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医者倾城:王妃,休想退婚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9

医者倾城:王妃,休想退婚 连载中

医者倾城:王妃,休想退婚

来源:微小宝 作者:狐狸小姝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这话很明显了,苏思本就是侧妃,苏夫人出了这样的事,他如何也不会将她扶正的。不过,也说了活套话。如果苏思能拿到苏乔手里的东西,他还是会考虑的。说罢萧景渊转身就上了马车。绝决的离开了。太师府的大门紧紧关了,可刚刚发生的事情,却传遍了大街小巷。酒楼里的两位还在惬意的品着杯子里的酒。周白暮的眼睛也瞪的大大的:“这个丫头太狡猾了……”换来萧逸寒一个白眼,仿佛在看白痴一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私奔的是三小姐

这一出,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似乎收场太快了。

明珠郡主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她放出来的狗已经被收拾了。

凭着记忆到了苏府门前,大门却紧紧闭着。

苏乔知道,她今天很难进苏府的大门了。

虽然她摆脱了苏思,可那个女人回太子府后,一定会巧言哄骗萧景渊,相信很快,萧景渊就会和苏思一起出现。

而苏府还有一个苏夫人和秋姨娘等着自己,到时候,前有狼后有虎,她要应对起来,就费心思了。

所以,得想办法,先解决掉苏夫人和秋姨娘这两个大麻烦。

忍着身上的痛意,苏乔下了马车,直接跪到了苏府大门外。

她跪在那里低着头,一副胆小怕事的样了。

为了陷害苏乔,苏夫人早就在外面散播了她与人私奔的消息,虽然刚刚周白暮已经将兰儿送去了官府,这边还没有收到消息。

所以,此时有人在这里对着苏乔指指点点了。

“听说苏家的二小姐与你私奔了,真是丢人陷眼!”

“是啊,怎么还有脸回来,一定是被甩了!”

“聘者为妻,奔者为妾,堂堂太师府的嫡女怎么这么想不开。”

“她不是发过誓,不嫁给寒王死不瞑目吗……”

人群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人也是越聚越多。

苏乔始终跪着,低垂着眉眼,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太师府里,苏世昌瞪着苏夫人:“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竟然让人活着回来了!”

苏夫人也一脸的的懊恼:“思儿那边……还没有传话回来,不知道怎么回事。”

“去,弄回来,想办法解决了。”苏太师冷着脸沉声说道。

他一直都站在太子这一队,把嫡出的女儿也送进了太子府。

本是想将苏乔也送进去的,偏偏苏乔不知好歹,说什么也不肯去太子府,还拿出丹书铁卷到皇上面前求了寒王这门亲事。

这根本就是将他加在火上烤。

现在,苏思想扶正成为太子妃,想拿出苏乔母亲留下的藏宝图巴结太子。

苏世昌也就顺水推舟了。

正好能借机除掉苏乔这个女儿。

为了苏家的前途,他必须得狠下心来。

大门打开,苏夫人和秋姨娘都站了出来,秋姨娘率先站了出来,冷着脸:“不知羞耻的东西!”

苏乔只看了一眼,立即爬了起来,她的动作很快,直接扑进了秋姨娘的怀里:“娘,女儿没脸见人了,爹爹疼你,你求求爹爹,让女儿回府吧!”

本来是出来给苏夫人当小帮手的秋姨娘懵住了。

甚至忘记推开怀里的苏乔了。

画风一下子就变了。

这整个皇城谁都知道苏乔的母亲死了,就算喊娘,也应该喊苏夫人,而不是秋姨娘,那么,这个是苏府的三小姐?

不明所以的众人都愣住了:“原来是三小姐与人私奔了!看样子,是私奔没成功啊……”

“这姨娘生的就是上不了台面!”

一下子,相府二小姐与人私奔的流言就变成了三小姐!

苏夫人反映够快,正要开口呵斥,苏乔松了秋姨娘,“不小心”跌倒在了苏夫人面前,两只手抓了苏夫人的衣襟:“母亲,原谅清儿这一次吧,清儿无知,周公子无情,清儿再也不敢了!”

声音很大,有意让周围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带着哭意,一副被情郎甩了生不如死的样子。

说着话,指尖处手术刀旋转,已经划破了苏夫人的外衫。

苏夫人一脸嫌恶,想抬手去推苏乔,正要反驳她,苏乔却一脸的委屈,抬手紧紧抱住了苏夫人,险些将她推倒:“母亲大人,清儿年纪小,信了周公子的话,才会犯下大错,爹爹是不是不要清儿了,清儿可怎么办啊!”

