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最强修者

更新时间:2021-04-03 10:25:33

最强修者 已完结

最强修者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不是蚊子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张帆眉毛一挑“怎么?问我们是哪个班的?难道你想给我记过?还是想要开除我们?不要以为你是老师就可以为所欲为,你真以为校长是你爹啊!”“咳咳,张帆同学不要说了!坐下吃饭吧。”郑柔心中无语,因为正张耀东还真是校长的儿子,所以她不愿意见到他们与张耀东闹下去,不然吃亏的还是张帆他们。张帆与刘凯听到郑柔让他们坐下,不屑的看了一眼张耀东然后就乖乖的坐下了,而张耀东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所以说了句“小柔,我忽然想起我还有点事,下次再请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6-你有肾虚

因为囊中羞涩,从医院回学校,林洛二人打算坐公交车,大学城在郊区,而且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过了上班的高峰期,所以,在登上车后车上的空间倒比较宽敞。

公交车的路线一般都喜欢绕来绕去,坐出租车最多二十分钟就可以到,公交车非得折腾一个小时的时间。

一路上听着刘凯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时间倒是过的挺快的,不过林洛却在借机研究那个《丹道宝典》。

一研究才发现,这东西前半部分都是讲的都是关于中医方面一些匪夷所思的知识,当然,这是林洛对中医不了解的情况下,如果让一名学中医的人得到了这些知识,恐怕会大喜过望,只要苦心研究一段时间,绝对能够成为医国圣手。

如果那些苦苦寻觅中医典籍的老中医对这些知识不屑不顾的话,恐怕会跳起来骂林洛有眼不识金镶玉。

这些东西都记忆在林洛的脑海中,所以,只要稍稍研究下,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当然,明白归明白,他不一定就会看病。

前面是讲的是关于中医知识,至于后面半部分则是将的一些炼丹方面的知识,当然,当看到那些炼丹用的材料后,林洛差点直接骂娘。

因为炼丹需要的材料,哪个不是价值千金的,就好比其中一个叫做“培元丹”的玩意儿了,就需要一颗拥有五十年以上火候的老山参为主料,至于辅料也是一些珍贵的药材。

林洛看过一些书籍,知道五十年以上的老山参的价格在十万元以上,而他全部的身家也就一百多块,所以他想骂娘也是正常的。

为了不生气,林洛干脆直接舍弃了后半部分,研究其中中医的部分来,这一研究还真让他研究出一些门道来。

“老三,我怎么感觉的眼神有点不怀好意啊!”刘凯发现林洛的眼神正不断的在他的身上扫视,看得他隐隐有点发毛。

林洛没有回答,而是若有所思,才略带犹豫的问道“二哥,你是不是有肾虚?”

“你才肾虚!”刘凯猛的从座位上站起,因为太过激动,惹得周围的乘客争相投来目光,一时,他只好悻悻的坐下,埋怨的说道“我说老三,你这样的玩笑最好少开,哥的心脏承受力可是有限滴!”

“你面色发黑,双目无神,我问你,你是不是经常失眠,腰膝无力,精神不振,还有手足冰凉,而且还会出现腹泻……!”

刘凯的神色先是不屑,然后却是越听越惊讶,最后干脆张大了嘴巴,一副吃惊状,他双目稍稍有点呆滞“老三,你怎么知道的?”

林洛神色一滞,脸上出现一丝欣喜之色“二哥,我都说对了?”

“对了,都对了!”刘凯脸上出现一丝无奈与郁闷之色,肾虚这样的事,真的很难说出口,甚至很多男子即使知道自己肾虚也不会去医院。

“这样吧,二哥,如果你信得过我,待会回到学校,我给你开一个方子,不出十日,你的病就可以痊愈!”林洛有点忐忑的说道,对于治疗肾虚的方法,《丹道宝典》有不下百种治疗方法,其中就有针灸,还有推拿过气,当然还有开药方。

针灸不用说了,林洛不行,至于推拿过气,气林洛倒是有,可是推拿手段他不会啊,所以他就从几十个药方中找了一个疗效一般的。

这里说的一般只是与几十个药方比较起来,如果拿去和别的中医开的药方比一下就知道,这个药方的见效时间太快了,因为中医对病情见效慢,这也是中医没落的原因。

“老三,你没有忽悠我?”刘凯质疑的眼神在林洛脸上扫来扫去。

“二哥,你认为我是那种不靠谱的人吗?”林洛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不满的回瞪了回去。

刘凯想了想,林洛还真是一个靠谱的人“不过,老三你什么时候会看病开药方了,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过呢?”

林洛心思急转,就有了应付的借口“二哥,我来自乡下你知道吧?”

刘凯点点头“知道啊!”

