上文妍的名字,襄平震了一惊,以为不是同一人,只是同名同姓罢了。可转念一想到方才王爷的模样,阿狸胸前的雪玉,他这才想起,那块雪玉不就是当初王爷送给阿妍小姐的定情信物吗?得知这一真相,襄平久久难以平复内心,难怪,难怪王爷会是那样的悲痛的样子,他肯定是知道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节 造化弄人-林夕恩

“好,多谢大夫提醒,我会的,阿狸我们走吧!”

说着,襄平单手将阿狸从床榻上单手抱起,跟抱一只小狗似的,轻轻松松。

回客栈途中,阿狸老老实实趴在襄平肩膀一动不动,襄平担心是不是又不舒服,遂小声问道:“丫头,有没有不舒服?”

阿狸摇摇头,下颚搁在襄平肩膀上:“襄平哥哥,我能不能求你帮我个忙?”

襄平哥哥?怎么才过一夜这丫头就改了口,不过这一声哥哥叫得,可是甜到襄平心里头,嘴角弯成月牙状。

“什么忙,你说?”

“我想去拜拜我娘亲。”

“好,你娘亲在哪儿,我带你去。”

“嗯,谢谢襄平哥哥。”

看样子王爷一时半会儿应该也回不来,襄平便擅作主张答应阿狸带她去见娘亲。

南城外的荒郊树林旁,林林总总竖了不少墓碑,简易的木碑也不少,阿狸的娘亲就是其中之一。

刚才他赶到店铺时,没听到阿狸与李军尚前半截问话,也就不知道文妍是阿狸的娘亲,在见到木碑上文妍的名字,襄平震了一惊,以为不是同一人,只是同名同姓罢了。

可转念一想到方才王爷的模样,阿狸胸前的雪玉,他这才想起,那块雪玉不就是当初王爷送给阿妍小姐的定情信物吗?

得知这一真相,襄平久久难以平复内心,难怪,难怪王爷会是那样的悲痛的样子,他肯定是知道了。

看着眼前这块冰冷的木碑,襄平喉咙管都跟着哽咽,他深知当年阿妍小姐与王爷之间的感情。

本以为能寻得她,却不料已是阴阳相隔,换做谁,谁都受不了,哪怕对方是王爷这种铁骨铮铮的汉子。

“这就是阿妍的墓?为什么没有坟,只有一块木碑?”

李军尚不知何时从二人身后走出来,吓得阿狸一哆嗦,赶紧握紧胸前的雪玉,怕被他再抢去。

“白胡子老头说这,这是衣冠冢,娘亲被坏人推下火堆,尸骨无存,只能立衣冠冢。”

阿狸哆哆嗦嗦,羸弱的身子也跟着抖起来,眼泪止不住往下掉,却不吭声。

知道娘亲不喜欢她哭,她硬是没在阿妍的木碑前吭一声,在难受也能忍着。

她的模样越看越像文妍,尤其是倔强时的神情,几乎一模一样,李军尚见了忍不住别过眼来,不敢看向阿狸。

但眼里的恨却逐渐生气,戾气不久便包裹了他的全身。

襄平看在眼里却不敢相劝,得知文妍是被温县县长害死,襄平内心也恨,恨不得现在就将张文义千刀万剐,也不足以灭他心头之恨。

衣冠冢前,阿狸再难受也忍着,身后俩男人更是如此,三人从荒郊树林回来,各个都红了眼眶。

三人前脚抵达客栈,逮捕张文义的邻县将军便赶了过来。

此时李军尚刚回屋歇着,折腾一整夜,他也着实撑不下去,回屋便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没见着李军尚,襄平倒是出现在他跟前。

不等将军开口,襄平面露恨意,贴近将军跟前:“事情都处理好了,张文义呢?上头有没有说要处置他?”

节 处斩-林夕恩

得知阿妍乃张文义所害,襄平恨不得亲手将他千刀万剐。

只可惜,他是王爷的贴身侍卫,倘若真的私自了结了张文义,他死倒是其次,就怕连累了王爷,心中不忍。

将军疑虑的盯着襄平:“您是真不知道还是给忙忘了,王爷不是已经给我等下了死命令,说张文义置百姓生死于不顾,还欺君罔上不据实上报,罪大恶极,实难饶恕,明日午时处斩吗?”

啊?处斩?还是王爷给下的死命令,看来王爷是真的怒了,才会在陛下命令没下来之前做了决断。

不能打了王爷的脸,襄平只好打自己的脸,故作尴尬:“你看我,真是忙忘了,王爷确实跟我说过这事儿,是我没在意。”

“那这就对的上了。“将军一抹脑门上的冷汗,生怕是自己一个人梦游听错了王爷下的命令,现在有襄平承认,这事儿他就不用担心了。

“既然王爷已经给将军下了死命令,那将军过来不知是所为何事?”

“我正要说这事儿来着,张文义如今被收押,温县群龙无首,瘟疫又横行多月,属下毕竟不是温县的官儿,处理不了他们这儿的事儿,所以打算来问问王爷该如何处理?”

襄平听了,倒吸了口凉气,得亏之前王爷聪明,让他提前向皇宫发去求助,按照温县距离京师的路程,估摸着下午应该就有人能够来上任了。

“放心,王爷已经上奏到京师,下午就会有人来处理,将军无需担心,只要处理好眼下的事情就好。”

“有襄侍卫你这一句话,我也就放心了,那属下就先行去处理其他的事情,不打扰了。”

“将军慢走。”

目送将军离开,襄平忽的心满意足的笑了。

王爷虽有假公济私的部分,但这张文义也确实该死,就算王爷不吓死命令,陛下也饶不了他,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果不其然,不到两个时辰,京师便派了人来顶替张文义的位置,并下令对张文义以游街斩首的死罪。

随着张文义的罪行被公之于众,百姓对皇帝的下旨各个是拍手称快,趁张文义被游街时各个对他下手都不轻。

还没到监斩台张文义就已经被百姓的石子白菜砸的奄奄一息,监斩台上那一刀对他而言反而是痛快的。

罪魁祸首得以解决,瘟疫之事太医院的人也跟着过来,相信不久之后疫情必定能稳定下来。

阿狸身子还虚着,襄平小心翼翼将她抱回房,乖乖等在房间等候的肉球,一见阿狸回来,兴奋的一直蹦跶。

襄平担心肉球伤着已经在他怀中熟睡的阿狸,便低声说了句:“阿狸伤了,你可不能闹她。”

小肉球抬着灰不溜秋的脑袋,轻轻那一歪,好似听懂了襄平的话,不再蹦跶,而是安安静静看着襄平将阿狸放到床榻上。

确定阿狸躺下,肉球乖乖坐在床榻前,就那么呆呆望着自己的小主人,像一个忠贞不二的侍卫守护者自己的主人。

见肉球静下来坐着,临出门,襄平竟忍不住惊叹,世间连动物都如此忠诚善良,可有些人却连狗都不如。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