根本不给苏夫人说话的时间。

苏府对面的酒楼里,萧逸寒看着周白暮:“你说东西在她手里?”

一脸不屑。

周慕白点点头:“在她手上岂不是更好。”周慕白眼底闪过一抹嘲讽和不屑:“苏世昌可不是什么‘虎毒不食子’的主,他那个夫人更是心狠手辣……有他们帮忙解决了那个丫头,咱们直接去拿东西就好,还省的脏了咱们的手,至于那个丫头……只能怪她命不好了,下辈子重新投个好胎吧!”

对于一个对着他好友死缠烂打的女人,他实在没有那个多余同情心。

而萧逸寒却一言不发,半晌才压下心里那抹不舒服,目光淡漠的看着周暮白:“恐怕,事情不会如你所愿。”

“什么意思?”周暮白皱眉,难道事情有变?

萧逸寒却不再开口,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苏府门口,眼底闪过一抹兴味。

如果刚才他没看错的话,那个丫头衣袖间有寒光闪烁。

那可不是个无害的小白兔,那就是只狐狸,用无害的外表掩藏着锐利的牙齿,绝对会把握机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咬在敌人的脖颈上……

而且,他可没忘记,刚才她是怎么舌灿莲花,颠倒黑白几句话就破了一个阴谋,同时手指不沾灰的利用别人,解决了身边的麻烦……

楼下苏府的门前,太子萧景渊已经带着苏思赶了过来。

苏乔眼尖,看到太子府的马车,想也不想,抬脚狠狠踩了苏夫人一脚,让她痛的失尖一声,身体一下子前倾!

本就半搂着苏夫人的苏乔很好心的扶住她,很大声的提醒:“母亲,小心摔倒!”

此时苏夫人已经被气的七窍生烟,再看到苏乔眼底的嘲讽,恨不得掐死她,抬手恨恨将她推开了。

苏乔“柔弱”的顺势跌倒在地,还带着一脸委屈!

这时四周传来抽气声!

苏夫人的外衫掉落了,里衫都被划成了碎片,白晰的身体若隐若现。

反映极快的苏乔快速起身挡在了苏夫人面前,可此时苏夫人气愤难当,并没有感觉出异样,她设计好的一切都被苏乔毁了,再看到苏乔假好心的样子,抬起手臂用尽全力,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此时苏乔一僵,还是低头冷笑了一下,很“不小心”的侧身摔倒在地,避开了这一巴掌!

也让苏夫人暴露在人前!

栽赃陷害,小菜一碟

“天啊……”众人都看到了苏夫人衣衫不整的样子,也懵住了。

这毕竟是太师府的主母,一品诰命夫人!

一向高高在上,威胁端庄。

可此时……

“小贱人,不要在这里假好心!一会儿回府,看我怎么收拾你!”苏夫人太生气了,气的全身都僵了。

“怎么回事?”太子萧景渊一下车,就看到了苏府门上一片混乱的样子,语气不善的喝问道。

众人顺势让开了一条路!

当萧景渊看到苏夫人衣衫不整的样子时,一下子脸都绿了:“成何提统!”

一边侧过身去,以免污了自己的眼。

他这个人做事,只考虑自己,从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即使他现在要拉拢苏府,苏夫人的事情,也一样置身事外了。

“娘!”苏思的脸色也一下子绿了,快走几步扑了过去,快速将一旁下人的衣服扯下来,给苏夫人披上了。

声音都是颤抖了。

苏乔已经规规矩矩的站到了一旁,手里的手术刀已经收了。

脸上带着泪珠。

“啊……”苏夫人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失仪了,不仅仅是失仪,还丢尽了脸面,尖叫一声,抬手捂了脸。

她的衣衫都被割成了碎布条,根本遮不住胸前呼之欲出的饱满,像白白嫩嫩的馒头一样!

连肩膀和手臂都露了出来。

苏乔这时上前扶了苏夫人另一边手臂,扶着她就向府里走去,一边对苏思喊道:“大姐,你去关照太子殿下吧,我扶母亲回去。”

还不忘记嘱咐秋姨娘:“娘,快关上大门!”

秋姨娘早就没了主意,经苏乔提醒,才让管事婆子去关府门。

本来苏思也想扶着苏夫人回府的,可她更在意萧景渊的感受。

而且出了这样的事,她也希望萧景渊能留下来!