“在我们乡下因为穷,很多时候,就算病了也不会去医院,而是自己去山上采一些草药,然后熬成中药治病,而我爷爷的爷爷在当时是有名的赤脚医生,所以,自然而然的,我们家的每一代男丁都懂一些中医方面的知识!我在乡下也时常帮人看病,所以……!”

“原来是这样?”听了林洛的解释,刘凯勉强算是接受了这个理由。

见刘凯不再追问,林洛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平时靠谱的人偶尔说一些不靠谱的话,也有人认为靠谱啊。

公交车停在大学城站,一名体型消瘦,戴着一副厚厚眼镜的男子与一名体型稍微显得有点胖的做学生打扮的两人从车上走下。

不用说,这二人正是从医院回来的林洛与刘凯。

“先回寝室!”

进了大学城,二人就直奔华南大学而去,现在才上午十一点,所以大学城中也看不到多少学生。

回到了华南大学的校区,林洛隐隐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一路回到504寝室,打开门里面空荡荡的,看来老大张帆与老四薛杰还在上课。

“哎呀,终于回来了!”

刘凯一扔下手上的东西,就一屁股躺在了床上摆出了一个难看的姿势来,对此林洛只能无语的撇撇嘴。

他信步走到了书桌前,撕下一张白纸,然后提笔唰唰唰的写下了一个药方,然后思索了一下又写下了一些东西。

他走到了刘凯面前“二哥,这是你要的药方,至于剂量还有服用的方法我都写在上面了!”

“老三多谢了!”刘凯十分随意的接过药方,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就随手放在了旁边。

见此,林洛也有点无奈,知道自己毕竟不是医生,恐怕刘凯也不太相信这个药方能治他“肾虚”的病吧。

不过说真的,这药方来自那《丹道宝典》到底有没有效果,林洛也说不准,不过他本能的觉得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刘凯给张帆与薛杰发了信息,所以很快寝室中就见到二人风风火火的身影。、

“哈哈,老三你这么快就出院了,真是太高兴了!走,中午我们搓一顿去!”张帆一回到寝室就给林洛来了一个熊抱。

“三哥,欢迎你重新回到504寝室!”薛杰脸上带着笑意说道。

林洛点点头,只感觉心头热乎乎的。

差不多快到十二点了,四人一路向食堂杀去,路上张芳有点坏笑的说道“老三,辅导员对你挺上心的,你住院的四天,她就来了三次,待会你过去的时候,可要小心一点!”

“辅导员是一个大美女啊,他对我家的老三这么上心,是不是对我们家的老三有意思啊!”旁边的刘凯一副贼眉贼眼的样子,说话间又是挤眉又是眨眼。

“老二,你不要胡说,小心被听到了,辅导员找你的麻烦!”林洛无语道。

“怕什么?我只是随口说说,总不至于那么倒霉吧!”刘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

“林洛!”

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刘凯的身体顿时就是一滞,然后林洛张帆薛杰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林洛四人连忙忍住脸上的笑意,然后缓缓转身,露出一副恭敬的样子“郑老师您好啊!”

不远处,一名穿着黑色小西服职业套装戴着黑眼镜,打扮朴素略施淡妆的美丽女子向林洛一行人走来,她正是林洛他们一个班的辅导员郑柔。

郑柔目光落在林洛身上,林洛这个男生给她的感觉不错,平时上课也很认真,而且半期测试他的成绩也相当的不错,最主要的是,对方在她的面前一直都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所以她的印象比较深刻,也是这次林洛忽然消失几天,她连续三次去504寝室打探消息的原因。

“林洛,你几天去了哪里?”说话间,郑柔的眼睛就看着林洛,因为眼睛是心灵之窗,内心的很多事情,都会不自主通过眼睛表现出来。

“郑老师,我家里出了一点急事,所以需要赶回老家一趟!对不起,我下一次一定向您请假!”林洛因为早就得到了提醒,所以态度也格外的端正。

“嗯,家里的事情解决好了吗?如果没有解决好,我再批你几天假!”郑柔轻声说道。

旁边几人一听差点哀嚎起来,平时他们要请假都是千难万难,但是遇上林洛就变了,老师居然主动提出来,一时,三人心中都生出了一个疑惑“难道郑老师真对林洛有什么非分之想?”

“谢谢你郑老师,家里的事情已经好了!不用了!”林洛微微一笑,拒绝了郑柔的提议。

“那好!”

郑柔忽然用目光扫过四人,于是说道“你们是不是去食堂?”

“是啊,郑老师,不如我们请你吃饭吧!”张帆连忙趁热打铁,和辅导员搞好关系绝对没错,而且还是一个美女辅导员,更应该搞好关系。

“是啊,郑老师,我们还没有请您吃过饭,就一起吧!”刘凯也连忙凑了上去。

郑柔微微沉吟了一下“好吧。那就在食堂吃!”

