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莫问相思几许

更新时间:2021-04-10 13:14:38

莫问相思几许 已完结

莫问相思几许

来源:微小宝 作者:霂潇潇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夏若终于崩溃,眼泪默默地流了出来。他竟然要她陪别的男人……甚至在酒里掺上助兴的药……夏若悲哀而又决绝地看着他,接过酒杯。“宋庭夜,喝了这杯酒,我夏若便再也不欠你什么!”端起酒杯,一仰而尽。眼泪落了满脸,视线一片模糊。她听到包厢里其他男人起哄的声音,听到那个被称作白少的男人兴奋地在她耳边说着靡靡之音,却唯独没有宋庭夜一丝一毫的声音。夏若擦了擦眼泪,任由白臻将她抱进怀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问相思几许:恨不得你死!

宋庭夜要走了她的号码,让她等消息。

三个小时后,夏炎飞从急救室转到住院部病房。

手术很成功,医生说,一两天内,弟弟就能醒过来。

夏若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夏炎飞,鼻尖泛酸。

父母早亡,她和弟弟自小相依为命,她是弟弟的依靠,弟弟是她的支柱,谁离了谁,都不能走到现在。

三年前,她得知自己得了白血病。霍深找到她,甩给他一张五十万的卡,告诉她,要么离开宋庭夜,要么拿钱救命。

夏若选了活命。

五十万,换她陪弟弟走更长的路,重来一次,夏若还会是同样的选择。

五点钟,夏若收到了一份快递。

正要拆开,有短信进来。

一串未署名却烂熟于心的数字,隔了三年再见,夏若也知道是谁。

【衣服收到了?穿上它,六点钟,天堂会所303房,好好表现。】

拿人钱财,忠人之事。

为了钱陪他睡一晚,耻辱吗?

耻辱。

但在弟弟的命面前,它什么也不是!

只是,夏若把宋庭夜想得太简单了。

天堂会所。

穿着超短包臀裙,夏若推开了303包房的门。

房间沙发上坐着几个男人,除了中间的宋庭夜,其他人都抱着女伴上下其手。

见夏若进来,有个拽的跟祖宗似的年轻男人朝她吹起了口哨。

“哟,这妞正点,谁叫来的,快到爷这来。”

夏若没有理她,径自走向宋庭夜身边的空位,坐下。

轻声说,“三年不见,宋先生果然今非昔比。”

宋庭夜吞了一口烟,对着夏若的脸吐出来,呛得她连连咳嗽。

宋庭夜笑,“你没想到,当年被你抛弃的穷小子,其实是海城宋家的大少爷吧。”

夏若跟着笑,“确实想不到。”

若是知道,或许她就不用听凭霍深的摆布;若是知道,当年就不用狠心分手,守着愧疚过了三年;若是知道,或许他们现在还会是情深似海的模样……

“后悔吗?”

夏若摇摇头,“不后悔。”

事已至此,后悔就能回头吗,不能。

好个不后悔!

他堂堂海城宋庭夜掏心掏肺的爱情,在她眼里还抵不过五十万!

宋庭夜将烟头用指头狠狠捻灭,发出滋滋的响声。

“话不要说太满。”

将烟头丢进垃圾桶,宋庭夜对着之前吹口哨的男人说,“白少,今晚这妞是你的了。”

白臻一听,一把扯开伏在身上的女人,走了过来,哈哈笑道,“宋少,还是你懂我,知道我就喜欢外纯内、马-蚤这一款……”

夏若一愣,“宋庭夜,你什么意思?说好了,我只陪你。”

“陪我?”

宋庭夜的眼神阴沉如冰,戏谑重重,“你觉得我能看得上你这肮脏的身体?”

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脸,一下一下都仿佛砸在了骨头上,震得夏若头皮发麻。

“白少是圈子里出了名的会玩,花样可多了,今晚你不死也得半条命。”

夏若死死地盯着他,足足有三秒钟,见他不像是开玩笑,才强忍住眼眶的泪意站起来。

“宋先生,您要求的服务和我们谈好的不匹配,我不干了!”