“太子殿下!”苏思大眼睛里含着泪光,可怜楚楚的说道:“我娘她一定是被奸人所害,还请殿下给臣妾作主。”

“这是苏府的事,本宫如何能插手!”萧景渊这个人一向自私,此时绝对不能让自己搭进去的,苏夫人出了这样的事,苏太师都未必能容下她了。

说着,萧景渊甩开苏思的手:“快去把事情处理好,免得影响你在太子府的地位!”

这话很明显了,苏思本就是侧妃,苏夫人出了这样的事,他如何也不会将她扶正的。

不过,也说了活套话。

如果苏思能拿到苏乔手里的东西,他还是会考虑的。

说罢萧景渊转身就上了马车。

绝决的离开了。

太师府的大门紧紧关了,可刚刚发生的事情,却传遍了大街小巷。

酒楼里的两位还在惬意的品着杯子里的酒。

周白暮的眼睛也瞪的大大的:“这个丫头太狡猾了……”

换来萧逸寒一个白眼,仿佛在看白痴一样。

收到萧逸寒的眼神,周白暮笑了笑:“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她之前都敢利用我,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

“走了!”萧逸寒丢下银子,放下酒杯就走。

“去哪里?”周白暮也忙站了起来:“东西不要了吗?”

“现在不是时候!”萧逸寒扯了扯嘴角,他倒要看看这个苏乔还能活多久,回了太师府关上门,很多事情不在众人眼下,处理起来,就有难度了。

苏世昌青着脸,坐在上首,瞪着捂脸哭泣的苏夫人,连着也狠狠瞪了一眼随后赶过来的苏思:“老夫还没死,哭丧给谁看!”

自私如苏世昌,自然也受不了眼下发生的一切了。

丢脸的,不仅仅是苏夫人,还有他这个当朝太师,三公之首!

苏夫人一下子就没了动静,瞪着一双泪眼汪汪的大眼睛看向苏世昌:“老爷,妾身……妾身没法活了!”

然后又狠狠瞪了一眼苏乔。

苏乔正跪在一旁。

毕竟一夜未归,等着她的还有家规。

苏夫人一口咬定是苏乔害她丢了脸面。

秋姨娘看着苏世昌的脸色,转了转眼珠,才开口:“夫人,这二小姐身上一没有刀刃,二没有利物,如何能做到?”

她一直都被苏夫人踩着,此时,似乎看到了整死这个女人的机会。

只要苏夫人死了,她这个一直得宠的秋姨娘就能上位了!

所以,这个时候,她顾不得憎恨苏乔利用她的女儿当挡箭牌!

听到这话,苏乔低头笑了笑,人心都是如此,利益面前,什么都可以抛下。

“母亲,你竟如此污蔑我……”苏乔也趁机添了一些乱:“刚刚我可是一直都在替你挡着众人的视线,我几次要开口提醒,你都不让女儿说话,还把女儿推开,母亲,我娘没的早,我一直都把你当作我的亲生母亲啊!”

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一边说一边还抹一把眼泪。

似乎委屈极了。

她要让这些人狗咬狗。

她只管坐山观虎斗,就够了。

苏夫人停止了哭泣,狠狠瞪着苏乔和秋姨娘:“一定是你们二人联起手来陷害我!”

“母亲,姨娘只是说句公平话,你不要迁怒她!”苏乔极小声的说着,那样子似乎十分惧怕苏夫人。

“夫人,我秋兰香一向敬重你,对你言听计从,可刚刚在众人面前却不替我的女儿说一句公道话,你说,让我配合你除掉苏乔,就把清儿送去太子府,也侍候在太子身边的,可现在,清儿的闺誉全毁了!”秋兰香也是气愤难当的说着。

可她不会表现的那么强势,也是柔弱无依的样子,一边说一边哭。

仿佛受尽委屈。

她本就小苏夫人十几岁,生的更是貌美娇小,此时哭的更是很有技术,眼泪挂在眼圈,欲落不落,大眼睛水汪汪的,让人看了心里无限怜惜。

苏世昌本想喝断众人,可看到秋兰香那样子,又不忍心了。

而这时苏乔却不可思议的看向苏夫人:“母亲,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是乔儿做错什么惹您生气了吗?昨天夜里,要不是女儿跑的快,就被人给糟蹋了,那人穷凶极恶,还想杀了女儿灭口呢!”

眼底带着深深的悲痛。

她的身上还有血迹,狼狈依旧,配上柔弱的小脸,委屈的模样,根本看不出半点强势来。

反而让苏思以为自己之前看错了。

这才应该是苏乔!

说着话,苏乔又对上苏世昌:“爹爹,你都听到了,请您给女儿作主!”,请您给女儿作主!”

完本试读结束。