“偶也!”

张帆等人发出一阵欢呼声,一起向食堂而去。

PS:今天喝得昏天暗地,差点死了!

7-你爹是校长

504室的男生们拥簇着美女辅导员郑柔一起来到了华南大学的食堂,食堂建造得挺宽敞的,地面也铺有一层白色的地板,在大堂中摆放着上百张条形饭桌,不过此时食堂中的学生并不多,只有一小半饭桌前坐有学生。

因为现在不像八九十年代,生活水平提高了,所以大学生荷包里的生活费自然也多了,大多数学生还是愿意去外面的饭店吃,而不愿意来到食堂。、

不过林洛却是食堂里的常客,毕竟他每个月的生活费就200元,两百元够什么?一件牌子货衣服都买不到,去KTV唱一次歌也不止这点,正是知道这点,所以一个寝室的兄弟,对林洛特别的照顾。

“郑老师您请坐,我们去打饭菜!”张帆刘凯殷勤的让郑柔先落座,然后他们一起去买饭菜,打饭窗口只有稀松的几个人排队,所以,很快饭菜就打好了。

说真的食堂的饭菜也不算差,一荤一素,还有免费的汤赠送,当然,这所谓的汤只是在里面扔了几片菜叶子,然后放了一些姜等少量调料。

张帆刘凯本来就极为善谈,加上郑柔也放下了老师的架子,所以,一边吃一边聊,气氛还是非常愉快的。

林洛呢?只是吃着饭安静的听着,并不发表自己的意见。

“对了,林洛,你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不说话,并不代表,就没有人找他说话,这不,美女辅导员主动将话题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哦,我的爷爷年纪大了,走路不小心摔折了腿,他想见见我,所以我只能赶了回去!”这是林洛早就想好了的答案,其实他的爷爷奶奶都在几年前相继去世了。

“原来是这样,那严重吗?”郑柔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心之色,可见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子。

“谢谢老师关心,基本上已经稳定了,只需要好好休养就行,不过我爷爷年纪大了,想要痊愈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林洛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一段谎话说起来可是滴水不漏,听得旁边三人大为叹服“想不到老三这么老实,说起慌来却这么厉害!”

“那就好!那就好!”郑柔认同的点点头。

“咦,小柔,你怎么在这里吃饭,这饭是人吃的吗?不如我请你到外面去吃西餐吧!”一道略带不屑的男音传来,林洛抬头,就看到了一名身穿黑色西装,高大帅气的男人笑盈盈走了过来。

张帆刘凯一听顿时心中就不爽了,猛的站起对着说话的那人怒目而视。

郑柔美丽的脸上也是一沉,心中暗自不舒服,一听声音她就知道来人是谁?

食堂分两层,第一层是学生用餐的地方,第二楼面积小了不少,却是专门为学校的老师准备的,俗称教师餐厅,里面的饭菜自然要高级不少。

张耀东本来打算去二楼的,忽然眼睛一亮看到了和林洛坐在一起的郑柔,所以,就大步走了过来。

“张老师,请你叫我郑老师或者郑柔,我们还没有熟悉到你可以叫我小柔的地步!”郑柔也缓缓站起,脸上却是一片冰冷。

张帆刘凯一听对方也是老师,心中的怒气也暗自压住了,不过却为郑柔的反击暗自叫好,这个家伙居然说他们吃的饭菜不是人吃的,如果不是在学校,非得狠狠揍他一番。

张耀东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不过随即就恢复了正常,而且还带上了一点风度翩翩的笑意“小柔,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再说,大家都是同事是不是?这样吧,我为我刚才的话道歉。”

郑柔闻言脸色好看了不少,说道“张老师我就不打扰你了,去吃饭吧!”

张耀东扫了张帆刘凯一眼,就继续说道“呵呵,既然在这里碰到了,给我一个面子,正好我知道有市区有一家法国餐厅开张,听说味道还不错,不如我们去试试?”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知趣!郑老师的意思难道你还听不出来,请你不要打扰我们吃饭好不好?”

这个家伙拽得像一个二百五,张帆与刘凯都看不过去了。

“你们是谁?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我与郑老师说话,你们插什么嘴?”张耀东一改风度翩翩的模样,拿出老师的身份冷沉着脸喝问道,在他看来,只要呵斥几句,这几个学生还不吓得马上闭嘴。

张帆眉毛一挑“怎么?问我们是哪个班的?难道你想给我记过?还是想要开除我们?不要以为你是老师就可以为所欲为,你真以为校长是你爹啊!”