“你说不干就不干?当我是什么?你夏若的玩偶?!”

宋庭夜一拳砸在茶几上,眼里的恨意,浓得化不开。

他执起茶几上的一杯红酒,盯着杯中的猩红液体,残忍开口,“你尽管滚,我不拦你,但你弟弟的命也就止于今晚了!我说到做到!”

夏若腿一软,摇晃了几下才稳住。

海城第一豪门宋家,没有什么是他们做不了的。

她闭上眼再睁开,咬着牙开口,“宋庭夜,你就这么恨我……”

宋庭夜把酒杯摔在茶几上,倏地站起来,“对,我恨你,恨不得你死!”

“你就没有想过,当年或许我有苦衷……”

莫问相思几许:他的新欢

啪——

宋庭夜抖着手,抽了她一巴掌。

“你他么闭嘴!”

“苦衷?你能有什么苦衷?是你要病死了,还是你全家得了癌症,就缺那么点钱?”

宋庭夜心头的火烧毁了他的理智。

爱一个会痛,恨一个人也会痛,爱着又恨着,自责又堕落,懊悔又贪恋,矛盾又不甘,这才是最折磨人的。

他转过身,再次拿起酒杯,扔进去一粒药片,晃了晃,递到夏若面前,“喝了它,好好伺候白少。”

他的声音清冷地没有一丝温度,仿佛来自地狱,将她的尊严撕得四分五裂。

夏若终于崩溃,眼泪默默地流了出来。

他竟然要她陪别的男人……甚至在酒里掺上助兴的药……

夏若悲哀而又决绝地看着他,接过酒杯。

“宋庭夜,喝了这杯酒,我夏若便再也不欠你什么!”

端起酒杯,一仰而尽。

眼泪落了满脸,视线一片模糊。

她听到包厢里其他男人起哄的声音,听到那个被称作白少的男人兴奋地在她耳边说着靡靡之音,却唯独没有宋庭夜一丝一毫的声音。

夏若擦了擦眼泪,任由白臻将她抱进怀里。

宋庭夜在一边看着,放在裤兜里的手指无意识地收紧,心里头有只猛兽来回冲撞。

贱人!为了钱果然什么都可以干!

当着他的面和男人放纵!真不要脸!

砰——

他一脚踹翻了眼前的茶几。

“白臻,要玩,滚出去玩!”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白臻也不例外。

他揽着夏若虚浮的身体,站了起来,冲其他人挥了挥手,“得嘞,哥们我先去春风一度,咱改日再聚。”

包厢的门被打开,白臻走了出去,同时还有一个女人走进来。

她扑进宋庭夜怀里,娇声道,“庭夜,我回来了。”

“呦,嫂子来啦……”

……

夏若喝了那杯酒后,整个人开始慢慢晕乎,分不清东西南北,也听不见众人云云。

但这一声娇媚的女声,以及随之附和的恭维声,却异常清晰地传进了她耳朵。

原来,他早已有了心爱的女人……

夏若被白臻带走了,宋庭夜盯着关上的门,心口堵得难受。

旁边是一群人唏嘘恭维的声音。

“这么正的妞,上了白臻的床,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来。”

“哈哈,可不是,谁叫她惹了我们宋少呢。”

“就是,这么没眼力劲儿,活该她倒霉……”

……

宋庭夜脸色越来越难看,眼里掠过无数腥风血雨。

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凭什么……凭什么还在他心里搅动风云……

韩雪莹趴在宋庭夜胸口,娇滴滴道,“怎么了庭夜,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啊?”

“一个不重要的人。”

宋庭夜推开她,站了起来,“你跟他们玩,我先走了。”

韩雪莹独自坐在沙发上,盯着他落寞离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恶毒。

一个能左右宋庭夜喜怒的女人,对她来说就不是不重要的人!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