“咳咳,张帆同学不要说了!坐下吃饭吧。”郑柔心中无语,因为正张耀东还真是校长的儿子,所以她不愿意见到他们与张耀东闹下去,不然吃亏的还是张帆他们。

张帆与刘凯听到郑柔让他们坐下,不屑的看了一眼张耀东然后就乖乖的坐下了,而张耀东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所以说了句“小柔,我忽然想起我还有点事,下次再请你!”

看着张耀东灰溜溜的跑了,张帆不由得意的说道“这种人就是不能给他好脸色看,郑老师以后这个家伙再来纠缠你,你你告诉我们,我们保证帮你赶跑他!”

郑柔心中微微感动,不过随即就叹了一口气“张帆,刘凯,你们小心点,张老师的父亲真是我们学校的校长!”

“什么?”

张帆四人顿时石化“不会吧,我只是随口一说就说中了,这也太坑爹了吧!”

倒是林洛比较担心,刚刚他发现张耀东在离去后,那眼神看起来十分的怨毒,这样的人一看就是心胸狭窄之徒,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而且他的父亲还是校长,一时,他心中还真的有点担心。

郑柔见到张帆二人惊愣的表情,脸上不由出现了一丝笑意,不过随即意识到不妥,连忙止住了笑意“你们以后小心点,尽量不要去招惹他,他这个人小肚鸡肠……!”

说到一半,郑柔就不再说,毕竟她为人师表,在背后说人坏话不好,其实张耀东外表长的不错,加上又是海归,对单身女性有很高的吸引力,一开始他来追求郑柔,她也没有对他反感,只是后来她意外发现了张耀东的一个秘密,所以对他的感官变得极差,当然,对他就没有了丝毫的好感,甚至还有一丝厌恶。

张耀东出了食堂,就越想越不是滋味,脸上更是隐隐闪现狰狞之色,最后他走到了一个角落,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教导主任的电话“刘主任,你帮我查两个学生,是这样的……!”

今天是周末,所以下午只有一节课,告别了美女辅导员,四人就一起回到了寝室。

四人随意坐在寝室里,老大张帆说道“现在我们就召开寝室大会,商量一下,下半个月该怎么生活?今天才14号,离我爸妈打生活费还有半个多月,但是我身上就只剩下200了,老二,你那里还有多少?”

刘凯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只真皮钱包,拿出了一踏踏零钱“老大,我这里还有一百零七块两毛。”

薛杰也拿出了钱包“我也只剩下两百多了!”

“我这里还有一百多!”林洛将自己的一百多元也拿了出来。

“嘿嘿,也就是说,还剩下六百多,按照食堂一份饭菜六元计算,我们一顿需要24元,一天吃两顿的话,最后可以支撑12天多点,前提还不能抽烟,不能泡妞,不能吃零食……!”

“不是吧!我们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刘凯哀嚎着。

“是啊,所以,为了我们能够活下去,我们必须找到一份兼职,不然我们就只能饿死了!”张帆一脸沮丧的说道。

“我同意老大的意见,上完今天的课,我就去找兼职!”林洛沉声说道。

“老三,你刚从医院出来,你先休息几天吧,兼职的事情,我们去找!”张帆忽然说道。

“是啊,老三你先歇着,你放心,有兄弟在绝对不会饿着你的!”刘凯拍着他那饱满的胸脯说道。

“不!”林洛摇摇头“我已经痊愈了,既然大家都是兄弟,我也不虚情假意,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今天下午我们分头行动,晚上回来汇报成绩如何?”

“好!大家都是兄弟!”

张帆伸出了手掌,其余三人纷纷举起了手掌。

“啪啪啪啪!”、

四人掌心相贴,嘴上说着加油两个字,最后四人就是一阵傻笑。

下午的课是一节历史课,主讲中国五代的发展史,这是华夏历史上一个黑暗的年代,五胡乱华,汉人在那个时代差点被灭绝。

听着教室前方说的唾沫横飞的中年讲师,林洛实在是提不起多大的兴趣,下课后,四人一起回到了寝室,然后就一起出发了。

四人一起乘坐公交车来到了市区的繁华地段,然后就分开去找兼职去,一边在大街上游荡,林洛就一边思考找什么样的兼职?

忽然,他看到街道边上有一则招聘启事,不过随即就摇了摇头,这是一条招家教的广告,以前他已经尝试过几次,一听他是华南大学的学生,对方就直接拒绝了他。

所以,这次他只下意识的记下了这个电话号码,然后就继续前行,忽然,前面巷子中冲出了一名光头青年,他的手中正抓住一只红色的女士包包,向林洛的方向跑来。

“来人啊,来人啊,抢劫啊!抢包了!”

就在这时,巷子中追出了一名成熟少妇,她的脸上尽是焦急与担心,因为脚下穿的是高跟鞋跑不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抢包的人逃走。

PS:新书期间,需要大家呵护,收藏,推荐,鲜花还有么?推荐一本书《野蛮合租》。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